【打獵季節】歡樂版的斷背山(誤)



「裝可愛,可不可以感動壞獵人呢?」答案是不能。

是說本來想要去看生死格鬥的,但因為在網路上找到一些資料後整個被冏到,女主角不是阿霞,演阿霞的那個演員也沒有阿霞溫柔娩約的東方美,她看起來只是一個臉很臭的日本高中女生;胸部不夠呼之欲出,扣分,看起來太細齡,扣分,穿燈籠褲而不是丁字褲,扣分;因為阿霞如此讓我失望,加上另一個女忍者居然還由洋妞飾演,讓我對這部片的興趣大打折扣,說起來裡面我覺得最漂亮的只有克麗絲汀,可是克麗絲汀在我印象中造型好像也不是長這樣……

看過官網,感覺電影似乎也沒把電玩中那種好山好水到令人讚嘆的景致給演出來,結果,我放棄去看這部片,但我還是很想看電影,最後,我去看了一部我當初從沒想過會去看的一部動畫片:【打獵季節】(Open Season)。

自從暑假檔期結束,感覺上就已經沒啥特別期待的片,會去看【打獵季節】其實有點聊勝於無的感覺,不過,我對它仍然是有些興致的。

事情的起因,是我近來由於因為上配訓班的緣故,所以變得常搭捷運,捷運站的電視經常會播新片預告,【打獵季節】的預告在那播了好幾週我也沒正眼瞧一次,直到有一天,我在它的廣告上看到一幕畫面:一隻老松鼠騎著一隻臘腸狗,像騎馬一樣地拉起韁繩,而那隻被拉的狗就像一匹駿馬般揚起了前蹄(腳掌),騎狗的松鼠此刻則舉起牠的一隻手(前腳)高喊了一句“Freedon!”(自由萬歲),而一切都是慢動作播放。

看到這個畫面,我忍不住就噗一聲笑出來。

其實我已經忘記這幕是在惡搞什麼東西了,但我對這一幕有印象,我知道它在惡搞某個我知道的畫面,也因為這一幕,所以我突然發覺它不只是騙騙小孩耍白癡,它有某種屬於大人才瞭的惡趣味,因此我開始注意到這部片,最後,在都沒殺小片好看,但還是很想找部電影來看的前提下,我決定選了它。

【打獵季節】跟【森林保衛戰】感覺上是講差不多東西的卡通,就是一群動物反擊人類的故事;我一點都不想看【森林保衛戰】,但我會願意看【打獵季節】,因為【森林保衛戰】的角色太雜,光看預告片我根本就搞不清楚哪個才是主角,但【打獵季節】的主角很明確,就是那頭鹿跟那頭熊,而且最主要跟【森林保衛戰】不同的一點,就是【打獵季節】沒有女主角。

我指的是,那種在動物擬人化卡通片裡,跟主角同種類的雌性動物,而最後主角總會跟她(牠)在一起的女主角。

但是【打獵季節】沒有這種角色。

當然,【打獵季節】是有女主角的,唯一一個在故事中佔較重份量的女性,是主角之一布穀的飼主貝絲,她是一位很疼愛布穀的女性,但是她在故事中的定位,是布穀的母親,而不是那種最後總會跟主角一對的女主角。

本片的重點,並不是講大自然(動物)的反撲,而是讓我們看到一個總是依賴母親的小男孩(布穀這隻被人飼養慣的熊),最後如何踏出他自己的世界,獨立起來,並擁有自己的主見,學會如何在團體生活。

這是一部很有教育意義的兒童片,可是我卻完全把它當BL片看。

首先讓我們來看那隻名叫布穀的熊:牠被人類飼養慣了,學會了跟人類撒嬌,而且每晚非要揣著牠的玩偶小布丁才睡得著,當牠一下子被丟到森林裡時,牠無所適從,只會抱著自己的小布偶,當牠內急時,牠沒辦法豪邁的就地解決,當麋鹿愛鹿特說要跟牠結拜當哥兒們,在自己的手(蹄)上吐口水要跟牠握手時,牠則是很嫌惡地說「你很噁耶!」並覺得愛鹿特很不衛生。

以上這幾點套在一頭熊身上,怎麼看,都讓人覺得有點太陰柔了點。

我們知道,熊是一種很威猛的生物,牠巨大、兇猛,有些原住民會喜歡把獵熊當作男孩在成年禮的必經儀式,當獵到了熊,就表示你已經從男孩進化成男人了,所以熊這種動物在一般認知中,都是當成雄性的象徵,但本片中的這頭熊,既不MAN也不兇猛,連松鼠都可以欺負牠,而且還像個女孩一樣背個小布偶到處跑,這樣一個應該是很MAN的角色(熊),卻那麼女性化,所以會讓我們覺得牠像個很娘的大男生,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再來提到愛鹿特,牠在故事中的定位是首次把布穀帶到外面世界的人(應該說是鹿),但牠並不是什麼德高望重的老賢者或是比布穀更MAN更有本事的傢伙,真要說的話,牠比布穀更娘;牠瘦小、柔弱,但卻愛面子,愛虛張聲勢,牠死纏著布穀只是因為牠無依無靠,唯一象徵牠雄性象徵的角還被獵人鋸掉了一邊,比起初出江湖(?)還很含蓄害羞的布穀,牠顯得更容易大驚小怪,而且老把自己搞得花枝招展,牠會拿開花的樹枝接在自己頭上以代替斷掉的角(男性雄風的象徵),但這樣只是讓他看起來更娘,更別提牠最後還拿胸罩代替彈弓對付那些前來進犯(象徵雄性侵略)的獵人。

儘管故事還設定了一位他所心儀的女性(一頭母鹿),但愛鹿特DRAMA QUEEN的天性讓牠跟那頭母鹿看起來比較像姐妹而不像情侶,最後,故事的著眼點還是在布穀與愛鹿特的羈絆之間,那頭母鹿完全是個大花瓶,連第二女主角的地位都稱不上,一來故事中已經有貝絲這位溫柔又具有母性的重要女性,二來愛鹿特大驚小怪又三八的個性遠比那頭母鹿搶眼,所以愛鹿特跟她之間完全沒有任何搞頭,因此,這位母鹿的角色定位塑造算是頗為失敗的了。

有個很爆笑但其實又很曖昧的地方,就是當布穀跟愛鹿特睡在野外的時候,布穀有點不好意思地問愛鹿特可不可以唱搖籃曲給牠聽,因為以往牠入睡前貝絲都會唱給牠聽,愛鹿特答應了,而且沒有說任何嫌布穀娘娘腔之類的話,但牠不記得歌詞,所以就亂唱,前面唱了有一個矮人跟一個侏儒,本來彼此都看不順眼,但後面就莫名唱成矮人跟侏儒結婚了;愛鹿特亂編出來的這首歌結局是一個笑點,但是也很微妙,因為牠沒唱出矮人跟侏儒的性別。

再者,是布穀要牠唱的,這首歌一向是貝絲唱給牠聽,原本的意義上是一種母愛的傳達,愛鹿特最後卻把這首歌唱成愛情故事,感覺上有點暗示的味道;布穀希望愛鹿特唱搖籃曲給牠聽是想把愛鹿特當成母親的代替,而對男性而言,母親的延伸形象一向就意味著付出愛情的對象,這段唱搖籃曲的部份表示了他們之間的某種關係,有點不只是友情的感覺。

故事裡最MAN的角色,應該就是松鼠了,之前已經提過,牠騎著一隻狗高喊著“Freedom!”在與獵人的交戰中牠一馬當先,牠有一種老軍人的氣質,而且剛出場的時候還嘲笑布穀跟愛鹿特是斷背山兄弟,後來因為布穀提議挺身跟人類對抗,因為有了戰爭,所以牠找回了牠的定位,從此不再欺負布穀跟愛鹿特;牠是個老兵,懷念戰爭,老漢常提當年勇,因為牠畢竟是個老傢伙,有點過時、老古板,因此以布穀跟愛鹿特這對歡樂搭檔為主角的故事最後對牠是很寬容的,雖然牠一開始嘲笑牠們很娘,但牠終究只是個思想過時的老頭,除了丟松果牠也不能幹麼,因此最後還是得跟這些牠其實不怎麼認同的歡樂傢伙和平共處。

松鼠的定位不像故事中那個最大的反派「獵人」那樣偏激,那個獵人擁有一切純雄性的要素跟缺點,他痛恨任何娘娘腔的事情,熱愛痛宰弱小動物,衝動莽撞,不用大腦思考,一切只靠本能,他比森林裡任何動物都要兇殘;獵人這個身份表示他是屬於侵略進犯的一方,森林(包括裡面的動物)就像個柔弱且被動的女人,等著被獵人(男性)蹂躪一番,但是這部電影顛覆了這種既定印象,讓兩隻超沒男子氣概的雄性動物(陰柔/女性化)率領著原該是被侵犯的森林(動物)一方對獵人(雄性/侵略)來個絕地大反撲,獵人們慘敗,而那個最討厭的壞獵人最後因為身上黏滿樹葉,反被誤當成傳說生物「大腳」,他最後就像一開始被他綁在車上的愛鹿特一樣,也被綁在別人的車上,獵人(主動/侵犯)最後反變成了獵物(被動/受制)。

松鼠跟獵人這兩個角色,雖然比起主角他們來說,是屬於很男性化的類型,但最後我們看到,一個是妥協了,一個則是完全立場掉換,他們終究還是要接納自己或是身邊的女性化存在;縱觀來說,這整部電影就是講一群娘娘腔幹掉臭老粗的故事,男性雄風在這個故事中沒殺小路用,主角都是一群感情細膩、容易受傷害,而且對女性很友善的傢伙(布穀不會傷害牠的飼主貝絲,愛鹿特也不會像別的公鹿一樣把母鹿當成自己的所有物),就某種意義上來看,這部片玩的性別象徵(不管是製作群有心或無意)實在是很有意思。

我很喜歡故事後面有一段其實很羅密歐茱麗葉的悲劇手法,當壞獵人攻擊布穀時,愛鹿特把自己彈射出去攻擊獵人,反被獵槍打中,布穀看到這一幕後整個抓狂,將獵人狠狠修理了一頓,最後牠走過去將愛鹿特翻過身來,而愛鹿特躺在地上的樣子看起來就像悲劇中犧牲的女主角,布穀見愛鹿特死了極為難過,但這是兒童片,這是喜劇,我們都知道主角最後當然不會死,最後愛鹿特迷迷糊糊地醒過來,說牠覺得頭好輕,然後牠頭上僅存的那支角應聲斷落(牠其實是被打中角),而牠唯一的男性象徵也就這樣徹底沒了。

前面我們已經看到,布穀是在以為愛鹿特死掉時後,才真正顯露出牠MAN的一面,而愛鹿特剛好相反,牠的角已經全斷,幾乎跟頭母鹿沒啥兩樣了,這段雖然很老套,你知道愛鹿特絕對不會死,而且獵人跟熊打起來的舉動也實在太扯,但我還是喜歡這段,因為這裡的象徵手法真的很棒,感覺上,愛鹿特的定位簡直就跟女主角沒兩樣,當然,我指的就是那種最後總會跟男主角一對的女主角。

最後,貝絲決定還是要把布穀找回來,繼續將牠留在身邊,這原本就是布穀的希望,但當牠想跟貝絲走時,牠回頭看到那些動物們都在後面看著牠,尤其愛鹿特站在最前面,看起來欲言又止的樣子,在這裡愛鹿特的情緒並不是因為要目送布穀離去而不捨,而是牠從一開始就死纏著布穀說要跟牠一起到鎮上住,布穀從頭到尾都不願答應牠,所以這時愛鹿特不知道布穀願不願意帶牠一起走,牠很想跟過去,但是又不敢,這邊把愛鹿特的心境如此處理實在是很有FEEL,比起因分離而不捨,這種不知道自己在對方心中到底佔多大份量的不安其實更有味道。

最後布穀將玩偶小布丁還給了貝絲,意味著牠已經不再是個依賴媽媽的小男孩,貝絲也明白了牠的心情,了解應該放手讓布穀獨立,於是她與布穀道別,讓牠繼續留在森林中生活,這裡除了有為了獨立而離開母親的象徵(把布偶還給貝絲這點),也多少讓人覺得,布穀應該是為了愛鹿特留下來的。

事實上除了愛鹿特之外,森林中其他動物跟布穀其實都沒真的很熟到哪去,牠留下來最大的原因應該還是愛鹿特,愛鹿特是個吵鬧又常闖禍的DRAMA QUEEN,牠當然不可能帶著愛鹿特(醜媳婦?)回去造成貝絲(母親)的麻煩,所以牠最後決定跟大伙一起留在森林裡生活,儘管牠過去在人類社會裡因為馬戲表演而深受喜愛,然而一旦牠稍微偏離人類給牠的界限,一旦脫離人們要牠成為的那個樣子,牠就會立刻被人類排除在外;但在森林裡不同,動物在本質上也是受到人類侵犯、不被了解且柔弱的一群,所以牠們會接納牠,就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好像,也頗類似某些族群在現在社會中的狀態,是吧?

這部片有幾個我很喜歡的部份,除了愛鹿特死掉那幕(其實沒死),讓我覺得很有羅密歐茱麗葉或是茶花女之類的悲劇色彩,我也很喜歡貝絲這個母親般的女主角,雖然我們都看到她對布穀是太過溺愛的,她捨不得讓布穀回歸山林,她因為太疼愛布穀而做出很多錯的決定,但女人嘛,總是很容易感性大於理性,她比起許多平板花瓶女主角來說,其實更有真實感,更像個女人,而儘管她很感性,但她最後終究是明理的,她放手讓布穀獨立,雖然這樣的角色定位一樣很平板(因為故事就得這樣演),但是我難得看到那麼順眼的女主角,就讓我鬼叫一下吧,我很喜歡她兩次與布穀分離的情景,第一次是覺得很感人,第二次則是象徵手法很不錯。

另外一個我很喜歡的部份,就是愛鹿特跟布穀的互動,愛鹿特是個超三八的DRAMA QUEEN,可是牠又真的很可愛,一開始布穀發現自己在森林中醒來時,愛鹿特黏在牠身上,還巴著牠說「我還想睡啦」,除了很可愛之外,感覺也真有點給他曖昧到(哪有人想睡還直接往人身上抱過去的);還有一個地方是前面愛鹿特一直死纏著布穀,說布穀既然救了牠就要對牠負起責任,不可以丟下牠不管,正常來說,其實應該反過來講才對,但愛鹿特就是擺明要纏定布穀,因為牠無依無靠,所以牠會想盡辦法要布穀留住自己;但後來布穀跟牠翻臉,牠前面還可以死皮賴臉地巴住布穀,但這次牠的自尊心受到傷害,再怎麼厚臉皮牠也不可能再繼續纏著布穀,所以牠跟布穀分道揚鑣。

但最後布穀還是放心不下愛鹿特跟森林裡被牠連累的大家,於是回來跟愛鹿特言歸於好,這個時候愛鹿特雖然很高興,但又拉不下臉跟牠和好,結果這時整個立場掉換,布穀反而拿前面愛鹿特拿來纏牠的話回來盧愛鹿特,說牠既然救了愛鹿特,就得對牠負起責任,這邊愛鹿特不坦率的樣子實在是很可愛,最後小倆口當然是重修舊好了,而且比之前更甚,因為在此之前,布穀一直只覺得愛鹿特是個麻煩,直到牠們吵架、冷戰之後牠才覺得良心不安,果然是小別勝新婚(誤)。

愛鹿特一直要布穀對他負起責任這件事,本身聽起來就很詭異,我們通常很少聽到會有男人口口聲聲要另一個男人對他負責,而且還吵著要跟他住在一起;當然,故事中是兩隻動物而不是人,而且愛鹿特是因為看布穀的生活很舒適才吵著要跟牠住的,雖然有這麼個很現實的理由,但是愛鹿特似乎並沒有那麼堅持,牠看起來只是想巴著布穀,尤其是在兩人被放逐到森林時,愛鹿特騙牠說自己知道回鎮上的路,但事實上牠只是害怕被單獨扔下;最後布穀想到了兩全其美的辦法,既可以不造成貝絲的麻煩,又可以對愛鹿特負起責任,就是牠留下,不回鎮上,如此牠還是能夠不丟下愛鹿特,讓牠跟自己住在同一個地方,而且不會給母親帶來困擾。

當然這部電影以我這個年紀的觀眾來說,還是有很多看了覺得很無言的地方,不過年紀更小的觀眾可能一點也不會介意;像是布穀跟愛鹿特大鬧糖果店的部份,這個地方很明顯在取悅年齡層低的觀眾群,這段有很多色彩鮮艷的糖果跟燈光效果,但是演太長了,導致我這個年齡以上的人看了會覺得很無聊。

其他比較莫名的是反派獵人為什麼那麼壞的理由感覺不是很充分,而且人跟熊打起來實在是太奇怪了,何況那個畫面看起來比較像兩個男人在互毆,不像人跟動物;不過這部片本來就不是拍給我這種年紀的人看的,所以對這類畫面也只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何況這部片讓我玩味的地方也夠多了,比起敘述方式很表面的【翡翠森林狼與羊】,這部隱誨的象徵手法來得更有趣,雖然人家製作群在做這部片的時候可能沒想那麼多,也沒想到這部片會被我解讀成這樣就是了。

最後來提一下我為什麼會想看這部片的另外一個原因吧,其實除了前面那個松鼠騎狗喊“Freedom!”的畫面真的害我笑到之外,還有另外一個超有趣的東西,就是我當初看到預告有一幕,是布穀在洗臉,洗完臉很濕就隨手拿起旁邊的兔子來擦臉,這除了讓我想起以前有個熊貓大完號之後拿兔子來擦屁股的笑話,也想起兔子的另外一個象徵意義。

在【打獵季節】這部片中,兔子出現過很多次,但是牠們都不講話,而是默默地出現在每一幕中;一開始愛鹿特來找布穀的時候拿兔子敲牠窗戶(一般應該是拿小石頭),布穀洗臉時拿兔子當毛巾擦,睡覺時兔子鋪在牠旁邊(當牠睡醒時兔子從牠身上跑出來),最後牠們拿兔子來打雪仗(不要懷疑,就是把兔子揉成一團丟出去);兔子,在華人文化中有個由來已久的象徵意義,天曉得這象徵是不是流到西方世界去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