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號出口‧中】幻想症患者

2.幻想症患者


  我看到那女人喉嚨上被劃了一刀,像個壞掉的洋娃娃一樣倒臥在血泊裡,那個殺死他的男人握著刀朝我走來,我感到一陣暈眩,倒了下去,而在失去意識前我感到我被抱在一個寬厚的臂彎裡,是那個朝我走來的傢伙,他手上拿著……他拿著的不是刀……那是……

  我昏倒在藍的懷裡,在我以為原應被鮮血染紅的圍裙上我沒有感到任何沾溼的觸感。

  沒有血的味道,沒有屍體,沒有那個叫朵的女人,沒有人被殺。



  當我醒來時,我聞到一種熟悉的氣味,我不需確認就知道這是藍的房間,因為我很清楚他被單的氣味,以及留在他枕頭上頭髮的味道。

  我爬起身,覺得頭有點暈,我在床頭摸到我的黑框眼鏡,我戴上它,走出房門。

  我走下樓,樓下沒有輪椅,沒有屍體,沒有血跡,那只是夢嗎?我走到門簾後,掀開簾子,看見藍在店裡,手中拿著小撈網,我突然了解稍早我是把什麼東西看成了殺人兇器。

  「藍?」我出聲輕喚。

  他回過頭:「以希,你醒了?」他立刻走到我面前:「你突然就昏倒了,怎麼回事?又發作了嗎?」

  我這才想起,我其實一直有精神方面的毛病,雖不嚴重,但需要藥物控制,而我已經好久沒碰那些藥丸了。

  「抱歉……我沒有按時吃藥。」我說。

  他摸摸我的頭髮:「幸好我這還有留一些你的藥,你要現在吃嗎?」

  「嗯。」我點點頭,看他走到後面去,當他回來時,他的手上多了一包藥跟一杯水。

  我和水把藥丸吞了下去,他看著我喝下那杯水,然後接過杯子,含住我濕潤的嘴唇,我站在那裡,感覺下半身有了反應。

  「店裡不能放著不管。」我說。

  「現在是午休時間。」

  然後我們躺到門簾後的沙發上。



  藍是一家水族館的店長,我在他店裡工作;我跟他已經認識很久了,高中時代我們是同學,之後一直有聯絡;跟他一起工作是件很愉快的事,因為我們的關係一直沒有斷掉過。

  我這病已經很久了,但是藍沒有丟下我不管,仍然悉心地照顧我,讓我待在他身邊。

  他對我太好了,好到讓我覺得愧疚的地步,我沒有什麼能給他,我寧可希望他要的不是我,而是一個女孩,所以有了朵;可是我怕寂寞,我怕被丟下獨自一人,所以有了伊多。

  但我還是想要他,所以朵跟伊多都死了。

  很多時候我分不清什麼是真實,什麼是我所想像出來的,真實的人事物總是與虛幻的那些混在一起,我知道我越來越嚴重,但我仍然盡可能不去服藥,因為活在這種半夢半醒的世界裡會讓我比較安心。

  我怕有一天我醒過來,會發現藍也是我所虛構出的人物。

  小時候我常常會虛構出我的幻想朋友,想像我們一起玩得很快樂,起初我只是自欺欺人,但是久了,我就發現我真的能看見他們。

  跟幻想朋友在一起的時光很快樂,當我在現實世界受到了委屈,他們會安慰我,逗我開心,只有他們不會讓我傷心,只有他們會接納我。

  至少那時我是這麼相信的。

  但我知道,如果他們有自己的意識,他們說不定其實很討厭我,從小到大我都知道我是個討厭鬼,他們一定會丟下我,一定會的。

  所以伊多走了。

  伊多是跟著我最久的幻想朋友,但卻也離開我了,我不能接受,所以我在想像的世界裡把他殺了,然後丟進海裡。

  我想,我應該是討厭我自己的。

  「你不能老是自我厭惡,你要知道在這世上有人是喜歡你的,你有很多討人喜歡的地方,所以我在這裡,因為我喜歡你,你明白嗎?」

  是啊,可是你不能向我證明你是真的存在啊,藍。

  自從我的幻想世界變成一片血腥之後,我就開始乖乖吃藥,不過我也沒打算太乖,因為我還是不能從那個世界中抽離,那個地方就像一個髒臭到爆卻仍散發親切氣息的溫床,隨時等著張開雙臂擁抱我,而我並不是那麼抗拒。

  藥物也帶來一些好事,像是自從我比較按時服藥後,那些奇怪的異象就比較少了,如今沒有會飄的金字塔,沒有會讓我傷心的幻想朋友,只有藍在我身邊,如果他也是幻想朋友的話,那他應該不是會惹我哭的那一種,至少目前不會。



  那天下午,一個背著紫色兔子背包的小女孩站在店門外,我記得我見過她,只是我不確定她是出現在我的哪個世界裡。

  她對我招手,這讓我確定她是我的幻想朋友,於是我走了出去。

  「你在這裡做什麼?」她問。

  「這裡是我工作的地方啊,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我叫伊朵。」

  她的名字跟伊多很像,我不禁笑了。

  「那你呢?你叫什麼名字?」她問。

  「我叫以希。」我有些困惑,在我的幻想朋友中很少有人會不知道我名字的,他們通常都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存在,而且每個都像是我的老朋友一樣。

  「以希,」她指著我身後的水族館:「你為什麼要在一棟空屋裡工作呢?」

  我突然愣住了,空屋?什麼意思?

  「以希?你在跟誰說話?」藍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我盯著眼前的女孩:「妳是誰?」

  女孩沒有回答,只是看著我,而我沒有勇氣轉頭確認我身後的水族館是否存在。
  也許藍的聲音只是我所想像出來的……

  「以希,你在幹麼?那裡又沒有人!」

  沒有人嗎?我盯著伊朵,她是我的幻想朋友嗎?她到底──

  「以希!」一隻厚實的手握住我的肩膀,我聞到那熟悉的髮香跟圍裙上的氣味,藍就在我背後,離我很近,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體溫。

  我握住藍的手,看著眼前的女孩:「伊朵……妳不存在!妳只是我的幻想朋友!」

  我看到她站在那裡怒不可遏地瞪著我。

  「以希,你覺得待在那個世界會比較好嗎?」她問道。

  我點點頭,但卻有股想哭的衝動,我能夠待在這裡嗎?我有辦法就只選擇待在這邊,永遠放棄另一邊的世界嗎?

  她看著我,表情變得柔和起來,最後她笑了,然後我看到她轉身離去,消失在街道的另一邊。

  藍的手仍然跟我握在一起,我轉過頭來,看見他就在我身邊;我真的在乎他是真實還是幻想朋友嗎?我並不覺得我真的想知道。

  街上沒有什麼人,他牽著我的手走進店裡,走進那間始終存在的水族館。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