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說台灣】你這次真的嚇到我了。



【戲說台灣】,是三立台灣台週一至週五晚間七點半播出的鄉土古裝單元劇,一集三十分鐘(我很高興目前這點從未改變過),本來一個故事頂多一週內就會完結(本來好像更短?),但後來故事的格局越搞越大,常常一個單元就演了好幾個星期這樣。

我會知道這個節目,是因為幾乎每天我老爸老媽都會看這個節目,在家裡裝有線電視前,我家裡的人是看民視的【台灣奇案】,後來有有線台可以看後,就不再看民視,轉移到了三立,偶爾我家裡人轉到八大的【第一劇場】會看一下,但主要會固定收看的還是三立七點半的【戲說台灣】,然後順便接下去看八點的【天下第一味】。

基本上,因為我電腦桌(兼書桌)就長在電視的旁邊,所以當我娘親或是我老北看電視時,我一定也會看到電視在演什麼,很多年輕人認為看那種鄉土劇很老土外加沒水準,但平心而論,我覺得三立的水準並沒有那麼糟糕,而且其實還做得不錯。

在我娘親開始固定看三立的【戲說台灣】時,我原先以為那是一個跟民視【台灣奇案】水準差不多可以比爛的節目,但這樣看了幾集下來,我發現兩者儘管性質相同,但演出手法跟訴求根本完全不一樣,我已經很久沒有看民視的【台灣奇案】了,我不清楚它後來的演出方式是怎麼樣,或者這節目現在還在不在,所以我只以我當初看的【台灣奇案】跟我後來看到的【戲說台灣】做個比較,如果【台灣奇案】後來有變好,那我不會去惡意攻訐它,我只是以在那之前的【台灣奇案】來論而已。

民視的【台灣奇案】我看了很長一段時間,我真心地打從心底認為那真的是一個很爛的節目,劇情就不要提了,鄉土劇的劇情水準本來就不需要太深,但是【台灣奇案】不但神怪、色情、暴力,而且又血腥,我常常會覺得怎麼會有人拍出那麼糟的東西來,而且還繼續拍下去;我記得有一集,有個男的為了懺悔,在神明面前把自己的肚子割破,把腸子拉出來,雖然假歸假,但真的是噁心,還有一集是壞女人把人家剛出生的嬰兒拿去滾水裡煮死,然後更多集是可憐的女主角慘遭強暴,不但不幸中鏢懷孕,後來還被壞人殺害,萬能的神明總是等到人死得夠多的時候才現身,一點屁用都沒有,最好笑的是神明還常常找一些議員來演,演技對白全部生硬到爆表,擔任旁白的是某個濃妝豔抹的歐巴,常常穿一些自以為性感的衣服(如薄紗)出來講話,最弱智的就是這個節目還特地跟以前的【藍色蜘蛛網】致意,在每個單元結束後會找個律師還是之類的人出來講一下劇中的某某某殺妻姦屍的行徑犯了刑法第幾條、某某某騙人家錢犯了民法第幾條之類的,真的是無言,這些故事明明就是一整個杜撰先不論,問題是背景設定都在古代,拿今天的法條說以前古早人犯了哪些法真的是無聊至極,就跟爭論楚王當年為什麼沒有發放給屈原退休金一樣白癡。

而令人感到難過的是,【台灣奇案】的演員似乎很少,常常會看到明明就歐巴歐吉硬要裝年輕演妙齡男女主角的狀態;總之,我當時看的【台灣奇案】真的是一個很恐怖的節目,在我忍受了它如此長的那段時間裡,它始終沒被罰錢或是禁播讓我一直覺得是件很神奇的事情,因為它血腥、沒營養的程度絕對是兒童不宜,就連當時還算是兒童的我都很清楚這點。

那個時候,我一直認為鄉土劇能玩的範疇就是那樣子了:可憐的女子被壞蛋強姦,生了孩子,然後被迫害,神明出來救了好人懲罰壞人,就是那樣,我想【台灣奇案】的編劇也注意到了這個俗套,於是想搞得比較不同一點,所以索性讓好人在神明出現前就被害死,然後壞人最後死得慘一點,最好肚破腸流外加永劫不復,這樣就可以交代了,在我看到民視以外的鄉土劇前,我真的以為鄉土古裝劇就只能不斷地這樣玩而已。

後來看到三立的【戲說台灣】,雖說被洗滌是有點誇張,但不能不承認【戲說台灣】的故事真的比【台灣奇案】寓教於樂很多,【戲說台灣】時段不像【台灣奇案】擺在三更半夜,所以當然不能去搞一堆血腥暴力的東西,而它也在不搞那些東西的前提下嘗試了不少事情,它把純喜劇跟比較悲的故事氣氛劃分得很清楚,悲的故事氣氛也是以一種淡淡的悲傷結束,不像【台灣奇案】永遠都是悽慘的俗套。

【戲說台灣】的結局很多都是喜劇收場,不像【台灣奇案】常常人都死光了,它經常做到符合觀眾的期待,例如某個好人死掉其實是假死,最後男女主角還是會在一起;雖然這樣說很奇怪,但【戲說台灣】跟【台灣奇案】比起來就是多了點寫實的味道,儘管它們都是以「神怪」為主題,但【戲說台灣】並不常出現表情生硬的「神明」顯靈,或是鬼魂托夢之類的東西,通常神明仍然安坐在廟裡面,只是人們會因為自己的愚蠢而發生許多巧合似的「天罰」,而你會知道故事中的人之所以下場悲慘,大多是他們自己造成的後果,神明的力量多半只是以一種旁敲側擊的方式呈現,男女主角要在一起,基本上還是要靠自己去爭取,不會突然跑出來一個什麼神施個什麼法就通通搞定了,儘管有時還是會跑出一些化妝很冏的妖怪角色,但基本上都並不危及以「人」為出發點的原則,它雖然有神怪,但並不唬爛,三不五時還會在每集最後不定期的介紹一些台灣地方的鄉野傳說跟民間習俗,很多還是在地人不見得知道的,這是我覺得【戲說台灣】特別有人情味的地方,鄉土的東西,要做得有味道,要做得像樣,【戲說台灣】連旁白的聲音都有一種自然而又不過火的鄉土味,像八大【第一劇場】那種太標準清楚的旁白咬字就反而是討厭了。

我覺得【戲說台灣】可貴的地方在於不搞聳動,而且一直看得到有在嘗試新的東西,最近剛剛結束,而且讓我很驚訝的一個單元【蓋杯娘】,就是一個我真的不能不提的單元,因為,它真的嚇到我了。

【蓋杯娘】剛開始其實真的看不懂為什麼單元名稱要叫【蓋杯娘】,一直到其中一個女主角死掉之後才知道,因為女主角死後仍然忘不了未斷奶的兒子,所以會繼續來抱兒子餵乳,為了不讓死去的母親再來偷抱孩子,所以就在屍體的胸部上蓋上兩個杯子,這樣的女性屍體叫做「蓋杯娘」,據說是台灣部份地區的殯葬習俗,但在故事中,死而復活的女主角其實是另一個壞女(?)人的傑作,她為了混入男主角的家中,所以才故意把女主角屍體搬走,裝神弄鬼,並宣稱自己是已逝女主角指定的奶媽,後來她把男主角全家的人幾乎都搞得很慘,不過卻很照顧女主角的兒子。

這次的單元看得出來是有些野心的,故事中先後出現了三個女主角,一開始先出現了兩個,她們都很喜歡男主角,但男主角一開始是個乞丐,第一個女主角儘管很喜歡男主角,但卻嫌棄他窮,所以男主角娶的是第二個女主角,後來男主角變得很有錢,第一個女主角卻反而被嫁給一個有錢的智障,她懷恨在心之下就想將男主角搶回來(在此之前她曾在神明面前立誓過絕不搶別人老公,不然就當一輩子乞丐),後來第二個女主角生下兒子後沒多久就死了,這時第三個女主角才出現,第一個女主角儘管性格惡劣,但第三個女主角更加邪惡,她不但把第一個女主角燒傷並抓去放水流,還下藥把男主角搞成口不能言腳不能走的廢人,不過她還是將第二個女主角的兒子悉心撫養長大,而且全村的人都認為她是個賢慧善良又會持家的好女人。

這裡有個值得一提的重點就是,第三個女主角其實根本就不是女的,而是個病態的男子,晚上會回復男人的身份,到處殺人、強姦婦女(好吧又是強姦),但白天卻又扮成女人,過著雙重身份的生活。

這個故事因為演太久了,所以有它自相矛盾的地方,而且因為編劇上有野心,所以在一開始觀眾其實並不了解故事到底想要說什麼,就像它的標題【蓋杯娘】,觀眾必須一直看到劇情中段第二個女主角死後才會知道為什麼故事名稱要叫【蓋杯娘】,而在第三個女主角出現後,觀眾都知道她有陰謀,知道她其實是男人喬裝的(雖然那個演員扮女裝真的蠻美的),在故事後段觀眾會察覺到這個不男不女的傢伙可能有雙重人格或人格分裂(好吧我真的不會分這兩者的差別),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兩個人格都是邪惡的,如果編劇想的更周密的話,就應該讓其中一個人格完全是清白之身,或者讓兩者犯罪的目的定得更不同一點,這樣比較能夠自圓其說;雖然值得讚許的是【戲說台灣】開始試著嘗試演出心理變態犯罪的領域,但該作的功課仍然不足,編劇上並不夠嚴謹,故事到後來其實根本就混淆了。

【蓋杯娘】的野心,一是讓在於平常總是演可愛女主角的那個演員演一個性格比較扭曲的女主角,成為故事前半最主要的反派人物,二是搞個男人來演另一個邪惡的女主角,成為故事後半主要的大魔王,這樣的安排固然勇於嘗試,但卻很容易讓觀眾有新角色一直跑出來的感覺,會失去耐心;當然,研究一個鄉土古裝劇應該怎樣怎樣似乎是一件很無聊的事,但當你看到一個還不錯的東西差一點點就可以到達更好的境界,你不會覺得可惜嗎?當然許多人樂於直接去找更好的東西來看,但是我也並不討厭從比較沒那麼完美,但值得期待的東西中找樂趣,而且這樣你哪天被嚇到的話,會更有意思。

我這次被【戲說台灣】嚇到的,不是編劇的野心,而是【蓋杯娘】最終集的某個演出手法,當故事最後那個不男不女的大魔王從男性人格(洪崑)轉變成女性人格(紅綢)時,那裡玩的舞台劇手法真的很令人驚豔,你根本不會想到你會在鄉土古裝劇看到這麼像藝術片裡玩的東西,那幕是洪崑在對村人自白所犯的罪後,開始轉變成紅綢的人格,在眾目睽睽下開始對著空氣在假想的世界裡化妝打扮,而在他的世界裡他穿著女人的旗袍,在梳妝台前對鏡貼花黃,聚光燈打在他的身上,彷彿那裡只有他一個人,接著一旁的聚光燈亮起,洪崑站在那裡,紅綢很高興的叫他哥哥(他一直以為男性的那個人格是他的哥哥),洪崑則面帶悲傷地對他說「紅綢,哥哥要走了」,剩下紅綢一個人在原地呼喚著洪崑,而洪崑似乎再也不會回來了。

最後紅綢在眾人面前拼命否認自己是男人,不相信哥哥已經走了的時候,其實看了真的會有一點難過,不過最後紅綢差點逃跑成功的那幕把前面的心理鋪陳都毀了,編劇真的要好好檢討一下;如果不論逃跑跟這整段敘述是否合乎邏輯,那幕紅綢自溺在自己世界裡的感覺真的呈現的很不錯,有抓到了那麼一些些心理缺陷者那種自溺又超現實的味道,以後半完全變成推理劇的路線來說,往心理創傷的方向走是很好的,其實我一直很擔心這故事要是完全變【名偵探柯南】那種東西要怎麼辦,不過還好,它注重的不在於奇巧的詭計,而是比較接近冷硬派推理的那種人性,當最後紅綢在眾人面前哭時,偵探(第二女主角的兒子)看著眼前的殺人犯,卻完全沒辦法逮捕他(因為最邪惡的洪崑已經消失了),這個時候,逮捕已經變得沒有意義,光是這一幕所帶給人的那種無力感,就真的是超越【名偵探柯南】太多了。

寫到這裡,不得不承認我的無聊,到底是有哪個人會如此無聊跑來寫一大串針對鄉土古裝單元劇的感想!其實真要說的話,我是那種不管看什麼都可以寫一堆感想的人,既然【戲說台灣】我好歹也看了那麼久,而且我對它還蠻有好感的,那為什麼不來寫一下我覺得它好在哪裡?很多人說台灣的本土劇很爛,但我大膽推測,不少人其實根本沒有去比較不同台的本土劇風格在哪裡,差別在哪裡,大部份的人真的以為本土台語劇就都是一個樣子,殊不知不同的導演、編劇、不同電視台的作風,會造成多大差別。

當然,也許有人會認為我是在大家山前來比爛,而【戲說台灣】只是在爛成一堆的本土劇中比較不爛的一個而已,又或者,有人會認為我是已經被台語劇洗腦太久,連這些爛鄉土劇都看得下去,這些毫無根據的說法我都不在乎,我看本土劇,我看動畫,我也看好萊塢電影,我只是推介我認為有趣的作品,如此而已,希望各位沒事的時候,也可以來研究一下不同口味的東西,也許你會發現,本土的一些東西,其實真的沒你想的那麼糟。

留言

  1. 對於你評論台灣奇案的部分實在是
    太認同了,不論是臉色毫無變化的
    主持人,還有明明過了五十歲還要
    裝作少女的演員,我都非常的認同阿!!!!

    回覆刪除
  2. 我不会觉得您的文章是无聊的。您的分析真的好剔透。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叫作盖杯娘,但是当您分析,我才了解。谢谢您的文章,我才了解这部戏,谢谢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