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二十五章‧籌碼(下)

  「很好,只要你願意配合,一切都好說,我不會傷你身邊的任何人,我只要你答應一件事。」

  「什麼事?」

  「現在立刻回去,並永遠不要提起這裡發生的任何事,當然,也永遠不要過問維特先生的下落。」

  法蘭肯斯坦頓時瞪大眼睛:「你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平安回家,並繼續保有你的家人,但交換條件就是你不能試圖帶維特先生一起走,就這麼簡單。」

  「什……」

  「當然,維特先生白天才對你揮劍,想必答應這個條件對你來說不難吧,畢竟,我沒要求你再為我創造出一個伴侶,對你已經很不錯了。」

  「你開什麼玩笑!要我坐視你帶走我的朋友,你休想!我絕不會答應這種事!」

  巨人此刻露出了一個有點困惑的表情:「真沒想到你會為了一個非親非故的人這麼說,你可要知道,維特先生並不把你當成朋友哪。」

  「那是因為他被你所騙了!若他知道真正的你是個卑鄙又冷血的犯罪者,他絕不可能再相信你!」

  巨人笑了起來,露出一口黑黃不齊的尖牙:「我從來就沒有試圖欺騙他,你或許認為我很殘酷,但事實是,不論是現在站在你面前的這個我,還是白天在維特先生面前的我,都是真正的我,我並沒有偽裝過什麼,當我與維特先生獨處時,我自然而然便會表現出我最溫順的一面,至於對你,我當然沒有必要耗費心神同你再多說什麼,因為我知道你對我絕不會像維特先生那樣和善,你怎麼待人,別人就怎麼待你,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那麼,你對待他的方式,就是把他擄走嗎?你就是這樣對待那些待你和善的人?倒好,你把他抓去,等他醒來,難道他不會發現你的目的?難道他會傻到察覺不出你對他的企圖?你不能這樣奪走另一人的自由,他有他的家,有他的親人與朋友,你怎麼能奢求他就此與他原來的世界就此切割?今後只與你這怪物相依為命?」

  「呵,」巨人冷笑一聲:「你又怎麼知道維特先生不樂於擺脫他的世界?我可以明白告訴你,他不像你,為了保有原有的一切不惜拋棄我──拋棄這個你親手創造出的生命,你的兒子!事實上,他的骨子裡與我一樣都是怪物,我們都有著不被世人所諒解的部份,世人若是認識了真正的他,只會施予他無情的譴責與惡毒的詛咒,正因為我們如此相像,所以他會明白,這世上只有我一人會接納他,只有我能夠讓他依靠,我相信他會明白這一點,你用不著用你那膚淺的價值觀來令我動搖,因為那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

  「你到底在胡說什麼!他怎麼可能同你這怪物是一樣的!我已經認識他一輩子了,而你──這個才認識他不到幾日的怪物──有什麼資格說你比我更了解他!」

  「你真以為自己了解他嗎?維多‧法蘭肯斯坦,如果你真了解他的話,為什麼他會為了我──這個與他毫無關聯的人──對你發那麼大脾氣?還對你這個多年來的老友揮劍相向?真正不了解的人是你,即使你敢聲稱你多了解過去的他,如今的他都已不再是你所認識的他了,如果他還是你所認識的維特,他不會窩藏你的弟弟,不會將你綁在這兒,當然,他也絕不可能站在我這邊,難道你還看不明白?他已經不是與你處在同一個世界的人了。」

  法蘭肯斯坦望著眼前這個態度堅如磐石的巨人,頓時感到腳邊似乎都失去了能夠立足之地,沒錯,他不了解為何維特會為了這個醜陋的肉塊與他決裂,他也不了解為何這些日子以來維特願意待在這個怪物身邊,他的老友如今變成了個他不再認識的人,他想不出有任何方法能夠說服眼前這怪物放走他的朋友,因為他甚至不確定當維特醒來時,他是否會選擇逃離這個怪物。

  「你問過他嗎?」他喃喃說道。

  「什麼?」

  他抬頭望著巨人,眼中無所畏懼,卻有一種別的,令巨人無法判讀出是什麼的情感。「你問過維特嗎?說你要帶他走的事。」

  「我不必問。」巨人決定這麼回答。

  「如果你不問而我就這麼扔下他走了,我會對他感到非常愧疚。」

  「我沒必要顧慮你的感受,」巨人冷冷說道:「我已經饒過你,以及你的家人,我沒要求過你什麼,你沒資格再過問我的事。」

  「我沒資格嗎?我好歹也是──」法蘭肯斯坦意識到自己可能會說出什麼,於是硬把話吞了下去。

  「別現在才以父親的身份自居,你欠我的太多了。」

  法蘭肯斯坦很想再說些什麼拖延時間,至少拖到維特醒來,但他卻什麼都想不出來。「你要帶他去哪兒?」

  「去哪兒都行,總之會是個沒有人來打擾的地方。」巨人混濁的雙目冰冷地掃向法蘭肯斯坦:「你到底走不走?還是你要我把你扔出去?」

  法蘭肯斯坦自知他無法再阻止什麼了,他望了一眼仍然昏迷的維特先生,隨後往外走去,巨人自動讓開了一條路給他,並為他打開屋門。

  一種奇怪的感覺突然在法蘭肯斯坦的胸口蔓延開來,他最後一次回過頭,望向那不動如山的巨人,他不想讓巨人捉走維特,但他突然意識到,他之所以不想這麼做並不全然只是為了他的老友。

  「我最後再問你一句,」他說:「如果你就這麼帶他走了,你是不是再也不會回到這兒,回來找我或是我的家人?」

  「我保證絕對不會,」巨人回答,看也沒看他一眼:「你從今爾後可以高枕無憂,我絕不會再踏入法蘭肯斯坦家的土地一步。」

  「你保證,是嗎?」

  巨人原以為法蘭肯斯坦此時臉上必定掛著輕蔑的笑意,但當他回頭時,卻發現法蘭肯斯坦並沒有在笑。

  「我不需要你的保證,我不是想聽這句話才那麼問的。」法蘭肯斯坦說道,隨後掉頭離去,消失在夜色中。

  巨人知道他可以帶著維特先生永遠離開了,但他卻沒有這麼做,事實上,那夜他站在門邊站了一整晚。

  他很清楚,至今他所習得的所有知識已經足以理解任何事,並應付任何狀況,但唯獨那一夜,他對法蘭肯斯坦臨走時的那句話百思不解。

  他原以為法蘭肯斯坦會對他揮拳,嘗試攻擊他,但他沒有,他甚至沒有中途折回,或是回莊園帶更多人回來,他走得太過乾脆,乾脆到他有那麼點兒難以置信。

  不過,這倒能夠印證,法蘭肯斯坦本就是個薄情寡義的人,他拋棄過自己親手創造的生命一次,拋棄一個與他毫無瓜葛的朋友更是沒什麼困難罷。

  巨人很想這麼認為。


To Be Continued......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