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道門】噓,別打開那道門



有鑒於之前看完尼爾蓋曼的【星塵】後,有不少人推薦他的其它作品,推薦到我再怎麼懶也已經有點不好意思不去找他的其他書來看(炸),結果連上市圖網站才赫然發現【活動標靶】被我忘記拿去還(大驚),整個被停借,前陣子才恢復借閱權限,查了一下市圖,蓋曼的書在這邊的圖書館只有【第十四道門】這本,其他的要等館際調撥,另外,因為我錯過了【秘窗】原作的試閱,需要尋找精神食糧腐慰(←字沒誤)我乾枯的心靈,所以我順便在市圖預約了洪納的【暗夜之賊】……好吧,我承認,其實找蓋曼的書才是順便!我真正想看的是【暗夜之賊】啊啊~~~(被蓋曼粉絲拖出去打)不過有點令人擔心的是,【暗夜之賊】目前只有兩家圖書館有,而且兩家都在館際調撥中,不知啥時才借得到……可惡,我好想看小兔寶被扮女裝啊!(←此人居心可議……)

所以,就在我等待【暗夜之賊】跟【無有鄉】被調到我家附近圖書館的期間,我率先拿來止渴(?)的,當然就是蓋曼的這本【第十四道門】。

【第十四道門】從封面跟內容走向感覺都是我最沒興趣的兒童文學路線,不過因為之前看到蓋曼在【星塵】這本書中,把我同樣最冷感的奇幻題材寫得相當迷人,所以【第十四道門】儘管很童書樣,但並不妨礙我對它的信心,而實際拜讀後,一如期待,蓋曼果然沒讓我失望,他又再度把一個我超冷感的題材寫得超好看,害我忍不住也有點好奇起來:這個作者到底有本事讓我再改觀多少次?

【第十四道門】這個中文書名很容易讓我想到強尼戴普演的那部【The Ninth Gate】,不過原文書名其實差很多(爆),【第十四道門】講一個剛跟著爸爸媽媽搬到新家的小女孩寇洛琳,在新居探險的時候發現一道奇怪的門,這道門後面沒有路,只有封著一道牆,但事實上,這道門是可以通到另一個地方去的,寇洛琳在那道門後發現了另一個跟這邊一模一樣的家,另一邊一樣有她的爸爸媽媽,還有認識的鄰居,只是另一邊的「家」比較好玩,爸爸媽媽也對她比較好,但另一邊終究不是寇洛琳真正的家,她透過同樣的那道門回到了原本的家,卻發現她原來的爸爸媽媽失蹤了,她知道是「另一邊的媽媽」抓走了真正的爸爸媽媽,於是她再次步入那扇門,決心要將真正的爸爸媽媽找回來,並解救其他被「另一邊的媽媽」囚禁起來的孩子們……

這是一個很童趣的故事,卻也是一個很恐怖的故事。

其實我初讀這本書時,第一個念頭就是「靠北,怎麼會搬來這種像鬼屋一樣的地方?」而且還不是只有住寇洛琳一家子,而是尚有其他很謎的住客,如果是我絕對不會想住那麼詭異的地方,還是說,老外比較不介意住到鬼屋之類的房子?

雖然這一點在剛開始造成我小小的不適,不過不妨礙我覺得它好看的事實,寇洛琳不像一般我在童書印象裡自以為聰明的死小孩主人翁,她並不會在大人冷漠以對時耍任性,當大人不理她時,她會自己找事做,【第十四道門】並沒有因為主角是個小孩,就把大人妖魔化,然後小孩英勇到誇張之類(對我來說,多數童書給我的印象是這樣),故事中的大人就是你我都認識──或是其實我們自己就是的那種大人,故事中的小孩就是你我都知道的那種小孩,而且是比較文靜的小女孩,你可能看過幾個,或者你小時候就是這樣,我自己的話,倒是對寇洛琳在心裡的那句「怎麼會有人想畫一籃水果?」覺得很有共鳴,我小時候看到油畫或素描靜物,也是常常會覺得,為啥要畫一籃水果?水果有啥好畫的?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喜歡畫裸體啊!(巴死)

另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我超喜歡本書裡的那隻貓,如果真要說的話,牠應該算是本書的男主角(?!),雖然嘴巴上很愛諷刺人,但當寇洛琳有難時還是會幫上一把,而且明明是在幫人,但還是要表現得像是順便一樣,唔,可惡,這很萌也!

「我想我曾經提過,」貓咪說,「我不是特別喜歡老鼠,不過,看來妳剛好需要這隻老鼠,希望妳不介意我插手。」

唔啊啊~~這種口吻萌翻了啦~~(抱頭)

當然,最後寇洛琳儘管救出了大家,也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但「另一個媽媽」卻仍然在另一邊伺機而動,等著要抓回她,看到這邊時說老實我有點喪氣,就整個有種「不會吧!事情不是完了嗎!怎麼還有啊?!」的感覺,所幸最後作者仍然給了一個讓人可以安心上床睡覺的結局,儘管童話故事裡的惡龍仍然存在,但童話故事告訴我們,惡龍是可以被打敗的,故事的最後,也正印證了全書一開頭的引句。

這本書並不算很厚(因為它字體跟行距也滿大的),如果不是我經常東摸摸西摸摸,其實一個下午就可以很快看完,而且看到結局不會想翻桌,這點誠能可貴,其實說實在蓋曼寫的題材都是我滿冷感的東西,不過他奇妙的地方就在於居然能寫得讓我覺得很好看,而且目前看他兩本書都完全沒腐,沒腐的書還能讓我覺得很萌真的很神奇,然後糟糕的是我最近對金叔的書好像有點冷感了(炸),因為要怎麼講,其實我之所以喜歡金叔的小說就是因為他的書可以很YY(毆飛),但是他如果很認真寫一本書的時候,我就會對他很冷感,金叔的書我其實都是喜歡他不正經寫的,他很正經寫的我反而會覺得「唔啊……」,所以,嗯,雖然金叔好像很不爽被定型成寫恐怖小說的,不過,沒辦法,我好像也只喜歡他寫的恐怖小說啊……(炸)因為我覺得他只有在寫恐怖時有那種很自然就開始自我吐槽的歡樂感,其他正經系的就很缺乏那種一路歡樂的感覺,他很認真寫的書反而會讓我覺得……呃,很可怕──當然,不是說他寫很正經的書就不好看,而是當他一寫正經,他的磁場就馬上會轉到我冷感的那一區,好看歸好看,但就是很難讓我覺得「喜歡」。

尼爾蓋曼則讓我感覺又是另一個奇妙的作者,目前我這樣看兩本下來,對他的印象就是「可以把我最不喜歡又很不腐的東西寫得讓我覺得很好看」,真是神奇,而且我目前還沒有看到有那種他寫得很「用力」的書,不管是【星塵】或是【第十四道門】,給我的感覺就是寫得很有餘裕,不會像金叔那樣有時候寫得太用力過度──像我看到【綠色奇蹟】的第一句時,我整個就「哇靠……有沒有那麼認真啊……你不是我以前看的金叔啊啊啊!!!」(被金叔粉絲拖出去打)不過,蓋曼我現在也只有看他兩本書,而且還都是屬於比較小品的故事,一些感覺比較大長篇的目前還沒借到,所以不曉得又會是怎麼一個情形,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發現他也是寫某些東西會特別全力以赴的人,我大概會立刻放棄追下去也說不定……

簡單講,其實我會很怕作者寫得「太認真」、「太全力以赴」,因為我會很怕身為讀者──而且是個只想找個歡樂物看看而已的讀者──卻看到寫得這麼認真的東西,我會覺得我可能沒有辦法以同等的能力回應作者對待這本書的態度,很多時候作者寫得超認真超細膩的地方,呃,對不起,我很快就掃過甚至跳過了,但我又明知作者寫得很熱血很辛苦,所以當我開始心不在焉地看待這本書時,我就會覺得,呃,有點罪惡感,可是我又真的很難覺得那些很認真寫的地方有趣得起來,只好很快把它看過去,像這樣可以感受到作者在作品中灌注滿腔熱血與愛,然後感覺就有一種「渾帳!我寫那麼用心你還不好好看!」的東西,就會讓我覺得很有壓迫感(雖然我不曉得自己寫文時會不會也透露出這種傾向……),對我來說,我還是比較希望作者對自己作品不要執念太深……(雖然我好像沒資格說人?!)

總之,【第十四道門】應該算是個暖身,是在拜讀【無有鄉】之前的一道前菜,而這道前菜對我來說其實滿爽口的,所以我想【無有鄉】應該不會太夭壽,不過目前看來,蓋曼似乎不是個容易寫出腐味的作者,雖然我目前覺得他的書都很好看,但沒有腐物的滋潤會令我感到焦慮(禁斷症狀?!),我還是想看【暗夜之賊】啊啊可惡~~~(抱頭(←請不要把人家講得好像BL小說好嗎)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