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之賊】一個夜賊的回憶



*因為中文版封面貼過很多次了,所以這次來貼個原文版,不過這圖的情境是……(腐笑)

剛剛把【暗夜之賊】看完,第一個感想就是我瞎了,這個閃光度就算戴十副何瑞修的本體都無法阻擋啊啊啊!!!嗯,好久沒有看到一本從頭到尾讓我鬼叫不斷的小說了(上一本好像是【兒戲】,不過跟這本比起來又是一整個小巫見大巫了……),其實有時候,我會希望小說不只是好看就夠了,如果一本書能夠從頭到尾不斷挑戰讀者的神經,那才會讓我燃起強大的興致;好吧,我已經見識到【暗夜之賊】嚴重挑戰個人神經極限的本領了,以後如果看不到那麼猛的小說要怎麼辦?以後如果害我看福爾摩斯時覺得福爾摩斯跟華生之間的閃光度根本就soso而已,你要怎麼補償我?(不過這可能嗎?)



*何瑞修的本體其實是墨鏡(巴)

延續上一篇中場報告,這次算是完整版感想,順便補足一些上篇我有被炸到但忘記提的事:

【再別天堂】

整本看完後,發現這章其實是呼應最後一章【前緣後話】,在【再別天堂】裡,小兔寶可說是被逐出了與未婚妻共結連理的幸福樂園,而回到他與萊佛士見不得光且相依相隨的危險關係裡,而到了最後一章,則是小兔寶早已不再有萊佛士相伴(他掛了,在沒出中文版的上一集裡),卻收到前未婚妻的書信,且結尾疑似兩人或可再續前緣(?)的樣子,不過這是我的感覺啦,誰知道小兔寶最後會選擇回去找前未婚妻,還是繼續為萊佛士守寡呢?

【銀具箱之謎】

這章的梗甚歡樂(歡樂到很像卡通情節),而且難得看到萊佛士擺出明顯的吃味態度,在第一集【業餘神偷萊佛士】裡,萊佛士給我的感覺其實是對小兔寶比較冷淡的,但是到第三集的【暗夜之賊】,萊佛士就變得相當在乎小兔寶了,令人實在很在意,第二集時他們不知道是不是有發生過什麼事……

【休養療法】

令人費解的是,這到底算哪門子休養療法啊?!,你們就不能像福爾摩斯跟華生那樣老老實實地到鄉下去度假嗎?!非要搞得那麼偷偷摸摸是怎樣啊!還有小兔寶因為萊佛士都不理他而主動扮女裝(請注意,是「主動」扮女裝而非「被」扮女裝)這種情節到底是想要怎樣啊怎樣啊!這不是只有BL漫畫才會出現的情節嗎?!導致我因為太過驚嚇,而連小兔寶扮女裝扮太好而被叫「我的甜心」這個笑點都笑不出來(如果作者希望那是個笑點的話),應該說,這已經是到達惡意歡樂的程度了,比一般的歡樂情節還嚴重許多,歡樂歸歡樂,但我當場是冏在那邊的狀態啊啊啊~~~然後,本章最後一段又一整個在閃光,結果到頭來,萊佛士還是會為了讓小兔寶高興而多費周章嘛~(聳肩)

【犯罪學家俱樂部】

典型的萊佛士式聲東擊西之計,類似的模式在第一集【業餘神偷萊佛士】裡其實已經見識過不少了,在本章中,有小兔寶炫耀萊佛士常來找他跟有他家鑰匙之類的閃光文,被輕描淡寫過去的爆點則是萊佛士假冒別人女友發電報給人家的事。

【相約菲利比】

本章充滿了青春年少的懷舊氣息跟劍橋男子宿舍的詳細地形敘述(咦?),小兔寶體弱屬性確認,大閃光則是萊佛士刻意引用小兔寶昔日學生時代寫的詩,你們這對笨蛋情侶真的是夠了!此外,結尾的對話耐人尋味得很好笑,把對話寫得那麼可愛是犯規的好嗎!(丟紅卡)

【惡夜】

這章可以看到萊佛士像個老媽子(或是賢妻?)般對初次自行行竊的小兔寶千叮嚀萬交代的情節,而小兔寶之後發生的事真是歡樂到不行,你是去偷東西不是去當看護的啊小兔寶!還有,萊佛士因為擔心小兔寶而在板球場上創下佳績這點真的很爆,你是有多趕著要解決對手啊?

【捕賊器】

其實我覺得這章的「捕賊器」實在是不能算巧妙,得知那是怎樣的東西後,會覺得說鳥其實還滿鳥的(爆),不過閃光啊閃光啊!這章的閃光一樣閃到讓人眼瞎啊!

「你話還沒說完,人就癱倒在地了。」

「那從電話裡不可能聽得到吧?」

「清楚得像我們在同一個房間;我還以為你被馬吉瑞由後面偷襲,重重將你擊倒在地。」

我沒看過萊佛士聽得那麼認真、那麼感動,接著他的笑容轉變了,他的眼神變得更加柔和,然後我發現自己的手被他緊緊握住。

「既然如此,你還為了我十萬火急跑來跟馬吉瑞周旋奮戰!最兇狠的開膛者傑克也沒你大膽,小兔寶!」


不同於福爾摩斯全篇裡對某些當時的重大時事隻字未提,萊佛士系列在一些小地方是很有當時的當代感的,像是開膛手傑克的事件在萊佛士跟小兔寶的世界裡其實是時事(在福爾摩斯與華生的世界裡,開膛手出現在倫敦街頭的那一年他們正在辦波宮的緋聞案);順帶一提,在本書中的【萊佛士遺物展】索性還直接拿蘇格蘭警場的黑色博物館當主題寫了一章,不禁讓我有點疑惑,呃,這麼寫真的沒問題嗎?不過想想,洪納他舅子道爾都拿過新聞時事掰過一篇冒險故事了(而且還鬧到讓大家以為他寫的是真的),洪納其實還算客氣了……

運用一些當代的符號來點綴在自己的小說裡,有的人認為這作法很偷懶,有的人則認為無傷大雅,像之前金叔在【手機】裡加入過一些當代元素(例如飛天小女警跟起笑蛙),也是有人認為不OK的樣子,因為有人覺得,要寫出富當代色彩的東西,不是加一堆當時的符號元素就可以混過去,而是要讓故事本身呈現出那個時代的感覺,這種手法偶爾用可以,常來似乎就不怎麼OK了,不過,這樣對寫小說的人會不會也太嚴苛了點……?而且我覺得在小說裡讀到熟悉的時代符號是一件很驚喜的事哪……

回到這章【捕賊器】,本章依然是兩人歡樂又開滿小花的對話結尾(這似乎是既定模式了?!),還有那句「家傳銀器」的梗真的很爆,小兔寶,請不要隨便把別人的家傳銀器講得好像自己家的好嗎?你可是還沒過門啊你!

【褻瀆的戰利品】

充滿感情的一章,不過不是你想的那種感情(?),而是小兔寶對故居的濃濃懷念,雖然小兔寶的良心不安讓萊佛士跟他一樣身陷險境,但萊佛士卻完全沒對他生氣,甚至可說是徹底包容,最後也是漂亮地把小兔寶的失誤補回來了,不過我得說,這應該可說是讀者「希望」看到的結尾,雖然本章用了相當篇幅敘述小兔寶對老家的矛盾感情,不過在最後還是筆鋒一轉回到讀者樂於看到的收尾了,看到這個結局讓我不禁想到,會不會就是因為,萊佛士大部份故事就是那麼精準的能捕捉到一般通俗文學讀者的心理,而且也不介意在許多時候讓故事照著讀者的期望走,所以嫌萊佛士系列沒深度的人才會那麼多?

當然──其實嫌的人也不能算多啦,只是我剛好就是會瞄到幾篇認為萊佛士不夠格在犯罪推理殿堂裡插上一腳的書評罷了,平心而論,其實萊佛士系列的詭計是很容易猜到的,所以對推理或犯罪小說特別專精的讀者來說,萊佛士的梗大概會因為太簡單而顯得無趣,不過萊佛士當初應該也不是為了這些人寫的就是了(爆),所以如果覺得萊佛士的梗太鳥,那也沒辦法,我覺得萊佛士系列其實旨在娛樂,並不在追求詭計精巧度或人性深度,而它在於娛樂這點上可說是作得很徹底的,過了百年來看還是超歡樂,而這種歡喜冤家拌嘴的模式,我們今天還可以在類似的小說中窺見一二(例如卜洛克他家的書店老闆兼夜賊羅登拔,他跟條杯杯雷先生之間的三八對話可一點都沒少過啊)。

不知道也,反正這種通俗跟深度之間的戰爭還是會一直牽扯下去吧,就像我當初看【兒戲】覺得它一整個歡樂到不行,結果也是看到很多書評講它不切實際跟深度不足之類的,可是,他當初也不是為了要寫給要深度的書評家看的吧,總之,我覺得很多人看書時都太認真了點,但是很多東西,是認真就會輸掉的啊!

【萊佛士遺物展】

看標題還以為這章會悲到靠北,結果還是很歡樂,雖然開頭跟結尾感覺得出來,萊佛士其實已經是差不多要退場了,但中間大部份還是歡樂路線,尤其萊佛士坦承他有時會為了躲小兔寶而出某下策這點,真是……唉,我已經不知要怎麼說了,總之小兔寶在得知這點後又跟萊佛士生氣,而萊佛士又對他保證他真的只躲過他一兩次而已,一整個就是令人想歪掉的拌嘴模式,不過也可以想見小兔寶有多黏人,黏到萊佛士必須用這麼狼狽的方法躲他……

【前緣後話】

令我整個人瞎掉的最終大閃光,就是這一章了,在這章中,以小兔寶前未婚妻的書信,提及了一次萊佛士與她情敵相見會面的事,而在這章中萊佛士到底作了什麼,我就不再贅述(其實我這整篇已經劇透太多了……),總之,這章的重點就是,不管萊佛士以前對小兔寶是不是太冷淡或是太不夠義氣云云,說到底他心底最在乎的還是小兔寶,並且不希望小兔寶因為跟著他幹這些勾當而失去她的敬重,說實在,其實在這章給我的感覺是,萊佛士還是希望能成全小兔寶與她,畢竟跟著他不是什麼好營生;而他這次私下去與她會面的事,他從沒告訴過小兔寶,他沒讓小兔寶知道,他為了他,其實願意作到這種地步。

所以看完這一章,不瞎才有鬼……

在選書名額很有限的謀殺專門店系列裡,其實萊佛士的部份選出【業餘神偷萊佛士】跟【暗夜之賊】這兩本我覺得選得真的很好,一個是夜賊生涯的歡樂開場,一個則是充滿感情的回憶錄,剛好避開中間那段小兔寶的更生人時期跟萊佛士領便當退場的傷感部份──雖然該歡樂的部份我相信作者應該還是會寫的夠歡樂,不過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應該傷感成份還是遠高於歡樂成份的,當然,【暗夜之賊】設定的時間點是在萊佛士葛屁後,所以多少還是有點淡淡的傷感成份存在,但畢竟不是直擊領便當現場,最起碼那衝擊力道是婉約很多的,而最後一章的結尾儘管不是歡樂收場,但這閃光也真是強大到讓人幾乎是無撼了,好吧,看到這個結局,我想我應該可以勉強原諒作者讓萊佛士掛掉的這個事實……

算算,這篇感想文爆字數到快四千字啊(炸),靠北,維特先生一章最多也不過就這個字數(不過那當然是刻意調整的結果,不然一章字會更多……),果然愛不同字數也不同~(巴)說到底,還是希望【暗夜之賊】平裝版趕快出啊~~~(敲碗敲碗)有出我一定敗啊~~我可以接受【暗夜之賊】譯者不同而且有少數一兩枚錯字的事啊~~(喂)跟【鹽的代價】比起來,這本的錯字算啥……(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