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餘神偷萊佛士】平裝本入手與【暗夜之賊】中場夭壽讀書報告



*【業餘神偷萊佛士】平裝版封面,要看精裝版封面請爬之前的文(巴)

望穿秋水,終於等到親愛的【業餘神偷萊佛士】平裝本出了,這本講真的,可以說是從我國中時就怨念到現在啊……!因為謀店系列我一直沒能力也沒興趣收全套起來,所以我其實早就放棄了,結果事隔多年謀店出了市面平裝版……整個感覺有點像舊愛被再度點燃(啥),然後就開始等待那幾本以前看過卻沒機會收的書出平裝,不過,因為謀店每個作者最多只選兩本書,所以其實這算是補完過往怨念還是更點燃新的怨念還很難講……



*我借到【暗夜之賊】了,不過實際拜讀後,我發現我居然沒有勇氣把它一口氣看完……

之前才在唸市圖沒效率,結果書就到了,不過市圖沒有通知我,所以還是不能算有效率(毆),這本【暗夜之賊】跟上面那本【業餘神偷萊佛士】應該是萊佛士系列在台灣唯二的中文版……不過萊佛士系列雖然在台灣感覺亂冷門,但在國外百年來沒絕版過,可見也是有一定的受歡迎度,令我尤其怨念的是,萊佛士系列全部也不過三集還四集而已,但中文版只有出這兩集,簡直跟另一個我的古老怨念瑞普利系列不相上下的冷門,好吧,為什麼我的愛在台灣的市場都那麼冷呢?然後偏偏我超冷感的一堆小說不知在紅三小……

不過怨念歸怨念,要我研讀英文以攻佔原文版的這種雄心壯志,我是一點也沒有的(毆),有的人很有文字潔癖,不是原版文字會覺得沒有原汁原味,不過對我來說,研究各家不同譯筆風格才是樂趣所在,如果專攻原文版的人算是一種原文的文字潔癖,我應該就算是純中文的文字潔癖患者,翻譯這回事,等於是把原作的文字再重新詮釋成另一部作品,讀一本書,後面卻有著兩個作者操刀,等於這本書是原文的作者跟翻譯的作者寫了兩次,這感覺對我來說是很微妙的,有些人不喜歡中間隔著個翻譯,非與最原本的那位作者的文字面對面不可,但我除了閱讀那位原文作者寫的故事外,其實也很喜歡從譯筆去找中間那位作者詮釋的蛛絲馬跡。

關於翻譯的閒話先擺在一邊,回歸正題,【暗夜之賊】一借到,我的心情就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這本隸屬於台北市立圖書館的書保存狀況相當良好,憂的是,這本書其實出很久了,還新成這樣不就表示多年來都沒人借過它……

【暗夜之賊】不愧是【業餘神偷萊佛士】的續作(呃,雖然中間還隔一集,不過那集沒中文版啊),閃光度小花亂開度整個強大到一種我想拿何瑞修的本體(啥)來戴的境界,第一篇【再別天堂】容我簡單闡明:就是萊佛士為了不讓小兔寶結婚而設下圈套使小兔寶終究還是回到他的身邊(誤),呃,雖然說實在萊佛士不太像是會為了不讓小兔寶離開而耍手段的人,但是本篇最後萊佛士的那句話要人不多想都很難啊……

「所以你現在已經正式被逐出天堂了,」萊佛士宣佈著,「我不確定那是不是天堂,不然我早去逛它一逛了。好了,小伙子,如果他們不要你,在艾伯尼還有一處隨時接納你的地獄。」

這句意思差不多就等同於:「好吧,雖然你被甩,但是你還有我啊」而且如果整篇這樣看下來,其實會覺得他用天堂跟地獄這個比喻很有雙關的感覺……

第二篇【銀具箱之謎】,萊佛士對小兔寶當他面稱讚別的男人白目行為,可以說是毫不掩飾地表現出吃味的態度,然後以下是接下來兩人的閒聊:

「你要去哪兒?」我追問,一邊找地方放下我的帽子和外套,一邊在那個來頭不小的餐檯上,找一個舒適的位置坐下,「你到底要到什麼地方去?而且為什麼要帶著這堆累贅的寶貝同行?」

萊佛士聽到我這樣形容他的雜色餐盤,忍不住又露出他的招牌微笑。他遞給我一根他最喜愛的雪茄,並看著他的細頸酒瓶重重搖個頭。

「一次回答一個問題,小兔寶。」他說,「首先,我要用油漆重新粉刷房間,要裝電燈,再放一具你吵了很久的電話。」


……那句「你吵了很久的電話」實在讓我很在意,還有小兔寶聽到這話的反應也實在是很經典……不過到這邊我就不節上來了(喂)

其實我想說這對話很像新婚夫妻……

第三篇【休養療法】,因為先前聽說這篇有小兔寶扮女裝,所以當然是相當有興趣~不過實際拜讀後,我在這裡必須要承認,這章真的讓我驚嚇很大,大到我一度把書闔起來不敢再翻下去,我原本以為,小兔寶之所以會扮女裝應該又是為了要混到哪個宅第裡,然後八成也不是他自己愛扮的,但是,我錯了,小兔寶之所以扮女裝只是因為跟萊佛士賭氣,動機完全是出於他個人的自由意志,看到這邊,我愣住了,這幾乎已經可以說是超出了我的理解範圍,也超出我以往的任何閱讀小說的經驗範圍,以一介腐民的立場──而且是身為一個認為自己寫的文已經夠毫洨與亂來的腐民,我今天整個就是在這裡遇到百年前的強者大前輩了!於是我闔上書,考慮著該不該繼續看下去,可是我不能跟這本書僵在這裡,從以前到現在還沒聽說有哪個讀者會跟手上的一本書僵持不下的,好吧,我不是之前每天都在念著要看這本【暗夜之賊】嗎?不是整天在那邊說要看腐情節跟女裝嗎?結果實際看到後卻整個人僵在這邊不敢繼續翻下一頁是怎麼回事?我身為腐民那麼多年,什麼腐情節沒看過,今天難道就要敗在一本百年前的小說(而且根本也不是BL小說)手上嗎?

因為書不能一直擺在那邊不看,而且這書還要拿去還市圖,所以我終究還是繼續把它看下去,只是這次翻的速度就變快多了,因為不太敢看細節(這點其實沒差,因為這本書我不可能只看一次),容我說一句,這本書真的太超過了,這已經不是犯規到要給紅卡的程度,根本就是要永久禁賽了啦!!沒幾行就來一個閃光是怎樣?!而且還不是像福爾摩斯跟華生那種撐了好幾集之後才在華生腿受傷這個點上有那麼一點淚光閃閃(啥東西),這個根本是隨時隨地都在熱戀中,時而吃味時而又歡喜冤家這樣,真是夠了!你們這樣真的太過份了好嗎!我這個腐到沒救的都不敢寫閃光得那麼嚴重的東西為什麼你一個作古那麼久的古早人會寫出那麼先進(?)的糟糕情節啊?!!(阿伯指指)足見,偽娘這種東西其實不是現在才有……(仔細想想,差不多同時期GK卻斯特頓的【奇職怪業俱樂部】也有偽娘……英國人果然是很謎的民族……)

撐過讓我差點認輸的【休養療法】,我又硬是看了一章【犯罪學家俱樂部】,這章比起前章實在是正常很多了,其實感覺上,萊佛士大部份故事都算是滿容易猜到接下來發展的(【犯罪學家俱樂部】跟前幾章其實都還算滿好猜的),而且有些情節實在是玩到有點歡樂過度……甚至是歡樂到已經到很不真實的地步了(其實萊佛士是奇幻故事對吧!你騙不了我的啦~),但是他的人物跟互動方面真的是寫得太可愛了,所以就算有時候梗很爛,但還是看得很歡樂,甚至可以說是明擺著讓讀者等著看好戲,你一早就猜到接下來八成會發生啥事,但還是存心看主角喇進去,然後漂亮(或是不漂亮但很歡樂)的脫險,嗯,這種模式我怎麼覺得好像很熟悉啊……(望向樓樓下的文)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地方,就是【暗夜之賊】跟之前的【業餘神偷萊佛士】並不是同一位譯者,所以有些譯名有點小出入(像是前作出現過的克老舍在這集變成克勞謝),【業餘神偷萊佛士】有刻意翻成古早腔調,比較阿六腔,【暗夜之賊】的語感就沒有這樣的腔調,那個落差差不多類似遠流版的福爾摩斯跟臉譜版的福爾摩斯,一個比較古早調,一個比較白話,語感比較白話的缺點就是,很容易會腐起來,我不是開玩笑,這是真的,君不見下面這一段:

我舔濕乾澀的嘴唇,打算對萊佛士發出警語,不過他的耳朵跟我一樣尖銳,而且更勝一籌,當我轉頭時他已熄掉提燈,而後,我可感覺他的呼吸正吐向我的後頸。

當然,語感不同樂趣也不同,【暗夜之賊】語感偏白話的結果,就是小花開得更亂七八糟,【業餘神偷萊佛士】的古式語感則是本來就花腔花調的,相形之下比較不會覺得隨時隨地都很腐,不過,我想像萊佛士這樣的小說,大概不管翻成哪種腔調都一樣YY吧(巴)

不過相形之下,我大概還是比較喜歡【業餘神偷萊佛士】的古腔翻譯,因為萊佛士本來就是很古早的小說,而且,它是很腐的小說,這樣的書用比較不容易令人腐的古早腔詮釋就很夠了,用白話腔的話根本是三句一小花,五句一閃光,看完半條命都沒有了(啥),不過除了腐度問題外,另一個我比較喜歡【業餘神偷萊佛士】譯筆的原因就是,【業餘神偷萊佛士】的用詞遣字給我很有餘裕的感覺,人物在那邊一搭一唱是搭得很順的,根本就是相聲,【暗夜之賊】的譯筆就比較缺乏這種好整以暇的感覺,雖然讀起來也是很順,但是它的調調就沒有【業餘神偷萊佛士】那麼悠哉。

總之,以上就是【暗夜之賊】的中場報告時間,還沒看完就已經那麼夭壽了,真不敢想像看完會怎樣(可能會暴走),這本不曉得以後會不會也出平裝本,不過書目編號在51,我看要等到它跟【業餘神偷萊佛士】一樣出平裝到市面上大概也很有得等……(【業餘神偷萊佛士】這個月才出,書目編號在36……)好吧,要認清愛如此冷門的事實,萊佛士系列大概很有可能跟我怨念的瑞普利系列一樣中文版永遠只出兩本──很靠北的是,瑞普利系列其實全部也不多集,印象中好像也四部曲而已,那個什麼哈●跟黑●的集數多到靠夭還一堆人收是怎樣?(←又在遷怒)

因為我很不爽我的愛超冷門,所以我要寫一堆文來推廣啦可惡!(←好不威的推廣方式)【業餘神偷萊佛士】既已入手,就表示我手邊隨時都有原作可以拿來看,而手邊隨時都有原作就表示我可以來寫同人文!(不對)可惡,萌到冷門好痛苦啊!推廣跟同人都要自己寫啦!累死了啦渾帳~~(抱頭滾(←明明就自己愛寫啊太太

*站外延伸閱讀:
業餘神偷萊佛士─神偷不神偷,其實更像《我倆沒有明天》英國紳士版(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