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二十八章‧離去的怪物

  他無聲無息地潛進了那座大宅,而夜色將他掩護的很好。

  長久以來,他已經習慣了不驚擾人們而行動,他深知人們見到他這副可怖模樣的反應,也因此,儘管他擁有遠比一般人更為龐大的身軀,但他的動作卻相當靈巧,即便在他快速通過中庭時,他也沒有發出比一根針落在地上大上多少的聲響。

  他知道他要找的人今晚就睡在這宅邸的某一間房裡,而他當然知道那間房座落何處。

  他已經監視了這宅子一整日,他非常確定萊納斯‧維特自白天他離去後,就從未離開此處。

  那個朝他開槍的蠢蛋自以為能保護維特,真是可笑。

  他爬進那間房,聽見床上正傳來沉穩的呼吸聲。

  他悄聲上前,猛地掀開床單,而在那床上的人被驚醒時,他立刻摀住對方的口鼻不讓他叫出聲來。

  「維特先生,請你配合,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他試著讓維特冷靜下來,但維特卻像聽不懂似地死命掙扎,他一把將對方壓倒在床,而很快地,對方似乎也因了解他的力量而鬆了手,他暗自鬆了口氣,並將手放開。

  「很好,現在別出聲,跟我來。」巨人拽起他的手。

  但那隻手臂卻軟趴趴地落下。

  「維特?」

  突然間,房內燈光大開,房門也被撞了開來,巨人大吃一驚,他抬起頭,看見伯爵與幾個手拿武器的男子正站在門口,而一個他很熟悉的人也站在那兒。

  「維特!你怎麼……」巨人大驚,連忙低頭一望,而躺在那兒的只是一個與維特身形相似的人。

  那是法蘭肯斯坦。

  「你殺了法蘭肯斯坦!」維特說道,眼中帶著驚愕。

  「不──我……我沒有!」他想搖醒法蘭肯斯坦,但卻徒勞。

  「別碰他!」伯爵的眼中一片冷冽。

  有那麼一刻,巨人的耳中再也聽不見任何事物,他只看見躺在那兒的法蘭肯斯坦,而法蘭肯斯坦的雙眼頑固地不肯睜開,明明剛才這雙溫熱的手還抓著他,但現在卻軟綿綿地不再動彈。

  「我殺了他……我殺了……我的父親……」巨人喃喃說道。

  一股從未有過的深切沉痛擊中他的胸膛,他悲號起來,淒厲地劃破深夜。

  法蘭肯斯坦死了。

  他最後拂過法蘭肯斯坦的額頭,在上頭輕吻了一下,隨後步向露台,同一時刻,房內所有的槍口都高舉著對準他。

  伯爵揚起手,阻止他們射擊。

  「你要去哪兒?」伯爵問。

  「你放心吧,我不會再來威脅你和你的朋友了,事實上,我打算永遠離開這片土地,到遙遠的北極去。」

  「北極?」

  「我原打算,當我終於找到一個願意與我相伴的伴侶後,我就要去北極,在那兒沒有人會來打擾,也不會有人再對我施加無情的追打,但如今,這個夢想是不可能實現了……」他望向床上那蒼白的軀體:「直到此人死去─並且是因我的手而失去生命之時,我才明白,其實我最希望能得到的並不只是如此,我多麼希望那已死去之人能夠在我身上多施加一些同情,如果他當初沒有拋棄我,我或許便不會走至這般田地,我或許除了憎恨與詛咒世人外,還能懂得一點愛……而如今,說什麼都太遲了,那原該教導我這些的人已然死去,我此生最恨也最愛的人再也不在了,我的復仇已經沒有意義,我的生命也沒有什麼必須再延續下去的理由了,我將會離開此處,到一個沒有人找得著我的地方,在那裡築起一個屬於我的火堆,將這副醜陋的身軀燒成灰燼,別了,各位,別了,萊納斯‧維特,你曾帶給我的那段時光我永遠不會忘記。」

  他縱身一躍,便從露台跳了下去,幾名男子拿著武器衝了過去,卻再也沒有見到巨人的身影。

  「他一心求死……沒想到法蘭肯斯坦對他竟然如此重要……」維特先生說道。

  「或許他自個兒也不知道……是父親的死令他醒悟的吧。」伯爵走向床邊,望著早已沒有意識的法蘭肯斯坦。

  「都是我害死他的……」維特先生緊握雙拳:「如果我沒有答應讓他來代替我……」

  突然,伯爵像是看見了什麼,他揚起手打斷了維特先生。

  「怎麼了?」

  伯爵沒回答,只是伸手朝口袋裡探了探,最後,他找到了一小瓶藥水,他打開瓶蓋,一手姆指掰開法蘭肯斯坦的嘴唇,並朝他齒間滴了幾滴進去。

  「那是什麼?」維特先生問道。

  「嗯……以前我還在牢裡時,一個神父介紹給我的妙藥,不過用量必須非常謹慎就是了。」

  牢裡?維特先生還沒來得及追問,就看見法蘭肯斯坦的眼皮動了動,一會兒便甦醒了過來。

  「老兄,你可是到鬼門關走了一遭呀。」伯爵說道,臉上是鬆了一口氣的微笑。

  「唔……你們怎麼都在這兒?那傢伙呢?我記得他剛剛……」法蘭肯斯坦一臉茫然:「呃……我是不是錯過什麼了?」

  伯爵與維特先生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開口道:「我想,你剛剛是錯過了一場好戲了,法蘭肯斯坦先生。」


To Be Continued......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