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春夢】搜集者與蝴蝶



因為最近沒看啥新片,所以就一直寫舊片(巴),這部【蝴蝶春夢】也是年代物了,現在大概只有Cinemax偶爾看得到,順帶一提,之前偶然查了一下開眼,發現開眼電影網將這片的劇情簡介錯植成【蝴蝶夢】了,雖然中文片名很像,不過原名跟故事可是差很多啊。

【蝴蝶春夢】的原作小說,其實一直讓我覺得很無聊──大致上來說,我只喜歡那個結局,前面兩大段男女主角各自的心靈日記我只是看得很想跳頁,因為我其實不太喜歡這種第一人稱式的喃喃自語──雖然,第一人稱的寫法也有人寫得很(如某些推理小說),但像這種本身立場很明確又很情緒化的我就很受不了,而且如果作者是跨性別或跨年齡書寫──如作者明明是男的卻寫女主角第一人稱,或明明很老或裝年輕(當然,裝得好的另當別論),我感覺就會很卡,而且會忍不住想要抓BUG(揍),或者特別注意作者是不是在當中夾雜了某些他或她個人的偏見(我承認,這是個壞習慣)。

而【蝴蝶春夢】的原作,就是這樣一本我根本不可能隨著人物情緒與情節共鳴的小說,因為我會不斷地想要抓BUG,進而對書中人物的情緒冷眼看待,我承認,在許多情況下,我對第一人稱的小說是很難喜歡的,只有在某些推理小說中例外,因為在這個類型裡,第一人稱的主角比較不願意透露情緒化成份,對事物的描述比較偏客觀,也就比較不會讓我有一種主角存心牽著我跟著他(她)的情緒化看待事物的感覺。

儘管我如此難以喜歡【蝴蝶春夢】這本書,但【蝴蝶春夢】的電影版卻意外地讓我相當順眼。

當然,可能因為年代的隔閡,所以現在看電影版的女主角會覺得略嫌老氣,有點難以理解主角對她的著迷,不過,看到電影版,我真的是鬆了一口氣。

因為電影把我在原作中最受不了的部份通通都刪去了。

【蝴蝶春夢】的電影版,想當然耳是以一種旁觀的視點在講這個故事(電影與小說表現的方式畢竟是不同的),但是,也正因為是旁觀視角,所以就很難碰觸到人物內心的掙扎或回憶,事實上,【蝴蝶春夢】的電影在基本上就失去了原作那種可以用日記或自述形式穿梭於現實與回憶,以及心理描寫深度的優勢,在原作中,女主角有一大段對於舊愛的回憶與懷念,還有許多關於她內心的掙扎與盤算,但這些在電影中完全隻字未提,電影實際上只演出了原作中發生在男女主角之間的「外在事件」,沒能演出小說中佔上相當大篇幅的──他們的「內在世界」,電影實際上是沒有辦法像小說那樣,對角色內在的情感刻畫挖掘到那麼深,因為電影畢竟是用畫面表現故事,而畫面實際上能提供的,也就只能是這樣,所以【蝴蝶春夢】的電影版,也有人認為是失敗的,畢竟,電影並沒能表現出原作中兩位主角的內心世界,而只將整個故事拍成一部尋常的驚悚片。

但是,這個電影版卻意外地順我的眼。

畢竟,我對原作最受不了的,就是那堆絮絮叨叨彷彿永無止境的自我囈語,在小說中,有很大的篇幅是跟主角們所處的現實完全沒關係的回憶、想法、以及內心掙扎云云,小說中第二篇的劇情,甚至是完全把第一篇發生的事都Reload一次,而其他泰半是女主角的回憶、自憐、與喃喃自語,第二篇整個跳過不看,其實也沒差,因為那完全無礙於故事的發展。

【蝴蝶春夢】的電影版,就是選擇了完全忽視原作中人物的心理狀態,而僅將發生在兩人身上的事演出來,當然,這少了許多原作的精華所在,但這樣的表現形式,無疑地令我感到相當爽快。

砍掉原作那一大堆廢話後,故事本身其實就顯得十分簡單了,一個男子綁架並軟禁了他心儀的女子,在兩人不斷的互相鬥智設局之後,女子始終沒能逃走,最終染病身亡,男子在心痛之餘原想一死了之,卻又發現另一與死去女子神似的女孩,於是他放棄了自殺的念頭,轉而開始新的目標,故事也就在此畫下了句點。

儘管已經先看過原作,但實際轉化成畫面時,我不能不坦承,電影版的確有幾幕令我印象深刻,甚至在原作中我覺得很鳥的情節,在電影中卻突然令我感到很有衝擊力道。

第一個令我震懾的畫面,就是女主角米蘭達第一次看見佛瑞德的那幕,電影在綁架的部份作了點小更動,原作中,佛瑞德是騙米蘭達走到他的後車箱,再趁機攻擊她,而在電影中,米蘭達被迷昏時並不知道攻擊她的人長怎樣,所以在佛瑞德初次端食物到地窖給她時,就是她第一次看到這個綁架犯的模樣,而在這一幕裡,佛瑞德西裝筆挺,手端著精美的餐盤,相當有禮──甚至可說是相當紳士的模樣(不可否認在那幕中我真的覺得他有點帥),但卻令人忍不住感到一種徹底的恐怖,這一幕帶給我的衝擊,是我當初讀小說時完全沒有的,而從這一幕開始,佛瑞德帶給米蘭達的恐怖,也就徹底印在觀眾心底了,在這個故事裡,沒有怪物,沒有殺戮,但是,沒有什麼比得上一個衣冠楚楚的瘋子還要恐怖。

另一個令我印象深刻的部份,則是佛瑞德與米蘭達的雨中拉扯,就我印象所及,原作其實沒那麼激烈的場面,電影中的這段算是全片最像血腥恐怖片的部份(不過以今日眼光來看,血腥程度當然不怎麼夠看),原本我認為這段太過濫情,太過賣弄血腥,但這段卻奇妙地與原作中米蘭達染病的梗搭上了,正因為米蘭達在雨中攻擊佛瑞德,佛瑞德大怒之下將她扔回地窖,一整天沒去搭理她,以致於她受寒生病,最終虛弱死去,雖然電影在這段作了更動,但卻改得很合理,並令人印象鮮明,導致我看完電影後,整個就忘了原作中的米蘭達到底是怎麼染病的(巴)。

而在米蘭達終於香消玉殞後的那幕,我才突然懂得了原作所要說的東西,佛瑞德匆匆趕回家,想叫醒米蘭達,但米蘭達卻再也不會醒來了,在這一幕裡,我才突然覺得,其實米蘭達也是一隻佛瑞德所收藏的蝴蝶,而蝴蝶是如此脆弱,就這麼被關在玻璃罐中,靜靜地死去,看到這幕我才發現,其實原作的【蝴蝶春夢】原本就沒有打算要說一個奇女子智鬥歹人的故事,【蝴蝶春夢】想說的,其實就是一隻脆弱的蝴蝶最終仍然脆弱地死去,而搜集蝴蝶的人並不會永遠獨鍾於一隻蝴蝶。

毫無疑問,【蝴蝶春夢】是一本好小說,但它帶給我的震懾與憾動,卻是在電影中才讓我感受到,也許就正因為在原作中,佛瑞德與米蘭達對他們自己說了太多,才令我倒盡胃口,而在兩位主角都不是那麼多話的電影版【蝴蝶春夢】裡,我才找到了那個可以引我思考的留白。

所以,我喜歡【蝴蝶春夢】的電影版,但還是沒辦法喜歡它那個原作(巴)。

*站外延伸閱讀:
Ramble On-你收集什麼?香車,還是美人?
Fran私觀點-蝴蝶春夢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