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三十三章‧謠言

  這天,凡赫辛教授登門拜訪。

  「事實上,像我這年紀的人,實在不適合作這種長途往返,你何不將這工作交給舒華德──」

  「你要是敢說出去一個字,」維特先生陰沉地說道:「我就宰了你。」

  「但約翰是個可信賴的人呀。」凡赫辛無奈地說道。

  「重點不在於值不值得信賴,而是在於我不要更多人知道這回事,明白嗎?」

  「明白,那麼維特先──爵爺,我可以要杯茶喝嗎?」



  「聽說──伯爵要結婚了?」

  「哪個伯爵?」凡赫辛一臉呆滯。

  維特爵爺嘆了口氣:「基度山伯爵。」

  「啊──喔,有這回事?那真是恭喜他了。」凡赫辛回道,而實際上他正專心對付著眼前的一盤茶點。

  「我以為這事兒在社交圈是人盡皆知了。」

  「噯,我早就沒在社交圈上走動了,對那些事兒我一點興趣也沒有。」

  「喔,」維特爵爺淡淡地應了一聲:「事實上,我也不大篤定這事兒,我還以為你會比我更清楚。」

  「你何不去問他呢?我記得你們交情不錯。」他將茶點送進口中。

  「特地從這兒坐火車去找他?你開玩笑?」

  凡赫辛看了他一眼:「是沒什麼不行,但站在醫師的立場,我不認為這是個好主意──他沒來拜訪過你嗎?」

  「有是有,不過那是我初搬到這兒時的事。」

  「那就沒辦法了,」凡赫辛聳聳肩:「不過,反正等他真要結婚的時候,我們都會知道的。」



  在凡赫辛教授臨走之際,他告訴維特爵爺,他兩個月後會再來拜訪。

  維特爵爺很清楚,那也正意味著那一天即將到來。

  第二天下午,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訪客突然到訪。

  「親愛的伊麗莎白,原來你躲到這兒來了。」

  「別用那名字叫我,歐洛克,」維特爵爺老大不高興地盯著他:「你不是回你的外西凡尼亞去了嗎?這回又想耍什麼花招?」

  「真叫人失望,難道你就真以為我是個滿肚子壞水的傢伙?放心吧,我不會再對你出手了,這次我只是來探望你而已。」

  維特爵爺雙手交抱:「喔?那還真感激你啊,現在你已經探望到了,那麼再見,歐洛克。」

  「噯……有必要那麼急著趕我走嗎?難道你不想知道……」他露出狡黠的笑容:「伯爵的新愛人──海蒂小姐的事?」

  維特先生準備搖鈴的手微妙地震了一下。

  「看來這話題引起你的興趣了?」

  「不,正好相反,」維特爵爺說道:「如果伯爵真有娶妻的念頭,我會衷心祝福他。」

  「可憐的伊麗莎白,我相信你心底絕不是這麼一回事。」他搖頭笑笑。

  「那是你單方面的想法,歐洛克,」維特爵爺平靜地說道:「事實上,我與基度山伯爵原本就沒有任何關聯,連繫我們之間的只是一種彼此敬重的友誼,並不是像男女間那樣激烈的情感,若他有了愛人,我並不會施以妒恨,相反地,我會祝福他能夠擁有一個美滿的家庭。」

  歐洛克笑了起來:「你真是個虛偽的人,萊納斯,若換作是薇多莉亞,她會這麼說嗎?」

  維特爵爺對他的話並不惱怒,反倒施以微笑:「你太不了解我,也太不了解薇多莉亞了,她要的只是激情,並非佔有,而我也從來沒有這打算,我與伯爵之間只是分享共同秘密的朋友,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好吧,」歐洛克看來有些沒趣:「我還以為你會有什麼有趣的反應呢,真可惜,好吧,既然你如此不介意伯爵的私生活,那麼想必你再知道這些也沒差吧──事實上,海蒂小姐是伯爵的前妻,她在一次船難中失蹤,伯爵一直以為她死了,誰知她這會兒又被伯爵的朋友給尋獲了,」他雙手一攤:「所以他倆就又回到快快樂樂的夫妻生活裡啦。」

  維特爵爺輕哼了聲:「所以,我是那個多餘的介入者了。」

  「不完全是,因為她在法律上並不算是他的妻子,伯爵從來沒有給過她正式的名份,說穿了,她其實是他的情婦。」

  維特爵爺點點頭,似乎對此不感興趣。

  「對了,強納生的事我聽說了。」

  歐洛克揚起一邊眉毛:「喔?」

  他皺起眉頭:「你為什麼到現在還不放過他呢?該是時候讓強納生回到他妻子身邊了吧?」

  歐洛克一臉無辜地望著他:「我以為哈克夫人沒打算要原諒他。」

  「怎麼可能呢?米娜再怎麼樣也是他妻子──」

  他搖搖頭,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親愛的萊納斯,你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哪,相信我,哈克夫人早就斷絕與強納生的往來了,事實上,就我所知,他們最近就會辦理離婚手續。」

  維特爵爺一臉不可置信地望著他:「你到底作了什麼讓他們反目至此?」

  他聳聳肩:「也沒什麼,只是我自從有了個兒子後,大概也快要有個女兒了。」



  在那之後,維特爵爺聽說了伯爵已離開這個國家的消息。

  但由於伯爵在市中心的宅邸並未出售,所以這似乎意味著他不一定是長期離開,只是,也很有可能只是暫時還未出售罷了。

  很快地,人們也就不再談論基度山伯爵與他神秘的情婦了。

  然而數週後,伯爵卻又低調地回到了這個國家。

  而在他回來後不消幾日,他便收到一封內容簡短且含糊其詞的電報。

  那是凡赫辛教授發來的電報。

  而幾乎是在他收到電報的下一刻,他便匆匆地出了遠門,連僕人都沒帶。

  只有維特爵爺知道他為何如此情急。



  不等僕人通報,基度山伯爵便匆匆地直奔臥房,凡赫辛本想向他搭話,但卻立刻被關在維特爵爺的房門外。

  在維特爵爺還來不及說些什麼時,就被伯爵一把抱個滿懷。

  「我好擔心你。」伯爵輕聲說道。

  「愛德蒙……教授還在外頭。」

  伯爵很快地吻了一下他的額頭,然後開門讓莫名其妙被關在外頭的凡赫辛進來。

  「抱歉,教授,我好像將你關在外頭了。」

  凡赫辛一臉懷疑地看著他:「你不會是故意的吧?」

  「沒這回事,你多心了。」他望了一眼身後床上的維特爵爺:「對了……孩子呢?」

  「在隔壁房給保母看著哪。」凡赫辛沉著臉說道。

  「我想……呃,我可以看看孩子嗎?」他轉過身去,對維特爵爺發出一個像是詢問的句子。

  「當然可以。」維特爵爺的語氣有些無奈。

  「跟我來吧。」凡赫辛說道。



  「是個女孩。」凡赫辛制式地說道。

  伯爵望著搖籃裡的嬰孩,簡直快要不能壓抑住心底的激動之情,但礙於凡赫辛的目光,他終究忍住了請求抱這嬰孩的念頭。

  「她好美。」

  「每個嬰兒出生時都是這德性,伯爵。」凡赫辛說道。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我從來沒有親眼見過初生的嬰兒,這讓我、呃,我是說,這讓我很感動。」

  凡赫辛看了他一眼:「若你看過的嬰兒跟我一樣多,你就不會覺得有什麼好感動的了。」

  「為什麼?難道你不認為這是宇宙萬物間的一大奧妙嗎?想想──一個小小的生命,歷經十個月在母體內的成長,最終像這樣誕生在人世間,難道這不是件值得感動與讚嘆的奇蹟嗎?」

  「伯爵,我相信能夠抱持這種想法的人是很幸運的,」凡赫辛教授疲憊地說道:「畢竟,他們從不需要目睹生產過程。」


To Be Continued......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