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大劫案】十九世紀全攻略指南:如何搶一台維多利亞時代的火車



老實說,這本書對我來說真是太犯規了,事實上,我中維多利亞時代毒不是一兩天的事,而這本小說動機是何在呀,根本是滿滿的維多利亞時代全攻略指南嘛!(噴鼻血暈眩狀)以後如果要寫相關時代背景的小說根本拿這本書出來翻就OK了,還用買什麼●瑪的維多利亞導讀本呀?(噢,雖然這本我也有收就是了……)

當然,如果只是附庸風雅,那這本小說自是不會引起我太大興趣,而且他什麼不好寫,劈頭就是在寫英國的鐵路,呃……我對這類寫景的細膩敘述最不擅讀了(抱頭)……而且作者的敘述方式讓我在剛開始的時候有點小擔心,因為他是以一種完全不帶感情跟個人意見的立場在寫的,這種敘述方式很像古時候的什麼史詩之類的東西(好吧天知道我怎麼會聯想到這個?),而讓我最怕的就是,這種風格的全知觀點經常沒有主角,感覺就像是神在交代萬事萬物(聖經?),所以在初翻開這本【火車大劫案】時,我突然對這種敘點心生畏懼──萬一這個故事裡,真的沒有作者特別偏寵的主角,那怎麼辦?

所幸,我的擔心是多慮了,因為在開頭那段鐵路與火車的敘述後,很快就出現一位立刻抓住人目光的角色:皮爾思先生,而在接下來的一切故事,都圍繞著這位紳士走。

這個故事當然有主角,而且,還是個迷死人不償命的主角……(擦鼻血)

在一開始的前言中,作者就一再地與我們強調,在那個純樸(?)的維多利亞時代,一般人對於犯罪的看法,都一概認為那是出於貧窮、喪心病狂、或單純就是笨等等的原因,一個教養良好,頭腦也清楚的正常人,是不會想到什麼犯罪念頭的,因為當時的人沒有辦法想像,既然不愁吃不愁穿,又何必冒險犯下大罪?破壞自己好好的名譽?

而也正因為當時這種「會犯罪的人一定是白癡」的普羅概念,才使得皮爾思這種智慧型罪犯有機可趁。

【火車大劫案】顧名思義,就是某人跑去搶了一台火車,而且還不是隨便什麼火車,而是載有黃金的火車,在今天對這個名詞的第一印象,可能會覺得好像會是很轟轟烈烈血腥暴力的一件大搶案,然後搶匪拿著西部片的手槍鬼吼鬼叫,但其實根本不是──或容我這麼說:過程不是,火車大劫案與其說是搶劫,倒不如說是偷竊還比較貼切,這麼說吧,皮爾思其實比較像萊佛士那種罪犯,而遠遠不像現在對於「搶匪」的一般概念:留個大鬍子或蒙面,亂開槍然後挾持孕婦人質之類。

所以你說嘛,一個像萊佛士一樣的罪犯,怎麼可能會不迷人!(抱頭)

當然,【火車大劫案】並沒有像萊佛士小說那樣的夢幻跟粉紅(粉紅?),皮爾思雖然身邊有些幫手,但故事中並不存在完美的小兔寶或華生,所以皮爾思與他的幫手間自然只存在利益交換的關係,各位就不要妄想可以看到反派界的福爾摩斯與華生好搭檔模式了,真要說的話,只有皮爾思的情婦蜜瑞安符合這個條件(而且她能幹到超越華生或小兔寶了……根本就是萊佛士女版),所以請安心,本書中並沒有像萊佛士小說那樣,有任何值得想歪跟可以想歪的地方。

大概也正因為【火車大劫案】一書立於真實事件的基礎上──或該這麼說,作者存心要讓這個故事看來「像是」立於真實事件的基礎上,所以睿智的主角在今日看來還是有些很落後並且完全錯誤的知識,我得承認,當我看到他怎麼在火車上解決難題時,我真的笑到不行,因為要怎麼講呢,這位主角明明前面一大段都非常地細心聰敏地籌劃一切,這會兒卻非得靠那麼狼狽(而且超級危險)的方法才能解決問題──而且那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辦法,怎麼會那麼──容我這麼說──你笨拙的也太可愛了吧!(爆)尤其完全沒想到後路這點真的太歡樂,前面那麼睿智又心細如髮,結果緊要關頭突然變成小迷糊,還被同伙吐槽,你這樣根本是在賣萌啦喂!(指責)

雖然本書幾乎是巨細靡遺地描述著一樁犯罪事件的企劃、佈局、動手種種過程,開頭就跟你講罪犯是誰了,也用不著你來推理什麼,不過看到後來還真的是會覺得,作者你這煙霧彈真是放得夠了!居然用過去式的敘述法一直不斷煽起燻紅魚的氣味!害我看到後面擔心得要死!可惡!把我最後十幾頁的擔心還來!(←什麼東西)

不過,雖然【火車大劫案】算是一本犯罪小說(根本幾近犯罪指南了……),但是也提及了非常多當時的社會結構與細節,最後甚至以戰時的一部份敘述與火車劫案作了對比(其實看到這段我有點小小的反感,因為我會覺得有點說教的意味),很顯然地藉由火車劫案抨擊了一個社會的結構,所以也是很社會的小說,當然,如果沒意思要思及背後深義的話,這無疑也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說,對於某些嚴肅的議題,其實作者只有小小點到而已,這是讓我慶幸的地方,因為這樣不會讓小說讀起來感覺很有壓力(我很怕要跟我說教的小說)。

當然,小說之所以會讓我覺得好看,角色順不順眼幾乎凌駕一切因素,對我來說,皮爾思這個主角非常討人喜歡是一重點(如果不是他,我看到開頭鐵路三小的就很想逃跑),雖然作者不想太濫情,但無疑地皮爾思的魅力不可能是不經過計算而生的,人們譴責犯罪,但像皮爾思這樣的罪犯,我們卻願意放他一馬,小說家有意挑起讀者對犯罪的這種矛盾心理,卻把自己妥當地掩藏在文字背後不願透露半點對角色的熱情,真是奸詐。

不過,這種奸詐,我還真是喜歡呀。

*延伸閱讀:
Waiting,or Not Waiting-以真實強化虛構──讀麥克.克萊頓的《火車大劫案》
wiki-The Great Train Robbery (novel)
wiki-Great Gold Robbery of 1855
↑本書【火車大劫案】其實改的就是這個事件,而且,嗯,改很大(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