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三十五章‧少年吉姆的煩惱(全文完)

  利弗謝醫生是個無趣,並且拘謹到有些過份的人,但由於他一向是個好人,並且對晚輩十分照顧,所以吉姆並不會特別想去挑剔他的缺點,更何況,他其實還算喜歡利弗謝這個人。

  但自從那次出海後,利弗謝拘謹的個性就似乎變得有點越來越嚴重。

  儘管不論是利弗謝醫生還是吉姆,如今在金錢上都不虞匱乏,但利弗謝醫生身為吉姆的監護人,卻是更加嚴格管理吉姆的每一筆花費,講白點吧,對吉姆來說,現在的生活與他過去與母親經營那間小酒館時根本沒啥兩樣,只差在酒館的裝潢變得比以前好,以及他母親穿漂亮衣服的機會變多了,他自己倒是沒受到什麼實質的好處。

  「吉姆,這筆錢我在城裡的銀行給你存著,你還要求學,要是現在就將這筆錢交給你,你會染上那些紈絝子弟揮霍奢華的惡習,所以你的這一份我先替你保管,等到將來你成人了,能夠自己作主了,我再讓你全權處理。」

  吉姆很清楚利弗謝醫生的為人,也很清楚他對自己一向寄予厚望,所以他並不擔心利弗謝會吞了他的錢,但明知自己很富有,卻半分也由不得動用,這偶爾也還是會令他心底有些埋怨。

  但他當然不會將埋怨說出口,因為利弗謝醫生是個好人,而且──好得有些太過了,如果他從吉姆的口中聽到任何怨懟的話語,他肯定會大受打擊,並且百般責怪自己太忙於工作,沒有花時間去了解吉姆──這個在他眼中有如他自己兒子的少年──心中的想法,而那可不是吉姆所樂見的。

  這天,吉姆站在碼頭,看見有幾個同他差不多年紀的男孩在玩海盜遊戲──雖說是海盜,其實也就不過是在臉上沾了些煤灰,頭上綁著花巾,然後拿著樹枝打鬧罷了。

  吉姆知道他們是幸運的,因為他們從沒見過真正的海盜。

  他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個夜晚,他都夢見那隻該死的鸚鵡在他耳邊啼叫,模仿著那恐怖的聲調。

  他總是會從夢中驚醒,並且全身冷汗。

  「十五個人在死者寶箱上……呦呵!來瓶萊姆酒吧!」

  一個稚嫩的歌聲傳來,而這首歌不由得讓吉姆心頭一驚,他抬起頭來,想知道是誰在唱這首歌,卻發現那歌聲來自那群男孩之中。

  一個特別嬌小的男孩一邊唱歌,一邊跟其他男孩打鬧著,但他的架勢與其他男孩都完全不同,不一會兒,所有的孩子都被他一一打倒。

  「還有誰想來挑戰的?」那孩子得意地叉著腰,站在中央。

  吉姆覺得那男孩的聲音有點嬌氣,但這並不是他關心的重點,他立刻走上前去,而那男孩也看見了他。

  「你是下一個嗎?」男孩拿著樹枝指著他。

  「不……我只是想知道,你從哪兒知道那首歌的?」

  「什麼歌?」男孩頭一側,吉姆這才發現男孩長得意外的清秀。

  「就是……你剛剛哼的那首……十五個人在死者寶箱上……

  「……呦呵!來瓶萊姆酒吧!」男孩很順地接了下去:「這首?」

  吉姆點點頭。

  男孩笑了,並拾起另一根樹枝扔給他:「打敗我就告訴你。」

  「我不想玩這種……遊戲」吉姆意識到自己差點脫口而出「小鬼」二字,連忙將話吞回去。

  「你認為這是小鬼的遊戲對吧,嗯?」

  「我沒這麼──」

  不等吉姆將話說完,那男孩便揮著樹枝朝他刺去,吉姆及時閃過,但此刻才發現,那樹枝的尖端被削得又長又利,被刺中可不是好玩的事。

  「嘿,我說過了,我不想──」

  又是一道攻擊,這次險些劃過他的眼睛,吉姆開始感到惱火,他使力一揮,將男孩的樹枝擊了回去,男孩稍稍被擊退了幾步,但他似乎覺得這很有趣,又再度將手上的危險物品揮過來,吉姆不想再跟他玩了,他一手抓住樹枝的中段,並反手一扭,將男孩壓制在地。

  「噯!你放手!放手呀!」男孩痛得開始大叫起來。

  「我贏了,別再胡鬧了。」

  「好!好!你贏了!放手呀你!」

  吉姆將手放開。

  「好啦,我告訴你總行了吧,」男孩爬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那首歌是我爸爸教我的。」

  「你爸爸?」

  當吉姆還沒來得及問下去時,一片黑夜映入了他的眼簾。

  那是一個高大修長的身影,而從他全身上下幾乎找不出一絲色彩,他的膚色偏白,下巴蓄著濃黑的鬍子,從禮帽底下爬出的黑色長髮一直延伸及肩,黑色的長披風底下仍是一襲黑色裝束,款式與剪裁儘管乍看樸素,卻透著一種低調的高貴氣息,這男人若不是哪個王公貴族,肯定也是個出身不凡的名流紳士。

  「薇多莉亞,妳又穿成這樣跑出來野了。」男人說道,低沉的嗓音中透著些許外國口音。

  吉姆一下子看著這男人看傻了眼,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薇多莉亞?」他不自覺地脫口而出,並瞪著剛才與他打鬧的男孩。

  男孩將頭上的綁巾解了下來,一頭烏黑的鬈髮頓時披散在他──不──嬌小的肩膀上。

  「你是女的!」吉姆叫道。

  「就算我穿得像個男孩兒,難道那就表示我一定是男的嗎?」她回道。

  「等等──妳是女的為什麼不早說呢?那樣我剛剛就不會──」

  「不會跟我打了是嗎?」名叫薇多莉亞的女孩皺起眉頭:「哼,要是我說了,你會認真打嗎?別瞧不起女人。」

  「我沒有瞧不起──」吉姆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畢竟他剛剛的行為根本是在欺負一個女孩子。

  這時,黑衣男人突然笑了起來:「你不需要這麼緊張,因為你並不知道薇多莉亞是女孩兒,錯不在你,我這女兒就是這麼野,老愛扮成這模樣出來跟男孩子打架。」

  「真的非常抱歉──」

  男人揚起手,露出一個並不介意的笑容:「沒關係,你不需要道歉,我剛剛都看到了,如果你真有意要傷害她,她不會只是身上沾了點塵土而已,我很欣賞你不隨便欺負弱者的精神,你叫什麼名字?」

  「吉姆,吉姆‧霍金斯。」吉姆說著,有點不習慣被這麼稱讚。

  「我才不是弱者呢!爸爸!」薇多莉亞叫道。

  「很高興認識你,吉姆,我的名字是基度山伯爵。」他伸出手。

  吉姆與他握了手。

  「好了,薇多莉亞,該回去了,要是妳這樣子被某人看到,我會被罵的。」伯爵牽起薇多莉亞的手。

  「某人?」吉姆愣了愣,但話一出口才發覺這麼問非常失禮。

  「我的另一個爸爸。」薇多莉亞沒好氣地回道。

  「呃……?」這話讓吉姆更丈二金剛了。

  她眨了眨那雙冷藍色的眼睛,並露出了一個笑容,而那笑容不知怎地令吉姆怦然了一下。

  「很高興認識你,吉姆,下次有機會我們再比試吧。」

  吉姆愣愣地點了點頭,並望著那女孩牽著父親的手,沒入在馬車裡。

  在此之後,不知是巧合還是機緣,吉姆與那位薇多莉亞小姐的相遇次數,簡直多得連他自己都料想不到。

  不過,這當然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全文完§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