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金的午夜禁語-午夜三時:圖書館警察】童年夢魘



因為之前錯過了金叔【午夜二點】的試讀,心有不甘之下就跑去圖書館借了這本舊版兼絕版的【圖書館警察】(感覺真無關),然後我看完一定要爆雷啦哇哈哈~(←真幼稚)好啦我知道有另一個徵文活動可以A免錢書啦,但是金叔的中文版小說除了【勿忘我】跟【黑塔】我幾乎都有啊……(雖然機會很渺茫可是我也不想收到重複的呀……)我看我還是乖乖花錢收【午夜二點】好了……(淚)

回到正題,圖書館警察,就是當你借書不還時會去抓你的人,不過,當然這只是騙小孩的, 本人之前不小心忘記還【活動標靶】也只是被停借一陣子而已,我們都知道,「圖書館警察」並不存在。

而【圖書館警察】作為一本恐怖小說,自然就不可能遵循我們一般的常識運行,在這本書中,圖書館警察當然是真實存在的,而且他抓的對象,也不見得只限於小孩。

所以,這樣一本以圖書館為梗的書就是要從圖書館借來才有FEEL呀~

這本絕版的【圖書館警察】,當然有很多令人不怎麼滿意的地方,書本身頗為古老是個一定會有的問題(書頁間還有好些蚊蚋的屍體與不明的污漬),但更令人在意的地方是譯筆不太佳──當然不是把「槍與玫瑰」翻成「甘與露絲」這種名詞上的問題而已(看到有人用藍筆把它圈出來寫上正確的譯名我笑了)──事實上譯名有時候還算事小,它最主要的問題是很多地方沒有轉換成正確的中文語法,很明顯看得出來就是直接英翻中,而且上下文有點牛頭不對馬嘴(奇怪的是,儘管文法看來如此神奇,但全書卻鮮有錯字),當然,我們知道金叔的小說原文是出了名的跳TONE難譯,兩個句子之間熊熊出現與上下文完全無關的吐槽OS是家常便飯,好吧,反正看得懂就好了,書又不是花錢買的不要太計較,而且說真的,這本書還亂好看的。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譯筆不太理想的關係,所以導致我覺得這本書其實不會很恐怖……

桑姆在一次偶然中被趕鴨子上架莫名其妙要代替人演講,而原本想說隨便騰一騰的演講稿到最後居然不小心寫太認真,為了讓演講稿不顯得太枯燥,於是他聽從雇員兼紅粉知己娜歐蜜的建議到圖書館借幾本受用的書,但他卻沒有預料到,自己竟然在無意間踏入了一九六○年的時空,走入了那間確實存在過卻不是真實存在著的圖書館……

圖書館的主任是一位名叫亞德麗雅‧羅爾茲的女士,桑姆並不了解也很難接受她在兒童室張貼的那些帶有恫嚇意味的恐怖海報,於是向她提出了這一點,而很明顯地,亞德麗雅為此感到相當不悅,桑姆自認說不過她,於是也就摸著鼻子走了,但在他離去之際,這位態度雖親和卻渾身上下散發某種令人不快氣質的圖書館主任告誡他:請務必在期限內將書歸還,否則「圖書館警察」會去找你。

這個故事提出的問句是:如果真的有圖書館警察,但借書未還的人卻找不到他借的那本書,那會怎麼樣?

一如史蒂芬金的許多作品,【圖書館警察】也在某種程度上與「童年」這個元素有很大的關聯性,人們童年時的夢魘總是會一直伴隨到他們成人,永遠揮之不去,甚至就算你忘了(一如本書的主角桑姆),它還是始終在某個陰暗的角落伺機而動,在你最脆弱的時候跳出來把你攫住,史蒂芬金筆下的人物,總是在對抗著這些根深柢固的恐懼,有時候他們贏了,有時候他們最後還是輸了,但更多時候,你其實根本看不出來他們是不是真心想抗拒這些恐懼。

而我得說,其實在看這本【圖書館警察】時,我完全想不到向來總是能以撩撥我心絃的金叔這次能端出什麼糟糕物,因為首先,娜歐蜜就是個著著實實的女主角了,而且她跟桑姆官配的名正言順,大魔王是個妖婦,而作為書名的圖書館警察其實應該算是桑姆的心魔,而不太算是最主要的反派,全書看了一半去,我都差點要相信這本書只是個很正常的恐怖小說而已了,不過之前看的麥克克萊頓已經告訴我們,如果他要安排個男主角被男人偷親的橋段,他不會安排在兩百頁之前,而金叔這次讓我們學到的是:

如果他要安排一個男主角被強姦的回憶,他不會在前兩百九十幾頁中告訴我們。

只能說,讀金叔的書總是無時無刻能令我感到震驚,還有,美國人真的很敢寫……

而也一如金叔其他的恐怖系作品,最後解決妖孽的媒介總是滿無俚頭的(像是【黑暗之半】中的麻雀),不過金叔筆下的妖孽也總是來得很無俚頭,所以應該也沒什麼差,總之重點是在於主角對抗心魔的過程,至於怎麼解決的好像也不是很重要,還有,他家主角總是很……受到我看完他的書之後某種奇怪的創作魂會突然發作,然後就會寫出奇怪的BL小說(喂)……好吧,都說我最近打算寫一般向的文了,挑在這當兒看到他的書真不是時候(汗),真是失策!可惡我不能動搖,你休想叫我動搖啊金叔!(怒指)

然後我今天本來要去借艾勒里昆恩,結果抱回來的是福爾摩斯跟【13號房】是怎麼回事……(這時候要是看了福爾摩斯還得了……)昆恩的書完全被鬼隱沒半本……是有哪個昆恩迷把它借光了嗎?嗯,看來我跟昆恩還真是超級沒緣份。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