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特先生的煩惱】第三十一章‧麵包與鹽

  維特先生不確定,今晚決定留下來是不是個明智之舉。

  他坐在房裡,但並不是客房,而是伯爵自己的房間,伯爵此刻就站在他對面調他的酒,一旁壁爐的火嗶剝作響,他啜飲著自己的那杯酒,深知伯爵之所以將他留下來,決非只是飲酒談天而已。

  隨著話題越談越私密,肢體間的接觸也越來越多,他幾乎能夠肯定待會兒將要發生的事。

  當伯爵的手更加放膽時,他沒再躲開,而是讓自己的手也在對方身上恣意妄為起來。

  「你確定?萊納斯?」伯爵在他耳邊說道。

  「我不認為現在……你會罷手。」

  他們躺到床上。

  「你對這事兒似乎頗得心應手?」維特先生說道。

  「你以為海盜在海上找不著女人時,都是怎麼解決的?」

  維特先生笑了起來:「所以,你是海盜了?」

  「不,我是水手,只是偶爾也與海盜打交道。」

  伯爵任手指探觸到更放肆的地方,摸到某樣他所熟悉的東西,當他握住時,床上那人也隨之發出一聲嘆息。

  他太清楚要怎麼對付那東西了。

  不過,他還沒打算那麼快就讓床上的人投降,他放開手,繼續探觸下方,卻摸到了一處濕潤。

  「你要罷手嗎?」維特先生喘息著問,語氣中聽得出幾許不確定感。

  伯爵不記得他自己有過這個地方,他繼續深探,卻被維特先生的手阻止。

  「你仍然有一部份是薇多莉亞,是吧?」伯爵問道。

  「你不記得薇多莉亞是怎麼說的?她說過『她就是維特』。」

  「但我沒想到──」

  維特仍然握著伯爵的手:「如果你感到不快,那麼現在就停手──是我的錯,我沒先告訴過你……」

  伯爵看來有些猶豫,而維特先生很快拉起衣領,坐起身來。

  「是我不好,我不該試探你。」他說。

  「不,我只是……」

  維特先生想下床,但伯爵卻將他拉住。

  「原諒我,萊納斯,我不該因為這樣就嚇著。」他將自己的胸膛貼著維特的背部,不讓他離開。

  他聽見維特先生似乎輕嘆了口氣。「這要看你的表現。」

  他不禁笑了,因為這是薇多莉亞的口氣。

  他將手探進懷中人的胸口,摸到一處柔軟,但他知道不能收手,他也不願收手。

  柔軟處的尖端挺立了起來,而它的主人也發出了一聲嘆音,伯爵將下身解開,讓維特坐進他下腹的那團炙熱。

  他現在是進入維特的,而非薇多莉亞。

  而維特的部份並不如薇多莉亞那樣潤溼,他取了些事先準備的膏液,讓自己更加滑入維特的那部份。

  被置入的一方發出些許痛苦的顫音,他只得將動作放輕,儘管他已快要不能容忍本能的驅使。

  而在此之後,他已無法再思考更多。



  「這是?」維特先生坐在床上,手裡拿著一串鑰匙。

  「我相信不至於看不出來吧。」伯爵笑道。

  「我當然知道這是串鑰匙,只是,你給我這個做啥?」

  伯爵從窗邊走了過來:「我想你該知道,我在鄉間另有棟住所。」

  維特先生揚起一邊眉毛:「你來到這國家後,到底買了多少房子?」

  「就這麼兩棟,沒別的了。」

  雖然維特先生嘴上沒說,不過伯爵看得出他對此有些眼紅。

  「我的意思是,那棟鄉間別墅屬於你。」

  維特先生抬起眼:「什麼?」

  他坐在床沿,一手指了指維特先生手上那串鑰匙:「這就是那房子的鑰匙,而我決定將它交給你。」

  維特先生的臉上沒有半分高興的神情:「你認為我會收下它?」

  「我想不出任何你必須拒絕的理由,」伯爵嚴肅的說道:「這兒有太多你熟識的人,也有太多你必須應付的社交活動,我不希望以你現在的身子還得承受這些事兒。」

  維特先生嘆了口氣:「坦白說,你這麼做嚴重冒犯了我。」

  「我明白,但我想不出其他能夠顧及你的自尊,又能就近照顧你的法子,要是再發生任何一件像之前那樣的事兒,我沒有把握我還能受得住。」

  「但我與你非親非故,愛德蒙,若我就這麼入住你的房子,那只會令我覺得……」他皺起眉頭:「畢竟,我可不是你的情婦啊。」

  「我很抱歉,但……」

  維特先生不自覺地把玩著那串鑰匙,使之發出令人心煩的響聲。「那麼,你買下那房子時,花了多少錢?」

  「什麼?」伯爵眨了眨眼。

  「我的意思是,我要向你買下那棟房子,」他持續晃動著那串鑰匙:「實際上,我打算買棟鄉間別墅很久了哪。」



  自那之後,萊納斯‧維特宣告退役,原因是其身體狀況不再適任於軍人的身份,而由於他在戰時有功於國家,因此他在退役後也受封了爵位,其後,他便搬往了鄉間的某棟別墅,人們相信,這棟別墅是他為了退休生活所購置的,也就沒有多少人會特別注意,那棟別墅原來屬於維特先生一位顯赫的朋友。

  沒有人知道萊納斯‧維特為何如此突然地退役,並且如此低調且迅速地搬往鄉間──畢竟任誰來看,都難以相信以他這樣的年紀會是退休的時候,但據一些與維特先生熟識的友人皆一致同意,維特先生近期的身體狀況已大不如前,而既然這中間並無什麼可議之處,過了些時日也就沒人再去議論了,況且,在維特先生離開社交界的這段期間,又出現了一件更令眾人注意的事兒,人們對此無不議論紛紛。

  那位神秘且富有的外國貴族基度山伯爵──儘管他在這兒的社交圈出現已有一段時日,但他的神秘形象仍深植人心,也正因如此,伯爵始終都是那些個年輕姑娘暗自討論的對象,然而,自伯爵來到這國家後,從未有人見到他身伴女眷,他僅僅在一些禮貌性的場合中與女性往來,大多時候,他不是獨自一人,便是與他的男性友人一同出現,從沒聽說他有過什麼風流軼聞。

  但今晚卻大大不同。

  這天,伯爵一如往常,出現在視野最好的那個包廂,但這次,他卻不是獨自一人。

  在他身旁──並挽著他手臂的,是一位氣質典雅的希臘女子,而她的美麗令今晚的所有男士都目不轉睛。

  而在伯爵與那位女子步入包廂時,有人聽見從伯爵口中說出屬於這麗人兒的名字。

  「今晚上演的是妳最喜愛的一齣戲,海蒂。」


To Be Continued......

留言

  1. 是說,讓懷孕的人喝酒並從事激烈的床上運動對胎兒很傷哪......

    兩個男人果然都沒有去上新手爸媽課程XD 身邊唯一可能會為他們擔心的米娜又自顧不暇。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