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第一部:伍之章‧龍門瀑

  他們沒有看到半條龍,倒是看見了不少死狀淒慘的魚屍。

  東籬仰頭望著那道高度似乎直達天際的巨瀑,心想要是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肯定會稀巴爛到連自己老媽都認不出來。

  「鬼啦,那種地方誰游得過去啊?」他說。

  「所以不是天天都有龍誕生的。」五柳淡淡回道。

  又一抹銀色自瀑布間落下,魚身狠狠地摔在岩石上,支離破碎地滑進水中,水面短暫地化開一道血色,然後又被湍急的水流沖散。

  「這還不是最壯觀的時候哪,」五柳說道:「我記得有一年,這裡就跟下銀雨一樣,密密麻麻的魚從那上頭掉下來,都看不見天空了,不過,被砸到可不是好玩的,就算只是小魚,但從那麼高地方砸下來,可是會讓腦袋開花的。」他說著咯咯笑了起來。

  「我可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笑的……」東籬盯著面前一條距他不過幾步之遙,正在礫石地上扭動的魚,牠的下半身已經不見了,但牠像是全然不知道這回事似的,茫然的大眼裡滿是問句,東籬想將視線移開卻辦不到,只能暗自祈求牠快點斷氣,過了一會兒,那條魚終於不再扭動,但牠的眼神依然茫然,像是在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不自覺地捏了捏夕露的手。「我們還是快點走吧。」

  五柳面無表情地回過頭來:「怎麼?你怕死魚?還是怕被砸到頭?」

  「都有,」他困難地吞了吞口水:「這鬼地方簡直就像墳場,可不可以不要再待在這了?」

  「也是,這地方味道還挺難聞的。」五柳說道,然後轉向夕露:「夕露,妳覺得我們還要在這裡等下一個挑戰成功者出現嗎?我們可能會等到明天喔。」從他的語氣聽起來,東籬覺得他應該是在說「就算到了明天也看不到的」。

  夕露剛剛閃開一尾朝她落下的死魚,面露難色。

  「可是,東籬說他沒有看過龍……」

  「天色已經不早了,」五柳像是在跟不存在的第三度空間居民說話,看都不看人一眼。「我看這地方到了晚上大概會有野獸吧,畢竟有不少現成的宵夜躺在地上。」

  夕露固執地咬著下唇。

  「……呃,我沒關係啦,夕露,下次再看又不會怎樣……」東籬搖搖夕露的小手。

  又一尾死魚落在附近。

  「可是……可是搞不好等一下就會有啊……」

  東籬聽得出來其實連夕露也不相信今天能看到龍了,她只是找不到台階下,因為她滿心想讓東籬看到真正的龍,可是這下卻變得好像只有她想看,而另外兩個傢伙都興致缺缺。

  「那敢情好,」五柳突然發出很捲舌的腔調。「等下要真的有野獸出現的話,就請東籬大爺保護我們吧,反正他連猩猩都能收伏了不是?」

  「喂!你開什麼玩笑!最好是我有那麼神啦!那頭猩猩我根本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好不好!」

  五柳沒理他,而是挑了塊沒沾到魚血的石頭坐了下來,此舉頗危險,但東籬沒阻止他。「我在想,要是我們為了躲之前那頭猩猩,而特地繞遠路跑到這裡來給野狼或熊當晚餐的話,那就好笑了。」

  「對不起喔,我覺得你的笑點跟我好像還滿有代溝的。」東籬說道。

  五柳看了他一眼:「東籬,我之前忘了告訴你,我不能熬夜。」

  「蛤?」

  「有些樹木在晚上是需要睡眠的,我也一樣。」

  「你剛剛不是才說你不是樹──」

  「這是先天上遺傳的弱點,」五柳有點沒好氣。「在室內還好,但在野外夜裡天冷,我很難保持清醒,而且一睡就叫不醒。」

  「聽起來好像應該蓋個溫室,然後把你種在裡面。」

  「好主意,反正我不怕熱,只怕冷而已,不過,你確定我們還要在這裡打哈哈?已經傍晚了,天色很快就會全黑的。」

  東籬揚起下巴:「嘿,這可好玩了,原來你也有會怕的東西啊?放心啦,你就儘管睡吧,我們會把你丟在這裡的,對不對啊,夕露?」

  「啊……?」夕露看來驚了一下:「把五柳丟在這裡?不能這樣啦……」

  「呃嗯……我開玩笑的啦,」他揮了揮手。「那還是趕快走吧,我不想拖著個睡死的傢伙待在這啊,五柳,你還要在那邊坐多久?沒你怎麼帶路啊?」

  他伸出另一隻空著的手,而五柳冰冷的手滑進他的掌心。

  「靠!你的手怎麼那麼冰!」東籬好不容易才壓抑住把那隻手甩開的衝動。

  「因為氣溫開始轉涼了,恭喜你,我看天黑以前,我們是走不出這裡的。」五柳的聲音有些有氣無力,東籬暗自希望這只是他多心了。

  「那、那怎麼辦?你可不能真的睡著啊!我以前童軍課都翹掉了,我可不知道要怎麼野外求生啊!」

  「誰叫你要走得那麼慢,」五柳咕噥道。「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們早就走出這座山了。」

  啪嘰!

  夕露轉過頭去。

  「什麼聲音?」開口的是東籬。

  那聽起來很像樹枝被踩到的聲響,而東籬很確定兇手不是他。

  「有東西……」夕露說道。

  「什麼啊!什麼東西?不要嚇人!」東籬不自覺地叫了起來。

  五柳那雙在絲邊眼鏡後的淡茶色眼睛瞇成一道縫:「不要緊,是人,而且是熟人。」

  「嗄?」

  五柳走了過去,白色的身影在傍晚的山林間看來貌似鬼魅。

  也很像是精靈,東籬心想。

  遠處的那個身影一看見五柳,也走了過來。

  然後它會突然膨漲,變成怪獸,一口咬掉五柳的頭……

  但東籬的想像並沒有發生,那身影與五柳交談了一會兒,便順從地尾隨五柳朝他們走來,而那身影怎麼看都像是個普通人類。

  那是個只比五柳略高一點的男子,看上去年紀大抵三四十歲,同樣穿著一套似是古裝卻又很像弄錯朝代考證的奇裝異服,他的袖口是窄袖,沒有像五柳那樣飄逸的長下襬,而是規矩地用腰帶紮緊,當他走到東籬面前時,他注意到這陌生人的頭髮有些偏暗紅色,跟他身上紅褐色的衣服倒很搭,東籬暗想,不知道他的髮色是天生,還是染的?

  「東籬,」五柳開口道。「這是胡老闆,夕露也認識的,他的客棧在這附近,說我們可以到那裡住一晚,你沒意見吧?」

  一聽到有地方可住,東籬頓時鬆了口氣:「當然沒。」

  「你就是那個五柳一直在找的孩子?長得還挺人模人樣的嘛。」被稱為胡老闆的男子一臉興味盎然。

  「啊?哦?」五柳一直在找他?這他可沒聽說。

  「得了,只是個髒小鬼,」五柳揚揚手,擋在胡老闆面前。「老胡,你少說廢話,快帶路吧。」

  東籬覺得五柳似乎顯得有些焦躁,大概因為他真的很怕自己在野外睡著吧,他想。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怪怪的。

  當他牽著夕露尾隨前頭的兩人時,他忍不住俯身探問夕露:「欸,夕露,妳見過這個胡老闆喔?」

  「見過啊,他是五柳的朋友,好像認識很多年了。」

  東籬似乎抓到那個讓他感到奇怪的點了。

  「那,既然他在這附近開客棧,五柳為什麼一副好像剛剛才知道的樣子?」

  夕露抬起那雙烏黑的眼睛。「喔,因為他的客棧常常換地方啊,開一陣子就不見了,然後又在別的地方出現。」

  嘖,這種地方能住嗎?東籬不禁在心裡咕噥。

〈續〉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