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差總按兩次鈴】生於慾,死於愛



雖然N年前就已經看過【郵差總按兩次鈴】的原作小說,但老實說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後來見出了平裝版,本想重讀,但看完導讀大要後,頗感不妙,謹慎(?)之下先翻了最後幾頁窺看結局是長得什麼樣,結果這一看發現悲到靠北,就徹底打消重讀一遍的念頭了。

有時候,明知道某本書其實自己看過,但卻怎麼都想不起來情節是啥,也對該書沒有太多的印象,這時候就要小心,很有可能當年自己看到的其實是雷書──這裡的雷並非指書難看的意思,而是指「不合自己胃口」的書──正因為不合自己喜好,自然當初看完也就沒有什麼特殊感想留下了。

現在雖然覺得頗可惜,明明很多書自己以前都看過,卻半點印象都沒留下來,但一想到要重看,又會覺得很麻煩(揍),我喜歡看書,可是卻不喜歡把整天的時間都拿來看書。

之前,剛好看到本作的電影版在重播,所以雖然對此作沒什麼愛,但基於對原作已經忘光的狀態下,就拿電影版來惡補一下也沒什麼不好。



*小說平裝版封面,是說這封面有露點也。(炸)

我看的電影版,是由潔西卡蘭芝與傑克尼克遜所主演的1981年版,實際上更早之前尚有一部是1946年版的,這個年份看起來大概八成是黑白片,印象中在一些二手店裡找得到,一片五十左右(而且是DVD),不過像這麼悲的片,再便宜我大概也不會想買。

【郵差總按兩次鈴】的故事,起先是個不學無術的肖年耶某天到一間公路上的小餐館吃飯,發現餐館老闆的老婆是個標緻的金髮美女,剛好餐館老闆說想請個人手,肖年耶便留下來打工,之後,肖年耶跟老闆娘便發生了姦情,年輕貌美的老闆娘早已厭倦了她那又肥又老的老公,於是與肖年耶商議下手謀害親夫,但計畫卻失敗了,所幸(?)老闆雖受了傷,卻沒有發現兩人的陰謀,兩人見下手不成,便索性決定私奔,然而兩人身上沒幾個錢,爭執之下老闆娘決定放棄,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之後,兩人決定二度下手,將謀殺親夫偽裝成一場車禍意外,然不幸的是,計劃並沒有想像中順利,這回儘管腦滿腸肥的餐館老闆終於逃不過兩人的毒手,但肖年耶也身受重傷,劫後餘生的兩人在之後又遭遇控訴,原來餐館老闆曾投保高額保險,保險公司不想花這條,就派警方去恐嚇他們,對肖年耶說若不想被控謀殺就必須告老闆娘,傻傻的肖年耶先是歷經重傷,又見不著老闆娘,被這一嚇只好簽下訴狀,眼看難以全身而退的兩人,卻在律師的投機取巧下脫罪,兩人儘管確實殺了人,卻無罪開釋。

之後,肖年耶與老闆娘形同夫妻般地繼續經營餐館,肖年耶在得知老闆娘懷孕後,高興地要娶她為妻,然而在一次出遊中,卻不幸發生車禍意外,懷著未出世生命的老闆娘就此香消玉殞,而僅身受輕傷的肖年耶最終也只能握著她的手獨自哭泣。

電影的處理固然已令人萬分嘆息,但小說中的結局遠比電影更狠,小說中的肖年耶最終被控殺害老闆娘,在莫須有的罪狀下被判死刑。

其實類似這種「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的作品有很多,個人比較有印象的還有【延遲給付】這本小說,不過該說是時代的隔閡嗎……其實像這種主角最後受到報應的故事對我可說算大雷,因為我會覺得,你要寫犯罪者的故事,就乾脆寫到底嘛,寫到最後主角被天理制裁也實在是太慘……



*【延遲給付】精裝版封面,這本結局一直讓我覺得太黯然。

不過,當然也因為這故事年代的關係,早期像這種從頭到尾站在犯罪者立場的故事,【郵差總按兩次鈴】可說算是首開先例,只是現在看來就不免流於說教意味及老套,以犯罪者為主角,甚至最後還逍遙法外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故事,則一直要到海史密斯的【聰明的瑞普利先生】出現才算正式啟航,早期的話,則幾乎沒有這麼以犯罪者立場來寫的故事。

至於對本片的感想,因為很不幸我也對傑克尼克遜沒大愛,所以不是很認真在看(揍),不過我滿慶幸結局是做這樣的處理──也就是讓故事結束在女主角車禍死亡這一幕,算是比較抒情作結,不然如果還要再繼續看男主角之後被審判啦吊死的就真的太悽慘,據說1946年版是有演原作後面這段的,不過1981年版卻沒,反而是讓這個單純以赤裸肉慾為起頭的故事,最終化為一個悲哀的愛情結局,故事中的這對姦夫淫婦,原本只貪戀彼此的年輕肉體,但到了最後,卻不知不覺漸漸地走上情愛一途,而就在他們約定相守一生之時,報應才無情地來到,並重重地砸在他們對未來編織的美好幻夢之上,我覺得,正是因為這種描寫實在太過冷酷,所以才更令人不忍看吧。

此外,關於本片片名的說法其實還滿眾說紛紜的,因為本片從頭到尾根本與郵差毫無關聯,所以故事跟片名搭起來還滿風馬牛不相干,比較常聽到的一個說法是,「郵差總按兩次鈴」這名稱放在本作頗有種「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的意味,第一次按鈴沒逮到人,第二次總會逮到你了吧──有點這意味,不過就臉譜出的另一本合集【退稿信】中也有提及,【郵差總按兩次鈴】的原作者其實只是因為這故事被退太多次稿,而郵差來送退稿信時都會按兩聲鈴,他大概出於怨念下才索性把書取為這個名字,兩種說法,其實都滿有意思的。

最後來個題外話,沒記錯的話,以前有部本土劇集的名稱跟這片名很像,但卻是喜劇,導致我剛開始看到【郵差總按兩次鈴】這名,總聯想到搞笑劇(揍),後來看過小說後才知道差超多,稍微找了一下網路上的資料,才知道原來搞錯的人不是只有我啊。(噴)

*延伸閱讀:
寒山石徑 COLD MOUNTAIN STONE PATH:〔推理小說〕淺讀《郵差總按二次鈴》
臥斧‧累漬物:可以忽略一次;但那鈴,總會響第二回。

留言

  1. 同作者另一部作品-雙重保險
    也還不錯看
    雖然結局也是小靠悲

    回覆刪除
  2. 咦又可以用留言了。(毆)
    >
    被尼柯遜演我就有點覺得一定沒好下場耶。(踹)
    為啥我有個印象是,按兩次鈴其實是不是送信,而是來跟女主人暗示說「寶貝我來啦~」這樣的…

    回覆刪除
  3. >simmons
    這邊圖書館沒有啊~
    不過結局有悲這樣我應該也不會看(巴爛)

    >路路人
    其實說法很多啦~~
    1946年電影版的詮釋好像就是「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個說法,
    (當然這是導演他自己的詮釋)
    都要怪作者取書名取得太奇怪啦~~(阿伯指(喂

    尼克遜嘛是演過有好結局的片啊~
    愛你在心眼難開那片就歡樂收場哩。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