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卡洛伊德莊園】鏡之章〈1〉

鏡之章‧惡之花



這天,爵爺收到了一封來自G伯爵的邀請函。

「噯……等等。」爵爺盯著那封信,頭也不抬地叫住正要離開書房的管家。

「什麼事,爵爺?」

他攤開那封信,讓管家看見上頭的文字。

「G伯爵準備要開一場古董展覽會,我和你都在邀請名單上。」

管家聞言眼睛一亮。「噢,那真是太好了,爵爺。」

「有什麼好的?那種自以為身上都流著藍血的貴族,開這種展覽根本只是想要炫耀而已吧。」爵爺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

管家苦笑,他很清楚爵爺天生就討厭這種上流社會的社交活動。

「別這麼說嘛,爵爺,也許去了會很有趣也說不定啊。」

「那我問你,你想去嗎?」爵爺斜眼睨著他。

「啊……呃──這……就算爵爺這麼問我也……」

「想去嗎?」

「……爵爺去的話我就去。」

「那你就省省吧,我根本不想去。」

「……怎麼這樣……」管家輕輕地咬著下唇,面帶愁容。

爵爺盯著他一會兒,然後慢條斯理地開口道:「笨蛋,我開玩笑的啦。」

「這麼說──」

「我會帶你去,這樣總可以了吧。」

「是!謝謝爵爺!」



應邀當日,爵爺與管家一齊來到了G伯爵的宅邸。

「哇,這是我第一次來到G伯爵的宅邸呢,真想不到伯爵家竟然是這麼美的地方。」馬車上,管家興奮地望著外頭的廣大庭園。

「是啊,比起我們家,伯爵家是雄偉華美多了,對吧。」爵爺懶洋洋地說道,鏡框後的深紅色雙眸直盯著手中的書本。

「真是的,爵爺,我又不是這個意思。」

「在我聽起來就是這個意思。」

「怎麼這麼說……」

「我不喜歡我的管家在我面前稱讚別人。」

「真是……容我說一句,您也太小心眼了吧。」管家嘟囔道。

「沒錯,我這個人就是小心眼。」他闔上書本。

「爵爺──」

「到此為止吧,」他揚起手,打斷管家的話。「我們到了。」

兩人下了馬車,看見站在門前笑盈盈的紫髮伯爵。

「幸好他這次沒忘記要穿衣服。」爵爺附在管家耳邊說道,話中還帶著些許笑意。

但藍髮的管家一點都笑不出來。

「噢,親愛的爵爺,您能來真是太好了,」G伯爵走了過來,親切地笑道。「事實上,我原先還很擔心以您的個性,可能會拒絕我呢。」

爵爺同樣報以和藹的微笑。「怎麼會呢,伯爵,您這麼說可就是在指責我是個不懂得珍惜友誼的人了。」

「哈哈,您還是老樣子,得理不饒人啊,不過我就是喜歡您這個性,走吧,我帶您過去看看我那些寶貝──一般人可沒法子見到的喔。」

「那麼,恭敬不如從命。」



走過長廊,伯爵口沫橫飛地一樣樣介紹著自家古董的來歷,而爵爺與管家兩人則跟在後頭聽著,爵爺偶爾應和個一兩句表示他有在聽,而一旁的管家則是睜大著眼睛四處看著,一臉很新奇的樣子。

「噯,爵爺,為什麼我們家都沒有這些東西呢?如果我們家也可以擺些這種裝飾品,一定會很漂亮的。」管家輕聲說道。

「那種精緻又碰不得的東西有什麼好?」爵爺懶洋洋地回道。「要知道,多擺一樣這種東西在家裡頭,我就得多請個人手每天負責擦這些東西。」

「真是的,爵爺您又這麼說了,我們又不是沒有錢,老是這樣子會讓別人以為您是個小氣主子的。」

「那我問你,」爵爺抬過頭來。「你喜歡讓別人碰我的東西嗎?」

管家才剛開口想回,但又閉上了嘴。「不,不喜歡。」他說。

「我有你就夠了,呆子,誰管別人怎麼想,反正我又不跟他們往來。」

說罷爵爺便又走開了。

「爵爺,事實上,有樣東西我一定得讓您看看,這可是只有您才有的待遇喔。」G伯爵神秘兮兮地說道,一面從腰間取出鑰匙。

「哦?」爵爺笑了笑。「既然您這麼說,那我就姑且當真吧。」

伯爵插起腰。「噯,若您真那麼認為,那我可要生氣啦,在後頭這間房裡的東西,可是今早才送來的喔,我就是為此才特別邀您今天過來的,因為──」他對爵爺眨了眨眼。「我想,您可能會對這東西有點興趣。」

「伯爵您過獎了,對這些古董什麼的,我完全是個大外行。」

「不不,我想您還是看過再決定要不要這麼說吧。」

說罷他打開了門,領著兩人走了進去。

「哇──」跟在爵爺後頭的管家不自覺地輕聲讚嘆。

門後是一間相當華美的房間,暗紫紅色的牆上勾繪著金色的花紋,並掛滿了精美的繪畫,天花板畫了許多栩栩如生的中世紀繪畫,有騎士與獨角獸,還有許多神話故事裡的人物,地上鋪著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的深紫色地毯,此外,房內還有許多迎合伯爵品味的東方式擺設。

但最奪人注目的是,房間正中央擺放著一面極為巨大的鏡子,鏡面底部是一個長形的台座,雕刻著海浪狀的浮雕,正中央有著一枚巨大的金色貝殼,中間是一座美麗的人魚雕像,彷彿要從中躍出來一般,此外,不同於一般在上個世紀常見的樹葉狀雕飾,這面鏡子的邊緣全是刻意雕成波浪狀的圖案,隨著窗外陽光的照射,還會反射出似海的金藍色。

但奇怪的是,儘管這鏡子周邊都被擦拭地十分晶亮,但鏡面本身卻是霧濛濛地一片,顯得極為模糊,什麼也照不清楚。

「爵爺,」伯爵得意地說道。「您猜猜這是什麼?」

爵爺笑著搖了搖頭。「很抱歉,伯爵,我怎麼看都覺得這是面鏡子。」

「噢,這可不是普通的鏡子哪。」

「哦?」

G伯爵神秘地笑了笑。「我就示範給您看看吧。」

他走到人魚的面前,然後低聲說道:「來吧,讓我聽聽妳的歌聲吧。」

接著,神奇的事發生了,一陣甜美而清亮的歌聲竟立刻自人魚的口中唱出,令爵爺與身後的管家都大吃一驚。

「爵爺,那人魚真的會唱歌!」管家驚叫道。

爵爺先是一愣,但隨後很快走到鏡子面前,仔細地打量著那尊怎麼看都只是件雕塑品的人魚像。

然後他輕輕笑了。

「伯爵,這只是利用與音樂盒相似的原理所製作的機械吧。」

伯爵撫掌笑了起來。「不愧是科學家,一下子就看出來了。」

這時管家也走到鏡前。「──可是,不對吧,爵爺,這不像是音樂盒的樂音啊,怎麼聽都像是人的歌聲……」

「不,你仔細聽。」他一把拉住管家脖子上的藍色圍巾,讓他距離人魚像更近點。

「……咦?這聲音……」

爵爺笑了笑:「聽出來了吧,這的確是用樂器彈奏出來的樂音,只是刻意將聲音調整得跟人聲很像,乍聽很像是少女的歌聲,但靠近點聽就很容易聽得出來只是樂器的聲音,不過……這裡頭應該不只僅有用到絃吧,好像還有一些像是鼓聲和敲擊金屬的聲音在裡頭。」爵爺望著人魚像底下的台座思索道。

「沒錯,」一旁的G伯爵說道,看來他似乎很樂意為他們解釋。「這裡頭有著許多相當精巧的機械裝置,可以同時發出絃樂與各種敲擊樂的聲音,而這尊人魚像就是啟動裝置……瞧瞧這兒,」他指指人魚的眼睛。「這兒是用玻璃鑲上去的,利用感光的原理,只要有人站到人魚像的面前,內部的機械便會開始運作,使人魚唱起歌來,如何?很有意思的設計吧?」

「的確很有意思,」爵爺撫著下巴。「不過,以現今的技術來說,並不是什麼太難的技術。」

「呵,」伯爵得意地笑了笑,並伸手撥了撥那頭紫色的長髮。「這就是重點了,爵爺,您可知道這具機械是幾世紀前製作的嗎?」

「不會超過兩百年吧,我想。」

「哈哈,說出來您可會大吃一驚的,雖然不能確切證實這是什麼時候製作的,但經過鑑定,這具機械可是四百年前的產物呢!」

「真的?」爵爺看來有些驚訝。「可是──據我所知,這種技術並沒有那麼早出現吧?」

「爵爺,您聽過所謂的『亞特蘭提斯』嗎?」

「您是說在柏拉圖著作中出現的那個『亞特蘭提斯』?」

「正是,傳說那是個文明相當先進,甚至擁有超越現今一切科學技術的王國。」

爵爺的臉上閃過一絲戲謔的笑容,但沒有讓伯爵看見。「但據我所知,那只是個虛構的國家不是嗎?」

伯爵聳聳肩。「雖是如此,但誰能證明她不曾真正存在過呢?提不出其存在的證據並不代表不存在,而是該拿出其不存在的證據才對吧。」

「聽來很像是詭辯哪,伯爵,」爵爺笑著搖了搖頭。「那麼,您是相信真有『亞特蘭提斯』這麼一個地方存在過了?」

「我當然相信,爵爺,像您這樣鑽研科學的人可能會覺得很可笑吧,但我認為這可是十分浪漫的。」這時,伯爵不知從哪兒取出了一把寫著東方文字的扇子,唰地將它攤了開來,並輕輕地掩在唇前。

爵爺笑了笑。「不,我並不覺得可笑喔,相反地,像伯爵您這樣擁有浪漫情懷的人,我倒是很羨慕呢。」

「真難得能聽到您這麼說呢,爵爺,」伯爵的唇邊浮起一道微笑,雖然他以扇子掩住了表情,但仍能看得出他似乎十分開心。「就算只是客套話,我也很高興了。」

「哪裡,我還很擔心伯爵會覺得我這種不懂古董的俗人很無趣呢。」爵爺禮貌地笑了笑。「對了,我剛剛才想起,您說這鏡子是四百年前的產物,那麼,莫非它是那位有名的『惡之女』的……」

「沒錯!」伯爵倏地將扇子闔起,往掌心一拍。「不愧是爵爺,一下子就看出這是那位『惡之女』鍾愛的『人魚之鏡』!」

「沒的事,我也是胡亂猜的,因為外觀跟大小看來都跟文獻上寫得很像……」他緩緩地望著那面高度直達天花板的巨鏡。「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人魚之鏡』啊……我還以為那只是當時的記載誇大其詞的產物,沒想到真的存在……」

伯爵笑了笑:「很多後人看起來像是誇大其詞的記載,實際上可都是真有其事的喔,喏,眼前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嗎?」

「『惡之女』……?」一旁的管家若有所思地說著。「就是那位年紀輕輕便即位成為女王,卻因為暴虐無道而被推翻,死時還不到十五歲的『惡之女』嗎?」

「沒錯,完全正確,」伯爵以扇子指向他。「她的故事可是相當有名呢,像是那場橫跨大海的血腥之戰就是一例。」

「在那個年代,很少能有那麼大規模的戰爭呢,」爵爺點點頭。「畢竟航海技術還不發達,當時若要橫跨海峽到另一端的大陸作戰,簡直是找死的行為,但那位『惡之女』卻作到了,還幾近滅了一個國家,我想,這或許是因為她的國家沿岸本就有不少黑市交易──甚至可說是與海盜建立起盟交的緣故吧,所以該國的航海技術才會比其他國家超越了將近一百年以上,不過在她的王朝被推翻後,當時全世界最大的海盜黑市交易國也就隨之消失了,所有傳說只有那位女王才擁有的寶物,以及可以造福全人類的航海、建築技術,也就全都跟著她一起帶進墳墓裡,這點還真的是很可惜呢。」

「是啊,原本在她的時代,還建有就算是現今技術都還很難造出的宏偉宮殿哪,但她在王宮落成後就將所有的建築師都一一處死,以致如今這些技術幾乎都失傳了,後人只能照著當時留下的文獻想像並推測其建造方法,她的死對全人類來說是幸,也是不幸。」伯爵說著嘆了口氣。

「真沒想到當時的寶物,還能留下眼前這一樣……」管家靜靜地望著那面美麗的大鏡。「不過,為什麼這鏡面會這麼模糊呢?難道沒有擦拭過嗎?」

伯爵揚起頭來:「這你可就錯了,事實上,這面鏡子一送來的時候,我就吩咐下人們將她徹底的擦拭乾淨──當然鏡面也是一樣,我甚至還找來了專門的師傅為鏡面作拋光呢。」

「真的嗎?可是……」管家望向鏡面。「為什麼鏡面看起來還是這麼……」

模糊,是嗎?」伯爵微微地笑了。「事實上,這正是這面鏡子之所以是真品的最好證明,不知道兩位有沒有聽過,在那位『惡之女』死後,關於這鏡子的傳說?」

「哦?什麼樣的傳說?」爵爺問道。

「相傳,那位雖已即位為女王,卻自稱為『永遠的公主殿下』的少女,不論是在早晨更衣、午茶時間或是睡前,都一定會照這面鏡子,據說這面鏡子底下的音樂盒裝置,就是完全仿照她的歌聲所造的,可見她是一位多麼自戀的少女,早晚都要讓鏡子映照出自己的身影也就罷了,甚至還要每天聽著自己的歌聲才能入眠,也正因如此,所以她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直到有一天,她遇見了大海彼端的那位王子……」

「哦?這我倒是知道,」爵爺抿了抿唇。「聽說她就是為了那位王子才發起戰爭的?」

「沒錯,這簡直就是足可媲美特洛伊屠城的大戰,只不過動機不是為了爭奪比女神還美麗的海倫,而是一位已與鄰國公主訂婚的無名王子,這位原本就極度自戀的年輕女王愛上了那位王子,當然不可能忍受王子去娶別的女人,便出兵攻打對方,也正因如此,在耗費了多年的征戰兵力下,國勢漸漸衰退,才導致百姓的起義推翻。」

「女人的嫉妒還真是可怕……」爵爺低聲說道。

伯爵抬起頭來,仰望眼前那面什麼也照不出來的鏡子。「一個直到死時,都始終沒有機會嘗到甜美戀情的少女,也許在她死去的那一刻,這種不甘心的心情也一併映照在這面鏡子裡了吧……」

「您的意思是……?」爵爺有些不解。

「意思就是,這面鏡子受到了詛咒,」伯爵轉過身來,低聲說著。「據說當『惡之女』死後,這面『人魚之鏡』不知為何也一併下落不明,傳說她苦戀卻等不到結果的靈魂,就附在這面映照過她生前最後身影的鏡子裡,除了那位『永遠的公主殿下』外,沒有人能在這面鏡子裡照得出自己的身影,不管再怎麼清洗、拋光,鏡面永遠都是一片似霧的模糊,因為這是一面不管在少女生前或是死後,都永遠只屬於她一個人的鏡子。」

「聽起來還真恐怖,」爵爺說道,但表情卻帶著微笑。「不過,我倒是有不同的看法呢,就不知道說出來會不會讓伯爵感到掃興了。」

「哦?什麼樣的想法?」伯爵不解地眨了眨那雙湛藍的眼睛。「說給我聽聽。」

爵爺走近那面鏡子。「伯爵,可以讓我摸看看鏡面嗎?」

伯爵點點頭。「無妨,不過只能一下下喔。」

爵爺笑了笑。「我明白了。」然後他脫下手套,將手掌慢慢地靠近那面鏡子,在以不觸碰到但又極近的距離輕輕地在鏡面拂了一下,接著才將手心輕輕地貼在鏡面上,過了一會兒,他不動聲色地露出了微笑,並收回手,重新將手套戴上。

伯爵將扇子抿在唇邊,露出不解的笑容。「爵爺,這是什麼奇特的儀式嗎?」

「不,只是很簡單且粗略的探測罷了,不過,我倒是明白這鏡子為什麼會如此模糊了。」

「哦?」

「剛剛我稍微感受了一下這面鏡子的溫度,發現鏡面的溫度明顯比室溫低上許多,在一般的情況下,低溫的東西只要放在較高溫的環境中,其表面就會開始凝結出許多細小的水滴,造成霧狀的效果,這面鏡子之所以會如此模糊,就是這個原因。」

「原來如此啊!」伯爵驚嘆道。

「以這面鏡子的體積來說,要等到其溫度完全變得與室溫相同,讓水氣完全蒸發,應該也要花上不少時間,且最近每晚都很冷……伯爵您應該也看過吧,到了早上,窗戶表面也會像這樣變得霧茫一片,只是因為窗戶的玻璃比這面鏡子薄也小了許多,所以其溫度很快就會增高,水氣也會立刻蒸發掉,但要等到這面鏡子完全退去冷度,可能得花去一整天的時間也說不定,但到了晚上,溫度又會變低,於是這面鏡子便永遠沒有完全恢復到與室溫相同的一天,除非讓這間房間的溫度變得比這面鏡子還要低,否則這面鏡子的表面就會一直是霧狀的樣子。」

伯爵這時的表情更驚訝了,但很快又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地開口道:「等等──爵爺,這點常識我倒還有,雖然您的解釋很有道理──正如您所說的,正因為這鏡子的體積非常大,導致其溫度無法立刻變得跟周遭溫度一樣高,但同理可證,就算到了晚上,周遭溫度變得比現在低,但鏡子一樣會因為體積的關係而無法迅速降溫啊,反而會變得比夜裡的室溫還要高不是嗎?」

「這就是盲點了,伯爵,」爵爺笑道。「我想,為了保護這些珍貴的古董,伯爵您一定不會笨到每天在房裡升火、開起大燈烤它們吧?雖然我不是個對古董有研究的人,但我也知道要保存物品最好的方法,就是存放在乾燥且溫度偏低的空間裡,所以,我想大部份的時間裡,這面鏡子一定都是放在比現在低溫許多的環境中,而一旦當下人們要來擦拭她,或是當伯爵想來欣賞她的時候,當然就會點起燈,或是在壁爐生火好讓進入這房間的人感到方便、舒服點,這時,鏡子表面的溫度因為會接觸到室溫,所以很快便會產生水氣凝結在上頭,也正因此,所以伯爵您才會覺得這面鏡子的表面總是不管何時都處於模糊狀態,其實只是因為伯爵您不常見到她,也從未忍心將她曝曬在陽光下曬個三天五天的的緣故。」

「如果要那麼做,我倒寧可她永遠都是這麼霧茫茫一片呢,」伯爵說道。「唉,科學真是個無趣的東西,不論什麼浪漫的傳說,在科學的面前都會變得索然無味。」

「別這麼說,伯爵,如果因為我所說的話而讓您感到掃興,我會很內疚的。」

「不,是我要您說的,您不需要為此感到內疚,我只是有些感嘆,在現今這個工業文明發達的社會,還有什麼浪漫的神話面紗是沒有被科學的利刃所戳破的呢?唉,人類真是矛盾的生物,明明知道有些事物就是永遠不要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才最美,明知可能會後悔,卻又偏偏不願放棄任何得知真相的機會,就算真相令人感到破滅也一樣。」

這時,一旁的藍髮管家突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如果,這面鏡子真的受到了詛咒,那會比較好嗎?」

聽見這話,爵爺與G伯爵都不約而同地轉過頭來盯著他看。

然而,管家似乎卻沒有注意到兩人的目光,反而自顧自地望向那面鏡子。「像這麼漂亮的東西,如果在過了這麼多年的現在,都還要繼續懷抱著主人的不幸,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忘記……那不是太悲哀了嗎?就算之後的新主人多麼愛她,都沒有辦法忘記怨恨,甚至沒有辦法像普通的鏡子一樣映照出別人的身影,那……這真的是一件好事嗎?」

這時,爵爺突然敲了他的頭一記。

「──爵爺!您幹麼打我啊?」他委屈地叫道。

「拜託,你突然沒頭沒腦地在胡說什麼啊?鏡子又不是人,哪會有什麼悲不悲哀的?」

然而,伯爵卻突然大笑了起來,把兩人都嚇了一跳。

「……伯、伯爵?」爵爺一臉愣然。

「說得沒錯啊,這我倒從來沒有想過呢,」伯爵一邊笑,一邊擦掉因笑得太過份而自眼邊滲出的淚水。「當初,我完全就只因為這詛咒的傳說而買下了這面『人魚之鏡』,滿心希望她是面真的有靈魂寄宿在裡頭的魔鏡,卻一點都沒有考慮到,若這傳說是真的,那會是多麼可憐的一件事,只想著能夠擁有一面有著傳說的古鏡有多浪漫,說穿了,我也不過就是為了滿足一己的虛榮而買下她的,這種浪漫,不要也罷。」

「咦?這麼說,您的意思是……」爵爺愣愣地看著他。

「我決定從今以後,要將這面『人魚之鏡』當成普通的鏡子一樣看待,什麼傳說啦、詛咒之類的,那都只是別人擅自施加在她身上的無聊事物罷了,爾後,我不會再拿這些傳說故事來說嘴了。」

「這、這樣啊……」爵爺似乎有些反應不過來。「喔,那是好事──應該吧。」

「不過,如果傳說是真的,倘若有一天我發現那位可憐少女的靈魂真的被禁錮在這面鏡子裡的話,我就──」

「……就?」管家愣愣地眨了眨眼。

「我就娶她為妻!哈哈!」

「……根本就一點進步都沒有嘛。」爵爺低聲說道。



「伯爵,實在非常感謝您的邀請,我和我的管家今天玩得十分愉快。」臨走之際,爵爺禮貌地對伯爵如此說道。

「哈哈,只要您高興,什麼時候要來都可以,我家的大門永遠為您所敞開。」

爵爺笑了笑,簡單向伯爵道別了幾句,便與身旁的管家轉身走向馬車。

然而,正當爵爺踏上馬車之時,馬車內卻突然冒出了一個人影,猛地向爵爺大叫一聲。

「哇!」

這突如其來的尖聲大叫讓爵爺嚇了一跳,一個不穩便往後一傾,同時馬車內伸出了一隻手一把抓住他的圍巾。

「這還滿好看的,就送給我好啦!」

一個稚嫩的聲音這麼說道,在爵爺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前,頸上的深紅色圍巾便被一把揪走,下一秒他便重重摔在身後的管家懷裡。

「──爵爺,您沒事吧?」管家慌忙問道。

「我沒──」

他抬起眼來,看見一個金髮的男孩正站在面前,年紀看上去不會超過十四、五歲。

「嘿!笨蛋,來抓我啊!」他作了個鬼臉,然後飛快地跳了下來,往宅邸後奔去。

「──那小鬼是誰啊!」爵爺猛地吼道,把身後的管家也嚇了一大跳。

「這……爵爺,我也不……」

兩人不約而同望向呆站在大門前的G伯爵。

「……那孩子,又來了嗎……?」

他舉起扇子,無力地敲在額間。


To Be Continued......


*附註1:因為後來發現有些設定有點沒必要,所以篇名就換成比較好認(?)的這個名稱,之前那章也有順便小改,不過除了篇名外改不大就是。

*附註2:本文很靠北的居然上殺七千多字,最大功臣禍首完全在於中間那段八啦八啦的基礎國小自然科學常識(揍),這麼蠢的基本常識我也可以掰那麼長,我果然是天才,此外,正因為這一大段講的東西其實簡單到不行,所以這段一定有理化稍微比無知的一般人好一點就能輕易看出的致命BUG存在,不過,看在我如此賣力以華麗的敘述(並沒有)豪洨解釋過去的份上,就算看到也請忽視,謝謝,反正這是一個有人把東京跟京都都搞不清楚還能出書拍廣告代言線上遊戲的世界所以我這點BUG不算什麼嘛對不對~(喂)

*附註3:雖然我難得寫這麼正經自然科學常識的東西,不過我保證爵爺下一章或下下章就會被婊,敬請期待!(巴蕊)

*附註4:其實我不承認惡之系列有第二集跟第三集。

留言

  1. 喔~終於等到這篇文章
    不過惡之女真是做了件勞民傷財的事阿
    ,直接把人擄來,再調教...阿不是再用愛來感動王子,會不會更快?

    期待下一集,加油!

    回覆刪除
  2. 這個問題應該要拿去問惡之P(巴)

    擄來調教這主意好像不錯v(喂)

    回覆刪除
  3. 老實說,我很邪惡的是看到後記才又往前翻的。(毆)
    >>幸好他這次沒忘記要穿衣服。
    這句話真是吐得太傳神!(拇指)
    拉毛巾也很萌。
    該忽略的忽略之後,我衷心期待伯爵被表……噢、不、等等,是爵爺被婊,G伯爵很可愛,真的。(此地無銀……

    回覆刪除
  4. 不是拉圍巾嗎XDD(?)

    >>該忽略的忽略←(驚)
    G伯爵本來就是變態角色不用勉強啦ˊ▽ˋ/(喂)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