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卡洛伊德莊園】初之章〈2〉



最近,爵爺的心情似乎一直都很不好,雖然他平常一向就是那副臭臉,而且作什麼都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不過最近這種情況有變得比平常更嚴重的趨勢,這是只有每天跟他朝夕相處的人才能感覺出來的微妙改變。

管家很清楚,一旦爵爺心裡有什麼事,貿然去問他只會討一頓好罵,除非他自己想主動找人商量,否則根本不可能從他口中問出什麼事來。

這天早上,管家一如往常地早起準備到市場去,然而當他提起菜籃正要出門時,卻發現一個很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他面前。

「你上哪兒去?」紅髮戴著眼鏡的那人說道。

「咦?爵爺,您今天怎麼那麼早……」話才出口,他立刻就意識到對方眼下的黑暈。「……您昨晚沒睡嗎?」

爵爺沒回他,只是輕輕地嘆了口氣:「去市場嗎?」

「呃……是啊。」

「你最近還有在跟那個女孩來往嗎?」

聽到這話,他一臉丈二金剛。「什麼女孩?」

「還給我裝傻……人家都說她喜歡妳不是嗎?那個賣蔥的女孩!

「賣……」聽到這兒他才恍然大悟,忍不住擊了一下掌。「喔──那個賣蔥的女孩啊,咦?等等……您說她喜歡我?呃──不對,應該說爵爺您怎麼會知道──」

「連自己管家的事都不知道,我跟人當什麼主子?」說是這樣說,不過若他那天沒有遇見那個女孩,他恐怕一輩子也不會知道這件事。

他一直懷疑自己那天是不是不該對那個女孩說得那麼絕,雖然女孩的語氣讓他很不高興,但跟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女孩認真實在太沒風度了,再怎麼樣,當時都不該一時賭氣對她這麼說。

雖然,那是真話。

如果全世界自己認識的人全部都昏死了,而他只能救一個人,他知道自己也絕對不會救那個女孩。

這不是因為他討厭那女孩,而是因為比起她,他有更不願失去的人。

明明那個時候隨口敷衍一下那女孩就好了。

這不是很簡單嗎?反正以後應該也不會再見到她了──事實上像這種社交場合中萍水相逢的人,往往以後也都不會見面了,除了他自己很少出席那種場合外,也是因為出入這類場合的人士流動率太高了,往往他好不容易才記得名字跟臉的人,之後就結婚去或是莫名其妙地淡出社交界了,偶爾交談也只是禮貌性的交談,根本沒有機會再作更深一層的交往,所以他才討厭去那種地方。

就算偶爾出入那些場合,也只要換上虛假的面具虛應幾句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跟別人說出自己心中真正想的事。

但那個女孩卻成功地讓他吐出了心底的話。

成功讓他不想敷衍她,而是照實所述的說出那句話。

「我不會。」

承認自己的心中,有比她更重要的人。

他完全輸了。

輸在她簡單的三言兩語之下。

不管過了多久,還是覺得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輸給了一個才見一次面,而且以後也沒機會再見,沒機會跟她討回這口氣的小女孩。

只要一想到這點,他就一肚子氣。

「那位小姐,」他平靜地說著。「我之前在舞會上見過她一次,雖然我不清楚她出身哪個名門,不過既然能夠出席那種場合,想必應該是位家境不錯的小姐,不過,」說到這兒他停了停。「那位小姐平日的興趣有點古怪,所以她才會跑去市場賣蔥──雖然我是覺得一位出身良好的小姐應該不會幹這種事,但我跟她說過幾句話,她的個性的確有些……呃,特別,而她告訴我,她喜歡上了一位跟我很像的藍髮人士,我就想那會不會是你,畢竟最近這陣子餐桌上還滿常看到蔥的。」

「是……是這樣啊……原來她喜歡我啊……」管家不由得傻笑起來。

「笨蛋,我剛不是說了嗎?那可是一位家境不錯的小姐。」

管家眨了眨眼:「呃,所以呢?」

「你也不想想你只是個管家──」

「不對喔,爵爺,」管家眨著那雙深藍色的眼睛。「我只是因為自願才待在這裡服侍您的,可是論出身,我並沒有比爵爺您低到哪兒去吧,我們是親戚,不是嗎?」

爵爺想說些什麼,卻一時語塞。

「可……可是你不要忘了,儘管你的出身良好,但要不是家道不興,也不會借住在我這──」

「雖然我們家的確是家道不興,」管家打斷他。「但是,這些年來我也存了一些錢,而且家裡的情況也漸漸好轉了啊。」

「你的意思是,你遲早會向我請辭,然後回老家結婚嗎?」

管家想了想。「唔……雖然目前我還沒想到那麼遠,不過說不定有一天會吧。」

然而爵爺只是動也不動地盯著他。

難道不能永遠像現在這個樣子嗎?

他不想改變,一點都不想。

「所以,你打算娶那個綠髮的女孩嗎?還是之前在G伯爵家見到的金髮女孩?我記得她也很喜歡你。」

「咦……突然這麼問我也……」管家搔了搔臉。「那位金髮的小姐不可能啦……再怎麼說年紀也……」

「那麼就是那位綠髮的女孩了?」

「爵爺……您不要說得那麼篤定的樣子啦,我跟她也才只見過一次面……」

「但她喜歡你,她親口跟我說的。」

「是嗎……那說不定有機會吧……」管家的表情看來似乎很高興。

爵爺冷冷地盯著他。「活像個笨蛋似的……算了,要去市場就趕快去吧,別讓那張傻笑的臉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

「──是。」



「先生!」

當他再次走在那條熟悉的巷道時,他看見不遠處有個穿著極為體面的小姐向他招手。

有那麼一刻,他還沒認出那是誰,但他的疑惑並沒有持續太久。

那個紮著青綠色雙馬尾的少女朝他走來,臉上是充滿朝氣的笑容,今天的她看起來似乎比那天在此地第一次遇見時來得更美,而且那雙綠眸也閃耀著快樂的神采。

今天她的穿著並不像上回初見那般樸素,反而一看就知道是位名門小姐,看來這才是她平日的穿著。

「那個,我今天是偷偷溜出來的,」她說,有一點氣喘吁吁,似乎是跑過一段路的樣子,大概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她的臉上有著相當程度的紅潤,更顯出一種充滿活力的美。「我表哥管我很嚴,害我好不容易才逮到空檔能出來,我原本是想去看看我的蔥的,不過我猜到市場說不定能遇到您,所以就順路過來了,想不到還真的遇到了。」她笑了起來。

然後他想起臨出門前爵爺說的事。

「我聽說,您跟我們家爵爺見過?」他問。

「爵爺?噢……」她想了想。「是那個紅色的人嗎?」

紅色的人……「呃,應該是吧,他說在前不久的舞會上見過您。」

聽到這話,少女笑了起來。「他果然認識您呢,真愛說謊。」

「咦……爵爺他沒跟您說嗎?」

「有啊,」少女將雙手交疊在身後,輕快地踏著步伐。「不過只說了一點點,在我說了『那件事』後,他就不願意再多說了。」

「那件事?」

少女轉過頭來。「我跟他說,我對您一見鍾情。」

「咦……」雖然稍早已從爵爺那兒聽說這件事,但實際聽到還是讓他很驚訝。

「然後,他就什麼都不願意跟我說了,看起來……」她充滿笑意的眼睛望著他:「簡直就像是想獨佔您一樣呢。」

「呃……咦咦──」

「後來,我那麼問他,結果他就生氣了。」少女說道。

「啊……」爵爺的確是個很容易生氣的人沒錯,只是他沒想到會是因為這種理由……

爵爺會生氣,大概是因為那些亂七八糟的傳言吧……他一定是誤解這女孩的意思了,所以才不想多提自己管家的事。

反正爵爺會留自己在身邊,也只是因為他需要一個僕役而已……不然,爵爺有什麼理由要獨佔他呢?

總之,他一定要好好工作,等存夠錢之後就辭職回老家,別讓自己給爵爺添更多麻煩,當然,到那時候,他會再幫爵爺找合適的人來當管家,雖然爵爺在這方面很挑剔,不過,只要耐心找,總會找得到好人選的。

對爵爺來說,自己只是下人,雖然他有時候會以為自己跟爵爺像朋友、甚至像親兄弟一樣,但那只是他單方面這麼覺得,爵爺不可能這麼想。

「別說這個了,對了,您要不要去看看我的蔥,我好些天都沒辦法去照料她們了,害我擔心死了。」

「唔,會很遠嗎?」他有點擔心出來太久,爵爺會不高興。

「不會,離這裡近得很,」少女一邊說,一邊挽著他的手臂,令他頓時有些怦然。「只是看看而已,花不了多少時間的。」

「唔……嗯,那好吧。」



他作夢也沒想到,少女所謂的蔥田,竟然是在一座廢棄的古莊園裡,在雜草叢生的庭園裡,闢了一塊小小的空間,而蔥就整齊地種在那裡。

「啊,太好了,幸好這些蔥都沒事,長得很好呢。」少女慶幸地說道。

管家望了望這座偌大的廢墟,他在這附近住了那麼久,從來就不知道這裡有一座這麼大的廢墟,看起來,這地方過去應該也是一座宏麗的莊園吧,從建築形式看來,似乎是有百年歷史了,從宅邸的外觀看來,不難想像她過去應該有一段風光的歷史,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破敗了,從此就一直被遺棄在這裡。

他輕撫一旁雕刻精美卻滿佈塵灰的石柱,心裡忍不住想著,如果他沒有被爵爺收留,他的家如今也應該會變成這個樣子吧……

「您在想什麼呢?」少女輕柔的聲音自他耳邊傳來。

「啊……沒,我在想,如果這棟宅邸沒有變得那麼破舊,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

少女抬頭望了望眼前的宅邸。「好紅……」

「嗯?」

「這整座宅邸,應該都是用紅磚蓋的吧。」

「啊,這麼一說……」管家看了看四處,的確每個部份都是以紅磚造的。「應該是吧,從剛剛到現在好像還沒有看到哪個地方不是紅色呢。」

紅色……爵爺的髮色也一樣是紅色,不知道他看到這座宅邸後會說什麼?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看看爵爺站在這裡的樣子,一個渾身紅色的人待在紅色的建築裡,看起來應該會很有趣。

少女沒注意到他的思緒,而是逕自走在雜草叢生的小徑上。「不知道這座庭園裡,以前都種些什麼花。」

「……玫瑰。」管家喃喃說著。

「嗯?」

「紅色的……玫瑰,我想應該是吧,畢竟看起來也很搭。」他說,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有一種這裡以前應該種滿了玫瑰的感覺。

「原來如此,紅玫瑰啊……」少女笑了起來,像是已經聯想到那畫面。「紅色的屋子裡,種著紅色的玫瑰,嗯,可以想像呢,我想以前住在這裡的人,一定是很喜歡紅色的人吧。」

管家笑了笑。「我也這麼想。」

「那麼,蔥兒們也沒事,我們走吧。」

「嗯,好。」

管家跟著少女的腳步走了出去,腳邊卻突然一緊,害他差點絆倒。

「唔呃──」

「怎麼了?」少女轉過頭來。

管家稍稍掀起長褲的褲腳,察看腳踝處,少女也走過來看發生了什麼事。

「腳受傷了嗎?」她問。

「不,沒有,」管家奇怪地盯著自己的腳踝。「我以為好像扯到東西,結果什麼也沒有。」

「真是的,不要嚇我啦。」

「抱歉。」他尷尬地笑了笑。

兩人走了出去。

而在草叢的某處,一條像是藤蔓的東西正悄悄滑過。



當管家回到家時,他看見爵爺正如往常般窩在書房裡,雙腿交疊著擱在書桌上,手裡還拿著一份報紙讀著。

「我回來了,爵爺,今天報上有什麼有趣的事嗎?」

「有趣的是沒有,倒是有怪事。」爵爺懶洋洋地回道,他的心情看起來似乎比稍早好了點,不過,也可能只是錯覺而已。

「什麼樣的怪事?」管家好奇地湊了過來。

「喏,這個,」他將報紙扔在桌上,指了指上頭的標題。「我們這附近昨晚有人鬧失蹤了。」

「咦?」

爵爺抬眼瞥了他一眼。「我問你,你知道『紅玫瑰屋』嗎?」

「紅玫瑰屋?」

他將雙手交疊在一起,盯著自己擱在桌上的鞋尖。「那是一棟用紅磚蓋成的宅邸,就在我們這附近,不過現在已經完全沒人住了。」

「啊……」那不就是他剛剛才去過的地方嗎?

「知道吧?」

「嗯……」

「知道就好,那地方少去為妙。」

「為什麼?」

爵爺指指報紙:「你自己看。」

他這才將視線移到報紙上。「……有人在那裡失蹤了?」

爵爺點點頭。「事實上,那地方本來就常有人無故失蹤,怪得很,只是那地方很隱密,沒人會特地跑去那鬼混,所以其實也不是那麼常出事,上一次有人在那兒莫名消失,大概都已經是十幾二十年前的事了。」

「那個地方……那麼危險嗎?」管家感到十分詫異。

「我也不知道,雖然我這人是很有科學研究者的實驗性格啦,不過我也沒那麼無聊三更半夜跑那兒去玩,只在白天的時候去過一次而已,但那地方詭異得很,我去過一次就不想再踏進那裡一步了,尤其是又知道那棟宅邸的傳言,想到就不舒服。」

「哦……什麼樣的傳言?」一向講求實際的爵爺竟然會這麼說,這倒令他頗為訝異。

「你知道那棟房子為什麼會被叫做紅玫瑰屋嗎?」

「因為是紅色的?」

「白癡,只是紅色的話,誰會再多加個『玫瑰』上去啊?我是紅髮,難道你就會因此叫我玫瑰嗎?當然是因為那裡以前種了很多玫瑰才有人這麼叫的啊,笨蛋。」

「喔……」原來如此。

「不過,那棟房子倒還有個別稱,這就比較少人知道了。」

「什麼別稱?」

「愛麗絲之家。」

「愛麗絲?」

「那是那棟房子以前主人的名字,」爵爺說道。「她是位寡婦,丈夫很早就過世了,膝下又無兒女,所以她只有一個人住在那兒,據說她最大的樂趣就是栽種花草,偶爾也會從國外引進一些珍奇花木栽種,不過她最愛的還是紅玫瑰,但有一天,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在宅邸內放火,把她珍愛的那些玫瑰全部燒光,自己也自焚而死,有人說她可能獨居過久,瘋了,也有人說她當時因為已屆晚年,渾身病痛,可能自覺來日無多才自殺,最可笑的還有人說她是個女巫,因為舉行召喚惡魔的儀式失敗,反而把自己燒死,反正傳言很多啦,不過,其中倒也不是沒有讓我感興趣的說法。」

「哦?」

他將雙腿從桌上移下來,並微微傾身,將手肘靠在桌面上。「雖然這說法一樣沒什麼根據……不過有人說,那位名叫愛麗絲的女士在引進外國種的花卉時,也許發現了一種危險性很高的植物,而當她察覺到這種植物有問題時,已經為時已晚,所以她不得不將它們全部燒掉……至於燒死自己這點,也許只是因為她當時沒來得及逃出來罷了。」

「爵爺,您相信這種說法嗎?」

他一手托著下顎,蹙眉望著他。「我只是說我有興趣,又不是說我相信。」

「不過,您不是說您去那裡看過嗎?」管家問道,依他對爵爺的了解,爵爺決不可能毫無理由就跑去探勘,因為爵爺平常根本連出門都不太願意。

「是啊,不過,傳言終究只是傳言吧,那邊我大致看過了,除了本土種的雜草外,根本沒什麼特殊的植物。」

「但是,如果愛麗絲女士那個時候真的把她所種的植物都燒掉了,那麼現在也不可能還找得到吧?」

「如果真要這麼說的話,那不就根本只是毫無根據的傳言嗎?」爵爺有些不耐地以手指梳了梳頭髮。「……算了,反正我本來也就沒抱多大希望。」

「不過,有人常在那裡失蹤……是事實吧?」管家輕蹙著眉頭。

「是啊,雖然以我們現在這時代來說不算頻繁,但在十多年前這類事件可是層出不窮,我從小就常聽過那間屋子的事,你老家距離這裡有點遠,可能不太清楚,不過她在我們這一帶算是有名的鬼屋,幾乎是在愛麗絲女士歿後不久,那邊就一直有鬧鬼的傳聞──雖然我是不太信這些啦,但我後來查過,有人開始在那裡失蹤的傳聞也差不多是在那時候開始的,都至少有一百年以上的歷史了。」

「所以,意思就是最好別靠近那棟『愛麗絲之家』囉……」

「當然,雖說現在是科學的時代了,但大自然至今還是有許多科學不可解的謎,我想,那棟『愛麗絲之家』大概也屬於這種範疇內的東西吧。」

管家咬著下唇想了一會兒。

「爵爺……有件事,我覺得非說不可──」



綠髮的少女踏著輕快的腳步,前往那棟紅色的房子。

她與那個藍髮的青年約好了,今天要來這裡一起採收那些她心愛的蔥兒,因為想到不久便能見到喜歡的人了,所以少女的步伐也不知不覺地加快了起來。

那個藍色的人實在是非常地溫柔呢,不管她說什麼,他都會帶著那如春日般和煦的笑容答應她的請求,他從來不會對她說不,永遠都是那麼溫柔,她身邊的人跟他比起來實在差太多了,因為他們永遠都只會禁止她去哪,禁止她做什麼,從來就不懂得瞭解她的需求,更別說是像這樣相約一起去某個秘密場所採蔥了,沒錯,秘密場所,想到這個字眼突然讓她感到好開心,她有一個只屬於她的秘密場所,而且這個地方只有她和她最喜歡的人知道,這是何等甜蜜的事。

她踏上秘密的小徑,小徑上,有著無數如今已凋謝落地的紅色葉片,她走在紅色的小徑上,前往森林的深處。

前往那棟紅色的房子。


To Be Continued......


*附註1:如題所示,這章的梗是【人柱愛麗絲】這首歌,其實這首我比【惡之系列】早聽到,也可以說是因為聽了【人柱愛麗絲】所以才想寫這個系列,不過這篇卻比【惡之系列】晚寫是怎樣……

*附註2:如果打"Rose Red"這個名稱,會找到一部史蒂芬金編劇的恐怖片【紅色玫瑰】,不過這片看來也是那種我想看沒得看的舊片就是了。

留言

  1. 你可以用驢子找找看,字幕檔的話,可以去射手網找.(關鍵字我都用Rose Red)

    剛剛我有找過,都有檔案出來,不過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要的

    如果不是的話....請原諒我,太太(磕頭)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