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伽利略】輕盈小品短篇集



之前寫【宿命】感想時,我好像說過什麼比較喜歡東野圭吾走歡樂路線的小說,對他很認真路線的小說比較沒什麼執念之類的(其實我也忘了我那時到底怎麼說的),現在想想其實用「認真」這個說法有點不太對,應該說「嚴肅」或「正經」比較接近一點,不過這並不代表我覺得東野其他比較歡樂的作品都不認真不嚴肅不正經,事實上寫小說這種事根本沒有什麼正不正經的問題存在,因為你不認真寫反正也寫不出來,所以我說的「比較認真」或是比較「正經」、「嚴肅」,那完全只是指作品本身散發的調性,沒說作者寫得比較沒愛或是隨便亂寫之類,我寫東西一向寫過就忘了,而且用詞常常不嚴謹,外加我這人一向又沒啥原則可言,所以通常你不用對我說的話太過認真,謝謝。

對於東野這位作者我個人的評價,其實我之前算是還在審慎考量當中,雖然我第一次讀他的【名偵探的守則】就非常喜歡,但是【名偵探的守則】結局太普通了,嘲諷的力道也有點輕,歡樂歸歡樂,但就是感覺不到有什麼野心這樣,至於【宿命】,大概是因為看這本前硬是吞了土屋的【紅的組曲】跟島田【異邦騎士】,這兩個一個是正統冷硬得要死,一個又存心跟讀者過不去,所以當我看到【宿命】時就整個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因為東野的風格比起前兩者,實在是通俗親切很多(這是褒也是貶),雖然【宿命】基本上就是個老梗鄉土劇型的故事,說實在不怎麼特出,但也正因為它本身就很通俗,所以反而在我讀過的日系推理中,是讓我讀起來最輕鬆的一本。

也就是說,東野讓我沒辦法很誠心說他寫得很棒的,正是因為他的「俗」,但他的作品讓我產生好感的地方,也正是因為他的「俗」。

如果要以「推理小說」中的高標準來看,東野的小說絕對不是那種可以傳世的里程碑式經典,以嚴謹度來講的話,也不如土屋來得正統,以我目前看過的東野作品來說,我覺得東野是個有點缺乏野心的作者──跟我以前看過的那些推理小說作者比的話,他作品中散發的──不論是諷刺或者嚴謹度,都不強,但相對的,在呈現「讀者樂見的東西」上,他一直都很配合。

我覺得,東野是個知道讀者喜歡什麼,而他也很樂意往這個方向寫的作者。

當然,這並不是說他很媚俗還是沒自我之類的,以他現在的名氣,他應該也已經不需要再寫一些很純取悅讀者的東西,他當然還是有他自己的風格,只是他的書就是一直給我這種感覺:不會很尖銳,也不會很強烈,就是給你你想看到的東西。

所以,我喜歡他作品中這點,但也可以說我不喜歡他這一點。

廢話扯了一堆,回到【偵探伽利略】這本書。

一如東野其他作品給我的印象,開始就是很輕快不拖泥帶水的模式,不像其他日系作家總是喜歡把開頭寫得很迂迴,先從莫名其妙的獵奇故事開始,然後大半篇之後主角才上場,東野的書大致上都能讓我很放心地讀完開頭,然後一路放心地讀到結尾,不太需要擔心被他背叛──至少我目前為止從沒被他背叛到,反而還嫌他怎麼不背叛我一次看看……好吧,我承認我很奧客,人家寫得太飛躍我嫌不正統,人家寫得中規中矩我又嫌沒有驚奇性……

而正因為【偵探伽利略】本身是一本短篇推理小品集,所以一開始就不會給人太大壓力,整本都是很輕鬆、輕盈的調調,每個單元的模式大致就是對物理一竅不通的刑警草薙老是遇到一些常理不可解的事件,於是就跑來找他的舊識湯川副教授幫他解決難題,而最後湯川總是能以科學的方式解釋出事件的真相。

不過,以我這奧客的角度來看,其實故事中不少事件都有些太過巧合了,而且雖然比起其他我看過的日系推理來說,東野的風格已經算是很寫實的了,但詭計方面還是有一點太過奇巧──雖然本格推理本來就著重詭計較不重寫實度啦……但,因為就是有人能寫出兩者兼顧的小說,所以,我每次看到這種重心比較偏詭計層面的推理小說,就免不了還是想碎碎唸一番……

當然,【偵探伽利略】之所以讓人讀得很輕鬆,也有很大部份原因是因為故事中發生的案件,都跟兩位男主角毫無關係,所以保持了非常中立的純本格解謎氛圍,模式都是草薙辦案遇到難題,就跑來讓湯川解答,沒有大長篇那種往往會讓主角與讀者陷得太深的發展,也就因此,所以整本書讀來就是一種很蜻蜓點水的感覺,不需要寄情太深,因為每個故事都很短,沒有那種虐讀者的打算。

總之,這些日系推理小說要怎麼講……我真的覺得對它們的感想很複雜,一方面,其實日系推理作者我也是有喜歡的,像是東野跟京極,雖然我讀得還不多,但他們的作品我會很願意追下去,可是在另一方面,其實目前為止讀過的日系推理,我幾乎都覺得它們根本算不上推理,這麼說我知道會冒犯到很多日系推理迷,但是,單就推理上,我就是真的看過比這更好的,你要我裝死說他們比較威,我也做不到。

日系的,不是說不好看,事實上也有我覺得很好看的,可是它們的推理真的太弱了,單以「小說」來看,是很精彩沒錯,可是就「推理小說」來看,就很失格,因為不相干的東西實在喇太多了,推理不需要那麼華麗,不需要包裝那麼多東西上去,但偏偏日系愛華麗麗詭計的真的很多,不是加上鄉野怪談加油添醋,就是搞獵奇殺人聳動路線,再不然,就是還在學百年前古典推理那套,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麻煩不要再讓我看到與警界無關的人士隨便跑來現場東摸西摸說自己是名偵探了好嗎?真正的偵探都是抓猴跟偷拍而已啦,誰跟你辦什麼案啦!不要當作偵探都很威可以在命案現場亂晃好嗎?

至於東野筆下的這位偵探湯川學,他的設定算是在一個讓我覺得還算合理的定位上,雖然他不是刑警,是一個物理學者,正常來說他不可能像毛利小五郎那樣大剌剌地在命案現場到處晃警察還不能拿他怎樣,但湯川有一個幹刑警的老友草薙俊平,草薙在遇到不可解的怪案件時,就會來求助物理知識豐富的湯川,這點就大大不同於傳統上古典神探走到哪都會死人的巧合性路線,因為湯川不會自己吸引案件,而是別人拿案件來問他,所以我們很高興不會看到東京雙煞模式出現在東野的小說裡。

而且,湯川也通常不會在第一時間「剛好」在命案現場,但他還是可以在事後到現場到處走走看看,因為他有草薙這個刑警朋友會主動帶他去,正因為湯川這個偵探一切的設定,都讓我覺得稱得上合情入理,不會有東京雙煞那種偵探走到哪就死人,警察來還要聽他的那種超不合理模式出現,所以跟其他日系推理比起來,我當然就會覺得,東野的設定順眼很多。

然後,日系的推理比較弱,這你是知道的,尤其【偵探伽利略】又是短篇小品集,所以你真的就不要期望可以看到多精彩多驚奇的推理,但儘管推理扣分,不過東野的好設定跟角色的生動度是很加分的,如果別管推理的話,光是那個人物對話我想我應該就可以配好幾碗飯。(啥鳥比喻)

最後,照例是腐視點報告。

光就【偵探伽利略】這本來看的話,其實我覺得兩位主角之間是沒什麼腐的,不過人物本身都很倒是真的,此外,相較於日系其他一堆喊著說最愛福爾摩斯跟艾勒里昆恩不啦不啦,寫出來的角色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的作者,反而湯川跟草薙這組更讓我有福爾摩斯跟華生的感覺,我不知道其他那些喊著罪i最愛福爾摩斯的作者是看到哪裡去了,但我認為,福爾摩斯跟華生這組搭擋的關係是很對等的,絕對不是什麼神經病跟下僕或主人跟小貓咪的路線,華生這個角色在原典中,一直都不算是一個很弱勢的角色,只是後來大家同人的形象都把他變蠢變老變弱,但是,如果他真的那麼呆,那福爾摩斯老愛帶著他幹麼?當然就是因為華生本身也是個很可靠的人,所以福爾摩斯才愛巴著他啊!(嗯?怎麼又怪掉了?)不然你以為華生幾次婚姻失敗是誰害的──(拖走)

總之,我很高興湯川跟草薙這組搭擋的關係是對等的,也因此他們的攻受關係似乎也一直搞不太定,草湯湯草都有人支持,不過在他們身上我倒沒有感受到什麼腐點,雖然我一直覺得作者有在小小殺必死(咦),但是因為沒有像【宿命】最後那麼嚴重所以我也就當作沒這回事,其實我覺得東野如果真要往那方面寫的話,他會寫得更有爆點的,而【偵探伽利略】既然沒有要超展開的意思,就當作它沒有吧,反正比這本更嚴重的推理小說多得是。

最後我要吶喊一下:

草薙好萌!

就這樣,喔耶☆(慢著結果不是萌到湯川嗎?!)

留言

  1. "很多日系推理根本算不上推理" --> 完全同意!!

    創造更多更機巧的詭計和奇技不見得是推理啊

    回覆刪除
  2. 喔喔有人認同QQ

    我還以為我又會被罵了=口="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