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特區】Act. 4

  「你是說,白逸哲奪走了你的初吻?」阿哲一邊說著,一邊擦掉因為笑得太過份而流出的眼淚。

  「……沒必要笑成這樣吧?這對我來說可是嚴重到爆的事……」

  「哎,有什麼關係嘛,」阿哲拍了拍他的肩膀。「只不過是被親一下而已,再說,以前你還不是有拍過跟男人接吻的照片,還收在畢冊裡哩。」

  「那不一樣好嗎!國中那時只是借位鬧著玩而已,可是白逸哲他那是……」

  「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啊,所謂的接吻還不就是嘴巴碰在一起而已,不然他還伸舌頭嗎?」

  「……」

  「……不會是真的有伸吧?」

  阿鋒沒回答,反倒又一副快哭的樣子。

  「喂……你講清楚啊,到底是怎樣啊?」阿哲這會兒也顯得有些驚訝了。

  「……就是啊……而且、而且還吻了……大概有一分鐘吧……啊!我一點都不想回想起來啦!」他立刻將臉埋進枕頭裡。

  「原來如此,」阿哲若有所思地托著下顎。「這的確是滿值得哭的,畢竟被同性舌吻長達一分鐘確實是滿恐怖的事。」

  「……你居然還說這種風涼話,要不是你把我丟在那……我也不會……」阿鋒抽抽答答地說道,看起來好像突然退化成學齡前幼童一樣。

  「這怎麼能怪我啊?誰知道那傢伙會突然對你那麼做,不過……」他說著便在床沿坐下。「這麼看來,搞不好那傢伙從更早以前就看上你了,不然,他幹麼突然跑回來,還轉到我們學校?」

  「……真的假的?你不要說得那麼恐怖好不好?」阿鋒雙手緊捏著被單。

  「我當然是說真的啊,仔細想想……的確很有可能不是嗎?雖然以貌取人是有點不可取啦,不過那傢伙就算真是同志也不讓人意外吧?只是,要真是這樣的話,還是有件事讓我覺得很不合理。」

  「……啥事?」

  「不管眼光再怎麼差,也不可能看上你才對啊。

  「喂!你這話什麼意思啊!」

  阿哲瞥了他一眼。「……不過話也不是這麼說啦,搞不好你這型在同志界可是意外的受歡迎也說不定。」

  「……這種受歡迎我才不要。」

  「這又不是你能決定的,」阿哲笑了笑。「畢竟你沒辦法選擇會有怎樣的人喜歡你啊,不過,這樣看來,事情好像會變得越來越有趣哩。」

  「有趣?喂!自己朋友身陷這麼恐怖的處境,你居然還覺得有趣?你還是不是人啊!」

  「唉,反正你也只是損失了一個吻而已嘛,等到真的連貞操也被奪了再來哭也不遲啊。」他拍拍阿鋒的肩膀,並相當愉快地笑了起來。

  「……等到那時候就太遲了吧。」阿鋒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L. C. F.……」小安喃喃唸著這幾個字。

  剛剛的那個人,到底是……

  他身上長著的翅膀,簡直就像是天使一樣,可是他的翅膀卻是黑色的,而且他的樣子也跟她所知道的天使完全不一樣,在書上看過的天使都是金髮、穿著純白的衣服,但是剛才的那個人卻是黑髮,而且全身上下也都穿著黑色的衣服。

  既然不是天使,那麼,就是惡魔了?

  當這個想法閃過她的腦海時,她忍不住覺得恐怖起來。

  惡魔為什麼會找上她?她有做過什麼壞事嗎?她努力地想著,但就是想不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妳身上有股讓我很熟悉的氣息。

  她抬起頭來。

  熟悉的氣息?這什麼意思?

  她越想越覺得恐怖,於是頭也不回地往家的方向跑去。

  然而一路上,她卻阻止不了腦子裡的胡思亂想。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家裡卻一個人也沒有,這是當然的,爸媽人都在國外,現在這個時間,哥哥也還沒放學,這樣也好,她還搞不清楚該不該把在公園遇到的這件事告訴哥哥,這種事對她那個凡事實事求是的哥哥來說太超現實了,哥哥一定不會相信。

  而且,就算哥哥相信,那又能怎麼辦?如果對方真的是惡魔的話,那就算是哥哥也無能為力吧,畢竟哥哥再怎麼厲害,也還是個人類啊。

  她不想害哥哥也一起被扯進來──如果她所遇到的那個人真的是惡魔的話。

  她決定把那張名片丟掉,雖然不知道這麼做會發生什麼事,不過她就是覺得把那張紙留在身邊不好,她將名片從口袋裡拿出來,往廚房走去,結果就在她正要將名片往垃圾桶裡丟時,那張名片不知怎地突然燃燒了起來,嚇了她一大跳,她趕緊將著火的名片甩開,但名片沒有落在垃圾桶裡,而是輕飄飄地飄了出去,飛離了廚房的入口。

  如果燒起來就糟了!有那麼一刻,她腦中只閃過這個想法,她連忙跑出去,然而那團火光卻在她眼前又飄出了轉角,突然間,她發現那團火像是有生命似地在飛著,但在她還沒來得及覺得毛骨悚然前,她就追了上去,因為她實在很怕那團火會燒了房子,那樣她可就闖大禍了。

  她衝到客廳,看見那團火光在後方走道上飄落熄滅,這讓她鬆了口氣,至少是不用擔心房子被燒掉了,她走過去,看見地上只被燻出一小塊焦黑,還好,她應該可以很快刷掉它,她抬起頭,眼前的房門頓時咿呀一聲地緩緩開啟,這讓她嚇了一跳,以為門後有人,但她很快便確定這裡沒有人,門很明顯是被風吹開的,只是有件事還是讓她忍不住覺得奇怪。

  因為這正是哥哥的房間。

  她記得哥哥平常出門後都會鎖上房門的,因為他不喜歡別人擅自跑到他的房間亂翻,她不曉得平常哥哥一個人住時是不是都會鎖,只知道自從她回來後,只要是哥哥不在家時,這道門就一直是鎖起來的。

  為什麼她一直沒有想過要在哥哥不在家時,進去看看他到底藏了什麼東西呢?

  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一直沒有產生過這種好奇心。

  照理說她應該會有的。

  家裡經常有道被鎖上的門,無聊之餘難道真的不會想進去看看?就算是裡面根本沒什麼特別的東西,但光是能「一探究竟」這個動機就足夠了不是嗎,裡面有什麼東西根本從一開始就不是重點。

  反正她什麼也不會亂碰,哥哥不會發現到的。

  她推開門,走了進去。



  「哈──啾!」

  阿鋒抬起頭,望向正在座位上整理書包的阿哲。「怎麼?感冒啦?」

  阿哲揉揉鼻子。「沒,只是突然想打噴嚏。」

  「一定是有人正在說你壞話。」阿鋒煞有其事地指指他。

  「想太多,我又不是你。」

  「呿,噯……喂!等我一下啦!」

  「幹麼?」

  「……我怕那個白逸哲跑來堵我,我跟你一起回家啦。」

  「也好,小安一定很高興看到你。」阿哲露出一個無比祥和的笑容。

  「……誰跟你說要回你家啊!我是說回家的路上一起走啦。」

  阿哲拿出手機。「那我叫小安來接我。」

  「喂!不要啦!我求求你不要啊!」



  門後一片黑暗。

  雖然現在天色還早,但窗戶因為被厚重的窗簾所掩起,所以房內仍然很暗,不過,地上擺了什麼東西,小安倒是一眼就看見了。

  地上以相當精準的粉筆線畫了一個圓,而內部則畫了一個六角的星形圖案,星星的正中央還擺了一本精裝的厚書,書本身看起來好像很老舊的樣子。

  而最詭異的就是,六角星形的每一個角上,都各擺放了一支紅色的蠟燭,而且每支看起來都已經使用過了,上頭流著乾掉的蠟,在陰暗的房間裡看起來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哥哥的房間裡,為什麼會有這些東西……?

  她小心翼翼地走過去,儘量不要踩到地上的粉筆線,這時候,突然從她身後吹來了一陣不知打哪來的風,有那麼一刻,她還以為是有人來了,趕忙轉頭一看,然而身後卻一個人也沒有。

  啪啦啪啦啪啦……

  她回過頭,看見眼前的那本書正嘩啦啦地翻著頁,最後靜止在某一頁,動也不動地平攤著。

  她走過去,跪在線的中央端詳著被風吹開的那兩頁。

  上面寫著「啟動魔法陣的方法」。

  她忍不住好奇起來,最主要是上頭古老的插圖引起了她的興趣,她拿起那本書,就著房裡微弱的光線捧讀著,在翻至下一頁時,她不禁動起了想自行啟動的念頭。

  雖然不知道能不能真的辦到……但就試做一次也不會怎麼樣吧……

  她轉身跑出房間,在客廳裡找到打火機,然後奔回剛剛的房裡,將每支蠟燭都點上,為了審慎起見,她將房門鎖上,然後拿起那本書站在陣形中央。

  這實在是一個有點恐怖的情景,整間黑漆漆的房裡,只有六盞搖曳的燭光可供照明,她看見自己的影子在房裡形成像是鬼魅般的長影,不禁覺得有點毛毛的,有那麼一刻她忍不住動起放棄的念頭,但她搖搖頭,甩開了那些恐懼的想法。

  因為那本書上,有個方法她無論如何都想試一次看看。

  她就著燭光,確定她已經翻到她想看的那一頁,也確定她已經把所有注意事項都讀過一遍,她曾經聽過有人將靈魂賣給惡魔,最後陷入不幸的事──雖然那大都是她在漫畫或電影中看過的,不過她可不想讓自己也陷入那種處境,她已經確認過這本書上寫的召喚術不會給自己帶來任何危險──只要她站在這個陣形裡,惡魔就沒辦法傷害她。

  她凝視著書上的咒語,開始唸了起來。

  雖然說是咒語,但實際上並不是什麼唸起來很難的語言,因為不知道誰親切地將每句咒語的旁邊都標上了注音符號跟羅馬拼音,就連像小安這樣的小學生都能輕易唸出來。

  她照著書上規定的次數唸完後,等了一會兒,但卻什麼都沒有發生。

  又過了一會兒,她突然覺得自己像個笨蛋,這種魔法什麼的事怎麼可能會成真嘛,她到底在想什麼啊。

  但是,如果她踏出魔法陣時,惡魔突然出現的話……

  那,就再等一下下好了。

  她蹲坐在陣形中,等待時間過去。



  「阿哲,那傢伙有待在校門那邊嗎?」

  「沒啦,就說沒有了,你好好走路行不行。」

  阿鋒這才從阿哲的背後走出來,不過他的樣子仍然很緊張,就像是受到驚嚇的兔子一般。

  「呼──」他誇張地鬆了口氣,並抹掉不存在的冷汗。

  「我好餓,我要先去買個雞排。」阿哲說道,並走向另一頭攤販林立的街道。

  「啊,我也要!」

  正當他們過了馬路,正經過前方的便利商店時,一個身著黑衣的身影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就站在市場的前方。

  「嗨!」那人說道。

  阿鋒盯著眼前的來人一會兒,對方蓄著長髮,穿著極緊身的黑色上衣與黑色牛仔褲,看上去不會超過二十歲,不過很難說年紀有沒有比阿鋒大。

  不過無庸置疑,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阿哲,這你認識的人嗎?」阿鋒轉頭對阿哲說道。

  「嗯?你說誰?」然而阿哲正用衣角擦著眼鏡。

  「喂!你給我把眼鏡戴上啦!」

  「真過份!」女孩說道,並嘟起嘴來。「阿鋒哥哥你忘記我了嗎?」

  「咦?」

  阿鋒哥哥?

  同時,阿哲也戴起了眼鏡。「啊……妳難道是……」

  但話還沒說完,阿鋒的衣領就一把被對方揪住,並很快被拉了過去。

  「抱歉囉,哥,阿鋒哥哥就先借我一下吧。」她邊說著邊拋出了一個迷人的媚眼,並以某種不像是女人能辦到的怪力猛地將阿鋒拉走。

  「啊──喂!妳到底誰啊妳!阿哲!阿哲!救我啊!」阿鋒掙扎著,但抓著他衣領的力道卻絲毫沒有半點減弱,在他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狀況前,他的眼前便猛然一黑。

  「喏,把安全帽戴好。」

  「咦?安……呀啊──」

  突然間,他感覺到身子一輕,雙腳便離開了地面,某人輕而易舉地就將他像扛瓦斯一樣地扛了起來,令他忍不住發出少女般的尖叫,而就在他還沒來得及反抗前,他就感覺到自己的屁股碰觸到了疑似機車座位的東西。

  「坐好囉。」

  「咦?哇啊──」

  重型機車飛也似地駛離了現場,只留下阿鋒的尖叫音猶在耳。

  一切只在數秒間發生,阿哲連想去阻止的念頭都沒有,他拿出手機,撥了某個不在通訊錄中的號碼──這個號碼他不需要記在通訊錄中也記得住,更何況一般手機也根本無法記住這個號碼。

  電話那一頭嘟了三聲,他便立刻掛掉。

  那傢伙從來就不可能讓他等超過三聲以上。

  肯定是發生什麼事了。

  不過,呆站在這裡窮擔心也沒用。

  他決定先去買雞排再說。


To Be Continued......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