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光】第十一章‧紅心

  水流過灰褐色的磚道,兩旁是黑如夜色的水渠,高聳的磚牆圍住整條走道,水從牆的頂端潺潺而下,形成某種刻意為之的水幕,只是那無人修造的溝渠邊緣如今已破敗坍塌,流水由裂縫中不斷地滲透進來,肆無忌憚地充斥在中央的磚道上,形成一道長形的淺塘。

  他踏上水道,淺水浸濕了他的靴子和一部份的衣擺,但他毫不在意。

  莉茲就在水道前方的盡頭。

  幽暗的磚道盡頭,有一道潮濕的階梯,他走了上去,通過拱門,然後看見了盡頭的房間。

  他推開門,走了進去。

  房間本身極為樸素,幾乎可以算是簡陋,但還沒有糟到像地牢的地步,牆上掛著灰綠色的掛繡,只是已經斑駁變形,破舊不堪,兩旁並列著灰色的樑柱與怪異的雕像,盡頭有幾道低矮的石階,而莉茲就躺在那裡。

  他抿了抿唇,幾乎沒有猶豫地走了過去。

  「莉茲、莉茲?」他單膝跪在莉茲身旁,輕搖著她的肩膀,不一會兒,莉茲便醒了過來。

  「……萊斯特?」她晶亮的大眼茫然地望著萊斯特,接著她環顧四周,露出不解的神情。「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她扶著額頭。「對了,我記得……我本來在那座廢墟附近摘花……就是婚禮要用的花,結果,我遇到一個戴面具的人,那個人……感覺好可怕……」

  「他沒有對妳做什麼吧?」

  她搖搖頭:「之後……我就什麼都不記得了,但我想應該沒有吧,那個人是誰?」

  萊斯特只有短暫地猶豫了一會兒,短暫地幾乎令人察覺不出停頓。「我也不清楚。」

  「那麼,現在已經沒事了嗎?」

  「嗯,沒事了,我們回家吧,莉茲。」

  「嗯……」莉茲躊躇了一會兒。「萊斯特,你知道亞柏在哪裡嗎?」

  一絲動搖襲上他的心頭。「……為什麼突然問起他?」

  「我也不知道……」莉茲若有所思地說道:「我總覺得,他剛剛好像來過。」

  「剛剛?」

  她點點頭:「嗯,就在你打開那道門以前。」

  「可是,妳剛剛是醒著的嗎?」

  她露出困惑的神情。「我也……不清楚,也許是我在做夢吧。」

  「我們走吧,莉茲。」

  「嗯。」

  這時,某道黑影突然自莉茲身後蔓起,並迅速地籠罩住莉茲,萊斯特還來不及抓住她的手,黑影就將她拉了進去。

  「萊斯特──」她尖叫起來。

  「莉茲!」他伸手想抓住莉茲,但黑影卻立刻將莉茲埋了進去,很快地,莉茲的身影便完全消失在黑暗裡。

  真虧你能找到這裡來。

  一個男聲自身後傳來,他緩緩回過頭去,心裡很清楚他會看見什麼人站在那裡。

  身穿深紫色天鵝絨披肩的小丑佇立在那裡。

  「你把莉茲──你把她弄到哪裡去了!」

  小丑伸出兩根手指。我給你兩個選擇。

  「什──」

  你先看看背後有什麼吧。

  某種沉穩卻微弱的跳動聲自身後傳來,他回過頭去。

  石階上方的深處,有一座幽暗的台座,灰綠的布幔遮蔽住了它,使他一開始並未察覺台座的存在。

  那上頭就是維繫這座古堡的心臟。

  他猛地轉過頭來,瞪視著那個戴面具的男人。

  一、你可以現在就毀了那顆心臟,但那樣一來,我就不得不立刻挖出那女人的心臟作為替代品,你也就救不到人了。

  說到這裡,他誇張地聳了聳肩。

  二、向我許願,這麼一來,那個女人就能得救,只是,代價是另一個人的心臟,誰的都可以。

  「我已經說過我沒有什麼願望好讓你實現──」

  小丑笑了笑。我知道,你為了讓自己徹底死心,不是還殺了你最喜歡的亞柏嗎?但很可惜的是,那個亞柏只是木偶,並不是真正的亞柏。

  「你別想騙我──我親眼……親眼看著他在我手中死去的!」

  萊斯特,你還要逃避多久?

  他按著腰間的劍,略顯猶豫地望著眼前的男人。

  就算你認為你已經親手殺了他,但當我這麼說的時候,你其實還是有一點點期望他還活著不是嗎?

  「我……我沒有──我對他早就──」

  你殺他只是因為,他不是全部的亞柏

  「不──我……」

  你是個貪心的男人,萊斯特‧格蘭迪,你不想要一半,你想要的是全部。

  「我……不是──不是那樣……」

  就算那一半的亞柏愛著你,另一半的亞柏卻仍然愛著莉茲,你打從心底想要連那一半的亞柏都搶過來,因為你無法容忍莉茲奪走他的目光……

  「我沒有──」

  我說過,我會實現你的願望。

  「住口……」

  只要你開口,只要一句話。

  「住口──!」

  他拔劍往男人刺去。

  這次,男人並沒有閃開,也沒有如煙霧般消失。

  劍鋒刺中了男人的臉──正確的說,是刺中了他的面具,男人及時別過臉去,使得劍鋒並沒有穿入面具,刺進肉中,但面具卻裂成了兩半,從男人的臉上落了下來。

  裂成兩半的面具掉在地上,發出幾聲悶響。

  萊斯特望著男人的側臉,有那麼一刻,他簡直忘了自己身處何地。

  男人緩緩地轉過臉來,一雙淡藍色的眼睛直直地望著他。

  「──亞柏……」萊斯特喃喃喚道,聲音微弱幾近氣音。

  任何人都可以戴上面具,成為另一個人。

  只要這座古堡繼續存在,繼續存活著的話,那麼永遠都會有人願意戴上那副扭曲的紅色面具,成為那個瘋狂的小丑。


  他想起那個老人說過的話。

  「打從一開始……那就是你嗎?」他問,聲音因激動而顫抖著。

  「不,」那雙淡藍色的眼裡透著某種無以名之的情緒。「一開始不是,但後來……我才發現我已經變成了。」

  「那麼,那個亞柏……那個──我親手殺死的……」

  「只是木偶罷了,雖然……」他低下眼:「我不能保證那全然不是我的一部份。」

  他緩緩地放下劍。「從什麼時候開始是的?」

  「我……我不能確定。」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窺看我的心的?」萊斯特問,聲音極為嘶啞。

  「萊斯特……我……」他張口像是想辯解,但又突然間垂下肩膀,閉口不語。「你願意──我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我說……」

  萊斯特靜靜地盯著他。

  「我……在你離開後,就遇見了那個戴面具的男人,」亞柏困難地說道:「他當著我的面……就這樣把面具取了下來──而在那一刻,我發現……發現了一切,我什麼都想起來了,包括另一個我的事──還有……總之我逃走了,沒命地逃,但他不放過我,我以為……他會殺了我,但他沒有,我以為我死了,但我現在卻站在這裡……我覺得我好像正慢慢地變成這座城本身,我看得見你……也知道莉茲在哪裡,但我卻不能依自己的意志行動……不──那或許也正是我一部份的意志……我想救──莉茲,可是又想……殺了她……我──我已經不知道我到底是誰了──」他垂下頭,無助地跪倒在地,原本深紫色的小丑裝扮就像一塊塊斑駁的碎片從身上剝落,化為幽暗中的一道黑霧,萊斯特看見他的偽裝正一點點崩壞,且那崩壞還正腐蝕著他的內在,有那麼一刻,他覺得亞柏眼看就會變成一把散沙,一道透明的煙霧,只要輕輕一觸便會消散。

  「亞柏……」他輕趨上前。

  「原諒我……萊斯特──」他抬起眼來,一雙淡藍色的眼眸深處已無那道銀色的幽光,而是正漸漸地失去光澤,漸漸黯淡,眼看生命之火就要自那之中消逝。「我知道我沒有資格求任何人原諒……可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做……」他抱著頭,眼中漸漸空洞、無光。「明明……明明莉茲對我是那麼地重要──可是我卻許了那種願……我竟然──竟然會希望她消失……我到底──我到底為什麼……」

  「亞柏,」他一手扶在亞伯肩上,並盡可能放軟語調:「看著我。」

  亞柏抬起頭,茫然地望著他。

  「我告訴你為什麼。」他說,一雙灰銀色的眼眸逼視著他。

  「萊……」

  他還來不及回答,萊斯特的手指便撫上他的下巴,將他的臉輕輕揚起,接著,那雙灰色眼睛在轉瞬間近得無法再被看見,柔軟的髮絲拂過他的臉頰,他的口中、齒中都洋溢著一股熱,溫熱的吐息籠罩住他,他無法呼吸,只能不斷地被索取、吸吮、奪求。

  「唔……嗯──萊……」

  「別說話。」萊斯特不想思考,也不願思考,他只是擁著亞柏,將他的吻完全佔有。

  有那麼一刻,他感覺到亞柏不再試著推開他,反而回應著他的吻,並摟住了他的腰,但那只持續了片刻,緊接著亞柏推開了他,他看見亞柏的面頰變得微紅,呼吸也變得微喘,而他知道自己也一樣。

  「不……萊斯特,我們不能這樣……」亞柏的手不是很確定地握著萊斯特的肩膀,但萊斯特看見他的眼神已不若方才那樣空洞,他知道自己已將他拉了過來,從死亡的國度回到他身邊。

  「但你做了,剛剛我感覺到了,」萊斯特說道,銀色的長髮有些微亂。「你想要那麼做。」

  「那是因為──」

  「因為比起莉茲,」說這話的時候他感覺到自己在顫抖,但那並沒有顯現在他的聲音裡:「我更能吸引你。」

  亞柏略微瞪大了眼望著他。

  「來,你還在等什麼?」他伸出手,劃過亞柏下巴的弧線,直達頸部,然後是鎖骨。「你以為莉茲會對你那麼做嗎?除了我之外,誰會讓你有這種機會?」他抬起眼,直望入亞柏透著困惑的雙目。

  「你想誘惑我嗎?」

  「如果你決定放棄的話──」他想起身,但亞柏卻抓住了他的手,將他壓制在地。「我以為你不敢。」萊斯特說,並舔了舔乾澀的嘴唇。

  「你告訴我,我還有什麼好失去的?」

  「沒有了,除了我以外。」

  亞柏將他的領子扯開時,他沒有太多反抗。

  「輕點。」萊斯特說。

  他們緊擁,索吻,舐舔,亞柏脫去了萊斯特身上的衣物,而萊斯特則解開他的,他們躺到冰冷的地上,體溫與汗水滲進地面之中,當亞柏進入他時,他只是倒抽了口氣,並發出了一聲悶哼,伴隨著間歇的些許呻吟,萊斯特緊抱著亞柏,將指甲刺進他背部的肌膚,抓出一道深紅的傷痕,亞柏沉重的呼吸在他耳邊持續,緊插進他體內的陰莖令他難受,而且似乎正撕裂著他,但他不打算放手,不打算結束,他的雙腿夾著亞柏的腰部,感受著他的動作,然後他抬起自己的臀部,隨著那動作擺動著,那並不愉悅,並不真正令他感到滿足,但他知道那就是他要的。

  最後,隨著一聲破碎的呻吟,他感覺到亞柏更猛力地頂進他體內,他發出一聲細小的尖叫,並忍受最後一次的痛楚,然後他知道結束了,他沒有放開亞柏,任他射得裡面都是,接著他感覺到體內的侵入物不再像一開始那樣堅硬,那樣巨大,亞柏仍在他耳邊喘息著,他全身的力量都已耗盡,疲憊地趴在他身上,他沒有對萊斯特說什麼,而他也不打算說話,倆人一直到稍作喘息後才分開。

  兩具赤裸的軀體躺在地上,直到萊斯特感覺到有些冷了,才再次將衣服穿起,精液在他的大腿上乾著,但他毫不在意地將褲子穿上,並保持著坐姿,而亞柏則是一直動也不動地躺在他身旁,一雙淡藍色的眼睛懵懂地看著他。

  「你不打算穿上衣服嗎?」萊斯特問他。

  「你在想什麼?」

  「嗯?」

  「剛剛我那麼做的時候,你腦子裡在想什麼?」

  萊斯特搓了搓自己的鼻子:「我只知道那很痛。」

  「……抱歉。」

  「沒什麼好道歉,是我要你那麼做的。」

  亞柏伸出手,摳了摳萊斯特的掌心。「你得去找莉茲,對吧?」

  萊斯特若有所思地望著他的手:「對。」

  亞柏披上外衣,從地上爬起身來,並走向台階之上,走向那顆正微弱跳動著的心臟,他朝它伸出手,心臟便化為一道金色的光芒,落在他的手心,他將之緊握起來,轉身走向萊斯特。

  「這可以讓你知道她在哪裡。」他伸出手,攤開掌心,裡頭是一條閃著淡淡幽光的墜子,月光色的銀鍊連接著一枚金色半透明的寶石,寶石中心閃著紅色的光芒,萊斯特注視著它,覺得它彷彿正在呼吸。

  「這是……你父親的心臟。」萊斯特喃喃說道,而在他意識到這一點時,突然感到雙頰熱了起來。

  「我知道,我想……他應該都看見了。」亞柏露出苦笑,並挨近他,將鍊墜戴在他頸上,而萊斯特這才掩住面孔,滿臉通紅。

  「你不……我們不一起去找她嗎?」萊斯特輕聲問道。

  「我無法去找她,因為我是那個許願的人,我的……我現在的心也很混亂,一見到她,我說不定又會被我內心的黑暗所籠罩……也許會傷害她,也可能會傷害你……」他伸出手指,輕輕拂過萊斯特的髮絲。

  「我明白了,」他握住亞柏的手,輕吻他的掌心。「我會救莉茲,也會救你。」

  「萬不得已的話,就去救莉茲吧,不用顧慮我,畢竟我才是造成這一切的人……你跟莉茲──你們那樣才是對的道路,我受到懲罰也是應該的。」

  「亞柏……」

  亞柏微微拉攏外衣,朝他笑了笑:「快去吧,記著,不要回頭,那顆心會指引你到莉茲那裡,等你再見到那個戴面具的紫衣人,別猶豫,立刻毀掉那顆心臟,記著,千萬不能猶豫,不管他用什麼面貌蠱惑你,都別相信他。」

  「可是,萬一那個人是你……」

  「你只要相信那不是我,那就不會是我,記得我說過的嗎?這是一座會反映人心的古堡,只要你相信,那就會成真。」

  「嗯……我知道了。」

  「去吧,我的天使。」

  萊斯特最後一次望向眼前蠱惑他前往地獄的黑髮惡魔,這才轉身離去,沒有回頭,也不再依戀。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咳……H這種東西果然不管寫多少次都會覺得恥。(爆)

一如預料(?),亞柏吐便當了(這似乎是咱家攻君的慣例)),假面男果然是汎用人形好用得很(喂),這邊要說明的是,本來這一章跟上一章完全不是現在您所看到的這樣──應該說,它在我腦中原先的構想並不是這樣;我原本的想法是,讓阿萊在上一章遇到裏‧亞柏,然後被裏‧亞柏給奸了,之後這章才遇到表‧亞柏,然後純純親一下告白一下意思意思就好,結果寫出來完全不一樣是怎樣啦!(怒)上一章阿萊把人宰了就算了,這章還整個強氣,我差點以為他要推倒亞柏啊!真是給他捏了一把冷汗……還有亞柏脫面具後就整個弱化是怎樣……(雖然原本設定上他的確是比阿萊弱沒錯啦)

嗯,看來阿萊之前的確壓抑太久了。(蓋章(喂

然後再來是什麼?唔,男孕嗎?話又說回來,今天寫第十二章時,突然發現這故事好像不管怎麼掰都可以凹……因為原本的設定就是一個怎麼掰都說得通的東西……(人心嘛,想像力是你的超能力)說起來,「設定」這種東西,把它寫得太明確就會太死,寫得太不明好像又太自由了點,整個就是作者想怎麼凹都行,雖然這麼一來我接下來要怎麼YY都無所謂,不過這樣真的好嗎……?(死)

總之,我最近突然覺得老玩男孕梗好像有點老套了,我不想那麼快就把它玩爛啊!(抱頭)

另,先說一下,雖然我覺得這故事搞不好不用等到暑假就寫得完(?),不過暑假的CWT如果報得到的話,可能也不見得會出本,因為主要是之前的V家小說本銷不完,沒銷完=出新東西的機會不大,所以如果有人在期待出本的話就先來買V家本吧>__0!(毆)好啦我沒有在期待啦,真的沒有啦,只是說說而已……

然後,因為年初開始就有很多徵文,所以也有點想去投稿試手氣(?),也因此【幽光】可能接下來就比較不會更新那麼勤(不過因為我很閒所以也很難講……),總之,目前不太急著出本就是了,除非年中我突然有閒錢或是V家本突然在暑假前銷光,否則出新刊的或然率應該不會太高。(總之說穿了就是我沒錢(毆

此外扯件沒關的,我最近發現,其實萊斯特(Lester)這名字我在以前的小說中就用過了,而且還很告非的一樣是銀長髮飄飄美青年造型的角色,我開始寫小說也不過就06年的事,居然失憶至此,真是太厲害了(誤),順帶一提,那篇小說叫【覡】,而 "Lester" 我當初是翻成「列斯特」,大概就是因為譯名不太一樣所以才會忘了,而且那篇小說自從完成後就一直被我當成黑歷史,在這個部落格上你是搜不到的,不過主站跟鮮網那邊還留著就是了,我最近把它翻出來大致看了一次,其實似乎也沒我印象中那麼糟,只是因為我當時沒寫出想要的感覺所以不太喜歡而已,當成普通的BL多P向故事倒是還過得去。(啥)

然後,我稍微思考了一下,【幽光】這個只有兩三個角色在那邊鬼打牆的故事到底是不是應該早點把它給收了,因為本來其實就是在暑假前拿來墊檔(?)用的東西(本來是打算暑假拿來出本啦,但目前看起來出不出得成並不是寫不寫得完的問題),那如果我現在把它收尾了,我接下來是要拿什麼來更新?不過轉念一想,其實這也只是藉口而已啦,要更新的話,其實根本不可能沒東西寫的,就算沒看電影沒看書沒感想能寫,小說應該也是能掰個好幾篇(何況還有欠著的同人文),所以,嗯,找個時間早點把這故事幹掉好了,反正H也H過了,再這樣鬼打牆下去就是擺明在拖戲了(爆),而且結局一早也就想好了,雖然不曉得實際寫到那時會不會又跟想像中不一樣就是……

最後,丟一下本篇的篇名梗,我知道這系列的童謠梗真的很硬凹啦……以後有機會的話,我會想個更貼近童謠意涵的故事的……

《The Queen of Hearts》
─紅心皇后─


The Queen of Hearts she made some tarts all on a summer's day;
紅心皇后在一個夏日中做了果醬蛋塔;
The Knave of Hearts he stole the tarts and took them clean away.
紅心騎士偷走了果醬蛋塔,偷了個精光。
The King of Hearts called for the tarts and beat the Knave full sore.
紅心國王為了果醬蛋塔,將紅心騎士打得遍體鱗傷。
The Knave of Hearts brought back the tarts and vowed he'd steal no more.
紅心騎士歸還果醬蛋塔,並誓言不敢再偷。

留言

  1. 我希望有個腦袋頂上核爆的圖示能表達我心中的激動(啊碰!)他們終於攻上本壘啦~不過想想跑壘的過程反而更容易引發觀者的高潮?←你變態!

    比起讓亞伯的老爸看光光~我比較好奇阿萊他老爸看到有什麼感想?

    想想莉茲怎麼也是從兩個男的搶著要,一覺醒來竟發現她的未婚夫和追求者兩個人在那兒樂不可支...(掩面)

    回覆刪除
  2. 阿萊他爸自從死後跟亞瑟去月光下散步就沒再出場了(爆)
    話說亞瑟這傢伙BUG還挺大的……
    都去散步了還能來古堡當NPC是怎回事……(馬甲開很大?)

    >想想莉茲怎麼也是從兩個男的搶著要,一覺醒來竟發現她的未婚夫和追求者兩個人在那兒樂不可支...(掩面)
    所以其實是作者跟開後宮的角色有仇(炸)

    回覆刪除
  3. 哇靠!!我們加阿冥寫h過程了!!!
    哇!!哇!!!哇!!!!好害羞!!!
    ˇ//////////ˇ
    我們家阿冥長大了@w@+
    我最愛看h文了(好啦大家都知道)

    嗯嘛嗯嘛~好吃~ˇ
    以後要繼續保持喔ˇˇˇ
    咩,所以小萊要發揮主角威能嗎?:D
    期待下集ˇ

    回覆刪除
  4. 其實我有嘗試把它寫得儘量不香豔刺激(?)
    話說這樣我blog要不要設成「內有成人內容」啊……
    可是我偶爾也是會寫青少年向的東西……傷腦筋(抓頭)

    >所以小萊要發揮主角威能嗎?:D
    咦?!他有主角威能嗎?!(大驚)
    我以為會被肛的主角應該沒有這種東西才對啊……(誤)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