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職怪業俱樂部】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本來剛啃完兩本尼爾蓋曼短篇集,想說應該來寫一下感想的,但是我卻突然把這本我少說也兩年前看的書從書架上拿下來,然後覺得先寫一下這本好了,原因可能是因為我這兩天突然在別人的部落格影到有人在推【玩具店不見了】,而看到這本書,我就想到另一本完全不同作者的【奇職怪業俱樂部】──聯想到的原因無他,除了這兩本書都是歡樂向的推理小說之外,另一個可能無非就是這兩本書我是在差不多同一時期敗的而已。

說到G.. K. 卻斯特頓這號人物,其實他比較為人所知的推理作應該是布朗神父系列,布朗神父這系列國內也出過,不過我卻一直提不起勁去看,據本書導讀詹先生所述,卻斯特頓當年先寫了這本【奇職怪業俱樂部】,本來大概只是看福爾摩斯很紅想吐他槽一下而已(卻斯特頓寫這本書時,福爾摩斯都還在連載中),但是他並沒有只寫了本惡搞福爾摩斯的「反」推理小說就滿足,而是又繼續嘗試了推理小說其他的可能性。

【奇職怪業俱樂部】後,他又寫了另外兩種不同類型的推理小說,最後他選擇繼續寫下去的,就是布朗神父系列,至於明顯只是寫來惡搞的【奇職怪業俱樂部】及另一本間諜類型的【知道太多的人】他都沒繼續寫下去,也就是說,這三支流派裡,他選擇了「致敬」福爾摩斯的那一派,而不是嘲諷跟諜報這兩派,也因為卻斯特頓在當時是個文學大家的緣故,所以既然他都寫了,那大家也都敢寫了,算是在推理小說發展之初為這個「新文類」奠下穩健基石的人物。

不過,我對「正統」流派的布朗神父一直沒什麼興趣,倒是這本存心惡搞的【奇職怪業俱樂部】我反而看得很樂就是。

我們知道,推理小說開天闢地以來,故事中總要有個「神探」,然後他還要有個負責記述的「助手」,神探總會有案子可破,而助手總是負責崇拜他,當然,這在腐的領域中,也是個很好發揮的組合模式(喂),但是,讓我們想像一下,如果神探與助手之間,並非這種「天才」與「崇拜天才的普通人」的關係,而是「神經病」跟「吐槽魔人」的互動模式,那會是怎樣一副光景?

首先,這樣的模式可能會變得沒什麼好腐(爆),因為當我們的神經病偵探正急欲破解某樣神秘不可解謎團時,我們的吐槽系助手可能不會說出「好,我跟你一道去!」而是會說出「要去你自己去!冷死了!我要回家睡覺!」這種句子,而就算是被死拖活拖硬拉到現場,可能也還是不斷地在心中OS碎碎唸「我幹麼跟這白癡來這裡瞎攪和?我現在不是應該待在溫暖的壁爐前喝著我的熱茶嗎?」而不幸的是,偵探最後所揭發的真相往往也不是那種能讓吐槽魔人助手立刻改變觀感對他說「哇,你真是太厲害了!」的事,而盡皆是一堆莫名其妙又沒意義的鬧劇,導致吐槽系助手到最後可能會連吐槽都懶得吐,只是站在旁邊冷眼看偵探幹蠢事。

不過,固然這樣的模式與傳統中我們所知的偵探助手模式有所不同,相較起來可能也沒太多點能夠開小花(因為應該是助手的人根本懶得理偵探,不像傳統上的助手都是天涯海角只要偵探一句話就衝),但這樣的故事加上英式幽默的趣味,就變得亂歡樂一把,要知道,吐槽系也是一種不可或缺的萌點所在。(正色)

事實上,在【奇職怪業俱樂部】中,負責扮演「偵探」的人其實有兩位,一位是本書真正主角兼幕後大魔王(這要到最後一章才揭曉)貝索‧葛蘭,他是一位退休的法官,另一位則是他的弟弟魯伯‧葛蘭,故事中他是一位真正的偵探,但卻不若他的老哥那樣有觀察力,他之所以當偵探似乎完全只是跟流行,而他老是一股腦地投入莫名其妙事件進而將我們的記述人拉下水也是見怪不怪之事。

【奇職怪業俱樂部】所提出的疑問是:如果我們有「神探」,可是卻始終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案子,或是出現的事件全都是一些乍看詭怪實則無關緊要的無聊事,那會怎麼樣?

  「他幹了什麼事?」

「細節我並不清楚,」葛蘭說「但我知道他的罪過在於侵擾他人的慾望。或許他採取了一些詐欺的手段來執行他的計畫。」

「什麼計畫?」我問道,「如果你這麼了解他,你告訴我,為何他是全英國最邪惡的傢伙?他叫什麼名字?」

貝索‧葛蘭盯了我一會。

「我想,你誤解了我的意思。」他說,「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他。」

「從來沒有見過他!」我有點生氣地吼起來,「那麼,你說他是全英國最邪惡的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所說的話,就是我要表達的意思。」貝索‧葛蘭平靜地說,「一見到那個人,我就突然在其他人身上發現了天真的光輝。我發現,街上的一般人都在扮演他們自己,可是那個傢伙卻不然。我發現,在貧民區的那些人,或許是乞丐,扒手、流氓,可是他們到底有心向善。可是,我卻發現那個人一心使壞。」

我忍不住回他:

「可是如果你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他……」

「老天,請看看他的臉。」貝索的叫聲嚇著了司機,「看看他的眉毛,從他的眉毛可以看出地獄的驕傲;那種驕傲,是撒旦還在天堂擔任首席天使時就帶有的罪行。看看他的鬍髭,長成那副德性,分明是要侮辱人性。老天爺,也請看看他的頭髮以及他的帽子。」

我渾身不舒服。

「可是,說起來,」我說,「這實在是狂想──太荒唐了!看看眼前這活生生的事實吧!你從來沒有見過那個人,你怎麼……」

「喔,事實?」他絕望地呼喊,「什麼是純粹的事實?難道你還如此深陷在迷信之中,還緊緊地抱住昏暗的史前祭壇不放──竟然還相信事實?難道,你不肯相信第一印象?」

「嗯,」我說,「第一印象是可能比事實來得更不實際。」


當然,每件案子實際上都是無關緊要事的話,那麼其實這個故事本身就會處處透著一種「過於和平」的味道,畢竟,【奇職怪業俱樂部】這本書一開始就是為了要嘲諷福爾摩斯,有一種「最好是隨便撿都有那麼大案子可辦」的日常趣味,也正是為了要嘲諷所謂的「邏輯思考」,嘲諷福爾摩斯式那種「通過有條理的思考必能得到一個合理答案」的固定模式。

【奇職怪業俱樂部】中所闡述的,是這個世界經常體現出的一種荒謬,人世間並非一道簡單的數學題目,並非只要通過合情入理的邏輯思考就能得到真相,事實上,更多的時候是沒有固定解答的,這也就是為什麼【奇職怪業俱樂部】中每件怪奇事件的真相都是那麼扯兼莫名其妙,因為你不能否認,人世間有許多狗屁倒灶的事就是無法用常理去解釋。

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人在看過【奇職怪業俱樂部】後,很難理解它為什麼每篇都那麼扯,進而認為它毫無可看性,因為對於習於一般推理小說模式的讀者來說,【奇職怪業俱樂部】或許會顯得過於無條理與過於和平,它沒有血腥難解的謀殺事件,也沒有半件事是可以經過常理思考而得到真相的,所以,要怎麼閱讀這本看來既遵循推理模式,但又每篇都不按牌理出牌的「反」推理小說呢?由衷建議,你就把它當成是英國佬愛開玩笑的一本歡樂向小說就好了,去享受它每字每句中所安插的笑點,不要去想結局合不合理,因為它本來就不要你用合理的想法去想,這裡面的每篇故事,本來就沒有一篇合理。

此外,也因為【奇職怪業俱樂部】本身,就是一個「過於和平」的嘲諷文本,但作者想必也很清楚,現實的社會中仍然是處處上演著血腥謀殺,這是真實存在的事,所以這也讓【奇職怪業俱樂部】這種一開始就是存心嘲諷血腥謀殺事件的文本,和福爾摩斯那種認真處理血腥謀殺事件的文本比起來,有了決定性的侷限,因為作者並不能否認真實人生中處處充滿了非自然死亡,我想,這也就是為什麼作者在注意到推理小說此一文類的時候,只寫了【奇職怪業俱樂部】這一本嘲諷式的小說,因為他知道,他不可能永遠嘲諷下去。

儘管世間確實存在著許多「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的胡搞事件,但真實的謀殺仍然存在,所以,在往後的推理小說創作中,他沒有選擇將【奇職怪業俱樂部】那種不痛不癢的嘲諷繼續延續下去,而是選擇與福爾摩斯相似的路子去處理直切社會核心的謀殺事件,雖然,我對於【奇職怪業俱樂部】沒有續集就只有這一本也覺得有點可惜就是了(我還想多看些惡搞啊……)。

是故,正因為【奇職怪業俱樂部】闡述的基本精神正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但現實上的「天下」,卻是處處「有事」,【奇職怪業俱樂部】儘管嘲諷到了一部份的現實,但它卻因為奠基在這個「無事自擾」的基本上,而顯得有了侷限,不能更推展到那些真的有大事發生的場合,也不能更深入地切進整個社會的面向,只能是局部的,所以,作者只寫了這一本嘲諷式的推理小說,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小說家意識到如此的嘲諷,也只是嘲諷了一部叫福爾摩斯系列的小說,他不能將視野更推展到整個社會的面向,也不能更闡述他對於整個現實層面的看法,所以,好玩歸好玩,但我們也就玩到這裡為止,正如【奇職怪業俱樂部】中主述者的最後一句話:「於是,我們的冒險史詩,如同生生不息的循環,就在它曾經開始的地方暫時告一段落了。」儘管他說的是「暫時告一段落」,但從後來的整個歷史看來,你很清楚,這是真正的下台一鞠躬了。

當然,多年以後,在我們已經熟知福爾摩斯與華生式的推理小說,也已經很清楚所謂「推理小說」大致上到底是長得什麼樣子之後,我們還是能有一本歡樂,而且與福爾摩斯同一時代的人寫的惡搞式推理小說能令人捧讀,了解到當時就已經有人在惡搞這位我們熟知的大偵探,而且也可以從中窺知當年的人是怎麼吐槽福爾摩斯的,然而,這並無損福爾摩斯的地位,反倒因為這位吐槽者本身的文學地位,而使得福爾摩斯所開啟的這個文類變得更加重要且多采多姿,而從這位吐槽者吐到最後自己也投入推理小說的創作,從歷史上看來,他當初的吐槽,反而是一種禮讚與肯定了。

最後,我發現本篇感想意外地正經,相信大家一定看得興致缺缺,所以在這邊廢話不多說,奉上我剛剛才goo到的【奇職怪業俱樂部】同人文一則:


*延伸閱讀:
<糖♥吉訶德>狂草洛可可*:《奇職怪業俱樂部》不要把別人都當成笨蛋!


對不起,我錯了,請把我前面說這本書沒腐的部份都當成屁話,因為我剛剛翻原作,看到這一段:

  「貝索,」我說,「如果你是我的朋友,拜託,說清楚怎麼回事!」

他又笑了起來。

「我的小天使,你所收集的『奇職怪業』,又多了一個樣本啦。這兩位紳士(現在我正在向他們敬酒)是『耽擱專家』。」


那個小天使小天使小天使小天使是怎麼回事?這比福爾摩斯那句老掛嘴上的「我親愛的華生」更糟糕了好嗎!(爆)

然後順帶一提,如果你夠細心的話,會注意到貝索跟我們的主述者(古利‧史溫本←他的全名在書中相當難找)通常都是互稱名,不稱姓。好吧抱歉,我前面正經感想講一堆,最後才來個大翻供……(爆)果然這些英國小說不容小覷,我以後會反省的,謝謝大家。

留言

  1. 嗚嗚~同人最好這麼好找啦!!Q口Q
    鬼怪公寓的同人我想找都找不道(淚奔)!
    沒辦法...我就是喜歡這種古靈精怪的題材(攤)
    另外~這本我也沒看過:D

    回覆刪除
  2. 我也沒有想到會找到同人文啊~~(灑小花轉圈圈)
    我本來其實只是要找圖兼偷看別人的評論而已,
    結果看到有人寫同人~~而且寫得還很很有原作味,
    害我看完整個人都HIGH了\冏/

    回覆刪除
  3. >這樣的模式可能會變得沒什麼好腐
    只要助手是個傲嬌這句話就不成立了(茶)
    是說我看到「神經病」跟「吐槽魔人」這句話腦中想到的竟然是銀魂……(慢著銀魂一點也不推理啊!)所以我還是覺得這樣是可以腐的。
    然後轉念一想又發現日劇33分偵探好像就是主打這類型的偵探助手模式……(雖然這部的助手是女的沒得腐)

    (翻到後面)
    唔,果然。(啥?)

    回覆刪除
  4. 其實這本某種角度來說是真的滿銀魂的(認真)

    我當初看這本是真的沒覺得有腐點,
    (仔細一想我當年看銀魂時也不覺得他有腐點也……)
    只是記得我一直很欣賞那個助手的吐槽而已,
    (其實他也不算助手,只是主角的朋友而已)
    但是因為Goo到同人文令我大驚,
    所以我就回去翻了一下,結果就看到那句小天使(爆)
    果然英國小說是不可能不腐的……(←這是偏見)

    回覆刪除
  5. 吼吼,我生氣了,連這本都有同人文
    為什麼沒人寫《玩具店不見了》的同人文!!(因為翻譯的關係嗎!(怒)>_<


    話說男爵看了玩具店嗎O_O?

    回覆刪除
  6. 玩具店那本我也頗久之前看了,
    印象中沒有腐點啊=D=?!
    (默默回去翻書查找)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