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光】終章‧再會

  他夢見血紅的滿月自天上殞落,吞沒了那座銀色的古城,他看見莉茲站在火舌蔓延的古堡中,而她的臉上生出了一副紅色的面具,她掩面痛哭,往坍塌的古堡深處奔去,他沒有抓住她,沒有嘗試喚回她,只因他無力挽回,無法阻止。

  然後他醒了過來。

  「萊斯特?你醒了嗎?」亞柏擔憂的面容映入眼廉。

  「亞……柏……?」他輕喚道,卻發現喉中乾澀無比,聲音嘶啞乾裂。

  「沒事了,萊斯特……我們已經脫身了。」亞柏說道。

  「莉……茲呢?」他微微轉頭,看見他們正待在一座有點熟悉的森林裡,但莉茲卻不見蹤影。

  「她沒有回來,」亞柏的聲音有些哽咽。「我不知道她去哪裡了。」

  萊斯特勉強撐起身來,而亞柏扶著他;他注意到這裡就是他們小時候常去的那座廢墟所在地,可是眼前除了蔓生的藤蔓和森立的樹叢外,他找不到半點那座灰色建築的蹤跡。

  東方已升起魚肚白,天色眼看就要亮了。

  「那座古堡呢?」他問。

  「消失了,不再存在了。」亞柏說道。

  「可是莉茲──」

  他猛然住口,因為他想起了剛剛的夢境。

  「她沒有回來……她跟那座城一起……」萊斯特捏緊掌心,沉重地說道。

  「可是,古堡消失了,不就代表心臟已經被消滅了?為什麼莉茲卻沒有……」亞柏望著他。

  「不是我消滅那顆心臟的。」萊斯特搖搖頭。

  「那會是──」

  「是莉茲,她用我的劍,刺進了那顆心臟,殺了那個戴面具的人。」

  「是莉茲……」亞柏喃喃說道,似乎難以置信。

  「我沒有勇氣殺掉那傢伙,原本應該是我動手的……可是到了最後一刻,我卻下不了手……」

  亞柏望著他。「那東西又變成我的模樣來欺騙你嗎?」

  「不,牠變成了……我,變成一個……我一直想要成為的模樣……」

  「所以你才下不了手……」

  「不全是那樣,亞柏,」他抬起頭,聲音裡帶著哽咽。「她……那東西說,說我的體內有你的血……所以我才……我無法動手……」

  「我的血……?」亞柏略微睜大了眼。

  「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了,」他搖搖頭。「莉茲動手殺了那傢伙,古堡的力量也就被破壞了……那東西……已經在我的體內消失了。」他說,聲音中帶著苦澀。

  「那麼莉茲……」

  「我沒有帶她走,亞柏,她要我帶她離開那裡,可是……我辦不到,我不能……我無法原諒她。」

  「萊斯特……」

  他抬起眼,灰色的眼中噙著淚。「她殺掉了你的孩子,我沒有辦法原諒她。」

  亞柏看著他,眼中流露著痛苦。「萊斯特,你是說你……」他沒再說下去,反而伸手將萊斯特擁入懷中。

  「抱歉……亞柏……我……我真的……」萊斯特的聲音在他懷中顯得悶悶的。

  「別說抱歉,是我的錯,都是我造成的……如果我沒有去到那座古堡──如果我沒有許願……」

  萊斯特回抱著他,在沉默了一會兒後靜靜說道:

  「亞柏,我許了個願。」

  他抬起頭,迎向亞柏的視線。

  「你說什麼?」亞柏問。

  「我現在……想起來了,在莉茲毀掉心臟後……我許了個願。」

  「向誰?」

  「向任何人……任何可以幫我的人。」

  「你許了什麼願?」

  萊斯特望著他,靜靜地笑了。



  他把莉茲一個人留在那裡。

  他順著螺旋形的階梯往下走,他得去找亞柏,得去見他才行。

  身體裡好痛。

  他抱著腹部,舉步維艱地往下走。

  然後他看見亞柏父親的鬼魂正站在轉角處。

  「你不是……已經被解放了嗎?」他問。

  我早就錯過離開的時機,即使心臟被毀滅,我也不知道能去哪裡了。

  他虛弱地笑了笑:「你已經離不開這裡了,對吧?」

  沒有人能夠離開這裡,即使你父親也一樣。

  「我想也是……他從來就沒有離開過這裡吧。」

  白色的幽影點點頭。他的肉體是消滅了,但他最後還是會回來這裡,因為他踏入過一次,就永遠不可能擺脫得了,實現願望這種事……不可能毫無代價的。

  「你告訴我,他現在過得幸福嗎?」

  如果你認為在月光下永遠徘徊可以算是一種幸福的話。

  他露出苦笑:「如果是獨自一人的話,或許很孤單吧,可是,他身邊還有你在,不是嗎?你一直在等他吧?在月光下……在這座古堡裡等他。」

  你怎麼知道的?

  「我看得出來,你並不恨我父親。」

  我是不恨他。

  「你也……愛著他吧?」

  幽影沉默不語。

  「沒有人會在被怨恨後,還能視對方為朋友的,那根本……不,那從一開始就不是友情吧。」

  你說得沒錯。

  「我們在某種程度上,其實很像哪。」萊斯特苦笑。

  也許正因如此,我才無法不管你。

  「也許吧。」

  他繼續走著,而幽影漸漸消失在黑暗裡。

  身體裡有某樣東西正在死去。

  那是屬於他和亞柏的東西。

  是他唯一與亞柏聯繫的證明。

  他無法原諒莉茲。

  無法原諒她如此輕易地就讓一切結束。

  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能夠繼續在這座古堡中迷失下去。

  希望還能繼續作夢。

  他無法再走下去。

  他倚靠著石壁,緩緩地滑了下去,跪坐在地。

  別奪走它。

  別奪走亞柏和他之間唯一的聯繫。

  就算他會因此失去更多也無所謂。

  他想留下它。

  他不想失去它。

  他望著從半透明石牆外穿入的月光。

  向我許願吧。月光說。

  「我……」

  堅持下去。

  告訴牠,你並不想許願。

  當這座古堡消失,也不過就是回到原來的現實罷了。

  都已經這麼多年了,難道你要在這裡放棄?

  承認你的軟弱?承認你根本不想回到現實?

  醒醒吧,一切該結束了。


  不行。

  不能結束。

  為什麼他不能繼續活在夢裡呢?

  為什麼他就沒有選擇繼續作夢的權利呢?

  他已經當了好久的好孩子了。

  太久了。

  讓我任性一次,就這麼一次也好。

  「別把它從我體內奪走,」他說,聲音氣若游絲。「別讓它死去……別帶走它!」

  不管是誰都可以,求你實現我的願望。

  他虛脫地倒在石階上,並感覺到鮮血自體內流出。

  矇矓中,他看見月光灑在自己的身上,很亮,但並不溫暖。

  月光是不會令人感到溫暖的。

  它只是很美而已。

  你的願望我聽見了。

  當他閉上眼睛時,彷彿聽見有誰正這麼說道。



  之後,亞柏和萊斯特回到了格蘭迪家靜養,他們的身上都負著傷,需要休養很長一段時日,而莉茲就這麼永久失蹤了,整座宅子裡上上下下沒人敢再提這事,只是,雖然無人提起,但大夥兒心裡也明白,莉茲小姐是不可能再回來了,夜晚的森林裡向來不寧靜,一個弱女子在那兒若是被什麼野獸給吃了也不希奇。

  沒有人知道,莉茲去了哪裡。

  而當時前去尋找的萊斯特與亞柏對此也絕口不提。

  之後,萊斯特似乎沒有心情再談娶妻一事。

  後來又過了一段時日,傷癒的亞柏打算離開格蘭迪宅,但終究沒有走成。

  有那麼一天,在滿月之夜,無人知悉的時刻,那位銀髮的主人獨自來到亞柏的房裡,告訴他不為人知的秘密。

  他拉著亞柏的手,要他觸探他體內的另一股心跳,撫摸他微微隆起的腹部。

  他們沒有讓其他人知道。

  此後又過了不久,格蘭迪家的人發現,他們的主人及他的朋友在一個夜晚憑空消失了。

  有人說,曾在滿月之夜見到一個銀髮青年與一個黑髮青年結伴前往森林深處,在月光下,銀髮青年的長髮一如星星般閃耀,他們笑著,鬧著,消失在森林的另一端,但這說法並不被採信。

  此外,偶爾有人會提起,曾經在森林的深處,見過一座銀色的鬼城。

  有人說,鬼城把格蘭迪家的年輕主人抓了去,不過這說法一直被斥為無稽之談。

  沒有人再見過格蘭迪家的年輕主人與他的朋友。

  也沒有人知道他們去了哪裡。

  也許只有月光知道。

  但人們清楚,月光從不回答。

  就算月光裡藏著一整座城的秘密,它也從不輕易洩露。

  或許,那些願望早已被實現。

  只是不為人知。

  因為那是說出來也沒有人會相信的事。

  當清晨的曙光照耀在天空裡,令月光失色之際。

  那些秘密就隨著幽光隱沒。

  無人知曉,無人察覺。

  即使偶爾有人看見他們在月光下行走。

  即使有人說,鬼城確實存在。

  他們仍然不會知道。

  他們仍然不會相信。


The End





【附記+碎碎唸】

上一章說阿萊流產是騙你的。(被扁)

然後席蒙家其實兩代都是BL,哈雷路亞~

不過,這其實是寫到最後才突然冒出的事,亞瑟這傢伙居然連我都瞞住了,真不容小覷……雖說這似乎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他對仇人的兒子愛上自己兒子一點都不意外就是了……(其實你很羨慕他們吧,亞瑟)

其實我有點好奇,亞瑟在另一個世界會怎麼玩孚士德?(掩面)

另外,這篇的男孕梗意外地並沒佔多少篇幅──通常我要是寫男孕,好像都會一開始就鋪梗,但是這篇反而沒有,倒比較像是中標了就直接等於故事結束,為什麼會這樣我也不明白,不過倒也還不至於不重要到砍掉這段也無所謂就是,因為我很早就決定好,故事最後鬼城還是不會被幹掉,而阿萊就是因為莫名的母性發作才幹不掉鬼城,所以說到底,男孕在這個故事中還是很重要的。(認真(被打

說起來,其實這故事裡好像沒有一個人是討人喜歡的(?),每個人都是優柔寡斷又互相相害應該死好的貨色啊(爆),只是差在誰最晚壞掉而已,話說我有點在意亞柏後來雙重人格還在不在啊……不過總覺得阿萊不會在意這種事就是了(?!)

是說,這結尾好像有點尼爾●曼的味道?(←並沒有請不要想太多這位太太)

留言

  1. 我之前才在想他們的老爸很有鬼(起碼亞瑟當方面很可疑),沒想到還真的...呼呼呼呼。
    好吧,看莉茲這麼雖小,我又有點同情她=w=

    你確定這故事沒有提早被腰斬嗎?沒有嗎?怎麼前面鋪梗鋪這麼久,熊熊就變成敘事詩收尾...(所以副標叫做 席蒙家的再興?(毆)

    回覆刪除
  2. 其實本來真的沒有要把亞瑟寫成這樣,
    但是後來發現這樣寫就可以解釋一切了(?)
    就給他寫下去……(毆)

    我還滿喜歡寫莉茲黑化的那部份~
    這是我對她的愛啊~~(變態作者走開啦)

    果然很像腰斬啊(爆)
    其實只是停了一兩天冷靜下來回頭看看發現好像沒有什麼梗能拖了,
    就直接超展開好了(喂)
    不過好像也因為這樣導致平衡感變得有點糟……(死)

    回覆刪除
  3. 嘛...所以主角還是許了願.用了那個女人的心臟?(歪頭)
    結果好悲傷阿(哀)

    回覆刪除
  4. 是說文章都已經完結的情況下,其實可以一起集中到看完終章後再回的嘛……orz

    回覆刪除
  5. 咦?我以為你會希望我看一張回一章
    因為我一像是看完這依章就忘記上一章的感想的...因為委敢想都很短暫囧
    下次我會注意的

    回覆刪除
  6. 阿冥是千變萬化的,不要勉強去猜測阿冥的心(炸)

    如果是連載中的話每篇都回很好啊,
    可是都已經完結好幾天了這樣就好像有點怪怪的……(思)
    如果真的沒啥感想不用回也沒關係啦(炸)
    不用那麼勉強(拍肩)

    另,「短暫」是用來形容時間,不是句子的長度……

    回覆刪除
  7. 也可以用來形容思路...
    例:我的思路一向很短暫(真哀傷)

    回覆刪除
  8. 這樣還是指時間的長度啊XDD"

    例如「我的熱情一向也很短暫」(巴蕊)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