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微笑】藍鬍子童話、變態與卡巴斯基的憂鬱



標題真難想!(抱頭)──不過,這類短篇結集的小說本來就很難想標題。(藉口)

總之我最近終於看了【神的微笑】這本華人推理小說了喔喔喔~~雖然我個人曾經被華人的作品傷害過幾次(爆),不過我們還是要等待並懷抱希望(←這個基度山的梗你到底要玩幾次),當然,我並不打算以一種佛心來著的「華人推理還是有望的要支持啊」路線來推薦(是的你沒看錯是推薦)【神的微笑】這本書,因為那不但太八股了,而且也太不道德。

之所以推,當然就是我覺得它好看──雖然嚴格說起來,【神的微笑】中所收錄的三篇作品仍然有一些小BUG或不是那麼完美的地方,但大體上來說,已經是可讀性相當高的作品了,除非你跟我一樣七八奧客愛挑東挑西(爆),不然正常來說,這本書應該還是能讓你看得相當歡樂。

不過我要承認的是,一向很少收口袋書的我,這次之所以義不容辭立刻(?)殺到全家去找這本書的動機(還找了兩家才找到),其實並不單純,說來說去,其實,無非也還是為了一個「腐」字。(被打)

事情的開端,起始於我在九爺那看到【神的微笑】的讀後感,提到當中收錄的一篇故事【藍鬍子的密室】似乎有頗讓人發萌的傾向(?),當下便頗是好奇(←你根本是只要聽到有腐就會眼睛一亮),再加以作者似乎(?)也表明他不排斥這路線,這就更讓我有興趣了,因為畢竟像這樣直接表明不介意筆下角色被腐的作者其實不多,所以看到作者這樣說,我其實還滿HIGH的(喂)──意思就是我們怎麼YY都可以囉?!(←不,人家並沒有這麼說)整個就覺得不去看一下這作品怎麼可以?反正口袋書好便宜的,花個小錢滿足一下好奇心也不算太吃虧啦。

而很讓人高興的是,不光是【藍鬍子的密室】這篇故事的確有萌點,第二篇故事【窺伺藍色的藍】及出自另一位作者的【西巴斯貝之戀】也都是讓人讀來相當愉快的作品,用比較不適合我這路人的評論式說法就是「皆為水準之上」──雖然稍加審視的話,還是能看出它們的小瑕疵,不能算是完美之作什麼的,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們都已經是很有娛樂性及可讀性的作品了,你不需要先讓自己充滿佛心──也就是並不需要放寬你平常對小說的高標準,也可以看得很愉快。

以下乃本書各篇感想,照例完全不中肯不客觀不具參考價值(喂),如果不幸被作者看到的話,呃,不用太在意,看看就算了(毆):



【藍鬍子的密室】─陳浩基

如題所示,是以童話【藍鬍子】為梗的故事,非常標準的第一人稱古典式推理,負責偵探一職的是位叫萊爾‧霍夫曼的法學博士(話說這姓氏老讓我想把名字改成達斯汀),而助手則是他的下僕漢斯‧安得森‧格連(靠夭這僕人名字比主子還長是怎樣?!〈爆〉),說老實話,一開始其實我不太喜歡漢斯的碎嘴(揍),也因此並沒有立刻對主角二人產生什麼很鮮明的印象,不過到了第二頁最底下的一段主僕間的對話,我就突然被擄獲了(咦),也因此開始有動力往下讀(毆),那段對話是這樣的:

  「先生,我們不是應該早點回到倫敦向陛下報告嗎?」我作出無力的反抗。

「漢斯,你忘記我們是密使嗎?當然要做些什麼來掩飾身份啊!(以下略)」


因為霍夫曼這回答太欠巴了(讚賞的意味),所以我馬上就被打到了好該死,而且接下來扯了一堆打算要去的名勝景點這點也很靠杯,你想跟漢斯到處去玩就說一聲!XDDDD

不過後來遇到委託人(?)的時候,有句敘述其實讓我覺得有點混(毆):

  從服飾可以看出她是個已婚婦人。


不是我要吹毛求疵,而是我最近才被友人吐過這種類似的槽(喂),所以這類敘述我會特別在意。(←明明就是吹毛求疵嘛)

總之這篇大致上的故事,就是霍夫曼跟漢斯剛好解救了一個從古堡裡跑出來的女子,而女子逃出的原因則是害怕她的丈夫──也就是藍鬍子男爵──題外一下,關於他鬍子的那個梗其實我覺得有點可惜,因為作者沒有提到藍這種顏色與貴族之間的關聯性──所謂的藍鬍子應該更可能是一種意象式的形容而非真正的藍鬚,而且漢斯直接把男爵的鬍子拿去跟印地安人扯上關聯其實也有點唐突(雖然他只是腦子裡想而已)。

另,夫人對於男爵的外型敘述也有一點點矛盾,先說他的樣子「沒什麼」,然後又說他的鬍子是「怪異的藍色」──這點還讓漢斯在心裡大為驚奇,並拿去跟當時大家還很陌生的印地安人混為一談(爆),既然如此男爵的外貌怎麼可能會是以「沒什麼」來作開頭呢?作者這樣不行喔~~(搖手指(被折手

拉回故事本身(毆),總之夫人之所以逃出來的原因,是因為她在古堡中的某個房間發現了女子的屍體,而她很害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被殺的對象,而見美女有難,這對主僕就自告奮勇偽裝成委託人的義兄(們)陪夫人回古堡,藉此釐清真相(看過【藍鬍子】童話的人對這義兄的設定應該會會心一笑),這邊的歡樂點則是霍夫曼還特地對漢斯這麼說:

  「(前略)漢斯,你也該要叫我萊爾了。」先生笑說。


不需要特別強調吧!(拍桌)

真令人懷疑霍夫曼是不是故意要讓漢斯這麼叫自己才刻意提議要當人家義兄的……因為說實在,真要偽裝的話,霍夫曼自己來不就行了嗎?漢斯還是可以繼續在旁邊當僕人就好了嘛──而且照漢斯後來的表現,他明明就是很容易露餡的人啊!(不論是外表或浩呆的程度)霍夫曼你也未免太勉強他了吧──雖然根據【藍鬍子】原本的故事,女主角的確是有兩位兄長沒錯,不過這設定硬保留到這個故事中,反而讓霍夫曼看起來整個很司馬昭之心……(誤)

而令人意外的是,在主僕二人隨夫人回到古堡後,竟發現夫人先前所見的屍體無端消失了,但鑰匙一直都在夫人身上,若房間裡真有屍體的話,沒來由會不見,至此也就演變為密室移屍事件了,當然,接下來的事我就廢話不多說,免得破梗,反正就是主僕倆表面裝成是夫人的義兄,暗地裡則展開搜查啦,先聲明,我之所以不提案件後來的詳細發展,絕對不是因為我把重點都放在那對主僕的互動上(巴)。

雖然,大致上來說我很喜歡這故事(你是喜歡霍夫曼才對吧),但真要說的話,我是覺得這個故事作為一個十六還十七世紀的時代背景,某些用字遣詞其實太「現代」了點,尤其主角又是英國人,實在是有點不夠裝模作樣(毆)──雖然霍夫曼的逼機有到位(這是讚賞),但漢斯給人感覺就太現代感了點──我不清楚這是不是因為作者的前作有因為語感問題而產生爭議的關係,所以這次才刻意以這種「不甚古典」的語感書寫──畢竟我沒看過前作,無法就這點上作評斷,只能作這種不負責任揣測(毆),雖然寫一個不屬於「現代」的時空背景不需要連語感都百分之百貼近當時的文謅謅語感,尤其又不是以那個國家的語言書寫,要百分之百貼近也不可能,但至少稍微有一點點距離感應該還是必要的──舉個比較不相干的例子,畢竟,沒有人會想在金庸或古龍的武俠小說裡看到「你這白目中二廚」這種宛若時空錯置的句子。

雖然【藍鬍子的密室】這篇的遣字用詞已經算是文雅了(沒有到出現「白目中二廚」這種程度),但這種距離感還是沒有營造的很完整(至少在我的觀感是這樣),文中偶爾會出現「碎碎唸」或「感覺有點那個」這類句子,這種時候就會有點讓我覺得我是不是看錯書了。

另外,這篇還有個令我小在意的地方,則以下這句:

  先生微微一笑,說:「你說得對,沒有什麼值得驚訝的。只是這掛鎖的花紋很漂亮,我們的鎖匠不像法國人那樣會注意這些小地方啦。」


坦白說,這句讓我有一點點失望,所幸在這之後又有一句稍稍挽回了我的觀感:

  (前略)不,問題是男人要這樣的化粧品幹什麼?果然是法國人啊。


這才對嘛你!!(爆)

總之,主角二人身為英國人,居然沒怎麼看到他們尻謝(這是台語)別人,這點大概就是我看這故事最缺憾的地方了吧……(←你看書的重點到底是哪裡啊)

此外,最後夫人回心轉意那邊似乎是公認的轉很硬,所以我就不多落井下石了(你這不還是說了嗎)──說真格的,要不是因為這是有字數限制的東西,其實我還真希望這故事可以發展到六、七萬字以上,那樣的話或許可以更多著墨點夫人與男爵的互動,結局說不定也就不會轉得那麼硬(當然霍夫曼跟漢斯的互動也請順便一起……〈毆〉),且最主要的是,雖然這故事對我而言多少還是有一點語感違和跟不夠英式幽默的小缺憾,但我還是得承認,這麼快就能看完這篇短短的故事實在讓我覺得很不過癮,長篇系列化希望啊~~~(敲鼎)



【窺伺藍色的藍】─陳浩基

看完【藍鬍子的密室】又接同一作者寫的這篇【窺伺藍色的藍】,其實會忍不住懷疑「這作者是不是很喜歡藍色?」(被踩臉),這篇說起來,算是那種敘述性的詭計吧,一開始你以為是這樣,但其實意外地是那樣,不過如果你回去翻前面,又會發現一切都說得通,只是你自己被你先入為主的印象誤導而已,說起來【藍鬍子的密室】也是有用到這種盲點式誤導,如果你對藍鬍子的童話故事很熟悉的話,大概更容易被騙吧。(我就是被騙的人YOOOOOOOO)

至於【窺伺藍色的藍】,因為敘述性的陷阱算是這故事的主軸,破梗就不好玩,所以這邊就不多說內容了,不過結局真的有讓我意外到(因為身為這種類型但會這麼做的主角不多見?),總之,一開始看這故事時,我的感想是:「主角是變態!(一秒)」但看到最後,我才發現「咦?其實主角是個好變態也(爆)」

不過一般來說,我其實很不喜歡這種類型的主角……因為都很容易變成作者在自HIGH自以為獵奇很有梗,不過這主角看到最後對他好感度居然會上升呢(炸),雖然他還是個變態就是了。(毆)

另外,文中關於那個主角很愛看的部落格內容,我本來想說其實我覺得那有點不太像是「真的」二十一歲女生寫的東西,但又想到作者是港人,也許香港女生寫的部落格文章跟台灣的很不同也說不定。(思)



【西巴斯貝之戀】─高普

主角叫卡巴斯基,一看就知道是個防毒軟體(毆)。

這篇的背景設定一瞬間其實會讓人滿擔心的,因為很明顯是科幻式的背景,不過也不算是一個太龐雜難懂的背景設定,因為大致上就是把電腦裡的東西全部擬人化而已;主角尤金‧卡巴斯基是一個老實工作的大叔,而他的工作就是負責到處巡邏,某天他突然遇到一個美女來請他協尋她失蹤的女兒,因為她懷疑女兒是被系統誤刪掉了,但卡巴斯基要幫她查的時候卻一直遭到上級禁止,而他想方設法用其他管道幫她找的時候卻又查無此人,總之雖然背景是完全科幻路線,但故事本身卻是很標準的冷硬派推理小說,連冷硬派小說中常見的老梗都很標準(爆),冷硬派偵探總是要被莫名其妙的黑影打昏,我是第幾次看到這個情節了?

此外,這篇在某些小處也有那麼一點點不嚴謹的地方,像是主角第一次見到委託人時的敘述:

  那果然是一位美人。

(中略)我一進門,就看到門左邊那隻長條形的沙發椅上,並肩坐了兩個人,各是一女一男。女的那個蜷坐在沙發裡,壓低著頭,臉孔被一頭黑髮給遮住了。(下略)


最好是臉孔被頭髮遮住你會看得出那是個美人啦!快說,卡巴斯基,你是不是一進門就先掃描過她全身上下了?!(糟糕的意味)

另,在老人自稱是「伽瑪區」管理員時,作者沒有立刻就順勢向讀者介紹關於這個名詞的背景設定,反而是只讓主角「冷冷看他一眼」,又多扯了幾句交談與主角內心OS才在下一頁詳述「伽瑪區」這個地方的背景及主角對它的印象種種,這個順序上其實安排得有一點點不自然,因為前面當讀者看到「伽瑪區」這個陌生的詞時,作者沒有立刻解釋,導致讀者以為作者大概不打算解釋了,就繼續不求甚解地往下看,結果才在下一頁就熊熊開始解釋前一頁提的東西,反倒會令人覺得有點突兀,嗯,至少,我覺得很突兀(打),因為就是這種不算很嚴重但又有點小唐突的地方,會讓我懷疑卡巴斯基是不是壞掉了(揍),不然怎麼一下可以未卜先知一下又整個LAG掉的感覺?

然後我看完這篇故事後,才突然發現封底的內容簡介非常之詭異……其實要不是看到有人提到我也還真的沒注意哩~雷~(毆)


*延伸閱讀:
顏九笙。與書為伍。:給《神的微笑》掌聲鼓勵鼓勵~
深處稀微的那一道光:神的孩子都在跳舞——我看《神的微笑》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 評審隨筆

留言

  1. 果然大家都會懷疑作者是不是特別喜歡藍色(握)
    不過作者大人說,他其實比較愛黑色 XD

    回覆刪除
  2. 您好!在下是那位很藍的作者(笑)。謝謝您的評語,的確有不少地方如您所言,可以改進,我以後會再留心一點。您的文章十分精采,我很久沒試過看讀後感看到大爆笑。

    關於藍鬍子,您說得對,篇幅讓某些章節縮減了,節奏變得太快。文字是我的最大弱項,要模仿莎士比亞年代的語調,用中文寫出來又不誇張,我現在還在摸索中(真慚愧)。不過有一點我想拿出來說一下,我沒想過霍夫曼他們要特別挖苦法國人(雖然這樣做會很有趣)。一來當時英法兩國面對共同的敵人(西班牙),二來霍夫曼沒有傳統英國人的傲氣,而最重要的是,男爵是布列塔尼人,布列塔尼應該是英法之間的緩衝區吧,故事中他們不是用法語交談,而是說布列塔尼語(當然,我的歷史認知可能有誤)。可是話說回來,如果霍夫曼那句話改成「只是這掛鎖的花紋細緻得過火,我們的鎖匠才不像法國人那樣把心力放在不切實際的小地方啦」好像更有味道。 :)

    再一次謝謝您的評論!

    回覆刪除
  3. 忘了說,霍夫曼要漢斯假扮兄弟除了因為萌點外(才不是),是因為計畫中霍夫曼會離開「報官」(這兩個字很微妙),留下漢斯保護夫人,如果是僕人的話,不跟隨主人一同離開好像有點怪。 :)

    回覆刪除
  4. >小云:
    原來如此。

    >HKChan:
    挖苦這點應該算是我對英國人的偏見啦(揍)
    其實這點我覺得應該跟時局不見得有什麼關係(←毫無根據)
    就算是在政治上合流,應該也不代表在文化上不會有衝突(吧?)
    不過我這個人向來在考據上很隨便(巴)所以其實我的意見聽聽就算了(毆)

    >如果是僕人的話,不跟隨主人一同離開好像有點怪。
    喔喔說得也是(恍)
    不過前面有提到漢斯似乎長得很年輕?
    而且最後霍夫曼也自我吐槽衣著問題(雖然似乎是因為漢斯說錯話……)
    所以我才會覺得霍夫曼不用凹得那麼勉強……應該還有裝得更自然的方法才對(思)

    不過這故事寫都寫完了我在這邊計較個什麼勁啊……(抱頭)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