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陽】人妻的誘惑(請繼續忽視標題謝謝)



想了很久還是覺得標題很難下,結果又取成這副鳥樣。(←那幹麼一定要取啊)

※本篇內容完全沒半句正經感想,只有大量不正經腐向思維,純直向讀者請勿來追討閱讀權,因為純直向讀者在這裡本來就沒閱讀權(毆爛)。

本集與上集【鋼穴】一樣,都是以警探貝萊和機人搭檔丹尼爾為主角的故事,用歪一點(是歪很大吧)的視角來講的話,如果說【鋼穴】是兩人充滿淡淡粉紅氛圍的相遇,那麼,到了第二集的【裸陽】,我們或許可以說就是小花開滿滿的小別勝新婚

  他盯著這張臉,那寬闊高聳的顴骨、一板一眼的輪廓、均勻對稱的身材,最特別的還是那雙平靜無波、永遠平視的雙眼。

「丹──丹尼爾。」

太空族說:「很高興你還記得我,以利亞夥伴。」

「當然記得!」貝萊瞬間放鬆了。他起碼和地球沾上點邊,而且是一個朋友、一種安慰,甚至一位救星。貝萊幾乎想立刻衝上去抱住他,狠狠地擁抱一下,然後一邊大笑一邊拍他的背,反正就做些老友久別重逢時會幹的種種蠢事。

但他沒有,應該是說他不能。他只能走上前,伸出手說:「我不可能忘了你,丹尼爾。」

「我很高興。」丹尼爾莊重地點點頭說,「你一定知道,我只要功能正常就不可能忘了你。再見到你真好。」

丹尼爾握住貝萊的手,力道雖重但令人覺得舒服,又不會疼痛,此外貝萊還感到一陣陣冰涼,然後丹尼爾才鬆手。

貝萊衷心希望丹尼爾那神秘難解的眼神看不透自己的心思,沒發現剛才他激動得流露出友愛之情,也不曉得此刻他的心海仍餘波盪漾。


故事來到第二集,依然又有危及星際間和平的重大謀殺案件,咱們的警探主角貝萊也依然被叫去外星球出任務,當然,聰明又帥氣的機器人華生──也就是丹尼爾此次依舊相隨,但為了不損及地球刑警貝萊到外星出差的顏面,造成貝萊在星際間的評價受損,於是乎咱們的丹尼爾這次便相當賢內助地偽裝成人類與貝萊一道查案。

然而,不幸的是,捲入謀殺案的最大嫌疑犯竟是個美豔的寡婦,而且在與貝萊的初次視訊會面便擄獲了貝萊的心(直接脫光看免錢),也因此,貝萊並不認為這位性感人妻嘉蒂雅竟會謀殺親夫,於是努力奔走替她洗刷嫌疑,而可憐的丹尼爾就因為始終對貝萊認為嘉蒂雅沒嫌疑這點有意見而遭到監禁PLAY,後半戲份差不多等於被鬼隱,連ENDING都沒機會出來露個臉。

所以,我比較喜歡第一集實在不是沒有原因,至少第一集丹尼爾的戲份比較平均啊!第二集來個嘉蒂亞,第三集又多個吉斯卡,戲份整個就被瓜分掉了嘛!沒事多個女人在那礙啥事啊?貝萊是丹尼爾的不要來亂好嗎!(←這位太太你好像忘了貝萊是有婦之夫啊)

當然,作者對女角有愛,但偏偏寫出來的女角就沒男角迷人,我們也不能怪他,作者就比較偏心嘉蒂雅嘛沒辦法,自然她的戲份就重了,丹尼爾的戲份就少了──不過,某種程度上,我們或許可以說,這正是因為丹尼爾在故事中的定位是跟女主角(名義上啦名義上)嘉蒂雅對等的,才會形成這種王不見王(或者你要說后不見后也可以)的局面?

  「以利亞夥伴,」丹尼爾忽然開口,「我早就想說了,這是顯而易見的結論。」

貝萊意外地看了機器人夥伴一眼,然後問:「為什麼?」

「這位女士自己也說了,」丹尼爾說,「她是唯一一個以前見過、將來還會繼續見到她先生的人。索拉利的社會現狀便是如此,她即使想作假也不可能。因此,古魯埃局長儘管不情願,仍然有充分理由相信,一位索拉利男人終其一生只會和妻子見面。既然他只會見到一個人,那麼他一定是受到此人的攻擊,也就只有這個人有嫌疑。應該說,只有這個女人有嫌疑。你應該記得,古魯埃局長說過,只有一個人會犯案,其他人絕對不可能,是吧?」

「他也說過,」貝萊回答,「這個人也絕對不可能犯案。」

「他的意思可能是,他們沒有在犯案現場找到兇器。說不定戴爾瑪太太可以解釋這個疑點。」

丹尼爾冷淡客氣地朝嘉蒂雅比了比,她還在視訊影像裡,只見她眼簾低垂,緊抿著嘴。


在關於丹尼爾處理嘉蒂雅的殺夫嫌疑一事上,很明顯的,我們似乎可以嗅到一絲敵對的氣息,在前一集的【鋼穴】中,丹尼爾始終是個對誰都有禮客氣一律平等對待的機器人,也相當尊重貝萊的意見(即使當時貝萊三番兩次亂指控他是兇手),就算是面對一堆看機器人不爽的激進份子,也似乎沒有什麼明顯的主觀意識,但到了【裸陽】,他對嘉蒂雅的態度就相當不客氣,甚至到達貝萊必須要將他軟禁起來才能自由行動的程度,以下這段是個很好的證據:

  「既然她讀過地球的資料,我們就可以合理假設,她發現了地球人的某個弱點。她一定明白裸體在地球上是一種禁忌,對著地球人赤身露體一定會讓對方印象深刻。」

「可是她──她解釋過那只是一種影像──」

「沒錯,但你完全接受嗎?她有兩次故意讓你看到她不得體的穿著──」

「你的結論就是她想勾引我,對嗎?」貝萊說。

「她想勾引你,讓你失去專業判斷,我是這麼認為。雖然我不像人類會對刺激起反應,但我的指令迴路顯示,這位女士的身體非常迷人。還有,從你的反應來看,我認為你應該也注意到這一點了,而且你很欣賞她的外貌。我甚至斷定,戴爾瑪太太的想法沒有錯,她這種行為的確會讓你開始偏袒她。」


誰說機器人的思考合邏輯卻不合理的?明明就很合理啊!簡直直指核心啊!還是說這句話其實指的是另一層意思?總之,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到了這一集,丹尼爾的症狀(各方面來說)當然是更嚴重了,逆砍砍他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如果你已經打算就寢,只要上床躺下就會有人幫你處理妥當。」

「機器人會一直看著我,是嗎?」

「這是他們的職責。」

「我的天啊!這些索拉利人還有什麼事會親自動手?」貝萊嘀咕,「現在我倒有點不太明白了,剛才洗澡時怎麼沒有機器人來替我刷背?」

丹尼爾不但毫無幽默感,還正經八百回答:「如果你要求,就會有人來為你服務。其實索拉利人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如果主人命令機器人別動,機器人就什麼都不做,當然啦,機器人還是會主動滿足人類幸福安康方面的需求。」

「好吧,晚安了,丹尼爾。」

「我會在另一間臥室,以利亞夥伴,你半夜要是有任何需要的話──」

「我知道啦,機器人會過來。」

「你床邊的茶几上有一塊聯絡板,只要摸一下,我也會過來。」


好,現在問題來了,讓我們設想一下,要是貝萊在洗澡的時候真的要求找個機器人來替他刷背的話,丹尼爾有沒有可能把這個任務拱手讓給其他索拉利星上的機器人呢?請於五秒內回答這個問題。

換句話說,人家都暗示成這樣了,貝萊你還聽不懂,真是超級不解風情。

不過,貝萊身為一位已婚的直男(暫定),必定是不會了解機器人式的誘惑的──當然,這也不會是機器人的強項,畢竟不是被設計來做這種事的(毆),相形之下,自然還是身為人類女性的嘉蒂雅比較有手腕,再加上丹尼爾在第一集又有前‧燻紅魚的前科(你再說他不是兇手嘛蛤),想當然耳,丹尼爾的意見就很容易給當成馬耳東風了,但是,丹尼爾身為一個優秀(也就是恪守三大定律)的機器人──又加上待在索拉利星這個幾乎都是機器人的星球上,自然身邊唯一的人類貝萊的一切安危,就很容易被他重視到一個或許有些過度的地步,貝萊不管是要抽身去泡人妻還是想四處查案閒晃都直接會被丹尼爾阻下,於是乎,在故事中途,丹尼爾就直接被貝萊設局弄去監禁兼放置PLAY了,唉,你知道的,獨佔欲太強的話通常都是這種下場的。(毆)

  貝萊說:「闔上你的胸膛,丹尼爾,然後聽我說。論體力,你不是三個機器人的對手,你也明白吧?」

「我很清楚這一點,以利亞夥伴。」

「好極了!……大夥兒,」他轉向三個機器人說,「不准你們對任何人或主人透露這傢伙是機器人,任何情況下都不准說,除非有我的命令,而且只有我的命令才算數。」

「多謝。」丹尼爾輕聲插嘴。


好可怕,丹尼爾,你連挖苦都學會了!(爆)

當然,也因為丹尼爾既聰明又賢內助,加上顯然在這集他對貝萊的保護欲跟【鋼穴】時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沒有誤),所以他之後還是有逮到空隙跑來對貝萊上下其手(錯了),這裡就不捏劇情了,也已經捏夠多了說真的(毆),自己看會比較萌,並且他在溜出來的同時還能順便小婊一下情敵嘉蒂雅,嘖嘖,看到這裡實在不由得會猜想,要不是因為丹尼爾有那萬惡的機器人三法則束縛著,論智力論心機論體力嘉蒂雅會是丹尼爾的對手嗎?不過,換個角度想,要是沒那三法則的存在,丹尼爾搞不好也不會看上貝萊就是了。(←什麼爛推測)

好了,結果說了半天,本篇完全只有在以不完整的書中節錄在揣測一個在故事中從未透露過第一手內心想法的角色動機,而且還是明顯帶有腐人主觀色彩的揣測(毆),當然,反正書裡從來也沒有提過這方面的敘述──因為故事中對丹尼爾的敘述一直是側寫的,雖然他這角色在定位上當然是輔佐福爾摩斯(貝萊)的華生無誤,但作者卻是以寫福爾摩斯的視點在寫華生,也難怪這個華生給人想像的空間就一整個超級多的,很多地方只是敘述他的行為,沒說他的動機,所以你要用這個角度去詮釋也不能說不對,因為書裡本來就沒有提啊!當然你要怎麼Y都可以(錯),不過,還是建議大家自己去看過後再自行在心中作定論吧,我在這裡也不過就是提供其中一個看法而已,如果你看了覺得啊他就機器人是要腐個屁啊或是根本不覺得哪裡有問題,那就當我沒說,不過我是覺得可能性很低啦(喂)。

然後,喔對了,這還是個推理小說沒錯(←喂你現在才想起來也太慢了吧),不過有丹尼爾在誰還會記得案件在說什麼啊?(毆爛)這傢伙根本是只要靜靜站在那邊連動都不用動就可以讓人發花癡到天邊去好嗎?有夠恐怖的!好吧,也許我們還是正經一下來說說本書推理的部份吧,不過基本上幾句話內就能講完(喂)──本書的推理成分其實就一如上集,頗有一種不可行的程度被過度放大的感覺,但事實上原理一直都很簡單,動機也……說冏還真的算是有一點冏,不過這集有吃飛醋的機器人可以看就夠了!(喂)所以這些問題其實也不算是真的問題啦。

最後附上艾西莫夫那有名的機器人三大定律與本人私自亂解讀的粉紅色附註

1. 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坐視人類受到傷害。
=機器人就算煞到人類也不能告白,因為人機殊途,戀情是不會有結果的,這對人類來說當然是傷害。

2. 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人類沒准許你可以告白,機器人當然就不能告白。

3. 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的情況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就算機器人終於排除萬難告了白,要是被當場拒絕必定會給自己帶來重大傷害,所以還是不能告白。

所以結論=丹尼爾再怎麼愛貝萊,他還是不能告白的,三大法則真是太罪惡了,嘖嘖……(被打爆)


※延伸閱讀:
卡蘭坦斯蓋普恩基地 - 裸陽(The Naked Sun) by Isaac Asimov
elish的蘇哈地 - 裸陽
A Kender 的居住地 - 裸陽
coccus的推理空間 - 再見科幻推理《裸陽》- 艾西莫夫

留言

  1. 其實我在看這一本時並沒有想到那麼多啊XDDDD
    反而是《曙光中的機器人》抱也抱了攬也攬了擔心也擔心了,我覺得比較閃耶XDDDDDDDDD

    但是這篇寫得超GJ啦!XD

    回覆刪除
  2. 其實我從第一集開始就想很多了!(←那是你自己腦壞)

    第三集丹尼爾陷入慌亂那邊好棒啊~~(開花田)
    設計這種機器人到底是何居心啊!(指指)

    回覆刪除
  3. 從一開始就想很多了+1
    不過我在第一集還有些罪惡感(?),第二集開小花開得很開心,第三集時就覺得整個人被那強烈閃光給打敗了XDD
    (應該要在第三集提的)吉斯卡其實我還滿喜歡,因為他被比擬成正子人裡的安德魯馬丁www

    最後,所以人類還是可以向機器人告白的~(毆)

    回覆刪除
  4. 吉斯卡是不錯但是沒配對啊(毆(←你是整個把他當BL小說看就對了
    而且他的能力超犯規的,有他在丹尼爾就整個有點變拙(喂)
    這樣丹尼爾還來不及關心到貝萊就先被他搶先了還搞屁啊!(←冷靜這位太太)

    >最後,所以人類還是可以向機器人告白的~(毆)
    其實丹尼爾就是在等這個。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