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石】第二章‧強納森‧哈克的敘述〈Ⅱ〉

Ⅱ. 旁觀者的立場

  「格拉夫‧歐洛克,」我大聲喚他,「那個卡斯楚伯爵是怎麼回事?你對那個可憐蟲做了什麼?」

  歐洛克身上沾滿外頭濕氣的大衣還沒脫,就接過我手上的報紙,用他那異於常人的速讀方式掃視了一遍,最後將它還給我。

  「不礙事嘛,」他一派輕鬆地說道。「你瞧,這報導不過就這麼小小一篇,還不在頭版哪,你緊張什麼?」

  「我還在這兒處理購屋事宜的時候,你就給我在外頭惹這事,你該慶幸那個伯爵是外地人,在我們這兒不過當篇佚聞笑一笑就算了,要是早個幾世紀,你早就被木樁釘死了!」

  「你甭那麼氣嘛,強納森,」他揚了揚眉毛,又擺出那副我氣他不得的模樣。「我活了那麼久,會不知道哪些事該做,哪些事不該做嗎?你實在不需要那麼緊張。」

  「我怎麼能不緊張?」我說,「這兒可不是喀爾巴仟山,這兒是倫敦,倫敦四處都擠滿了人,任何小事都可能啟人疑竇,咱們可不能像從前住在外西凡尼亞時那樣隨意過活。」

  歐洛克脫掉了他的外衣和帽子,掛在他慣常掛著的衣架一端,大步朝我走來,將雙手擱在我的肩上。「要是我早知一回到英國,你會變得這麼囉囉嗦唆的,我就不會帶你回來了,強納森小友。」

  他說著臉便朝我這兒稍微湊近了些,我連忙躲開。

  「我只是擔心你的安全,畢竟我對現在的法令沒有以前瞭解,要是你出事我沒把握能保得了你,你竟然嫌起我囉嗦了。」

  「我對我的律師很有信心,放心,你沒問題的。」他笑道。

  我將他推開,問道:「話又說回來,你跟誰鬼混去了?我打去診所沒人接,打了兩家俱樂部的電話才逮著你,你和誰在那兒見面?」

  他聳聳肩:「也沒什麼,只是去見一個想找我幫忙的年輕人。」

  「幫什麼忙?」我問。

  「他有樣重要物品遺失了,託我替他找。」

  我坐進離窗邊最近的一張椅子。「那他該去報警才是,找您這位『醫師』做什麼?」

  他笑著搖了搖頭,說:「他遺失的那樣物品靠警察是找不回來的,因為那並不是屬於人類的東西。」他一面說,一面從雪茄盒裡取出一根雪茄,卻找不著火柴,我看不過去,只好將自己的火柴盒遞給他。

  「言下之意,你今天在俱樂部見面的那人並不是人類了?」我說。

  「不是,」他終於點燃了雪茄,並在我對面坐下。「不過,他跟我們不太一樣。」

  「所以,他用不著喝血?」

  他點點頭。「嗯,應該是,而且,我感覺到他應該是來自比我們更古老的地方,而那個地方可能不在這個星球上。」

  我挑起眉。「你是說,外星人?」

  「看樣子是這樣沒錯,嗯,你聽過一個叫洛夫克萊夫特的作家嗎?霍華‧菲力普‧洛夫克萊夫特。」

  「沒聽過,他是英國人嗎?」我問。

  他吐了口煙,說:「應該不是,唔,反正我也不記得了。」

  「他寫過什麼書?」

  這個問題讓他的眉頭緊鎖了一兩秒。「我確定我看過他幾篇故事,我只是說不出篇名而已。」

  我沒趣地垂下雙肩。「那,你提那個洛夫什麼特的做什麼?」

  「只是剛好想到,算是有點關聯,他是寫恐怖小說的,」他說,「而且專寫外星人,寫些──關於印斯茅斯村的故事。」

  這個陌生的名詞又讓我大惑不解。「印斯茅斯村?」

  「嗯,我想書裡提過那地方在美國──不過理論上來說,那地方並不真的在那裡。」

  我皺起眉頭。「什麼意思?」

  他又吐出一口煙圈,說:「如果你想找印斯茅斯,其實在英國這兒也找得到,不過它也不是真的就在英國──反正那村子的真名壓根兒不叫印斯茅斯,只是為了方便才用這名稱記下來,雖然我現在是記不得書裡到底在說什麼了,但我記得那傢伙一天到晚都在寫關於印斯茅斯的事兒,總之,在他筆下,那兒就是個外星人村,每個人都長得像青蛙跟人類的混種,整天想著要征服地球,嗯,我似乎稍微想起來了,就是這樣沒錯。」

  「那,他寫的是真的了?」

  「大部份都是鬼扯,當然,作家的天職就是鬼扯,如果鬼扯得好也就算了,但他偏偏又不是這麼回事,我從沒看過有哪個爬格子吃飯的人可以寫得像他那麼差,不過,印斯茅斯倒確實存在就是了,這點他倒沒寫錯,無論如何──不提這個了,」他在椅子裡換了個較舒服的姿勢,說:「我猜我大概幫不了那個遺失物品的年輕人,所以就介紹他去找夏綠蒂夫人了。」

  「夏綠蒂夫人?」我有些驚訝。「你是說住在貝克街的那位?」

  「除了她還會有誰?」他有些慵懶地說道,「她也曾幫過我不少忙,不過,她向來很討厭超自然事件,所以我也不確定她是否會答應幫那位年輕人。」

  聽到這話,我頓時有些愕然。「這麼說,你只是在踢皮球嘛,你壓根兒不確定那位女士會不會答應,就擅自叫對方去找她,這未免太不負責任了吧?」

  「我只是很清楚自己的能耐在哪兒,」他理所當然地說道。「若要我去搞場大屠殺什麼的,我倒是很擅長,但要我幹那種找東西的彆扭事,我做不來,畢竟你應該也很清楚,並不是任何地方我們都能像人類一樣來去自如。

  「那倒是……」雖然無法贊同他的作風,不過對他這番話我也實在難以反駁。「也就是說,這是只有人類才能解決的事了……可是,不對呀,你剛剛不是才說警察幫不了忙嗎?那麼找那位夏綠蒂夫人又有什麼差別?難道她一個女人會比警察強?」我問。

  「她可不是普通的女人,」他朝我眨了眨眼。「全倫敦──不,全英國大大小小的事她都清楚的很,這個國家再沒有人能像她那樣對社會動態如此瞭若指掌了,我想,就連蘇格蘭警場的人都要敬她三分吧。」

  「就當她真有你說得那麼厲害好了──所以,你認為她肯定知道那東西在哪兒了?話又說回來,那個丟失的物品到底是什麼?你從剛剛就一直賣關子到現在。」

  「是一枚叫做『月光石』的寶石,你應該也聽過吧?」

  「聽是聽過,但我還一直以為那只是傳說中的產物……那東西真的存在?」

  「在你認識我之前,我不也只是傳說中的產物嗎?」他笑了笑。

  我不由得嘆了口氣。「話是這麼說沒錯……總之,你不打算插手管這事了?要是那位夏綠蒂夫人不幫他,那怎麼辦?」

  「就算那樣,我也只能幫到這個程度為止了,這不是我想不想插手的問題,而是能不能插手的問題呀。」他說,並悠閒地吐了口煙圈,令我不禁懷疑他對此事是否單純只抱持著看好戲的心態,不過我一點兒也不想開口問他,因為我實在是太了解他的個性了。

  畢竟,從我在外西凡尼亞的那座古堡認識他至今,都已經過了數十年以上的時光了。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沒錯,第二章分成兩天PO!有沒有很低級!(←還敢說)

這段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一點點點點像萊佛士跟小兔寶的互動,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

也是寫到這章我才突然發現,歐洛克跟哈克之間和平的互動意外地難寫,因為原作根本就不可能有他們和平相處的情節嘛!原作中以哈克視點敘述的部份大致上只有前幾章的樣子,中後段就變成他老婆米娜跟神棍凡赫辛的視點,要說哈克這個角色沒什麼個性,還真的就是沒什麼個性可言,原作中我對他的印象好像就只有愛吃辣而已(什麼鬼),其他還真是沒啥特別的記憶留下來。

所以,我幹麼老愛寫他跟某吸血鬼搞風花雪月的YY同人文呢?

那當然是因為,像這種角色才好Y啊。(毆爆)

你看嘛,沒個性、沒特色、又外加沒存在感,這能腦內補完的空間是多麼地寬廣啊!這種角色超好用的好嗎!而且這種角色抓來亂玩根本不會對他有罪惡感(毆),因為他反正在原作就只是個用過就丟的路人,而且完全不討喜,這種角色不好好抓來利用一下怎麼可以。

言歸正傳(←你哪有正傳可言),本章基本上就只有一個承先啟後的功用而已,提一下新角色的事,然後順便婊一下洛夫克萊夫特,雖然我還想交代一下從第二章第一部份到這一部份中間,哈克跟歐洛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變得那麼融洽(?)──但是,那個其實在【維特先生的煩惱】就講過了呀(爆),總不能複製貼上吧,那也太沒誠意了,可是若要好好來交代一下這段風花雪月(啥)的過往,又覺得插不進來,第二章都已經分兩趴這樣讓哈克長舌了,總不能讓他再繼續炫耀他家閃光了吧!畢竟是旁線不是主線啊,太喧賓奪主這樣不OK,所以只好再看看接下來有沒有機會讓他炫耀了,沒有的話就算了大家自己腦補吧。(←你給我慢著)

然後也不知道是因為大家開學了沒空來玩,還是我真的寫得太自HIGH導致這文沒人看得懂(巴),總之這兩天人氣下降得超快不知道是怎樣,所以我決定接下來要來下猛藥!雖然我現在也還沒想到具體來說我到底要幹麼就是了(毆)。

留言

  1. 我反應很慢,看到這篇才想到夏綠蒂是誰(爆),所以這是續篇囉?喔耶~(歡樂灑花

    回覆刪除
  2. 嘎,居然那麼早就被發現了(驚)
    早知道就不把貝克街標粗體了(←問題並不在那裡好嗎)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