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無頭作祟之物】亦人亦妖亦人妖(?)



想了很久,實在不知道像這種獵奇推理小說該下什麼標題(←明明就是不管啥書都不會想標題),結果又取這種像搞笑一樣的東西,最近真是越來越沒梗了,真糟糕。

總之,在看完這本【如無頭作祟之物】之後,我的感想大致如下:

1. 一開始騙我是BL,結果居然是GL,你玩我啊!

2. 他●的你再跟我掰什麼公平性嘛,分明就是敘述性詭計,果然作家的話都是聽聽就算了。

3. 那偵探到底是人是鬼你說清楚啊!!!(搖領)

說不上來我到底算是喜歡這本書還是討厭這本書,以第一次接觸的作者來說,其實【如無頭作祟之物】對我來說算是有個頗不友善的開始;故事以一種書中書的方式展開,以作家「媛之森妙元/高屋敷妙子」的敘述開始,講述在媛首村的一個古老家族「祕守家」所發生的一連串獵奇死亡事件,死者都被砍下了頭顱,與村中流傳已久的無頭妖魅詛咒不謀而合,故事中的「紀錄者」──也就是「媛之森妙元/高屋敷妙子」身為承辦此案的刑警之妻,在丈夫歿後決定將這樁始終懸而未決的案件寫成小說發表出來,並開放讀者投書推理出真正的真相,故事最後,那位只在中場露臉一下的裏‧主角──也就是偵探先生刀城言耶才翩然出場,以一種超展開的口吻解開案件謎底漂亮破案,但是大概因為作者太愛恐怖小說的關係,所以最後出場的那位偵探到底是不是刀城言耶本人──甚至,到底是人是鬼,作者也沒說,故事就在這種你翻到死也找不到下一頁的狀態下圓滿(?)落幕了。

先說說為什麼這本書會讓我覺得不友善的原因吧,正因為本書是一種書中書的模式,以一位女作家講述「真實案件」的口吻來加以書寫,所以自然一開始就會看到哇靠好多設定一直狂丟過來,書中的那位女作家首先從自己與這個案件的關聯性(刑警之妻的身份)講起,然後再講到這個案件發生在一個什麼樣的地方,這個地方又流傳著什麼樣的傳說,整個世界觀先跟你講清楚,再來提到她所寫的書中主角「斧高」在祕守家是什麼樣的身份、定位,跟其他角色的互動關係,所以,本書在一開始就有非常多──呃,或許可以算是沉悶的地方,因為開頭幾乎都是在講設定,描述整個案件發生地區的背景,所以前幾章幾乎沒什麼輕鬆點的人物互動跟對話,要不是書中的那位女作家打一開始就先放個「斧高可能是BL」的餌在那裡,我可能根本撐不到一半就放棄了。

好吧,我承認作者在開頭就先放這個餌的確是挺高招的,雖然最後證明他根本是欺騙我的感情,不過要不是有這個餌,我也不會上勾把他老老實實地吃下去,畢竟一開始講設定的部份實在是很悶,沒有一些亂七八糟的期待真的有點難拼。

但是你知道的,不管是BL還是GL,通常在日系推理小說中其實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就是(望向某田的【眩暈】與某某川的【第46號密室】),所以前半那引人暗開小花的(偽)BL,很快在故事大約一半的時候就告吹了,然後就一路飛駛向我在故事前半就有點隱隱擔心──結果也果然是這樣的發展,唉,畢竟,雙子嘛,雙子最能玩的詭計當然也就只有「那個」了啊(哪個),前半好不容易挑起的小小花苗就這樣無情地被碾碎了,但接下來的發展又再度超展開,原來一直像個局外人的主角斧高,其實真正的身份是──(消音),故事至此開始進入了大宅門豪門深似海不倫關係八點檔模式,緊接著,少年斧高的新戀情似乎也在不知不覺間萌芽了!啾竟──斧高的未來將何去何從?!他將會選擇面對自己的宿命──亦或是為了追求真愛而遠走高飛──而在這一連串獵奇殺人事件的背後,又隱藏著什麼樣的真相?!敬請期待下回「血染的微熱戀物語」!(←什麼鬼)謝謝大家的收看!

當然,故事是以一種「過去式」的方式敘述,所以前大半一直作為主角視點的斧高,到這裡也就下台一鞠躬了,沒有發生什麼轟轟烈烈的私奔事件,也沒有再提什麼關於斧高得知自己真實身份後的心路歷程,因為案子本身已經是多年前事了,鏡頭一轉來到書中的現實世界,開始以女作家「媛之森妙元/高屋敷妙子」第一人稱的方式敘述,神秘的幻想小說家刀城言耶突然造訪,說明他在讀了「媛之森妙元/高屋敷妙子」的小說連載後,已經得知了案件的真相,於是偵探破了案,真相也於焉大白。

話說,其實在報這本試讀前,因為從沒看過這作者的任何作品,所以我有先去孤狗一下這本書的書評什麼的,看一下評價什麼的才決定報下去(雖然我那時也只找到一篇中文書評而已,老實說有點冒險),但是一直在拿到書後,才赫然發現──糟糕,我不知道這個系列的主角(偵探)是男是女也!(爆),因為光從中文看起來,刀城言耶這個名字實在有點看不出性別,所以我一翻開本書時看到居然是一位女作家的第一人稱口吻我就頓時覺得挫賽了(毆)──也不是說我對女性主角有什麼偏見,唔,反正……就是人家比較喜歡看男的嘛!(炸)雖說後來確認故事中的那位女作家並不是這系列的主角我有稍微放心了一點,但我還是頗擔心那位刀城言耶的性別問題──雖然他的筆名是男的沒錯,但筆名這種事誰說得準,何況再加上本書所運用的詭計,就更容易讓人狐疑了(結果居然最在意的是這種無聊事)。

幸好後來在第十章刀城言耶終於小小現身之後,一切的疑慮就這樣放下來了(居然到第十章才出場,你這磨人的小東西),雖然名字聽起來很娘,不過他是男的沒錯,而且一出場就賣萌怎麼會那麼邪惡?!像是跟同行的友人拌嘴啦、還有一聽到怪談就眼睛一亮的反應都很可愛,而且明明是專門四處搜集怪奇傳說的幻想小說家,卻似乎會怕鬼(炸),這個──太奸詐了吧!怎麼可以這樣啦!雖然明知這種安排分明是作者故意(從他會在故事開頭就先放BL餌這點看來,他絕對是故意把刀城設定成這樣的),但這種角色就是會讓我覺得有萌啊可惡!

前面也說過,本書打從一開始的基調就是頗悶也頗沉的,但是刀城與他愉快的夥伴(?)一出場,氣氛就立刻變得很輕鬆歡樂,不過小可惜的是,刀城在第十章帶著些許天然呆的少女氛圍登場後,很快就像曇花一樣地消失了,遲至第二十三章才又翩然登場,然後告訴各位讀者,他不是天然呆,而是天然黑(咦),黑到最後我搞不清楚他到底是人是鬼(爆),可惡這後面一定有缺頁對吧!作者你怎麼可以把結局寫成這樣子啦啊啊啊啊!!!(暴動)

所以,對這本書該怎麼說,其實我應該算是不太喜歡這個故事的──就人死很大,死不用錢,整個覺得哪來冒出來那麼多無頭屍體跟無頭妖怪傳說,都快搞不清楚哪個是哪個了(尤其後期死者身份大混亂☆),而且都死那麼多人還破不了案,就覺得很虛,警察都是路人來亂的就對了,然後偵探最後出來解釋案情,也因為一直很愛玩超展開所以被搞得有點煩,而且也有點太純理論傾向的感覺,就覺得喔都你說了算就對了,你又知道誰跟誰有關係誰是誰的誰這樣是吧,與其說是解謎不如說有點像在看文掰故事,給我一種不太踏實的感覺,不過也可能只有我這樣覺得就是了。

但,很怪的是,我不喜歡這故事歸不喜歡,可是我卻對刀城言耶這個偵探很有興趣──就像我覺得另外一個作者的京極堂系列根本是在亂寫(被粉絲毆),但我還是會萌那個傲嬌長舌店主是一樣道理(巴),不過,光就【如無頭作祟之物】這本書來說的話,我覺得它對我而言沒有像讀京極堂系列時反彈那麼大,京極堂的話,有的詭計跟謎底已經是科幻小說的範疇了,而且他的敘述性詭計也根本是超線三百米等級的犯規(意味不明的形容),但一樣算是敘述性詭計,【如無頭作祟之物】給我的感覺就還過得去,雖然覺得不怎麼合理的地方還是有,但還不至於像京極堂系列那樣「那麼」不合理。

就,一樣都是寫以怪奇妖魅傳說為主題的推理小說,但兩者的風格卻是完全不同的,在【如無頭作祟之物】中,刀城跟京極堂一樣都是在最後的最後才出來解惑的偵探,但是你看到刀城不會想到京極堂,看到京極堂也不會想到刀城,除了個性不一樣之外(廢話),也看過一個說法是說,京極堂是著重在解釋妖魅為何存在,進而破解人心,所以一解釋起來就停不下來洋洋灑灑幾百頁,而刀城則是完全不碰觸解釋妖魅為何存在的這一部份,任由其曖昧流動,甚至共息共存,所以他沒什麼廢話,這大概就是他們兩個為何走的路線那麼相似,風格卻截然不同的關係吧,一個是看似陰沉冷漠實則傲嬌賢內助,一個則是看似陽光天然呆實則神秘腹黑(?),各有各的萌點,真是難以取捨。(啥)

總之,我覺得我之所以不喜歡【如無頭作祟之物】這個故事,就是因為刀城出場太少了(喂),說起來這好像也不是刀城系列的第一集,為什麼中文版先出這集我也搞不太懂,是因為這本書比較獵奇而且現在獵奇正夯☆的關係嗎?(亂講)雖然有逛到關於續集【如山魔嗤笑之物】(山魔の如き嗤うもの)的書評──而且那篇書評其實是對續集有點打折扣的,不過我倒是很想看,因為我滿好奇刀城在其他作品是怎麼查案的,而且也想知道他在其他作有沒有繼續賣萌(這才是目的吧),【如無頭作祟之物】他實在出場太少,看到他出來稍微歡樂一下就沒了,我可以合理地懷疑中文版先挑這集來出是為了吊大家胃口嗎?

  「女性看起來年輕幾歲,應該不會有什麼困擾,但是像我這樣經常到各個地方蒐集怪談,如果被看得太年輕,對男人來說,壞處可比好處多多了呢──」
by 刀城言耶


我可以詳細是什麼樣的壞處嗎?(被毆)

最後再來提某個我在書中覺得有點詭異的地方,書中提到的外國作家范達因的【僧正殺人事件】,看到這書名我頓時愣了一下,看起來是直接從日文版書名翻過來,查了才知道【僧正殺人事件】【主教殺人事件】,這種已經有中文版譯名的書其實照中文譯名寫就好了吧?(如果有規定說不行的話那當我沒說)明明班特萊那本就很正常地照中文版譯名翻成【褚蘭特最後一案】,范達因的就突然整個日式化感覺滿鬼的,其實你們不想幫臉譜打廣告就說一聲(拖)。

留言

  1. 不知道為什麼看完這篇之後好想來推薦這本書→(http://drng.pixnet.net/blog/post/179551)
    可能是因為標題是人妖的關係(咦)

    總之,如果能看到這本的書評我會很高興啊~~~~(請不要做無理的要求)

    回覆刪除
  2. 嗯?所以你是要推【行屍走肉】還是【夏之門】?(推眼鏡)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