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石】第四章‧約翰‧H‧華生的敘述〈Ⅱ〉

Ⅱ. 意料之外的發展

  這天,我從睡夢中被搖醒,並聽見一陣輕柔卻堅定的叫喚,我睜開雙眼,看見一位我相當熟悉的女士正站在床邊,她穿著深色的外出服,戴著一頂裝飾極為樸素的便帽,一副正準備出門的樣子。

  「華生,該起來了,咱們有事得辦哪。」她俯身朝我說道,纖細的手擱在我的臂膀上,近得我能夠嗅到她身上的香味。

  「……福爾摩斯?」我含糊地問道:「怎麼了?已經早上了嗎?」

  她笑了一下,而那笑容屬於一個我過去十分熟識的友人。「剛過三點半。」她說。

  「三點半!」我叫了起來。「有什麼事緊急到非得三點半將我叫起來不可?」

  「咱們還得趕車呢,要是你動作快點,我保證之後你愛睡多久就睡多久,」說到這兒時她露出了一個惡作劇般的笑容。「親愛的華生,要我替你穿外套嗎?就像一般夫妻那樣?」

  「……我自個兒穿就行了,」我說,並下了床。「不過,現在這時間,咱們要上哪兒去?」

  「咱們要去見歐洛克醫師。」她一面說,一面走到衣櫃前,用我的手杖將門挑開。「你介意我替你選件背心嗎,華生?」

  「有這個必要嗎?」我有些無奈地說道,自從我的這位好友在兩年前就此被困在一位女性的軀體內之後,他便時常有意無意地窺探我的衣櫃,像是極為可惜他再也沒有機會穿上那些男裝似地,有一回我還見到他趁四下無人時,拿了我的襯衫在鏡前比畫,接著又嘆了口氣將它掛回衣櫃裡──當然,我從未向他透露過此事,考慮到這可能會傷害到一位老友,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盡可能像從前一樣待他,不去碰觸任何可能令他感到不快的敏感事體。

  而轉眼間,這樣奇特的共居生活竟也不知不覺度過兩年了,一想到這點,就實在令我感到不可思議。

  「現在這時間,去拜訪那位醫師不會不妥嗎?」我雖這麼說,卻還是乖乖穿上襯衫,福爾摩斯則站在一旁,繼續把玩著我的手杖,看他似乎完全不介意我在他面前更衣,我也不甚確定到底該不該叫他出去。

  「現在這時間剛好,」她說,而手杖在她手上已經旋轉了起碼三十圈以上。「等到天亮就不好見了。」

  我略為疑惑地望著她,這時,手杖在她手上停止了旋轉,但她似乎完全沒有將那支手杖放下的打算,反而拿著它走了出去。

  「我在外頭等你,手杖我就先替你拿著吧,動作快點。」她說,並關上了門。



  「華生,這個歐洛克醫師,你以前其實也見過一次。」在車上,福爾摩斯突然這麼說道。

  「可是我過去從未聽過這個名字。」我說。

  「不,你聽過,只是你不記得了。」

  我一臉狐疑地望著她,但從她臉上我捕捉不著任何訊息。

  「你記得維多‧班納萊這人吧?」她說。

  「當然,他是你的──唔,夏綠蒂的兄長啊,我怎麼可能會不記得他呢?」

  她隨意地瞟了我一眼。「你沒必要特意將我把夏綠蒂當成兩個人,反正對於脫離這軀體的事兒,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死心了。」

  我不由得在心裡暗自譴責自己說錯了話。

  「咱們這會兒要去見的歐洛克醫師,算是跟班納萊有點間接的關係,」她繼續往下說,「而且,他就是當初讓我死心的──嗯,說是罪魁禍首或許也不為過,我原本以為,從此應該不會再同他扯上關係了,沒想到才過了不到兩年,又來了哈斯特這個燙手山芋,害我非得再去見上他一回不可。」

  「為什麼他會是非得去見這個歐洛克的原因?」我不解地問。

  「你忘得可真快,華生,你不記得他來時提過歐洛克這個名字嗎?他是歐洛克引介來的,由此可見──他很可能不是人類。」

  「你說什麼?福爾摩斯?」我叫道。

  「如果你非要那麼大聲的話,我建議你乾脆就叫我夏綠蒂吧,」她沒好氣地說道。「沒錯,哈斯特很可能不是人類,因為歐洛克也不是──所以我才會說他不該提起那個名字,尤其是,他看來像是對倫敦社交圈全然地陌生,卻認識一個他最不可能認識的人,這怎麼看都說不過去。」

  「可是……這……」聽她這麼說我不禁惶然。「你到底在說什麼呀?福爾摩斯,這些話聽起來簡直是──」

  她將手擱在我的膝上,抬頭望向我,我看見她眼中那晶亮的神采,而那仍屬於我記憶中的那位友人,每當我望見那雙灰眸,便能確知這一切未曾改變,也不會改變。

  「華生,你相信我嗎?」她說。「還願意相信我仍是你那位名為夏洛克‧福爾摩斯的老友嗎?」

  「當然,我當然相信。」我衷心地說道,儘管同樣的外貌早已不復在,但那令我十足熟悉的舉止及說話方式,又怎能輕易自我腦海中抹滅。

  「有些事情,我並未讓你知道,」她說,「即使如此,你還是願意信任我,像過去一樣待我如故嗎?」

  在我記憶中,福爾摩斯從未對我如此語帶保留,我不禁蹙起了眉頭,並察覺到此次的事件肯定另有隱情。

  「若你有正當理由的話,那麼我沒有道理不信任你。」我說。

  「噢,當然,親愛的華生,無論此去見歐洛克這趟可能會令你我的友情投下多少變數,但我希望你能了解,我之所以隱瞞你都是有原因的,正如同當年我在萊辛巴赫瀑布失去蹤跡的那幾年,我沒有立刻讓你得知我安然無恙,都是為了要徹底鏟除莫里亞堤教授手下的餘黨,此次的事件也一樣,這個──化名為格拉夫‧歐洛克,並安然居住在英國的人,只要他有心為惡,他會是這世上最邪惡也最難纏的一個對手,但他善於旁觀與散漫的性格使他成為了一個不屬於惡,也不全然屬於善的中立存在,因此我也就懶得去同他扯上關聯──儘管過去我曾解決過幾次與他有關的案件,也同他有過幾次接觸,但概括說來,我和他之間算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聽他這麼說,我不由得大為驚訝。「我敢說,那是在我認識你之前的事了?」

  「沒錯,但我從未對你提起,華生,他是一個相當不尋常的存在,我認為沒有必要拿這些超自然的事來困擾你,何況,那也絕不是我想踏足的範疇,我不希望在你的著作中留下這些怪力亂神的紀錄,任後人嘲笑你是個瘋子,因此即使你確實見過他一次,我也央求他將關於他的一切從你記憶中抹去。」

  「你說什麼?你說……他抹去了我的記憶?」

  「那是權宜之計,親愛的朋友,在那種情況下,我只能這麼做。」

  「但你沒有權利讓他這麼做!福爾摩斯!不論那是再如何難受的記憶,我都有權保有它!」有那麼一刻,我簡直氣得發抖。

  「我承認,我這麼做十分自私,若我因此永遠失去你這個朋友,我也甘心承受,」她低著眼,語氣中透著愧疚。「到了歐洛克那兒後,你就會想起一切,我只希望你能幫我這最後一次,等案子結束後,你要對我作任何懲罰──甚至就此離我而去,我都不會有任何怨言。」

  這番話令我的怒氣漸漸平復了下來,我望著她,我昔日的好友如今被困在這麼一副無助且柔弱的軀殼裡,他唯一能倚靠的對象在這世上只有我一人,我怎能就此棄他而去?我忍不住執起她的手,向她說道:

  「親愛的福爾摩斯,你明知我不可能從此拋下你,如今你之所以會在這副軀體中還魂,某種程度上也是我害的,若我沒有愚昧到同意班納萊舉行那場降靈會,那麼你這會兒早已在天堂安息了,是我害你現在非得這樣委屈過活的,我理應對你負起責任。」

  她露出了一個微弱的笑容。「華生,我並不覺得現在的生活很委屈,你犯不著那麼自責。」

  我搖搖頭。「不,一個男人的靈魂被困在女性的軀體中,怎能不覺委屈呢?你別騙我,福爾摩斯,我好幾次見你趁四下無人時進我房間,對那些你再沒機會穿上的領帶和背心深深嘆息,雖然你在我面前總表現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但我看得出你心底是極不情願的,你絕不樂於過這樣的生活。」

  聽見我這麼說,她的臉頓時變得極為蒼白,我當下便明白我是說中了,於是又繼續說道:「所以,我親愛的朋友,別再試圖隱瞞我任何事了,請你答應我,從現在開始所有的事都要讓我知道,我剛才之所以發怒,是因為我不希望讓你獨自承受一切,那代表你並沒有將我當成最推心置腹的朋友,這會令我的自尊感到非常受傷。」

  她輕輕地嘆了口氣,我原以為她會將我的手推開,但她卻沒有這麼做,反而握著我的手背輕捏了一下,這異常親密的動作頓時令我有些不知所措,但她的神色依舊嚴肅,似乎沒意識到這舉止有些不妥。

  「我答應你,華生,從現在起,我會讓你知道所有的事,一絲一毫都絕不隱瞞,我接下來要向你說的,可能是你這輩子聽過最光怪陸離──也最不可言喻的事,因為這當中牽涉到了你,所以我一直小心翼翼地緊守著這個秘密,畢竟我絕不希望你因此事而受到任何傷害,當然,你也要答應我,絕不能將這件事說給任何人知道。」

  我點點頭,同時也了解到事態非同小可。「我明白了,你就儘管說吧,福爾摩斯。」

  她望著我,不知怎地,我竟覺得那雙灰眼中透著某種近似悲痛的情緒。

  「華生,」她開口道,語調無比輕柔。「那是在將近兩年前發生的事,當時,約翰‧休特的案件才結束不久,我們遷回了貝克街,後來……班納萊先生突然遭受到某人──或該說是某種生物的襲擊,發信給我們,我以你的名義接下了這個案子,並同你一塊兒趕到班納萊的宅邸,最後我們找著了兇手,班納萊也平安無事,但……兇手卻……」

  我怔怔然地聽著她所說的一字一句,同時也注意到她的眼中隱約像是有淚光在打轉。

  「……卻怎麼樣?你倒是說啊,福爾摩斯?」

  她輕輕搖頭,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我留意到她握著我的手捏得更緊了,但她本人卻好像沒有察覺。

  「他襲擊了你,華生,我來不及救你,若我還是過去的那個福爾摩斯,我或許能來得及,但偏偏我再也不是了……」

  「等等,你是說──」

  「你失血過多,當場死亡,」她靜靜說道,「華生,早在兩年前,你就已經死了。」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不知道為什麼一整個就是超☆展☆開☆我到底在寫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爆)。

總之本章的重點大概是在於福爾摩斯性轉後所面臨的自我認同障礙與性別焦慮(什麼鬼),然後先說這不是像【靈異第六感】那種男主角其實是個鬼的路線,請諸位(?)大可放心。

說起來,這章也是寫得很卡,寫寫停停,就總覺得越寫越不對勁,因為,夏綠蒂算是女版的福爾摩斯,照理說面對這種突然被變性的狀況,一定會有很多非常衝突的事情發生,但截至目前為止,最讓我覺得不對盤的地方就在於,福爾摩斯的那個個性放在女人身上,其實也沒什麼違和之處……這應該是不對的啊!(抱頭)畢竟他本來是男的啊!突然變女的怎麼可能會不違和!……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夏綠蒂整個就是很正常,正常到讓人覺得她好像本來就應該這個樣子(爆),怎麼會這樣?這中間一定有什麼誤會……

好吧也許淚光閃閃那段是比較OVER,不過那是因為對象是華生,所以完全可以例外,畢竟原作中某集華生被槍打到他就(疑似)有淚光閃閃到了,我覺得讓夏(ㄒㄧㄚˋ)綠(ㄌㄨㄛˋ)蒂(ㄎㄜˋ)在這裡淚光一下也無不可,雖然這樣好像讓他更娘了就是。

另,雖然目前看來,夏(ㄒㄧㄚˋ)綠(ㄌㄨㄛˋ)蒂(ㄎㄜˋ)是認識歐洛克的,不過歐洛克在這個故事中並不是什麼大反派──從他以往的表現看來,他頂多只是個色鬼,所以請不用期待會有什麼福爾摩斯大戰吸血鬼的情節出現謝謝(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