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Ruthven, Holmes & Raffles】本篇純屬腦補

本篇純屬腦內補完,無正面啟發也無學術價值,謝謝。



※拜倫&波里德瑞

說到腦補人家作者,就不得不先來提一下之前讓我突然花癡發作(但是因為英文太爛看不懂原文所以不得不冷靜下來)的吸血鬼魯思溫爵爺(Lord Ruthven),其作者波里德瑞(John William Polidori)是大詩人拜倫(George Gordon Byron)的私人醫生兼秘書,而魯思溫爵爺就是以拜倫為本而寫出來的人物,在魯思溫爵爺的故事【The Vampyre】(直譯就是【吸血鬼】)中,雖然沒有很明顯,但倒是可以嗅到一點魯思溫爵爺與主角奧伯瑞(Aubrey)之間謎樣的氛圍,證據(?)如下(這段大概也是全文中我唯一看得懂的地方):

While he was standing in a corner by himself, heedless of all around him, engaged in the remembrance that the first time he had seen Lord Ruthven was in that very place---he felt himself suddenly seized by the arm, and a voice he recognized too well, sounded in his ear---" Remember your oath. "


我先前已經寫過一篇YY感想提出過一些我覺得這故事不合理的地方,不過論點只是立足在維基上找到的故事大綱,後來找到了電子書,雖然還是看不太懂(淚),但大概可以確定大綱也沒有省略太多事情,因為原作也沒很長,有興趣的話請參考以下連結:

【The Vampyre】的電子書(當然是英文的)

故事本身到底有沒有鬼姑且不論,另一個比較八卦的說法是,拜倫跟這位作者波里德瑞似乎有過曖昧的關係──當然,多年後的今天我們無從求證(求證這個也沒什麼意義說實在,人家的隱私嘛你管他那麼多),只是換個角度,若是用這個看法去讀【The Vampyre】這個故事,那可供解讀的地方就會變得更多了,我們知道,魯思溫的三次元版就是拜倫,但故事中那位倒霉給吸血鬼纏上的主人翁奧伯瑞,會不會暗指的就是作者波里德瑞自己,他又是否有在這樣的角色設定中寄託什麼別的東西,這恐怕就沒人知道了。

好,腦補完【The Vampyre】的作者,接下來我們換點別的,來亂聊一下萊佛士與福爾摩斯之間的愛恨情仇吧。(啥)



※這四個看起來不怎麼萌的大叔其中有一個是柯南‧道爾,一個是E. W. 洪納,然後另外兩個據說是H. G. 威爾斯跟一個我不知道是誰(毆)

大家知道,萊佛士(A. J. Raffles)的出現,就是為了要惡搞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筆下的大偵探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相對於站在正義一方的福爾摩斯(雖然對他熟的人都知道,他只是個沒事找事幹的傲嬌而已),萊佛士則是一個站在犯罪立場上的盜賊──看到這裡先別急著跟我提法國那個怪盜亞森‧羅蘋(Arsène Lupin),萊佛士的出場比他早,而且相對來說萊佛士也是個寫實得多的角色,另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是,萊佛士的作者恩斯特‧威廉‧洪納(Ernest William Hornung)本身就是道爾的妹婿,換句話說,他如果要惡搞福爾摩斯,肯定不會像莫里斯‧盧布朗(Maurice-Marie-Émile Leblanc)那樣只是單純(而且還抓不太到原作韻味)的同人仿作,而更有可能是一種更隱晦也更婊人的反面樣本。

事實上,若稍微讀過萊佛士的故事,應該都會注意到,萊佛士這個角色的性格跟福爾摩斯其實是南轅北轍的,他們唯一相似的地方大概只有身邊都有個忠心耿耿的助手,只是華生跟小兔寶這兩個助手角色,又儼然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樣本,華生能幹又深受福爾摩斯信任,小兔寶則是除了當萊佛士忠誠的崇拜者之外,幾乎算是有點礙手礙腳,相較於【三名同姓之人探案】中,福爾摩斯一見華生受了點擦傷就驚惶失色,小兔寶在【皇帝的禮物】中則是相當乾脆地被萊佛士給一把拋下,送去牢裡吃免錢飯外加永久性身敗名裂,所謂有福同享,有難卻不太能同當的搭檔關係。

不過,要說萊佛士對小兔寶真是徹底地無情無義,或許也不盡然,光看第一集是比較沒什麼這方面的著墨(所以很多人看了第一集結尾會很討厭萊佛士,偏偏中文版又只有第一集在市面上流通),萊佛士對小兔寶這糟糠妻的憐愛,事實上在續集比較有提到,不過萊佛士系列在中文版只出了兩集,一集是結局不怎麼討喜的第一集【業餘神偷萊佛士】,一集則是帶著點悲情的第三集【暗夜之賊】,第三集看來遠流是沒打算出平裝版了,所以要看的話就哭著去圖書館借吧(毆),順帶一提【暗夜之賊】有女裝情節,而且還是小兔寶自己想扮給萊佛士看的,比第一集還有爆點啊,不看實在是很可惜。(巴)

但,萊佛士這個角色,真的「只是」為了要惡搞福爾摩斯嗎?

或許也不盡然。

之前說過,洪納筆下的A. J. 萊佛士,其全名是亞瑟‧J‧萊佛士(Arthur J. Raffles)──中間那個J是啥的縮寫至今無解,而洪納他大舅子道爾,全名叫亞瑟‧伊格納修斯‧柯南‧道爾(Arthur Ignatius Conan Doyle),很巧地,他也叫亞瑟──不過當然我們知道亞瑟是英國人的菜市場名,撞名難免,那再來看看萊佛士這個姓氏吧,同樣有點巧合的是,在道爾於1891年寫的小說【The Doings of Raffles Haw 】中,也有個主角叫萊佛士,洪納筆下的仕紳夜賊萊佛士遲至1899年才誕生,所以,不能排除是否有洪納順手將他大舅子筆下的人物名幹來用的可能性存在。

另外,大家知道,道爾對於洪納寫出萊佛士這麼一個迷人的反派角色,其實是有點意見的,不過他似乎也沒反彈得很嚴重就是了,因為當初鼓勵洪納寫萊佛士的推手就是他,根據隔壁殺人魔提供的資料,洪納在寫萊佛士之前寫過一篇類似的故事,有個受過貴族私校教育的人在澳洲遇到他以前崇拜的學長,卻發現學長竟然變成罪犯,最後他雖然幫助學長逃走,但學長還是掛了,道爾看完這故事跟洪納說這角色挺有趣,可惜死了,於是乎,激發了洪納創作萊佛士系列的動機。

然後,我們回頭看看在萊佛士系列中【皇帝的禮物】這一段:

  「真是一流作品,好兄弟,」萊佛士評道(他堅持一定得來看我不可),此刻他正斜躺在船上,我則忙著划槳。「我想,這麼一篇文章,稿酬一定很不錯吧?」

「一毛也沒有。」

「開玩笑,小兔寶!我還以為他們稿費很優厚呢!給他們一點時間,也許支票不久就到了。」

「不,不會的,」我悶悶地答道。「能夠被採用就已經是最大的榮幸了,那個老編寫信跟我這麼說。他寫了一大套,說來說去,反正就是這個意思。」我加上一句,並不忘把那老編大人臭批了一頓。


相較於道爾筆下的福爾摩斯對華生寫的文章總是嫌東嫌西,洪納筆下的萊佛士對於小兔寶的搖筆桿生涯倒是沒有什麼意見,甚至還可說是帶著點鼓勵性質的(不知道為什麼,洪納提到小兔寶的寫作生涯時總是特別寫實,不像華生那樣好像都是為了交代故事背景才順便講講他寫作的事),對照上面那一段萊佛士的催生過程(?),我們是否可以合理懷疑,洪納多少「借用」了他身邊某人的形象來加強萊佛士這個角色,甚至萊佛士與小兔寶的部份互動,也可能是某種來自現實上的投射?

嗯,誰知道呢?

另,據說洪納在1900年因為道爾搞外遇而跟道爾鬧翻(不過我手邊目前沒資料可查證),而萊佛士在書中被賜死,也剛好是1900年的事。(聽起來很好腦補??)

或許,萊佛士的出現,並不僅僅是為了嘲諷福爾摩斯──又或者,那根本就不是一開始的目的,只是歷史讓他看來如此罷了,也許萊佛士的存在,是為了更加顯現福爾摩斯背後的那個存在,也說不定。

當然,以上純屬臆測,完全沒有可信度可言(毆),一個比較可信(?)的說法是,萊佛士的原型來自實際存在的人物George Cecil Ives,不過,此人是個有名的同性戀者,雖然一般認為洪納可能不見得知道這回事,不過從他寫的萊佛士系列與上述這些幾近於穿鑿附會的證據(?)來看,我只覺得他根本是故意的,而且他跟王爾德也算有交情,說不知道,你要騙誰啊。(巴)

總之,寫那麼一大串,其實我只是想看洪納受的同人文(←你有完沒完),我想看度度鳥被調戲啊(自重),最近老是在碎碎唸這個,唸到被人說「你乾脆自己寫好了」,呃,那樣的話我得先把道爾的傳記讀完才行──多年來一直找不到動機讀他,現在終於有動機了!(慢著)可是我現在還在跟女體福爾摩斯文纏鬥中,要趁執念還沒消散前寫那個有困難,何況也不知道傳記讀了之後會不會跟我當初讀【基地三部曲】一樣,才看了三分之一,執念就不見了……(毆)

不過仔細想想,要真以這個角度下去看的話,道爾X洪納的同人文不就等於是萊佛士系列了嘛(胡說八道),嗯,好吧,我還是回二次元的書中世界腦補就好了。(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