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的告別】Goodbye my love



※上圖為時報版封面,看到這個封面,其實會覺得臉譜版絕版是對的。(喂)

因為在約定俗成的印象中,冷硬派推理一向都會有男主角跟女人上床的情節,所以我一直是對冷硬派頗沒興趣的(等哪天冷硬派出現男主角跟男人上床的情節再通知我,謝謝),雖然漢密特跟卜洛克寫的冷硬私探系列我都看過,但不知道為什麼,可能是我的記憶在不知不覺間被外星人重灌了,除了隱約記得上述兩者其中之一好像在某一本書中寫過兇手被豬吃掉的情節外,其他像是故事劇情和主角個性什麼的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後來本人的注意力因為被大英腐國的歡樂偵探俏搭檔(啥)式推理小說吸引去了,所以米國的冷硬派我就放著很久都沒去吃他,一直到後來看了羅斯‧麥唐諾寫的【地下人】我才整個驚為天人,雖然故事中也是一樣有那種美豔女角,又跟主角搞曖昧巴啦巴啦的,但是書中的那個無口偵探亞契實在是太萌了,而且作者的筆風超級詩意,唯美到讓人懷疑這根本不是男人寫的(喂沒禮貌),奇怪的是,我確定我以前也看過羅斯的【動向飛靶】,但我對那本的記憶似乎跟當年讀漢密特跟卜洛克時一樣葬送到遺忘的深海去了,不過,也可能是因為【動向飛靶】是羅斯早期的作品,那個時候的亞契算是比較沒有個人特色,後期在【地下人】中沉默溫馴的形象才是讓我萌上他的點,所以我對【動向飛靶】的他沒什麼印象應該也是很正常的。(←請不要正當化你的失憶)

總之,在我人生中某個天真無腦的階段,我曾經有一陣子很密集地讀了各家歐美作者寫的推理小說,不論是已作古的或還活著的,古典派還是冷硬派都吃,結果囫圇吞棗的狀況下,就是現在全部都不記得那些書的內容在講什麼,在那段時期少數能保持鮮明印象且至今還是能讀得津津有味的,大概就只有洪納寫的萊佛士,至於當年超愛的凡斯、溫西爵爺現在全部都吃不下去,以前那本曾經讓我奉為大神經典的【時間之女】,現在重看也只有「我們金雀花王朝的人都是很NICE的,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的感覺而已,雖然我不否認書中的歷史考究確實很讚,但主要是書中的那種大英國情操實在讓我有點……

離題太遠,還是回到錢德勒的這本【漫長的告別】,當初會想看這本,是因為我聽說內容有以下幾個吸引我的要素:

1. 有腐。
2. 主角很娘。
3. 女角都是花瓶,負責路人或死掉。


因為推薦(?)的人都這樣說,我就覺得哇超想看的!(←你感興趣的點太奇怪了吧),所以我就馬上衝去借了,害我之前借來的基地前後傳又再次放置PLAY(被謝頓揍)。

結果【漫長的告別】還真是不負所望,確實是本小花到處開的BL小說。

大致上的故事,就是咱們愛碎碎唸整個很像老媽子的私探菲力普‧馬羅撿到一個醉酒的白毛美青年泰瑞‧藍諾士,把他帶回家,幫他醒酒,泡咖啡給他喝,然後又送他回家,自此深深地被對方所吸引(沒有誤),不過很可惜沒有床戲就是了,也可能是作者把床戲剪掉了(喂)。

  我咬著嘴唇開車回家。我算硬漢,可是那人有讓我動心的地方。除了白髮、疤痕臉、嘹亮的聲音和禮貌的態度,我不知道是什麼。也許那幾點就夠了。我沒有理由還會見到他。


以言情小說的模式,當然他們之後又見面了,馬羅又在藍諾士爛醉的時候救了他一次,後來藍諾士跟有錢的老婆復合,讓馬羅很不齒(其實是吃醋吧),但他們還是常約出來見面(精神外遇?),直到有一天藍諾士衝到他家,要他設法把他載走,他有理由必須遠走高飛,馬羅幫了他,結果藍諾士走了,他自己被抓去關,理由是藍諾士涉嫌殺妻,而馬羅幫助他逃走,自然就成了從犯。

當然,馬羅並不相信藍諾士會殺人,但他也無法替他平反,因為不久後藍諾士就被發現死在墨西哥某個不知名的旅館裡,身旁有份自白書,判定為畏罪自殺,案子至此等於是結了,馬羅被釋放後,有個出版商希望他去尋找一個失蹤的酒鬼作家,這個作家的老婆是個超級大美女,但夫妻間卻似乎處得不好,馬羅接了委託,碰過幾次鼻子灰後,找回了這個正被無照醫生關起來監禁PLAY的作家,結果這個作家遠比想像中還要盧,回來又鬧自殺又靠北靠木的,作家的美女老婆也很盧,不惜獻身也要盧馬羅留下來幫她照顧老公,但馬羅被盧來盧去之餘也漸漸發現,這個大美女並沒有她所表現出的那麼愛她老公,這對名人夫妻之間似乎還有著更深一層的隱情。

而按照慣例(?),像這樣兩件毫不相關的案件最後都會兜在一塊兒,變成同一回事,所以這邊就不捏詳細劇情了,故事最後,原以為已經死去的藍諾士又回到了馬羅面前,然而情誼已逝,人事全非,藍諾士早已不再是馬羅記憶中的那個男人,這也就成了他們倆所見的最後一次面。

  他轉身走出去。我望著門關上。我聆聽他的腳步順著仿大理石長廊走開。過了一會兒聲音漸小,終於靜下來。我還是繼續聽。聽什麼?莫非希望他突然止步,轉身回來,說服我改變心中的感受?算了,他沒有。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他。


總之看完後,因為藍諾士最後沒有跟馬羅在一起,害我整個覺得超感傷的──當然我知道冷硬派小說的主角通常都不太可能找到歸宿(?),所以我本來也就沒說抱多大期待,只要過程可以閃得讓我很開心就好了(←你的標準在哪),本書以專業腐者(沒這種職業好嗎)觀點看來,只要有藍諾士跟馬羅一起出現的情節都很萌很閃光,中途雖然藍諾士跑去詐死,陷入了只有金髮美女跟濫交熟女出來搶戲的大空白期,但馬羅跟那個酒鬼作家的互動也還算過得去(←哪方面?),而且馬羅不管去到哪都被調侃「你為了那個男人(藍諾士)坐牢對吧?」還滿好笑的(喂),重點是他本人還很傲嬌一直否認。

基本上,除了馬羅自己八成不會承認外,其實不管誰來看都會覺得馬羅根本就很賢慧,雖然我已經忘了漢密特版的硬漢私探是長怎樣,但光看馬羅的話,其實我還滿肯定馬羅根本就不是很hard的一個人,真正的硬漢才不會一直強調自己很hard,一直強調反而變得很娘(爆),而且馬羅的碎嘴程度太超過了,看到什麼小事都可以洋洋灑灑婊上一大篇,害我有一瞬間還差點以為我是在看美國版+超不文藝版的【傲慢與偏見】,其實伊麗莎白跑到美國然後變性後就是馬羅吧你不要騙我了。

奇怪的是,男人在小說中婊女人會被說是恐女症or沙豬,但女人在小說中婊女人卻會成為人人讚揚的偉大作家,嗯,這世界怎麼了?(爆)

大致上,本書中的男角大部份都很萌,女角不是花瓶就是死了(有的還以上兼具),然後這些女角都很淫亂飢渴不知道為什麼,不過這樣的描寫可能不見得完全只能怪罪到作者頭上,因為有時候也是要看他的讀者群是哪些人,有時候就整篇都沒爆點,只好寫個床戲應付過去,另外,本書中提及的酒鬼作家讓我有點「這角色該不會是作者的自我投射吧?」的感覺,結果查了一下,錢德勒本身在寫作晚期沉浸於酗酒,所以恐怕這個角色的確是有點夫子自道的味道吧。

也大概是因為我先前就已經被劇透藍諾士不會掛,以及作者對女角有仇的關係,所以劇情上就比較沒什麼讓我覺得哇靠超驚艷的地方(雖然我事先知道的劇透都跟主線案情無關就是了),案情本身的複雜度算是非常地低,幾乎等於是你一看到某個角色開始在自承身世時,你就知道差不多是怎麼一回事了,我不確定這算不算是冷硬派的一種……呃,通病?雖然我以前看的冷硬派劇情都忘光了,但就是有這種,該怎麼講?不太過癮的感覺吧,雖說不強求嚴謹的解謎過程本來就是冷硬派小說的特色之一,但單以【漫長的告別】這本給我的感想,我會覺得他少了一種讓人「期待」的感覺,就故事巴拉巴拉地一路發展下去,你知道藍諾士不是兇手,接下來突然天外飛來第二個事件,然後你知道反正等得夠久兇手就會自己跑出來,就只是看作者怎麼把兩件乍看毫不相干的案子凹在一塊兒,以個人喜好來說,我會覺得這樣子好像有點看不過癮。

雖然,我也不知道我對推理小說的期待到底是什麼樣子就是了,因為,畢竟我也一直都不算是個很正規的推理迷,比起推理,故事中男人們姦定的友誼我還比較有興趣。(巴)

不過,如果一本標榜推理的小說裡只有很萌的男角跟很姦定的友情,推理成份完全豪洨的話,我還是會照樣婊他怎麼可以只顧萌男不顧推理,這是能叫推理小說嘛喂!

總之,我想我是個既不專業又不稱職而且龜毛愛看又愛嫌的讀者,人家寫推理的時候我只顧著喊男角不萌,人家寫萌男的時候我又會抱怨啊推理哩?一整個就是一個難以伺候盧小小,所以其實我的觀點大家看看就好,因為我常常無來由地就會突然對某個點看不順眼,而且我也無法以有條理的方式將我到底是哪裡看不順眼的原因解釋清楚,總歸一句只能說這是個人喜好的問題,大家不認同我也……嗯,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爆)

好吧目前來說的話,推理小說我喜歡的還是古典派的,但太方正典型的古典派我依然會避之唯恐不及──這裡可能要澄清一下的是,福爾摩斯並不算是我認知中那種「太典型」的古典派推理,我所謂的「太典型」是阿嘉莎、昆恩、范達因那種TYPE,就是單純把罪案當成一道數學解謎的那種路線,我要求的古典派必須要比較跟社會接軌(雖然那種好像就不叫古典派了……不過算了誰搞得懂那些分派名詞),但是我又不喜歡太沉重的故事,所以就是要有推理成份(可以留個範圍讓讀者猜兇手),但又不能太有「謎題感」,要貼近現實面一點,可是你如果太寫實整個很悲我看了又會暴走,就是,我到底想怎樣,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被揍死)

而以「我本來就沒有特愛」的冷硬派來說的話,我覺得我還不算太排斥【漫長的告別】這本書,也不討厭馬羅這個主角──雖然,他碎唸到有點讓我想助跑從他腦後尻下去,但是他有傲嬌賢慧屬性所以還算可以抵銷掉(啥),然後……冷硬派……冷硬派的劇情就差不多是那個樣子嘛你懂的(啥),往好處想,至少馬羅的故事當BL看還挺萌的,雖然藍諾士選擇了跟另外兩個流氓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馬羅還是一樣孤夜無伴守燈下,不過我覺得像這樣感傷的愛也滿淒美的(幹麼說得好像真的有這一回事一樣),其他我就裝作沒看到好了,包括直向床戲(喂)。

以各方面(?)觀點來說的話,我對本書的看法如下:

推理部份:如果你對冷硬派推理有興趣的話,錢德勒的小說沒道理不看,所以如果你沒看過這本書,你好歹應該看一下──但如果你很清楚你的菜就只有古典推理,不嚴謹的佈局看了會讓你很想死,那還是別看比較好。

腐萌部份:如果你愛有點感傷悲路線的BL,這本絕對是滿分級的大作,雖然官配角色無人死亡(如果你萌的是馬羅跟酒醉作家這對那就另當別論),但那種到最後東風無力百花殘(啥)的感傷真的是很有味道,雖然我看到這結局覺得很悲,但不得不說安排得確實很好,就是那種有所缺憾的情感才刻骨銘心啊!(到底在說什麼)總之淒美+感傷是我對這本書結尾的(腐)評價,不過如果你不吃這種悲路線的腐,你生平最恨任何悲事物,那還是別看比較好(巴)──雖然我是覺得這本的悲感算中等而已啦,普通悲(啥),會讓你感傷一下但不至於鬱一整個星期就是了。

換個角度來說,一個賢妻受一個弱氣受,兩個受哪有搞頭,當然悲爆了!不能結合啊這兩個!(夠了別再胡說了你)

留言

  1. 剛剛一瞬間看到以為是“漫長的告別”
    還想說怎麼有那麼歡樂的書名啊
    = _ =)b

    回覆刪除
  2. 我覺得馬羅系列好看的地方在於
    好壞沒有絕對分界
    作家 流氓 墨西哥管家 藍諾士在古典派都不算是好人
    但是在這本書裡都有光輝的一面
    反觀警察 檢察官 豪門 醫生 美女反而比反派還反派

    回覆刪除
  3. >PW 
    咦?耶?書名是叫漫長的告別沒錯啊……0A0  

    >Simmons 
    你的留言居然那麼認真,你是誰?!?!(喂沒禮貌)
    這本都把那種世俗眼光看來算反派的角色寫得很萌……
    是說漢密特我該挑戰嗎?

    回覆刪除
  4. 啊!打錯了!O口O))
    我是要說“漫長的告白”啦.......

    回覆刪除
  5. !這個書名聽起來不錯!!(筆記(筆記這作啥

    回覆刪除
  6. 漢密特萌度很低唷...

    回覆刪除
  7. 可是你還是看完他了,真強者也。(石內卜拍手)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