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張牌】殺手,少女,歷史謎案



我在想要不要以後都用這種方式下標題算了。(巴)

這本是當時借【空椅】時一併借回來的,本來因為今天就要到期,所以想說乾脆先還掉好了,但為了本書出現的菜鳥警察普拉斯基,還是硬把他拼完了,不過先要聲明一下的是,之所以特別為了他並不是因為他有腐點還是怎樣,事實上他的設定是已婚還有小孩了(完全死會沒得腐了),而是因為他很可愛,有他出現的段落都超好笑,而且聽說他之後好像也會變固定角色,所以就想說還是把這本早點看一看好了,他初出場時與正妹警探莎克斯的這段對話頗為歡樂:

  「情況是這樣,」她以輕柔的語音對菜鳥說:「我們兩點鐘方向的那個男人。他帶著槍。」

上帝保佑這個菜鳥──小男孩似的尖刺頭髮,就像焦糖一樣散發出嗶嘰色光輝──他繼續盯著垃圾,「是嫌犯?妳覺得是那個攻擊的嫌犯嗎?」

「不知道,不要管,我注意的是他帶著槍這件事情。」

「我們要怎麼做?」

「繼續走。我們經過他,看著這些垃圾,假裝我們不再有興趣,掉頭朝犯罪現場走。你慢下來,問我要不要咖啡。我說好,然後你繞到他的右邊。他會盯著我。」

「為什麼他會盯著妳?」

真是單純得可以。「他就是會。待你確認後,再靠近他,製造一點兒聲音,像清清你的喉嚨或什麼的。他會轉身,然後我會從他身後趕上來。」

那句「為什麼他會盯著妳」真是超可愛的(普拉斯基你真的是已婚人士嗎),之後他當然還有許多這種歡樂的對話發生,直到他在第三章被歹徒敲破腦袋為止。

本書雖說名為【第12張牌】,封面和內容皆提及塔羅牌中的第十二張大阿爾克納牌「倒吊人」,不過本書跟塔羅其實並沒有什麼關係,不要被封面騙了(巴),因為塔羅牌在故事中只是殺手隨便亂拿一張來故佈疑陣用的,殺手自己對塔羅並不瞭解,全書對於那張「倒吊人」的涵義只在第一章有小小解釋到,之後塔羅就退場了,當然某種程度上,第十二張牌的涵義在全書中還是有某種象徵意義存在的,只是那與案情沒什麼關係就是了,這個自己看了就知道。(←喂你很混)

不過雖說塔羅與本書內容無關,這點讓人覺得有點小可惜之外──畢竟看到一本封面有塔羅圖樣的書,你一定會期待內容有一些塔羅相關的東西──但往好處想,內容沒什麼怪力亂神也是好事,我最討厭推理小說裡出現怪力亂神了謝謝。(這是在說誰)

大致講一下本書的故事,一開始,有個叫吉妮娃的少女在史博館裡查閱一段關於她祖先的歷史,她的祖先查爾斯曾是個黑奴,參加過南北內戰,但因為被控偷竊了一筆為數可觀的錢財而被逮捕,正當吉妮娃讀到查爾斯逃亡的部份時,卻突然遭到不明人士攻擊,之後她雖然在千鈞一髮逃走了,此案也轉至萊姆的手上調查,但少女仍遭到殺手的監視與伏擊,過程中不少無辜人跟著掛點或掛彩,包括路人跟保護她的警察(們)。

而除了查出殺手神出鬼沒的下落外,萊姆的難題尚有到底是誰雇了這殺手,又是為了什麼要陷這樣的一個少女於死地,當然,由於殺手的狡猾多計,真兇的動機可說是被剝了一層又一層才在最後的最後被揭曉,這也是作者迪佛的一個特色了,他總是可以很奸巧地在前面騙你好幾輪,最後再告訴你其實真相跟你猜的完全不一樣。

對於初次看他的書的人來說,應該會覺得一整個被誤導得很慘,不過因為我已經先看過他兩本書了,好歹有點心理建設,所以後來看到殺手被逮到,說殺人動機跟吉妮娃的祖先查爾斯所(疑似)犯的罪根本沒關係時,我就一整個在心裡吶喊「騙誰啊怎麼可能你別想呼巄我!」果不其然,最終揭曉真兇的動機果真是和查爾斯有關係的,而且真兇還是個超路人根本沒人想到該注意的傢伙(這個我就猜不到了,雖然我對這角色有印象),最後的大翻盤也很過癮,那個不茍言笑的律師葛帝斯實在是超欠揍超讚,買尬我超愛小說中出現這種欠巴又囂張的死知識份子。(毆)

某種程度上,如果你喜歡約瑟芬‧鐵伊的【時間之女】(臉譜版譯作【時間的女兒】),應該也可以在迪佛的這本【第12張牌】得到不少樂趣,因為他是以「被殺手追殺的少女」這個案子為主軸,引出一段懸而未解的歷史舊案,並且在故事最後巧妙地將今昔兩件案子合在一起,這種以今破昔的謎案模式跟【時間之女】是頗有異曲同工之趣的,當然,過程當中也讓讀者著著實實地上了堂美國憲法史的課──我承認這部份可能會讓人讀得有點辛苦(不過我個人倒是對街頭塗鴉跟嘻哈那部份的論調比較不以為然,太給我一種知識份子在界定非主流文化的味道),但臨到結局的幾次翻盤確實讓人看得很過癮,就算你對歷史和街頭塗鴉沒啥興趣,光看作者到底可以誤導人到什麼程度,我想應該也很夠本了。

另外,迪佛的書就連只出現幾句話的角色講話都很欠揍歡樂,這點真是深得我心:

  流著汗,喘著氣,她小跑步朝向碰見的第一位急救人員,問:「房子裡的女人呢?」

「那一間?」他指向那房子。

「對。住在那裡的褐髮女人。」

「噢,她。我恐怕有壞消息。」

莎克斯深深吸了一口氣,覺得恐怖像冰一樣地燒灼著肉體。她是抓到了唐普生,但是她本來可以拯救的女人卻死了。她的一根指甲已經切進了她姆指的表皮,讓她感到痛,也感到血流出來。她心裡想著:我所做的,正是唐普生所做的;為了工作,我犧牲了一個無辜的生命。

那名醫護人員繼續說:「她被槍打中了。」

「我知道。」莎克斯低聲說,眼睛盯著地面。老天,這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妳無須擔心。」

「擔心?」

「她會康復的。」

她皺眉蹙額,說:「是你說有壞消息的。」

「哎呀,被槍打中就是相當壞的消息啊。」

「拜託,我早就知道她被槍打中了。當事情發生時,我人就在那裡。」

「噢。」

然後莎克斯逮捕人的方式真是威猛到不行,我常常覺得,其實莎克斯應該才是這系列的男主角,而萊姆是女主角才對吧。(被輪椅碾過)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