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魔鬼的邀請函】

在死亡中我愛撫著你
以靈魂最後一息予你祝福。

─〈陰鬱的星期天〉─


  那天是個陰雨綿綿的日子,他看見那個男人站在醫院門口,右手整個被包裹起來,看來傷得很重。

  他知道,大多時候,人們不會特別注意到他的存在,當他經過人群,他們往往只將他當作是一陣拂過身邊的冷風,就算看見了他一眼,也不會再看他第二眼。

  但有些時候,他們會轉過頭來。

  然後他們就再也不會忘記他的存在。

  他很清楚,眼前這個負傷的男子,正屬於後者。

  對於這樣的人,他喜歡給他們獎勵。

  「你好,諾倫先生,」他開口道,聲音不急不徐。「我叫羅亞,是個專門替人實現願望的人。」

  那個叫諾倫的年輕男子有些警戒地望著他。「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他問。

  「因為我認識你。」羅亞微微一笑。

  「但我從來沒見過你。」

  「你有沒有見過我不重要,我知道你是誰就夠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送你一程。」

  諾倫考慮了一會兒,然後搖搖頭。「我不跟你一起走。」

  「現在在下雨,而且等一下雨勢會越變越大。」

  「也許等會兒就停了。」

  羅亞帶笑地搖了搖頭。「我說不會就是不會。」

  「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而且我也知道你沒那麼想拒絕我,過來吧,我的車就停在那兒,少吹點外頭的冷風對你會好一點。」

  羅亞走上前去,親暱地摟住諾倫的肩膀,諾倫還來不及決定是否該堅決拒絕時,便被他帶走了。



  「你想不想實現你的願望?」羅亞問道,並拉平他的西裝下擺,諾倫坐在他身旁,暗自狐疑著自己為什麼會乖乖跟著這個陌生人上車。

  駕駛座與乘客席之間有一道絲絨材質的黑色簾幕,使得諾倫根本無法看見駕駛的長相。

  也許根本沒有人在開車也說不定。

  他甩開這念頭。

  「你想要什麼?」諾倫警戒地盯著他。

  「我只是個喜歡替人達成願望的人,這是我的工作,你不需要想太多,安格斯──噢,你不介意我叫你名字吧?」

  諾倫搖搖頭。

  羅亞伸手順了順那頭潔白如雪的頭髮,諾倫注意到他的耳垂上嵌著一枚小小的黑曜石耳環,埋在他長度及頸的白髮中。

  這個年紀會有一頭白髮還真稀奇。諾倫想。

  「你總有交換條件吧?我是說,若這真是你的工作的話。」諾倫問道。

  「當然,不過你放心,我不收錢那類的東西。」

  諾倫直視著那雙灰色的眼睛,覺得那顏色淡得有些可怕。

  不過,他並不討厭。

  「我猜我明白你的意思,」諾倫說,並動了動受傷的那隻手。「但我現在是傷患,你應該去找別人。」

  羅亞輕輕笑了起來,在其他場合,諾倫聽過別人像這樣笑,但沒有人能用這種方式笑得那麼悅耳。「你誤會了,安格斯,我沒有那個意思,」羅亞說。「更何況,別人也未必看得見我。」

  啊,果然……

  諾倫不禁露出苦笑。

  「你是死神嗎?」諾倫問道。

  「不,當然不是,事實上,那是我女兒的工作。」

  諾倫有些驚訝。「你有女兒?」

  羅亞點點頭,臉上仍帶著笑意。「她叫爾茲莉,是個很可愛的小傢伙,不過你不會想遇到她的。」

  「為什麼找上我?」

  「我喜歡給那些看得見我的人一點獎勵,」羅亞一邊說,一邊用食指和姆指捏著西裝鈕釦,諾倫看著他的大姆指輕輕來回搓揉著那枚釦子,心想這可能是他的某種習慣。「當然,不是完全沒有代價,但我懂那些人的處境,你知道的,山窮水盡,什麼也沒有了,未來一片黯淡,有時候,他們之中有些人會遇見我,有時候不會,通常,那些遇見我的人會從我這兒得到一點小獎勵,雖然他們多少也會遭受一點損失,但大多都能藉由我的幫助過得更好。」

  「但你也說這不是完全沒有代價,」諾倫定定地看著他。「代價是什麼?」

  「一樣對現在的你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諾倫微蹙眉頭。「那會是什麼?」

  「你最重要的東西,要在你失去後才會知道,」羅亞再次露出那種神秘難解的笑容。「人都是這樣的,手上擁有的往往不會去珍惜。」

  諾倫低頭望了望受傷的手,說:「我只要能繼續拉大提琴就好了,其他的根本一點也不重要。」

  「但你就快要失去它了,不是嗎?」羅亞輕碰了碰諾倫包裹住的手。

  諾倫想起他還得回到那間狹小的房子,回到有那個人在的地方。

  回到那個害他變成這樣的人身邊去。

  「也許,」諾倫喃喃說道。「但……這一切會好轉起來的。」

  「什麼時候?」羅亞傾身望著他。「五年?十年?二十年?」

  「不,不會那麼久,等我存夠錢,我就……」

  羅亞搖了搖頭。「你身邊有個一喝醉就會失控的酒鬼,你以為你能存多少?或者──你以為你能存多久?

  「那你告訴我──我能怎麼辦?你又懂什麼了?莫名其妙這樣冒出來,又在那邊說什麼──」

  「我能實現你的願望。」羅亞說道,並執住他的手,直視著他。

  「……你能嗎?」諾倫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如果你能,就證明給我看啊。」

  「那就向我許願,但請謹慎,因為願望會成真,許下了就無法更改。」

  「你知道我的願望是什麼嗎?」

  羅亞執起他的手,輕輕親吻他的手背。

  「我知道,」他說。「因為我以前也跟你一樣。」



  房裡的黑髮少女趴在地毯上,正用蠟筆在一張紙上作畫,一旁的唱盤機放著一張黑膠唱片,裡頭傳出悠揚的爵士樂曲。

  「爾茲莉,我們該出門了。」一個男聲從樓梯間傳來。

  少女抬起頭來,看見牆上掛鐘的時間,頓時像是吃了一驚,她連忙將蠟筆和畫紙收起來,將它們全部塞進一只長形的帆布袋,並收進黑檀木書櫃的最底層,然後她站起身來,將唱機關掉,並把唱片塞進封套裡。

  唱片的封面上頭寫著「安格斯‧諾倫」。

  「爾茲莉,再晚的話就趕不上演奏會了喔。」催促聲再次傳來。

  名喚爾茲莉的少女將唱片收進櫃子裡,然後匆匆趕出房門,羅亞早已等在樓梯間,正在整理自己的袖釦。

  「該帶的東西帶了嗎?」羅亞抬頭朝正從樓上走下來的女孩問道。

  女孩這時頓了一下,隨後立刻轉身奔回房間,在房裡的桌几上抓了一樣東西就往外跑,她一路從樓梯上跑下來,並拿了那東西給羅亞看。

  那是一只黑色的小型天平。

  羅亞摸摸她的頭。「這東西要是忘了帶可就麻煩了,走吧,得趕在演奏會開始前把事情辦好才行。」

  爾茲莉點點頭,並牽住羅亞的手,兩人一起往大門走去。


The End





【附記+碎碎唸】

因為之前那篇【陰鬱的星期天】寫完後,很多人(其實只有兩個,但因為我的讀者只有五個人所以兩個就很多了)跟我說那篇故事看不懂,讓我受到不小的打擊(爆),就一直想說要來寫個小續篇來解釋一下安格斯與李維之間的愛恨情仇,但最近在搞主站,然後又東弄西弄地不知道在瞎忙啥,就一直拖到現在才寫好,結果現在看看,搞了半天也根本就什麼都沒有解釋到嘛!安格斯還是不想說他的願望到底是啥,他到底想怎麼樣啊!可惡!(爆)

總之,如果各位看懂了這個故事,麻煩讓我知道一下,謝謝。(眼神死)

留言

  1. 感覺看的懂又看不懂(爆)
    看的懂劇情的發展可是不知道背後的原因啊orz
    是說羅亞以前也是愛上壞男人(?)所以和安格斯一樣嗎?
    然後偷偷說,等阿冥(裝熟)你的fc2弄好我可以牽你(連結)嗎...(被爆頭

    回覆刪除
  2. >是說羅亞以前也是愛上壞男人(?)所以和安格斯一樣嗎?
    對(爆)

    嗚嗚結果這個故事還是很難理解嗎orz
    該不會要為了把他徹底解釋清楚而變成坑吧?!(抱頭)

    牽連結當然OK唷>_0
    不過我東西越整理越多(爆)不知啥時才能弄完就是(巴)

    回覆刪除
  3. 嗯?我有解讀錯嗎?

    安格斯拿自己的生殖器來換李維的一飛沖天又急轉直下(?)然後再自殺,或者換羅亞也去找李維這樣?

    只是我很好奇李維的醜聞A_A

    回覆刪除
  4. 哇我真想把這篇當黑歷史(爆)

    安格斯換的是自己的成就+脫離李維這樣,
    然後我後來重看這篇文,總覺得安格斯應該連●●都被羅亞吃乾抹淨了(揍)

    這故事大概因為是只花了一兩天就寫出來的東西,所以完成度真的滿糟糕的orz

    回覆刪除
  5. 我...我也沒看懂...(那還來留言是何居心?)

    這都是因為碎碎念沒有劇透的關係吧(啥)

    回覆刪除
  6. 居……居然(抹臉)
    其實大概就像樓上匿名留言說的那樣啦(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