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瘋狂茶會】第六章‧不請自來的訪客

  「啊,糟了。」那個身穿大衣的銀髮男子站在大樓頂端的石像鬼旁,突然意識到某種不妙的警訊。

  這是他第一次嘗試用攔截電波的方式與卡歐斯對話,不過他一時得意忘形,竟然試著用這方式將使魔傳送過去,結果感應只持續一下子就斷了,雖然他確定使魔確實有到達那裡,但他也猜想卡歐斯的手機這會兒可能已經報銷了,人類能接收的電波強度有其限度,手機所能承受的能量也就這個程度而已,要再承載更強大的能量肯定會毀壞,他實在不該這麼貿然行事的,這會兒卡歐斯肯定正在回局裡的路上,並且絕對會狠狠罵他一頓。

  他輕嘆了口氣。

  他閉上雙眼,想像某個他所熟悉的模樣,那是個曾將己身奉獻予他的人,自那之後,那人的記憶就一直在他體內,沒有消失。

  每一個將血獻給他的人,他都不會忘記。

  他紅色的大衣衣襬在空中搖曳,化為某種霧狀的形體,接著那又凝聚在一起,越化越小,最後集結成一個小小的人形,一隻手從那之中伸出,撕開某種無形的束縛,一道紅霧從空中抹去,消失在空氣裡,而在那紅色人形之下,現出了一雙金色的眼睛。

  一個身穿紅色洋裝的銀髮少女逕自佇立,站在原本史賓瑟站著的地方。

  「要是以這模樣向卡兒撒嬌的話,也許會有點用吧。」她喃喃說道。

  她雙手平舉,從樓頂一躍而下,宛若一隻在黑夜中飛翔的紅色蝴蝶,最後化為紅霧,消失無蹤。



  湯普森沒有醒過來。

  隸屬於第十九分局的巡警傑西‧布朗靠在椅背裡,隨意翻閱著書報,湯普森就躺在他旁邊的長形沙發上,距離史賓瑟離開後,已經過了五分鐘。

  當時,史賓瑟不知從哪兒冒了出來,在外頭的走廊將他逮進來,並丟下這句話:

  「看著他,等他醒來別讓他跑了。」

  傑西很快地看了那名不省人事的男人一眼,又將視線移回史賓瑟身上,確定他的衣領整齊無虞才開口:

  「他是犯人?」

  「不完全是。」史賓瑟說,並輕蹙了一下眉頭。「你想到哪裡去了?」

  噢,讀心術。傑西心想,並很快將心思從這上頭抽開。

  「要銬住他嗎?」

  史賓瑟看了昏迷的湯普森一眼。「不用。」說罷他便要往門外走。

  「你去哪兒?」傑西揚起眼。

  「我等一下就回來。」

  他很快走了出去,待傑西往門外張望時,走廊上已不見半個人影。

  這些非人種老是神出鬼沒的。傑西翻了翻白眼,然後將門關上,晃了回來。

  不過,偶爾也是有例外。

  他想起卡歐斯‧昆恩,雖說由於分屬不同部門的緣故,他其實很少見到卡歐斯,但像他那樣的非人種,他倒是挺有好感的,因為跟其他非人種比起來,卡歐斯到底還比較像是個人,感覺也比較好溝通。

  雖然他其實也不是多討厭史賓瑟就是了。

  論資歷,史賓瑟和卡歐斯都遠在他之上,不過他們並沒有強制他尊稱他們為「長官」,因為他們所隸屬的是另一個部門,而那對身為人類的傑西而言,幾乎可算是另一個未知的世界,以一種他可能永遠也無法理解的方式在運作著。

  他走到湯普森身旁,其實平常這個時候他已經下班了,今天只是稍微留得晚了點,就好死不死被史賓瑟抓到,並被賦予這個他根本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的任務,他俯身看了看那個顯然沒打算要醒過來的男人,這才想起他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雖然史賓瑟說他「不完全是」犯人,但他實在看不出這個男人到底有什麼威脅性存在,躺在沙發上的這人不但看來身形瘦弱,還戴了副度數不淺的眼鏡,加上他現在又毫無防備地昏迷在這裡,對傑西而言,他真是一點也搞不懂史賓瑟為何要特地找人來看著他。

  不知道他犯了什麼罪?傑西心想。

  他挑了另一張沙發坐下來,攤開桌几上的雜誌和晚報,然後想起自己還沒吃晚餐。

  也許史賓瑟很快就會回來。

  但願如此。

  要是他今晚在走廊上遇到的人是卡歐斯就好了。

  他翻著晚報,一面想說服自己其實真的沒有那麼討厭史賓瑟。



  鏡子的另一端是一間狹窄的小房間,裡頭只有一張鋪著白色床單的床,而床的旁邊是一扇小窗戶。

  愛麗絲環顧四周,卻不見柴郡貓的身影。

  「柴郡貓?你在哪裡?」她輕聲喚道,卻無人回應。

  也許他在床底下?

  她趴在床腳下,將床單掀了起來,但裡頭除了灰塵外什麼也沒有,她爬起身來,想察看是否有任何可以讓一張紙躲藏的陰影,卻突然在窗台上看見一個她完全不記得剛才有看見的東西。

  那是一個白色的兔子布偶,穿著暗紅色的背心,斜斜地倚在窗台上,它的眼睛是鈕釦作成的,而且少了一邊,嘴巴則是一道用針縫起的微笑。

  它長得很像是……

  「卡爾……先生?」愛麗絲不甚確定地問道。

  兔子布偶沒有回應。

  她走上前去,輕輕地將那布偶抱了起來,並溫柔地撫著它布製的毛皮,布偶的觸感很軟,而它的紅色背心摸起來也很滑順。

  她抬起頭,看見窗外除了一大片白茫茫的霧之外,什麼也沒有。

  「你一直都是一個人待在這裡嗎?」她輕聲問道。

  布偶倚在她的懷裡,什麼也沒有說。

  愛麗絲抱著它走到床邊,坐了下來。

  「我也是一直都是一個人,我們是同伴,對吧?」

  空無一人的斗室中只有她一個人的聲音。

  然後她靜靜地哭了起來。

  「那就是……那就是你抓我來這裡的原因……對不對?」

  她伸手抹掉眼淚,但淚水還是不斷流下。

  「我想……我想媽媽……」她啞著聲音哭道。「我要媽媽……為什麼她都……都不回來……為什麼要……每次都……每次都丟下我一個人……為什麼……」

  她不知道她哭了多久,直到某個人的手輕輕覆在她肩上,她才發現,剛剛她抱著的布偶已經不知去向。

  「愛麗絲,妳以後不會再是一個人了。」身後的那人說道。

  她轉過頭去,看見一個男人站在她身後,他穿著老式的西裝外套,搭著暗紅色背心,並且有著一張兔子布偶般的臉。

  「騙人……你們大人每次都騙人!」愛麗絲朝他哭叫道。「我才不會相信你!我再也不要相信大人了!」

  卡爾輕輕摟住她。「我不會騙妳的,我跟妳一樣,最討厭的就是大人了,大人只會說謊騙小孩子,老是讓我們失望,妳說對不對?」

  愛麗絲有些茫然地看著他。「可是……可是你也是大人。」

  卡爾搖搖頭。「不,我不是大人,我只是一隻兔子,一隻叫卡爾的兔子,而且我是跟妳同一國的。」

  「……真的嗎?」

  卡爾點了點頭。「我絕對不會丟下妳一個人,妳,還有另一個愛麗絲,對我來說都是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等另一個愛麗絲來了以後,我們就可以永遠待在這裡,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愛麗絲推開他。「可是……爸爸他──他還在等我,要是我不回去,爸爸會很擔心的。」

  卡爾伸出一手,輕撫她如蘋果般紅潤的臉頰。「從今天開始,妳可以把我當成妳的爸爸呀。」

  「可是你不是我真正的爸爸。」

  「真正的爸爸有什麼好的呢?他知道妳最喜歡的是什麼東西嗎?知道妳心裡真正的感受嗎?他連一個媽媽都不能給妳。」

  「那,你有辦法給我一個媽媽嗎?」

  「當然有辦法,」卡爾雙手一揚。「等另一個愛麗絲來了以後,就讓她當妳的媽媽,我們三個人可以一直在這裡生活,妳要什麼我都會給妳,絕對不會讓妳再哭泣了。」

  「但是……」愛麗絲抿著下唇。「但是我不喜歡這個地方,這裡不是我真正的家。」

  卡爾輕輕低笑了一會兒。「要讓這裡變得跟妳的家一樣又有什麼難呢?」他伸手一揮,整間屋內便頓時像是融化一般,窗戶、牆壁以及那張床都隨之崩解,而其下則浮現了另一個全然不同的房間,家具和各種擺設都一下子變了出來,空間看起來也比剛才寬敞許多。

  愛麗絲怔怔然地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

  「如何?這裡就跟妳的家一模一樣吧?」卡爾問道,並將雙手放在愛麗絲的肩膀上。

  她點點頭。

  「來吧,妳看那裡。」

  愛麗絲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在房間的另一頭,不知何時已有了一片青翠的草坪,草坪上有一棵大樹,而樹下有一張長長的桌子,鋪了白色桌巾的桌面上放了茶和各種點心,幾張椅子圍著長桌放著,有三把椅子上頭坐著布製的玩偶,分別是兔子布偶、戴著帽子的娃娃和老鼠玩偶。

  卡爾牽著她的手走了過去,並讓她坐在其中一張椅子裡,愛麗絲看了看四周,然後問道:「還有一張椅子是給誰的?」

  「那是給另一個愛麗絲的。」卡爾答道,並為她倒了杯茶。

  「我什麼時候可以見到她?」

  「只要妳希望,她就會來到這裡,」卡爾在她身旁坐下,並輕輕握著她的手。「我一個人的力量是沒有辦法呼喚她的,要有妳在,我才能讓她來到這裡。」

  「那……我要怎麼做?」

  「跟我一起祈禱。」

  「祈禱……?」

  「祈禱另一個愛麗絲可以平安地來到這裡,見她可愛的女兒,跟我們一起住在這裡。」

  「你覺得……她會喜歡我嗎?她真的願意當我的媽媽嗎?」

  「當然,」卡爾輕撫她金色的長髮。「她一定會喜歡妳的,來,祈禱吧。」

  愛麗絲合起掌心,閉上雙眼。

  「這很簡單……就像生日許願那樣,」卡爾柔聲說道。「但不同的是,這次妳的願望絕對會實現的,來,說吧,說妳希望她來這裡,希望她當妳的新媽媽。」

  「我希望……」

  「說啊。」

  「我希望另外一個愛麗絲可以來這裡……我希望,她可以當我的新媽媽……希望……」

  卡爾的那只鈕釦眼睛動也不動地望著她,彷彿在等待什麼。

  「希望,她可以喜歡我。」

  這時,長桌中央像是被剖開般裂開一道口子,而桌上原有的茶具和點心也都陷落了進去,那道裂口漸漸擴大,裡頭射出金黃色的光芒,光芒凝聚成一道圓柱往天上噴去,而在那光芒之中,有某種東西正緩緩而升。

  愛麗絲想張開眼睛,卻發現眼前亮得令她睜不開眼。

  愛麗絲?

  某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媽……媽媽?」

  來,到這裡來。

  愛麗絲隱約看見眼前有個人形,而那人似乎正朝她伸出手。

  「是媽媽嗎?媽媽!」

  她拼命伸出手,想抓住那道人影,但同時卻有一股力量將她猛往後拉。

  「別過去那裡!」

  她轉過頭來,只見一個年紀和她差不多的女孩正站在她身後,且緊抓著她的胳臂,她穿著一件紅色的洋裝,長長的銀髮上結著紅色緞帶,而那雙直盯著她的眼睛則是貓般的金色。

  她覺得她好像在哪裡看過那雙眼睛。

  「妳是……另一個愛麗絲嗎?」她問。

  「不,我叫夏洛特,我是來救妳的。」那女孩說。

  突然,一陣咆哮傳來,愛麗絲嚇了一跳,這才發現卡爾正朝她撲過來,夏洛特立刻將她往後拉,挺身叫道:「普魯托!」

  一陣紙頁聲從愛麗絲耳邊刷過,她抬起眼,這才看見先前失蹤的那張貓紙片又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只是這次牠不再是紙片了,看起來也不太像是貓。

  那隻通身黑亮的豹躍了出去,撲向卡爾的身軀,卡爾慘叫一聲,倒了下去,愛麗絲只看見他的雙腿在黑豹身下不斷亂踢,而且還有一些白色的棉絮飛落在地。

  「該死!你居然敢騙我!居然假裝是這個世界的東西──」

  當夏洛特拉著愛麗絲的手從那裡逃走時,卡爾的咆哮聲仍沒有停止,她們一直跑著,穿過鏡子,穿過紙板做成的大廳,越過周圍仍有某種生物在哀嚎的小橋,奔向黑暗而醜陋的洞窟,她們不斷地跑,跑到整個世界從明亮化為黑暗,從具體化為模糊,接著,愛麗絲感覺到身旁多了一種東西也在跟著她們跑,那東西有點像是被風吹過的紙頁,又有點像是貓,但卻大得出奇。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牠有著一雙金色的眼睛。

  夏洛特的手沒有放開過,始終緊緊地抓著她,當她看見眼前映入光亮之時,夏洛特回頭看了她一眼,說:「到了,我們回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那並不像是出自那個銀髮的女孩之口,卻很像是一個高大的長髮男人,他的頭髮也是月光般的銀色,而且他還穿著紅色的大衣。

  只在一瞬間,她便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一棟陌生的大樓裡了。

  她抬起頭,看見眼前仍是那個自稱名叫夏洛特的女孩,她看起來有點喘,面色也很紅潤,愛麗絲這才發現,自己上氣不接下氣的程度似乎也跟她差不多。

  「這裡……是哪裡?」愛麗絲問。

  「這裡是第十九分局,妳被壞人抓走了,好險我們及時把妳救回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我們?」愛麗絲四下張望,很確定這條走廊上只有她和夏洛特兩人。

  「還有普魯托,他是那隻跟妳講話的貓,」夏洛特聳聳肩。「要偽裝成那裡的東西可不容易,幸好那隻兔子沒有發現。」

  兔子……

  「卡爾他……死掉了嗎?他被咬死了嗎?」她抓住夏洛特的手。

  夏洛特盯著她,看起來有點驚訝。「呃,我不確定──」

  「帶我去卡爾那裡!」她叫道,並發現自己眼淚頓時湧了上來。「他是不是死掉了?我一定要看到他!他不可以死!」

  「愛麗絲,妳冷靜一點,卡爾他把妳抓走了,他是壞人,就算她死了也──」

  「他不是壞人!」愛麗絲哭叫道。「他說他要當我的爸爸,還要給我一個新媽媽,他說我們要永遠住在一起!妳為什麼把我帶回來?我差一點就可以見到我的媽媽了!妳為什麼要帶我回來!」

  夏洛特動也不動地瞪著她,而正當她考慮著該如何處理這個情況時,她身後突然有一道門被某人用力打開。

  她轉過頭來,只見傑西‧布朗正一臉惶然地看著她。

  「……史賓瑟?」傑西不甚確定地問道。

  「叫我夏洛特,怎麼了?」

  傑西看了看她身後的愛麗絲,又看了看她,像是不知該如何開口。

  「現在這是什麼情形?」他問。

  「我把湯普森──就是我剛才要你看管的那個傢伙──的女兒救回來了,接下來只要將抓走她的非人種逮捕歸案就──等等,發生什麼事了嗎?」夏洛特問道。

  「呃……我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就是,他不見了。」

  夏洛特瞪著他。「什麼?」

  「剛剛你要我看住的那個男人,他不見了──但我沒有離開過,他就是這麼──突然陷進一道憑空出現的洞裡,然後就消失了。」

  夏洛特立刻衝上前去,往房間內一看,果不其然,裡頭沒有任何人,她走了進去,伸手觸摸那張沙發,然後面色凝重地退了回來。

  「是非人種的氣息沒錯……」她說。「該死──他被那傢伙帶走了。」

  「史賓──夏洛特,拜託妳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嗎?我莫名其妙被抓進來,卻完全不知道我看管的是一個跟非人種有牽扯的傢伙,我連本聖經都沒帶耶,妳叫我怎麼看住這種隨時會被帶到另一個世界去的傢伙?──還有,為什麼妳突然變成這副模樣了?」

  「是我考慮得太不周詳了,下次我會記得把這種重責大任交給更有能力的人。」她冷冷說道。

  傑西頓時一臉陰沉。「那好,現在沒我的事了,我可以走了嗎?」

  「不,你替我看著這女孩,我現在要去找卡歐斯,為了以防萬一,普魯托就先留在你這裡吧。」

  「誰是普魯──」話音未落,他便突然感覺到有隻巨獸正環過他的腳邊。

  「放心,他很乖的。」夏洛特說完後便消失在走廊上。

  傑西看著那個還在啜泣的小女孩,以及在他身邊磨來蹭去的黑豹,不禁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結果阿史為了討好上一章暴怒的卡兒,決定把自己變成蘿莉了。(靠)

愛麗絲被救回來了,結果爸爸卻反而被抓走了,真是一對難搞的父女檔,而且現在看起來,愛麗絲還顯然很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傾向,喂喂妳可是被害人也,那麼關心綁匪是怎樣?!人跟兔子是不會有結果的小姐妳醒醒啊!!(猛搖)

然後傑西似乎很衰小,莫名其妙被賦予任務,又莫名其妙地搞砸了,還被阿史蘿莉酸言酸語,說起來,阿史蘿化後個性好像就有點微妙地不一樣?不過這也可能單純就是因為他面對的人不是卡兒,所以就一整個擺臉色擺得很自然,待遇還差真多啊這個,阿史你不要因為傑西他不是受(?)就這樣好嗎?要刁難可能的情敵(咦)也不用那麼明顯嘛先生。(誤了)

不要啊傑西是第十九分局最後的淨土了別連他一起變成GAY啊不不不(瞎小)

留言

  1. 喔嘎~原來愛莉絲是[遇見野兔的那一年]的瘋狂迷戀者!!
    不~是說要私奔也是你爹去呀!!為什麼你要代替你爹?!! (你屁)

    喔完了阿史桑越來越受了~(掩面)可惡你們這2只沒節操攻受難分萌點百分的混帳~~把人家期待的男孕還來XD (被拖走)
    每次心情都在坐雲霄飛車XD
    好吧我知道要是等到真有了,地球也差不多自暴了XD(再次掩面)
    原來卡兒喜好蘿莉...是說如果是正太就原諒你(認真) <--沒救了

    回覆刪除
  2. 男孕的話就要請產假了!產假的話他們就不用辦案了整天在家放閃就好(震驚)
    這樣我想寫的奇幻向警探(?)故事就會崩壞啦XDD||||

    欸卡兒是蘿莉控的樣子(靠)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