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瘋狂茶會】第七章‧另一個愛麗絲

  查爾斯‧湯普森從模糊的意識中醒來,並發現自己躺在一處粗糙但堅硬的地方,他挪動身軀,摸到身後乾硬的樹皮,四周原本一片漆黑,但漸漸習慣後,他才察覺這地方並不如他原先認為那樣幽暗,這裡似乎頗為寬廣,他甚至可以感覺到有陣冷風吹來,在確定自己身上沒有任何外傷後,他便爬起身來,這才看清楚他原本躺著的地方是一棵傾倒的大樹,樹木本身已然枯死,沒有任何枝葉或發出新芽的跡象,他伸手拂開額前散亂的髮絲,從傾斜的樹幹上滑下來,當他踩在乾枯的草皮上時,突然踢到了某樣柔軟的東西,他原以為是動物,但細看後才發現那是一只布偶,他蹲下身把它拿起來,看見它戴著一頂高帽,穿著一套紅綠相間的西裝,而且眼睛是鈕釦作成的。

  他覺得他似乎在哪裡見過這個造型的娃娃,只是他想不起來。

  他繼續往前走,這時他才注意到,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微微地亮了起來,不像是燈光般的亮,而是一種幽暗中隱約發出的微光,那光看來晦暗又昏黃,而且就像液體般在四周流動,忽明忽滅,包覆在每一樣東西上,直到他意識到自己身上也有那種微光,他才突然明白自己是怎麼看見它們的。

  這裡就像是他小時候的夢境,模糊,幽暗,但卻熟悉。

  他將那娃娃扔掉,看見在離他幾步之遙的地方有一張翻倒的長桌,所有的杯盤都砸碎在地上,幾張椅子毫無抵抗地癱倒在旁,上面掛著另外兩只布偶,一只是兔子,另一只則是老鼠,湯普森猜想,它們應該也有著鈕釦作成的眼睛。

  他走過去,聽見長桌的另一側傳來微弱的呻吟,於是他往下看,在陰影的那一側,有個人正面朝下倒在那裡,呻吟聲就是發自於他,湯普森將長桌挪開,好看清楚一點,同時,他也才突然發現,只有這個人的身上沒有那種淡淡的微光。

  「你還好吧?」湯普森問,並試圖趨近他,但他卻忽然意識到,眼前的這個人穿著一種老式的西裝外套,而那正是──

  「是……誰……?」那人問道,聲音壓在他自己的臂彎裡,顯得含糊不清。

  湯普森倒抽一口氣,連忙往後退,卻絆住了腳邊的白色桌巾,滑倒在地。

  有那麼一刻,他只是待在原地,愣愣地看著那人從黑暗中爬起。

  「愛……麗絲……呢?」那人慢慢直起身,並轉過臉來,湯普森驚愕地看見他有一張不屬於人類的臉,而且還有一只鈕釦作成的眼睛。

  湯普森知道自己逃不掉的,因為他的雙腳完全不聽使喚。

  那個有著兔子臉的男人看見了他,並舉步朝他走來,湯普森這時看到他的臉頰和頸邊的布已經鬆脫破裂,看起來像是被什麼東西咬過似地,幾乎被徹底撕裂,但在白布下露出的東西卻不是人的皮膚,而是一團團白色的棉絮,在他走動的當兒,棉絮還在不斷地從撕裂處掉落,使他的臉看起來鬆鬆垮垮的,活像是個填充物被挖掉的布偶娃娃。

  不……他的確就是個布偶娃娃。湯普森想著,然後意識到這個念頭有多麼恐怖。

  兔子臉男人走到他的腳邊,然後停了下來,湯普森緊閉雙眼,用盡全身力氣想阻止自己尖叫出聲。

  什麼也沒有發生,至少有一兩秒是如此。

  然後某樣東西輕輕觸碰了他的臉頰,在他還來不及意識到那是什麼時,就突然發現自己的眼鏡被人取了下來。

  他睜開眼睛,看見那張鬆垮的兔子臉就近在眼前,但因為視線模糊,所以他並沒有嚇得叫出聲來。

  他以為他會被活活嚇死,可是並沒有。

  「……主人?」某個聲音從兔臉男人臉上的縫線處傳來。「是主人嗎?」

  他疑惑地望著那張在他看來模糊不清的臉。

  「我是卡爾,您認得出我嗎?」兔臉男人說道,湯普森覺得那聲音中有一種別的情感,但他不願去細想那到底是什麼。

  「我……我不認識什麼卡……」

  他話還沒說完,周遭便突然全亮了起來,原先散落在四周的玩偶和桌椅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間只有一張床與一扇窗的房間,而窗外的景致一片模糊。

  湯普森望著這間牆與地面都是木板建成的陋室,突然感到一股令人作嘔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這裡……這裡是……」他感覺到心臟在狂跳,他知道這裡是哪裡,但他卻不願想起來。

  卡爾輕握著他的手。「這裡是主人您的房間啊,您忘了嗎?」

  湯普森萬分震驚地瞪著他。「你……你叫我什麼?」

  「您是我的主人啊,主人長大了,我差點都要不認識您了。」

  他用力甩開卡爾的手。「你到底──到底在胡說什麼?我根本就……我從來沒見過你──也不認識什麼叫卡爾的人!」

  卡爾看來有些受傷,儘管他那僅有一只鈕釦與一道縫線的臉上什麼表情也沒有。「親愛的主人,您為什麼要那樣說呢?您明明……您過去最疼愛的就是我了不是嗎?」

  湯普森瞪著眼睛望他,卡爾……這個名字確實在他腦海深處曾經有所記憶,但──

  「主人您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就用了您的小名為我命名,這件事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難道……難道主人您已經將我給忘了嗎?」

  湯普森伸出微顫的手,撫摸他鬆垮的布製臉頰,接著又不甚確定地探觸他那暗紅色的背心表面。

  老天,他居然從未忘記那觸感。

  他低下頭去,奮力將卡爾推開,同時感到胃裡有股作嘔的感覺升上來,令他有些暈眩,他勉力支起身來,步伐不穩地退了開來,但又被床腳所絆,他一屁股跌坐在床沿,覺得呼吸有些困難,心臟也像是想從他體內逃開般狂跳不已。

  不對……

  這樣不對……

  這不可能是真的……


  他虛弱地抬起頭來,看見牆邊的那扇窗突然逼近他的眼前,窗外有一個黑髮的小男孩,手裡摟著一個穿著紅色背心的兔子布偶,坐在一張鋪著白色床單的床上,床上擺著一本攤開的書,而他的身旁還有各種不同的動物玩偶。

  「卡爾,你看,這是你最喜歡的故事書喔,你喜歡《愛麗絲夢遊仙境》,對吧?」

  老天……

  「卡爾,你來當瘋帽匠好嗎?你看,我們可以用爸爸的帽子,那,史狄就來當柴郡貓吧,嗯……不知道娜娜想要當什麼?娜娜妳當紅心皇后好嗎?」


  他想別過眼去,但卻做不到。

  「噓……爸爸他們來了,我得把你們藏到床底下,你們要乖乖的,不可以被人看到喔。」

  拜託,別再……

  「你知道嗎?卡爾,他們說男孩子不應該玩這些,不應該玩扮家家酒,不應該跟娃娃玩,可是我只喜歡玩這些啊,我最討厭跟哈弟他們去踢足球了,他們老是那麼粗魯,為什麼他們老是叫我一定要去跟他們玩呢?真奇怪。」

  「卡爾,你不覺得大人都很奇怪嗎?老是說這個不行,那個也不能做,我長大以後才不要變成那種大人呢,你會站在我這邊吧?」

  「卡爾,你知道嗎?莉希的媽媽買了一件好漂亮好漂亮的洋裝給她耶,是藍色的,還有好多蕾絲,我也想要一件像那樣的洋裝,可是男生不能穿裙子,如果我說想要一件洋裝,爸爸一定會罵死我的,可是我還是好想要喔,卡爾,如果我是女生的話就好了,這樣我就可以穿裙子,可以留長頭髮,也不用再偷偷摸摸地跟你們玩,娜娜跟凱西都被爸爸丟掉了,你會想她們嗎?我好想她們,爸爸說男生不可以哭,可是我還是好想哭,我現在也好想哭,如果我是女生的話,你想爸爸會丟掉她們嗎?一定不會的對不對?真是不公平,派翠莎家裡也有好多好多娃娃,我真想像她一樣,如果我們可以交換就好了,卡爾,你喜歡派翠莎嗎?我知道你一定會說喜歡的,她是唯一不會笑我的人,你知道其他那些女生怎麼說嗎?她們說男生玩娃娃是羞羞臉,我也好喜歡派翠莎,可是……不是男生愛女生的那種喜歡,你聽得懂嗎?我也……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卡爾,今天晚上你想跟我一起睡嗎?你想對不對,如果你真的會講話就好了,可是如果你會講話的話,你會不會就不喜歡我了呢?你穿的是男生的衣服,所以如果你變成人的話,應該會是男生吧,男生是不可以喜歡男生的……對不對?可是……」

  夠了──


  「夠了!拜託!我不想再看了!求你住手──我不……我根本不想想起這些──我……」

  窗外的影像一瞬間轉暗,就像是被突然關掉的電視畫面般,同一時間,湯普森也才終於能別過臉去,他猛一轉頭,便投進一個溫暖的懷抱中,一雙手環住了他,他緊抓著對方的袖子,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對不起……對不起,主人,可是不這樣您不會相信是我,您現在相信我真的是您的卡爾了嗎?」

  湯普森抬起眼來,並意識到淚水不斷從眼中湧出。「我──我知道了,我相信那是你……可是……」他推開卡爾,並奮力搖了搖頭。「不應該是這樣……你變得跟以前都──都不一樣了,不……就算你一點也沒變,我還是……」

  「還是……會丟下我一個人?」卡爾低聲問道。

  湯普森抹掉眼淚,別過頭去。

  「為什麼……為什麼主人您要丟下我呢?是不是我作了什麼惹您不高興的事?還是……還是說主人您不再喜歡我了?」

  「……對!」湯普森突然大叫。「我再也不喜歡你了!你──你別再出現在我面前!我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已經把你丟掉了!我一點都不想再看到你!」

  卡爾靜靜地看著他,然後輕輕搖頭。「主人您說謊,您為什麼要說這些話呢?我聽了很傷心。」

  「我沒有說謊,我是真的……」他泛紅的眼睛定定地望著卡爾。「我真的很討厭你。」

  「不,您在說謊,主人說謊的時候,我會知道的,如果您真的討厭我了,那為什麼要哭呢?我一看到您哭就好心痛。」

  「你不可能會心痛的,你……你只是個布偶,布偶怎麼可能會有心呢?」

  「但我有啊,主人,我以前沒有,可是我現在有了,您摸摸看,」卡爾突然拉住他的手,湯普森想抽開,但卡爾抓得很牢,並將他的手覆在自己的胸口上。「您看,感覺得到心跳對吧?這是一個好心的巫師給我的,他什麼都辦得到喔,他說我以後也會有像真正的人一樣的臉,只是現在還沒有長好……如果再等上一陣子的話,我就可以變成真正的人了,可是我好想見您……我也怕……到時要是我真的變成人了,主人您就認不出我了……所以我把見您的時間提早了一點點,只是……本來東西都準備好了,又被那些壞小孩給弄壞了……主人,對不起……我是真的想把事情都做好,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辦法如願……」

  「那就是你抓走愛麗絲的原因?」湯普森冷著聲調說道。「如果你要的人是我,那麼衝著我來就好了,為什麼要動她?」

  卡爾那只鈕釦作成的眼睛靜靜地望著他。「因為我知道她也是孤單一人,只要有她在,主人您就會願意來到這裡,我們本來可以三個人一起永遠在這裡過著幸福的日子……可是……現在都做不到了,愛麗絲被他們帶走了,被那些壞人……」

  「被誰……你說誰帶走了愛麗絲?」

  「被一個有銀色頭髮,穿著紅衣服的人帶走了,那些人……他們全都是壞人,本來一切都好好的,為什麼偏偏就是要來破壞……我不懂……」

  ……會是那個叫史賓瑟的人嗎?湯普森怔怔然地想著。

  ……一個還在唸小學的小女孩不可能會莫名其妙被非人種盯上……

  ……除非對方是針對不特定對象下手的非人種,但這件案子的犯人並不是那種類型……

  ……那種情感不可能寄託在一個年幼的女孩身上,因為那裡頭傾注的東西太漫長了……

  ……所以,問題只有可能出在你身上,湯普森先生……

  ……別告訴我你對『卡爾』這個名字毫無印象──


  他惶然伸手覆上自己的臉。

  那個人……那個叫史賓瑟的人說得一點都沒錯──

  卡爾確實是因他而生的產物。

  如果沒有他,那麼就不會有卡爾的存在。

  「主人?您怎麼了?您又要哭了嗎?」卡爾輕柔地以手指撫過他的臉頰。

  都是因為──

  這一切都是因為我──

  都是我害的……


  他抓住卡爾伸向他的手──他知道他想將那隻手揮開,但他卻只是握住它,然後就沒了動作,彷彿像是突然忘了該怎麼做似地。

  卡爾看了看他被握住的那隻手,然後又看了看湯普森,最後嘗試性地開口道:「主人?」

  「沒有……我沒有要哭。」湯普森喃喃說道,但就連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何要回答卡爾的問題。

  他的腦中一片混亂,而他卻驚訝地發現,自己並不打算讓自己冷靜下來,好釐清這片混亂。

  也許本來就沒什麼好需要釐清的。

  他早就瘋了,不是嗎?

  從他掉入這個瘋狂又超現實的世界起……不,或許從更早以前,那份瘋狂就已經在緩慢且確實地啃蝕著他了,只是他裝作沒有看見。

  「……會痛嗎?」他低聲問道。

  卡爾像是有些驚訝。「什麼?」

  「你的臉,受傷的那邊……會痛嗎?」

  卡爾伸手摸了摸自己臉部被撕裂的那部份。「不會……因為我還沒有變成真正的人,屬於布偶的部份是不會痛的……只是……我只是覺得有點可怕。」

  「可怕?」

  「那隻大貓……牠咬了我,我以前從來就不知道外面的『東西』會那麼可怕……主人?我是不是做錯事了?如果我還是原來的卡爾……如果我沒有許願讓自己變成人的話,是不是會比較好?主人您……您一定覺得那樣比較好吧?您看……我把什麼都搞砸了,果然不是真正的人就做不到呢……布偶果然不該妄想變成人的……」

  湯普森靜靜聽著他說話,感到一股熟悉湧上心頭,他以前不也是常常這樣對玩偶說話嗎?聽到卡爾說話的方式,就忍不住讓他想到小時候的自己。

  卡爾只是在學他而已,而那之中毫無惡意,也毫無自我,就像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小孩,看到什麼行為都會學起來,完全沒有分辨是非對錯的能力。

  然而,小孩一旦長大,有了自我的認知,有了一套屬於自己的原則和明辨是非的能力,那麼那些他們原先所學習的東西,就會很快被他們扔在腦後了。

  他突然感到一陣心痛。

  沒錯,卡爾是因他而生,也是因他而變成現在這樣的,可是──那只是一種拙劣的模仿,在卡爾的世界裡,他唯一所認識的就只有查爾斯‧湯普森一個人,也許剛開始那的確能成為讓他出生的動機,但當他逐漸了解到更多事情,了解到他的世界其實可以逐步拓寬,他就不會再記得當初的那個小主人了。

  就像愛麗絲一樣。

  終有一天,愛麗絲會長大,會接觸更多事物,屆時她會走到更遠的地方去,而他只能待在原地,任她離他越來越遠。

  他會是唯一永遠留在原地的人。

  湯普森將手覆在卡爾的傷口上,輕聲問道:「卡爾,你喜歡我嗎?」

  「當然,在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就是主人您了。」

  卡爾毫不猶豫的回答令他再度感到胸口一股沉重。

  那表示他未必了解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過,我覺得好奇怪喔……」卡爾一面說,一面伸手輕撫湯普森的頭髮。「主人您以前不是一直想要把頭髮留長嗎?還有,主人您也說過,您想要穿漂亮的洋裝,像莉希跟派翠莎一樣。」

  他微微撥開卡爾的手。「卡爾,我是男人,男人不能穿成那個樣子的。」

  「可是主人想要當女孩子不是嗎?主人如果是女孩的話,一定會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孩子。」

  他疲憊地閉上雙眼。「卡爾,很多事情不是想要就可以變成那樣,你懂嗎?」

  「不懂,我的願望就真的實現了啊,我想要變成人,想要跟主人見面,這些都成真了不是嗎?主人您只要許願,那就一定會成真的,我可以帶您去見那個厲害的巫師,他一定會幫主人實現所有願望的。」

  「那是不可能的,卡爾,對你來說或許可能,但我沒有辦法變成那樣,你活在一個……超現實的世界,你只活在我的夢裡,可是我不能那樣,我必須面對現實,我必須每天接送愛麗絲上下學,我得在截稿日前把稿子交給我的編輯,還得安排凱特跟愛麗絲見面的時間,還有……我每天要面對好多好多事,我不能像你那樣子,想幹麼就幹麼,我有責任得負,如果我像你所說的那樣──像個女孩子一樣,那只會讓愛麗絲覺得很丟臉,因為她有個跟瘋子沒兩樣的爸爸,你知道嗎?卡爾,你所說的那種──什麼永遠幸福快樂的日子,那根本就不存在,這個世界上從來就沒有那種東西,我們只能妥協──只能在勉強還過得去的情況下求得平衡,只能假裝我們過得很快樂,假裝這一切沒有那麼糟……我們不能活在夢裡,我也想要那樣──可是我不能那麼做,因為那是很不負責任的,這不只是為了我,也是為了愛麗絲。」

  卡爾愣愣地望著他。「主人……您好奇怪……您說的話我都聽不懂了。」

  他輕蔑地乾笑一聲,但那笑聲迴蕩在斗室中只顯得悽涼。「你不懂?對,你當然不會懂,因為你只是個布偶娃娃,你的那顆腦袋裡除了棉花外還裝了什麼?你不會長大,就算時間過得再久,你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你不需要為了自己的生計傷腦筋,不需要為了害怕不被認同而隱藏自己,強迫自己去做那些自己根本不喜歡做的事,你只要……你只要像今天早上一樣,突然從哪個異空間冒出來,然後把人抓走就行了,你知道什麼叫做責任?知道什麼叫做現實嗎?你甚至不需要真正了解我,就可以說你喜歡我,說這一切都是為了我,說什麼我們可以在這裡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問題是,你連這個句子的意思都一無所知。」

  他的眼眶又發熱起來,於是連忙抹掉淚水,別過頭去。

  卡爾伸手摟住他,布製的臉輕輕依偎在他的頰邊。

  「主人……要是我有嘴巴的話,我就可以吻您了,可惜我沒有,所以只能這樣抱著您。」

  「放開我,我不喜歡你這樣子。」湯普森的聲音埋在卡爾的懷裡,聽起來悶悶的。

  「我好懷念以前我跟主人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主人總是會像這樣抱著我,讓我和您一起入睡,現在主人還願意這麼做嗎?您願意讓我睡在您身旁嗎?」

  湯普森想回以否定的答案,但他卻沒有出聲。

  「對不起……主人,好不容易見到您了,可是我又讓您哭了,我把主人的眼淚全部都蒐集了起來,有一個池塘那麼大呢,不過,現在說不定有一個湖泊那麼大了,主人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偷偷自己一個人流過多少眼淚呢?為什麼主人您不願意讓我一直陪在您身邊呢?主人就是我的全部,沒有了您,我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主人您明明知道這一點……又為什麼要在那個時候丟下我一個人呢?」

  湯普森輕輕搖頭。「自從沒有你之後,我就沒有再哭了。」

  卡爾望著他。「真的嗎?為什麼呢?」

  「因為有你在,我就會忍不住想對你撒嬌,」湯普森紅著眼說道。「只要看見你,我就又會……變成那個以為自己能成為女孩的自己。」

  「可是,那樣的您從來就沒有消失過,對吧?」

  湯普森咬著嘴唇,想將視線移開,卻發現自己做不到。

  不對。

  那樣的我早就……早就不在了──

  從將你──將卡爾丟棄之後,我就……


  他閉上眼睛,像個任人擺布的玩偶般。

  「對。」他回答道。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一整個爆字數的第七章,之前都是一章最多五六千字而已,結果寫到這章居然給我飆到七千多字還寫不完,無奈之下只好設法拆成兩章,不過這章還是有將近七千字,真是嚇屬倫惹,湯普森跟兔臉男你們兩個是閃個屁啊!(毆)

總之,湯普森其實就是兔臉男以前的主人,有沒有整個很想不到啊啦啦啦~好吧才怪我知道這明明就很好猜(爆),跟瑞多其實就是伊莉絲一樣好猜(←請不要在這邊爆別篇故事的雷),說起來湯普森跟瑞多好像也有點像啦,都有戴眼鏡,然後都很受(淦),只是瑞多處理自我認同障礙(啥)的方式比較變態,湯普森則比較正常一般普通人,算是一個虐別人一個虐自己就對了,告非我超喜歡寫這種壓抑受的說。(←沒有人想知道這種事)

然後沒意外的話,下一章應該就會有床戲了!敬請期待!(誰要期待啊(被巴

留言

  1. 喔喔喔!!!簡直萌炸了!!!!!!!!(超high)
    完了我愛死這個了~(哪個)
    是說其實有猜到一點XD 偽羅莉萬歲\(≧∀≦)/!!(可惜是未遂XD(巴))
    嘛嘛~雖然兩只有點像~爹抹內心扭曲(喂)的壓抑受更棒耶XDD (嗚呼呼///)
    獵奇床戲期待~!!!!!☆:・゚.*ヽ(。♋ฺ∀♋ฺ。)ノ*.゚・:☆(羞恥心是啥我不知道)

    回覆刪除
  2. 太太你好基動(噴(←不要錯字
    偽蘿大好啊耶嘿嘿嘿AqA(←自重)

    回覆刪除
  3. 這對父女檔還真難搞也~不過看十九分局的人忙的團團轉~也滿歡樂的

    回覆刪除
  4. 對啊太難搞了,搞了七千多字爸爸居然還沒被搞上床(拖(←你住嘴

    回覆刪除
  5. ...這才是浮上水面的官配嗎?
    卡爾x卡爾好棒!

    就先跳脫個人喜好來看的話
    主人的真面目真的嚇到我了!

    回覆刪除
  6. YAY卡爾二人組!(不對)

    !?嚇點在哪?!

    回覆刪除
  7. 好萌!!!
    可是看完以後心裏沉甸甸的....
    裏面的情景讓我想起以前的一個故事
    忘記聽到的還是夢到的(毆)
    劇情不同但是新裏的那種感覺很接近...
    莫名地感到有點徬徨
    好像自己就是被虐的那個(?)

    ......可是我好愛這種感覺啊啊啊啊(<--抖M確認)
    請多虐一點啊(喂)

    「可是,那樣的您從來就沒有消失過,對吧?」
    心裏的聲音和別人問過來的聲音大概也突然重合
    似乎預告著接下來的故事
    又可能只是個本來就存在事實的帶過...

    我不知道我在說甚麼了啊噢~
    總之又滿足地看了新章^^
    期待之後的!!!

    回覆刪除
  8. 我喜歡這篇故事!!黑暗系童書風格ya~
    彆扭壓抑受的把拔好萌>///w///<

    回覆刪除
  9. 又萌又沉(?)是我的菜啊!!!(什麼鬼)
    我最喜歡寫這種惹☆(←沒人想知道這種事先生)

    把童書凹成BL其實是我的老本行(?)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