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瘋狂茶會】第八章‧玩偶

  卡爾摟著他,輕輕摩挲他的頸間,湯普森發出一聲極輕的嘆息,並任他壓在自己身上,卡爾的重量幾乎跟一個成年人沒有兩樣,湯普森驚訝地發現,在西裝外套下的那副身軀就和人類一樣結實且溫暖,而且無疑是一副屬於男人的身軀。

  湯普森伸出手,略微不確定地抱著卡爾的背部,然後慢慢地往下移到腰間,他閉上眼睛,直到對方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主人?這樣好嗎?」卡爾在他耳邊輕聲問道。

  「我……我不知道,但……」

  「您想這麼做,是嗎?」

  湯普森仰望著他。「我想我一直都……想要這麼做。」

  「我知道了,主人,我會幫您的。」

  卡爾將手伸進湯普森的格紋衫裡,撫摸著他,湯普森略微怯縮地閉著眼睛,但並未抵抗,直到卡爾幾乎將他的上衣扯到胸前,他才猛地抓住卡爾的手,阻止他再做下去。

  「不用……不需要這麼麻煩,卡爾,你可以直接來,我怕……拖得太久我會後悔。」

  卡爾的鈕釦眼睛望著他,一雙耳朵也微垂了下來。「好的,對不起,主人。」

  「叫我的名字……就好。」湯普森的聲音微弱得幾乎聽不見。

  「我明白了,查爾斯。」

  接著卡爾幾乎是粗暴地將湯普森的長褲脫了下來,力道之大令湯普森嚇了一跳,但在他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前,卡爾的下半身便已經貼近他的大腿,那股明顯的感覺觸進他的皮膚,令他感到驚懼,卻也有另一種騷動在體內蔓延,他努力想整理呼吸,卻發現自己已有些喘不過氣。

  卡爾脫下手套,握住湯普森的下體,這時湯普森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並惶然望著那張有著鈕釦眼睛的臉,但那張臉上卻什麼表情也沒有。

  「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我看過您這麼做好幾次了。」

  湯普森頓時滿臉通紅。「你──你說什……」

  不等他說完,卡爾便開始替他手淫,湯普森躺在床上緊咬著嘴唇,但仍然發出了一兩聲細小的呻吟,結束後,他將雙手覆在臉上,喘息了好一會兒才開口:

  「那個時候……你都看到了?」

  卡爾將手抹在床單上。「是的,那個時候,您總是把我放在床頭或窗邊,我看得很清楚。」

  「……你不應該現在才說的。」湯普森的語氣有些微慍。

  「對不起,我只是不想讓您不信任我。」

  湯普森將手移開,紅著臉望向他,似乎有些想開口但又噤不作聲。

  「您希望我繼續嗎?」

  湯普森輕咬著下唇,然後點了點頭。

  「可以嗎?那可能會讓您有點痛。」

  「沒關係。」

  卡爾褪下長褲,並抬起湯普森的腿,推進他體內,湯普森頓時發出痛苦的呻吟,身軀也在床上扭曲起來。

  「對不起,如果您希望我停的話……」

  湯普森猛力抓住他的胳臂,將嘴湊近他的臉旁。「沒有……那種必要……」

  「我明白了。」

  卡爾在他身上使力動作,過程中湯普森只是抑制著呻吟,但仍然偶爾發出幾聲細微的哀鳴,忍耐著直到一切結束。

  卡爾緊抱著他,在他耳邊輕聲說道:「對不起……對不起……」

  湯普森摟著他的脖子,盡量不過於使力,以免那裡頭的填充物從破損處被擠壓出來。「沒關係……卡爾,是我要求你的,你做得很好……乖孩子。」

  「可是您覺得很痛吧?」卡爾的聲音裡帶著哽咽。「我做得一點都不好,如果我是真正的人類……那我應該就能讓您覺得更舒服一點了。」

  湯普森不認為這會有什麼差別,但他忍住沒有說出口。「別說了,卡爾,現在陪我躺一下好嗎?我覺得……我需要休息一下。」

  這是他對自己的懲罰,他原本就不應該為此感到舒服,他也不預期能在這之中得到多大歡愉。

  卡爾原本就是他應受的懲罰,這是他應得的。

  「好的……您覺得應該先把衣服穿好嗎?還是保持這樣就好了?」

  「這樣就好。」湯普森柔聲說道,並拉起被單。「躺下來吧,卡爾。」

  「嗯。」卡爾含糊地應了一聲,然後在他身旁躺下,儘管那張布偶臉上毫無表情,湯普森卻看得出他很疲憊。

  他鑽進卡爾的臂彎裡,想起他當初也是讓凱特這樣躺進他懷中,只是現在立場完全置換了。

  那個時候,他心裡總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說不上是什麼,他做得不算太差,但也不算很好,他猜他當時可能只是有點不安,或許有點緊張,因為凱特是全校最漂亮的女孩,這樣的女孩會看上他這種平凡又笨拙的男人實在是很奇怪的一件事,儘管他當時與凱特交往時心中也頗有疑慮,心想她怎麼可能會喜歡上自己,但他同時也感到有些優越,不管怎麼說,凱特畢竟是答應和他交往了,那令他在同儕間顯得很風光,只是他很清楚,自己根本配不上她,他知道那些人的疑惑和嫉妒都是很正常且合理的,她應該去找個更好的對象,而不是和他這種長相及才能都很平庸的人廝混在一起。

  後來他才漸漸明白,她當時想要的並不是一個英俊又優秀的男人,她之所以挑中他,就是因為她看穿了他的本質,知道他不是一個敢於反抗的人,所以她和他在一起,甚至答應嫁給他,他的人生在娶了她之後就逐步陷入停擺,而她卻仍持續往上爬,一直爬到他再也無法企及的高處,她就立刻甩了他,投身她所應該擁有的那種人生。

  她以他的人生作為踏腳石,畢業後他勉強找了份教書的工作,被社會的包袱壓得喘不過氣,而她卻堂而皇之地對他予取予求,繼續深造,得到更高的學歷與機會,從最底層一路往上爬,最後得到了她真正想要的一切。

  她的出身和他並沒有相差太遠,但她是個有野心的女人,她明白若要得到更好的人生,就必須有所犧牲,而她所犧牲的就是她那唯唯諾諾的丈夫,以及她在這數年來的婚姻中所「不慎」生下的孩子──他猜想在他們倆人共同生活的這段期間,她或許也多少心軟過,才會答應替他生下這個孩子,只是在她整體人生的評估中,這絕對是個錯誤,如今她只不過是裝作她從未這麼想罷了。

  也許那就是他與她在一起的時候總是深感窘迫的原因,因為她從來就不是一個該屬於他的女人。

  而他也不是一個該屬於她的男人。

  他望著身旁的卡爾,並不確定卡爾是不是已經睡著了,因為那只鈕釦作成的眼睛當然是不會閉上的。

  他輕撫卡爾受傷的那一側臉部,卡爾微動了動耳朵,表示他並沒有睡著。

  「這個傷口……應該不會自己好起來吧?」他問卡爾。

  「要用針線縫起來,但自己很難縫好。」卡爾垂著耳朵說道。

  「我幫你縫吧。」湯普森說,覺得有點好笑,他知道卡爾就是希望他這麼說。

  「真的嗎?主人?您真的願意幫我縫嗎?」

  「我說了,叫我查爾斯,」湯普森點點頭。「針線在哪裡?給我吧。」

  卡爾從他的外套口袋裡找出了一個針線盒,看起來小小舊舊的,湯普森接過它,戴上眼鏡,然後取出盒中的工具開始穿線,但並不怎麼順利,卡爾將針線拿了過去,一下子就穿好了,並遞還給湯普森,湯普森為此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但他盡量不表現出來,他靠在卡爾身上,開始替他縫合那道破損,花了一段時間才完全縫好。

  「好了。」他輕拍了一下卡爾,並將針線收好,但當他想稍微移開身子時,卡爾卻將他摟住,他原先想抗拒,但又很快投降,任自己躺在卡爾身上。

  在這裡他沒有那種跟凱特在一起的感覺。

  格格不入的感覺。

  他想,也許他終究屬於這裡。

  「查爾斯,我好喜歡你,」卡爾突然在他耳邊說道。「剛剛你替我縫合的時候,就讓我想起以前當我壞掉的時候,你總是會這樣溫柔地替我縫好,我好喜歡你這樣。」

  湯普森靠在他胸口上,感到心頭一陣苦澀。

  卡爾只會說出迎合他的話,因為他是屬於他的玩偶,基於他的願望而生的,那樣的東西不會有靈魂,也沒有自我,完全只是盲目地順從著主人,不會有任何自主性的意識。

  擁抱卡爾,就像是自慰一樣的行為。

  「不要說你喜歡我,卡爾,」他低聲說道。「你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我當然知道,那就是想跟對方一直在一起的意思啊,我想跟你在一起,所以我才會說喜歡你,因為那是真的,我真的這麼想。」

  湯普森撐起身子,注視著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不,你不知道,你以為你知道,但其實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卡爾稍微將頭側到一邊,看來像是在思考,過了一會兒他說:「如果我對喜歡你的這件事表現出多一點懷疑,你是不是就會比較相信我?」

  湯普森沒想到他會這麼說。「什……你這話什麼意思?」

  「因為只要我說喜歡你,你就會生氣,查爾斯,你是不是不喜歡我說得那麼直接?」

  「不……也不是──不是那種問題,我只是……」他垂下眼,有點沮喪。「因為你不是人類,你只是一個我小時候最喜歡的布偶,我不覺得你能明白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也不認為你對我的這種感情是真的──至少,那不會是我想要的那種感情。」

  卡爾望著他。「好奇怪……查爾斯,我以為只要我們在一起,像以前一樣待在這裡,一起睡覺,一起玩,那就什麼都不會改變,一切都會和以前一樣,可是我現在待在這裡,躺在你身邊,卻覺得……你說的話都好難懂,雖然你人在這裡,跟我在一起,但我卻覺得你離我好遠好遠……查爾斯,你不要這樣好嗎?我覺得……我好像都不認識你了……」

  「那是因為,」查爾斯伸手輕撫卡爾臉上的縫痕。「我們處在不同的世界裡,我沒有辦法跟你一樣……你要了解這一點,很多事不是你想要就辦得到。」

  卡爾突然抓住他,將他緊緊擁在懷裡。「我不要,我們可以去找那個巫師,讓他把你變得跟我一樣,我想要跟你在一起,永遠永遠都不要分開,你不要走,不要再丟下我一個人,我不准你這樣,說一大堆我完全聽不懂的話!」

  「不可以,我們不可以這樣,卡爾,」湯普森試圖推開他,但卡爾的力氣出乎意料地大。「我不能一直跟你一起待在這裡,我不能丟下愛麗絲不管。」

  「那就讓她過來這裡,我跟你可以當她的爸爸媽媽,我們三個人可以永遠待在這裡都不分開。」

  「卡爾──你為什麼就是聽不懂呢?不可以這麼做,愛麗絲她會長大,她終有一天會離開,我們不可以把她綁在這裡,那是不對的。」

  「既然她一定會離開,那你又為什麼不能跟我在一起?為什麼就不能什麼都不要想,好好地留在這裡就好了?」

  「因為我不是你的玩偶!」湯普森突然朝他吼道,令卡爾為之愕然,也鬆開了雙手,湯普森立刻掙開他的懷抱,坐起身來,雙手捏著自己的胳臂,並牢牢盯著卡爾。「我是人類,卡爾,但你不是,也許在你的世界裡,你覺得玩偶跟人類在一起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但我的世界不是這樣,在那裡,人就算是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也不見得能如願,更別說是……更別說是玩偶了,我跟你一樣,我也不喜歡那個世界,甚至可以說是──恨死了那個地方,可是我終究得回去那裡……我知道我屬於這裡,說不定我……說不定我甚至──甚至原本就屬於你,但我必須回去,我有我的責任,而我不能扔下它。」

  卡爾也坐起身來,以那只情感貧乏的鈕釦眼睛直視著他。「那你對我的責任呢?難道你對我就沒有任何責任應該負嗎?就因為我是玩偶──不是人類,那就表示我跟他們比起來一點都不重要嗎?」

  湯普森緊緊捏著自己。「對。」

  卡爾的耳朵失望地垂了下來,整個人就像是洩了氣的氣球般縮了回去。

  「那就是……就是你當初丟下我的原因?因為你覺得把一個玩偶丟掉是完全沒有關係的……是這樣嗎?」

  「是這樣沒錯。」湯普森的眼眶再次泛紅。「通常……人類並不需要對玩偶──負起任何責任。」

  卡爾靜靜地望著他好一會兒。「我覺得……好難過,這裡……」他將手覆在自己的胸口上。「這裡好像要碎掉一樣……你那樣說,讓我覺得好想哭,可是我沒有辦法流眼淚……沒有辦法像你一樣哭出來,它們悶在這裡,讓我好痛苦,可是我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對不起,卡爾……對不起,」湯普森哽咽著說道。「但我不能留在這裡。」

  卡爾沉默了一會兒。「好吧……如果,這是你的願望,那我就會為你實現,我是為了你而生的,至少……請你為我記得這一點,好嗎?」

  「好。」湯普森抹掉眼淚,吸了吸鼻子。「我答應你,我不會再次把你忘了。」

  「不可以食言喔……」卡爾的語氣聽起來很寂寞,但湯普森假裝沒有注意到這點。「查爾斯,我們打勾勾好嗎?」

  「嗯。」湯普森伸出手,讓自己的小指和卡爾的小指勾在一起。

  「謝謝你,查爾斯,」卡爾柔聲說道。「謝謝你願意記得我。」

  湯普森抬頭望著他,迎上那只鈕釦眼睛的視線。

  「對了,卡爾……你的眼睛為什麼少了一邊?是我把它弄丟的嗎?」

  「不是,你才不會做這種事呢,那是我自願交出去的,是我應給的代價。」

  「代價?」

  卡爾點了點頭。「對,是給巫師先生的代價。」

  「你說的那個巫師……到底是──」

  「已經沒關係了,查爾斯,」卡爾打斷他。「我已經知道你真正的願望,而且也見到了你……這樣就夠了,既然……你並沒有要留在這裡,那就不要再多問了。」

  湯普森頓時露出困惑的神色。「可是──」

  「查爾斯,」卡爾突然抓住他的雙肩,對他說道:「對不起,該說再見了。」

  「卡──」

  湯普森還來不及問出口,就立刻被猛然往後一拋,他原以為他會整個人摔到地板上,但很快便發現,他身後什麼東西也沒有。

  「卡爾──!」他大叫道,但原先的床和房間都消失了,卡爾也不見蹤影,湯普森發現自己被扔到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而且那裡一片黑暗。

  不……也許不是全然黑暗……

  他伸出手,看見先前那種微弱的幽光覆於其上,甚至包覆著他的全身,他發現自己在黑暗中散發著光亮,而且很溫暖,即使是在他意識到自己正往下掉的過程中,他都沒有感受到絲毫的恐懼與任何可能的危險性──即使他確實應該感到危險。

  接著他突然重重摔進某個物體之中,他嚇了一跳,愕然抬起眼來,只見他正在某個人的懷裡,而那人正以一種奇怪的眼光打量著他。

  「總算找到你了,湯普森先生。」史賓瑟說。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結果卡爾因為床技太差而遭到嫌棄,太慘了。(不是吧)

啊,好久沒有寫真正的BL情節了,好感動啊,之前都只有寫女體文跟八字沒一撇的配對而已,讓我感到非常地鬱悶(毆),湯普森跟卡爾的姦情在這種時候真是一種調劑,我感到我的心靈簡直被洗滌了,還有卡爾純純的(?)告白真是超治癒的,我被治癒了。(尛)

至於接下來的發展,啾竟!湯普森是否會遭到史賓瑟的NTR呢!?卡兒的戲份又該何去何從?!他能奪回元配的寶座嗎?!(巴)然後現在已經破四萬字了我居然還看不到結局在哪,二月場出本沒望了啦沒望了啦!(爆)

留言

  1. 嗚呼呼呼在這個趕作業(屁)的深夜中我被治癒啦(;´Д`)ハァァ
    湯普森你好渣卡爾我愛你當我的玩偶吧←自重

    你二月出這本好了つ$

    回覆刪除
  2. 卡爾是大家的卡爾啊哈啊哈啊(意味不明(←自重

    我也想二月出但是應該會來不及(爆)

    回覆刪除
  3. 老夫老妻(?)都滾床了再來談啥適不適合幹啥啦~~(翻桌)
    嘛嘛~~第一次就不要太要求啦~(喂)
    被治癒+1~~
    卡爾好棒ˇˇˇ
    可惜沒來得急第二攤就跑了(噴)
    是說史賓瑟你敢這樣我就把卡而搶走!!!! (太太請冷靜)

    二月出這本+1!!!!!!
    太太你要有信心呀!!!相信BL大神會幫助你的XDD

    回覆刪除
  4. 卡爾居然從反派變萌角(?)了!(爆)
    真是始料未及! (Русский)

    史賓瑟應該沒機會對卡兒這樣惹,因為我最近越來越覺得他是被推的那個(噴)

    我對於每天都在噗浪墮落的自己沒信心啊!!(Русский)(還敢說(被巴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