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斷白莊】初戀總是沒有結果的



會知道這本書,是因為殺人魔有天在噗浪上貼了這張" Brideshead Revisited "1981年影集版的劇照:



因為驚豔於艾朗叔(後方那位)當年的美貌,而且又聽說這還真的是與BL有關的故事當下我整個就飛躍了(去哪),但是我並沒有立刻就纏著對方要檔,倒是先去Google了一下,然後才發現這部作品的原作小說台灣竟然有出過(不過當然已經絕版了),書名譯為【夢斷白莊】。

也因為我資訊很LAG的關係,所以大家可能已經知道了," Brideshead Revisited "在2008年有翻拍過電影版,中文片名很聳動叫【慾望莊園】,租片店可以租到,不過搜了一下,評價似乎是遠低於影集版的樣子,事實上,光就個人喜好來看,其實2008年版的選角也完全不是我的菜就是了,愛說笑!1981年版光是有年輕貌美的艾朗叔就大勝了這還有什麼好說的!(毆)(←此人不理性)



" Brideshead Revisited " - 2008 & 1981

總之,因為我很懶,所以我沒有去找1981年的影集版來看(揍),何況我根本不知道他故事在講什麼,所以我就去市圖碰碰運氣,看有沒有可能借到已絕版的中文版小說,結果還居然真的給我找到了,以下是我看了原作小說的讀後感想,影集跟電影版反正我都沒看,要看影評的就不用點進來了。(巴)

【夢斷白莊】的故事大致上講起來很簡單,實際讀起來卻很複雜,主角雷察爾(Charles Ryder)在二戰時期駐營的時候,剛好舊地重遊回到「白莊」(Brideshead)這個地方,而這裡有過一段他當初年少輕狂時的回憶,整個故事就是一個還不到四十歲的軍人在回憶他當年的種種懵懂少年無知曖昧情,以及之後藕斷絲連的一段婚外情,而這些如今一切都結束了,往事只能回味,那是一段屬於過去的夢,如今情已斷,人已去,人事全非,整本書讀完會有種感傷的感覺,而除了感傷也就什麼也沒有留下了。

至於為什麼實際讀起來很複雜,則是這本書牽涉到了不少宗教信仰上的衝突,還有很多人與人之間的微妙互動與情感根本是你不開腦補技能就幾乎搞不懂他們在幹什麼,為什麼書中人物在處於某種局面時會做出那樣的判斷與行為,又為什麼主角會跑去跟誰誰在一起又分開,他那樣到底是基於什麼樣的心態,這些在我們這些現今的外國讀者看來都是很虛無飄渺又難以理解的,整本書讀完感覺他好像想表達什麼,又好像什麼東西都沒有表達,整個就是一本非常適合用來練腦補技的書有沒有。(什麼)

全書除了開頭與結尾外,主要就是在講主角察爾對於白莊二少爺費白羣(Sebastian Flyte)及其妹費莉亞(Julia Flyte)的回憶,整本書大致上分為兩部份,第一部是察爾在就讀牛津大學時結識白羣並與之成為至交的事,第二部則是察爾出社會成為名畫家後,與白羣的妹妹莉亞發生的一段乾柴烈火婚外情,但在兩人各自要與元配離婚即將結為連理之際,卻因宗教信仰不同的衝擊而終究沒能結合。

而第二部以後,基本上白羣這個角色就完全被鬼隱,他染上酒癮流落他方,從此在察爾的生命中消失,此後察爾沒再見到白羣,也沒再見到莉亞,他年近中年,卻無人相伴,也無人能共享情感,只有昔日的一段段美好回憶獨留心頭,聊以慰藉,如此而已。

至於為什麼說這本書很適合用來練腦補技能,當然就是察爾對於那對兄妹倆先後各自產生的友情與愛情,實在是一整個太引人遐想了,前半──也就是第一部中,察爾與白羣的邂逅完全就是非常典型的羅曼史小說OPENING,察爾一開始僅在校內見過白羣幾次,但對他印象不佳,只覺得他是個長得帥卻放蕩不羈的怪人,關鍵性的一次交集是白羣喝醉了吐在他宿舍窗前,此一惡劣行徑當然令咱們的主角察爾極度印象深刻,而到了第二天,察爾出門回來後,卻突然發現宿舍窗前擺滿了不知誰送來的,一問之下才知道是白羣為了表示歉意特地送花給他,並且還留了字條請察爾與他一道共進午餐,而察爾這一去,就從此被攻略成功了,不但成為白羣最要好的朋友,並且在這之後他跟其他朋友同學也索性不相往來了,只顧著一天到晚跟白羣廝混在一起。

大致上,如果沒特別開腦補下去看的話,可能只會覺得這是一段乖乖牌(察爾)不慎交到不務正業的怪朋友(白羣),然後就此被帶壞的故事,白羣雖對察爾來說深具魅力,但他也有不少惡習,例如酗酒、幼兒化(跟泰迪熊講話)以及結交一堆三教九流,朋友除了察爾外每個看起來都很可疑,沒特別腦內補完的話,其實有點難理解察爾幹麼沒事跟這種人混在一起,不過開了腦補一切好辦事(毆),像是察爾初次接受白羣的午餐邀約,在那裡遇到白羣的其他朋友時,其中一人說的話就很是引人想歪:

  他對費白羣說:「親愛的,我真希望像插針──針──針墊似的在你身上射滿箭。」然後又對我說:「白羣發現了你,他可真聰明。你躲在什麼地方?我一定要找到你的洞穴,把你像趕──鼬──鼬鼠似的趕出來。」

而根據羅曼史小說的基本盤,接下來就是白羣帶著察爾去他家(不過並沒有發生你想看到的那種情節洩洩,討厭要是有發生就好了!←自重),但白羣卻極不願意讓察爾見他的親屬,只帶他見了自己的奶媽便急急地趁妹妹回家前將察爾帶走了。

  「可憐的奶媽,」我們走出房間時,費白羣不禁喟嘆。「她的日子也真沒趣。我有意將她接到倫敦與我同住,可是她總愛千方百計要我上教堂。我們最好趁着我妹妹還沒回來前趕快離開。」

  「你是怕她丟人,還是怕我丟人?」

  「我是怕我自己丟人。」費白羣正色回答。「我不想讓你和我的家人打成一片。他們都迷人得要命,我一生中的一切都被他們搶走了。一旦他們施展魅力吸引住了你,就會把你擄去當他們的朋友,那我就失去你了,我絕不給他們這種機會。」

而事後證實白羣的擔心是正確的。

之後當然也是這類硬要說有鬼好像頗勉強,可是又處處閃光點點的情節,像是白羣刻意發自己受重傷的電報給察爾,害察爾緊張擔心個半死,十萬火急動身衝去見白羣後才發現他傷勢根本就不嚴重,整個很明顯就只是白羣想見察爾故意把他騙來而已,雖說這類情節書中相當不缺,但實際上你就算整本書翻到死也不可能找得到任何捉姦在床的情節,察爾與白羣之間的情誼任憑讀者解讀,你要說是單純的好朋友也可,但說他們兩個有點曖昧好像也說得通,所以我才會說這本書很適合拿來腦補。(喂)

其後,白羣又約了察爾去威尼斯玩,期間就住在白羣父親的居所裡,而在這裡,白羣父親的情婦與察爾有段對話也頗是微妙:

  「我想你大概很喜歡白羣」她說。

  「當然啦。」

  「我瞭解英國人和德國人這種浪漫的友情。這種友情和拉丁式的不同。如果不要持續太久,我倒覺得這種友情很好。」

  她的神態很鎮定而認真,不像在開玩笑,但我卻無以回答。她似乎也沒期待我會回答,依然忙著做針線,偶爾停下來理理工作袋裏的絲線。

而接下來察爾與白羣家人的相處融洽,也讓白羣一整個就像是玩具被搶走的小孩般鬧脾氣,最後終於演變為反抗性的自我放逐,書中沒有明說白羣為何厭惡家人、厭惡母親費黛莎(Teresa Flyte)的原因──事實上書中有許多角色都不喜歡費黛莎這個人物,但費黛莎所表現出來的行為卻很難讓讀者理解她到底哪裡惹人厭,個人解讀是,也許正因為她的虔誠與守於本份,反倒令始終不願受到束縛的丈夫與兒女感到不耐,從書中的描述看來,費家的大多數人都擁有一種放蕩不羈、自外於體制的特質,但費黛莎卻是一個安份守己的代表,樂於付出關心照料所有的人,但她身邊的人最後都沒能符合她的期待,也許那就是所有人都想逃離她的緣故。

大致上,本書最引人腦補的疑似BL部份只集中在第一部,第一部基本上當成清水型的男男羅曼史小說看是OK的──也就是只有小曖昧,但你翻到死也不會有男男吻戲跟床戲(不過他們倒是有脫光一起躺在屋頂作日光浴就是,這段還被白羣的么妹撞見,夭壽歡樂),如果對英國人到底是怎麼寫他們的BL小說這點很好奇的話,這本書其實是很好的參考材料。(巴)

當然我承認,我就是為了這個而看的(毆),因為平常看大家腐英國文學腐得很歡樂,但這種真正主軸就是要講這個(同志?BL?Whatever.)的書,英國人到底是怎麼寫的,我還真的是沒有看過,而在看完後,雖然我承認我不是很喜歡他的故事(因為最後看完有點悲),但對我來說,這本在各方面來說都滿實用(?)的,包括他書中所描寫的那個古早感、人物充滿英式風味的互婊嘲諷、以及正宗英式BL(?)的那種曖昧卻又絕不讓你捉姦在床的氛圍,看完整個覺得「噢噢原來真正的英式BL作品是這樣啊!」加上本書的中文版又是很古早的譯本,翻譯語感跟現在的翻譯小說感覺非常不一樣,看著也挺妙的,總之,我想這本書應該會對我的假洋人寫作方向有點幫助。(毆)

而在第一部察爾/白羣這對官配告吹之後(其實他們分手的方式真是看了好可惜,因為明明差一點就可以走同居結局了說!),到了第二部,官配則搖身一變成為察爾/莉亞而且這對居然就有床戲了!真是不公平!(爆)察爾在出社會娶了老婆又成為知名畫家事業有成之際,又再度與已嫁作人妻的莉亞重逢,倆人都已經厭倦了各自的配偶,一見面就突然莫名其妙乾柴烈火起來,甚至發生了關係,但察爾對莉亞的愛是否為真,書中沒有明說,由書中不斷強調莉亞與白羣長相極為神似的描述可以看得出來,也許那只是因為捕捉回憶的尾巴而產生的移情作用罷了。

  「當我發現莎蘭對我不忠實我反而很高興,」我說:「因我覺得此後便有理由不喜歡她了。」

  「她真的不忠於你?你真的不在乎?我好開心,因為我也不喜歡她。可是你為什麼還要娶她?」

  「因為外在的吸引,還有我的野心。每個人都說她是畫家理想的妻子。當時我很寂寞,很想念白羣,這些都是原因。」

  「你很愛白羣,不是嗎?」

  「喔,是的,他是先鋒。」

  崔莉亞懂得我何所指。

無論如何,兩人很快地便決定要先跟元配離了婚再閃電結婚,但這時莉亞父親的過世對兩人的宗教立場產生衝擊,一輩子不願歸順天主教的老侯爵在死前終於願意接受塗油禮,這對於終生反抗天主教的莉亞和無神論者的察爾來說是很大的衝擊,莉亞了解到她反抗了大半輩子的信仰,其實在她的生命中已不可或缺,於是她斷然與察爾分手(因為天主教不承認離婚,莉亞若與察爾結婚有違她的信仰),察爾為了莉亞而放棄了他的婚姻,卻被當面狠狠發了張好人卡,只得幽然離去,任這段不知是真是假的愛情在他生命中僅成為一段插曲。

  那夜我在黑暗中驚醒了,反覆思索白天時與黛拉的對話。我想起了我對她說:「你知道我無法明瞭,是吧?」我就像匹全速奔馳的馬,突然遇見了前方的障礙物,便猛的煞住了腳,再也不敢望一眼那障礙物;我對白羣的愛亦復如此。

總之這故事就是一整個傷感──尤其是,如果你真的把他完全當BL小說看的話,那更是一個悲到不行,從書中的敘述看來,其實察爾一直都沒忘了白羣(他甚至在最後與排長對話時仍憶起他),只是初戀往往總是沒有結果的,至於察爾與莉亞的那一段短暫戀情,看來也不是「噢原來我真正愛的是女人啊」的那種路線,反而很像是一種帶有惆悵色彩的移情,既然莉亞與白羣極為相像,那麼他當然看到她就會想到白羣,跟莉亞上床也許是另一種精神式的男男相愛,很有一種既然伊人已不在身邊,那麼找個長得像的人來代替,抓住一點影子也好的感覺。

好吧,往好處想,說不定察爾在軍中可以找到別的好碰友也說不定。(毆(←夠了別腦補

最後附上兩支超閃不知在閃三小的1981年影集版的Fan video:






※延伸閱讀:
Vale of the Still - 【裝氣質】《夢斷白莊,Brideshead Revisited》

留言

  1. 哦耶~終於看到冥大寫的感想了(揍飛)~我也在等愛麗絲呀~其實等待也是種樂趣~

    回覆刪除
  2. ....真誠由衷的希望大人不要寫真正的英式BL小說XDD
    不行咱受不了看的到卻吃不到的感覺呀!!!!(爆)
    我愛冥大的獵奇床戲~~!!!(被抓走)

    回覆刪除
  3. 真正的英式BL小說要用英文寫(正色),所以我看我這世人是無可能了啦XD|||
    除非有人要幫我翻成英文(巴(←誰理你)

    回覆刪除
  4. 我以為英式的BL最精典的是E. M. Forster的墨利斯的情人Maurice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