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山魔嗤笑之物】亦人亦魔亦人魔



YAY這種標題模式真好用!(被巴頭)

有鑑於在上次的【如無頭作祟之物】中,雖然我對這整個故事沒什麼好感,但對那個只短短現身沒幾章的偵探主角刀城言耶相當有興趣,於是乎就衝著這點非常不理性地把這本續集【如山魔喫笑之物】的試讀給報下去了,最主要──推理成份好不好看是一回事,想確認言耶在上一集中帶給我的到底是不是錯覺才是我之所以想看本書的真正目的。

【如山魔喫笑之物】的故事,首先開始於一個路人甲在山裡迷路的鄉野奇遇,路人甲無助之際遇到一戶山中人家,於是在該處借住一宿,然而當他一大早醒來後,卻發現這戶人家的人全都離奇失蹤,只剩下吃到一半的早餐,不明就理的他被嚇個半死,在山路上鬼叫時被村人甲撿到,事後村人甲跟路人甲再回去察看那棟山裡的屋子時,卻發現那棟屋裡根本沒有什麼吃到一半的早餐,簡直就像是打從一開始就沒人待在那兒過似的。

受驚過度的路人甲最後決定將他的山中奇遇寫下來,而這份原稿最後被寄到了咱們的主人翁──也就是怪奇小說家兼業餘偵探刀城言耶手上,言耶的編輯希望他能用自己的偵探才能幫助這位可憐的路人甲,於是言耶便出發到路人甲當初迷路的那座山,想藉由解開那戶山中人家失蹤之謎來破除路人甲的恐懼,然而偵探到了村中沒多久,便接連發生了殺人事件,且被害者的死狀皆與村中流傳的六地藏歌謠詭異地不謀而合……

  神戶的,奧戶的,六地藏菩薩。

  白地藏菩薩,爬上來。

  黑地藏菩薩,找出來。

  紅地藏菩薩,躲進來。

  藍地藏菩薩,分開來。

  黃地藏菩薩,燒起來。

  金地藏菩薩,亮起來。

  接下來的六個地藏菩薩,

  一個接一個的,消失了;

  剩下來的,會是誰呢?


很明顯的,本書是典型的童謠殺人事件,此外,由於也同樣是講山裡的鄉野怪談,所以這本跟上一集【如無頭作祟之物】有不少地方讓人覺得很有既視感,只是上一集的主題是講無頭鬼傳說,這一集換成講山魔怪談而已。

說起來,這系列還滿容易讓人聯想到另一位作者寫的京極堂系列,不過京極堂系列通常一集就是講一種妖怪(聽說好像某集有例外,不過我還沒看就是),但刀城言耶系列就似乎是一集講好幾種妖怪,只是同一集中出現的妖怪屬性都差不多這樣。

就我目前看過的來說,刀城系列的推理過程都寫得比較「合理」,也就是說他是「比較」正規的推理小說(不過還是要先聲明,刀城系列只是「相對」正規,並不是「絕對」正規,若想看更嚴謹的推理還是有別的選擇),京極堂系列就很多都很不合理,而且結局很愛硬凹,常常不惜祭出超科學或超古文明來硬凹,已經是到達科幻小說的境界了,不過真要說的話,京極堂系列的重點其實就是他那種病態的氛圍,推不推理根本不重要,故事中那種很「病」的詭異妖魅氣氛才是他吸引人的地方,不過也因為他故事中的人物都太「病」了,所以也很電波,喜歡的就會很喜歡,不喜歡的就會看到想撕書。

而刀城系列雖然也是這種妖怪傳說+推理的類型,但他比起京極堂系列倒算是一個比較「健康」一點的妖異型作品,當然他也是有很「病」的部份,不過他的「病」只會集中在兇案上,兇手說有多病就有多病,不過主角看起來倒還滿健康明朗的,不會像京極堂系列那樣全部人都是怪胎,也因為這樣,所以我認為刀城系列的電波性相對是比較低的,算是排毒過的京極堂這樣。(巴)

用個不知道這樣說會不會比較能讓人好理解的說法,大致上我覺得,刀城言耶這個主角其實有點像是京極堂、關口、榎木津三個人加起來除以三,然後再乘以一個普通人這樣(到底在說什麼),因為,首先出身貴族卻跑出來自立門戶的這個設定其實就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榎木津了,然後刀城是作家,個性又有點過度謙虛,可以直接對應關口,最後精通民俗學又有點小惡魔的本性豈不又是一整個京極堂嘛?!不過雖然擁有上列三個角色的屬性,但刀城卻是一個把他們各自的怪胎值降到最低的平均性角色,也就是說,他等於是沒那麼瘋的榎木津、沒那麼憂鬱的關口、跟沒那麼愛長篇大論的京極堂,沒那麼極端,可能也沒那麼搶眼,但還是有他的萌點所在。

不過這當然只是個人穿鑿附會下的感想,事實上你要說刀城跟他們一點也不像也沒誤,因為我猜這邊看過京極堂系列的人應該比看過刀城系列的人多,所以用那幾個傢伙來比喻可能比較能表達我覺得言耶萌在哪裡,當然他吸引我的並不是因為他跟那幾個角色相同的部份,而是他剛好跟那幾個角色相異的部份,這邊只是想指出,言耶剛好也有那幾個角色所具備的屬性而已,而這些屬性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會是加分也說不定。(?)

本集證實,我在看上一集時覺得言耶很萌的感想果然不是我的錯覺,因為上一集他出場很少,所以我一直懷疑那八成只是我腦補過度,不過這集由於他從第二章就登場,出現的篇幅整個比上集多很多的關係,他的個性和角色特質也有變得比較明朗一點,結果害我覺得他更萌了(死),而且在這集還提到了他對父親有心結的部份,媽啦那種對父親的盛名極欲抗拒卻又不得不低頭順從的狀態怎麼會那麼具殺傷力啊!(死)不過很可惜在這方面作者只是小小帶過而已,他父親到底對他作過什麼事讓他心態變得那麼彆扭這我們就不知道了,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有他跟他爸見面或是講言耶的過去之類的故事,有的話真想看。(爆)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這集的言耶一直給我一種男版的大和撫子的感覺(啥),就整個很溫良恭儉順,不過說起來,其實我對日式小說中人物都很客氣假惺惺的日常描寫一直都有點反感,但是言耶這樣我卻反而滿喜歡的,也不知道是為什麼,就覺得有種「啊,這樣的男性角色果然還是在日本的小說中出現才有那個FEEL啊」的感覺,有一種放在別的時空背景都不對盤,就是擺在這裡才對的魅力存在,雖然我不認為我會因為這樣就變得就此迷戀日式文化,不過言耶這個角色卻很奇妙地會讓我變得比較能接受日式怪奇小說中那個妖里妖氣又光怪陸離的世界觀。

  她的額頭上塗抹著金粉,而且似乎還避開了滴下來的血跡。那種濃豔的紅色與華麗的金色,交織成宛如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異樣色彩,映照在言耶的眼中。


另外,雖然每次提到這系列都會離題講到京極堂系列,不過我其實有點懷疑喜歡京極堂的人會不會也喜歡言耶,因為言耶不像京極堂一樣會講很多關於妖怪的設定和冷知識,對於喜愛搜羅妖怪事典的人來說,言耶所講的妖怪知識可能相對會比較沒有那麼「詳細」,因為他主要講的是「怪談」,並不是「妖怪本身」,而且就像我前面說的,某個程度上言耶可以視為「排毒後」的京極堂,也就是說,他是一個比較接近「常識人」的角色,各種屬性和特質不會像京極堂與他愉快的夥伴們那麼強烈,加上言耶的推理成份比起京極堂來得「規矩」多了,所以很愛京極堂那種很病很妖異又很「常識外」風格的人,可能未必就會喜歡言耶的「常識內」風格,不過如果你喜歡推理比重多一些又不那麼「病」的作品,那你喜歡言耶的機率可能就滿大的。

換句話說,如果你喜歡【鐵鼠之檻】,那你應該也會喜歡【如山魔作祟之物】,因為後者大抵上可以算是前者的排毒版。(慢著)

最後還是得吐槽一下試讀版的翻譯,不但出現「~~」這種數學符號,最離譜的就是把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男人稱為青梅竹馬了,不要再這樣了好嗎?李白他都要哭了,幼馴染跟青梅竹馬是有微妙不同的,加油,好嗎?另外圖書館員就好好翻成圖書館員嘛,為什麼一定要寫成「司書」然後底下加個「附註:圖書館員」呢?把中文弄得那麼皇民很有趣嗎?不過,反正這類日本翻譯小說的對象讀者也不是我這種不夠皇民的人,大概沒什麼差吧,看他上次那精美的【僧正殺人事件】在正式版也沒改……啊……這些都……

最後的最後,就是腐點報告(拖),雖然上一集【如無頭作祟之物】的假BL設定非常傷腐女的心,不過我個人是覺得這集應該可以稍微補償一點點腐女受傷的心靈(?),主要是言耶整個莫名地很容易吸引大叔,不但一開始被一個大叔求婚(半誤),後來還奪走了另一個刑警大叔的心(欸?),然後言耶又一直很容易受驚小動物貌不知道在萌什麼(爆),整個受到無以復加(巴死),雖說這集那個貪吃又愛撒嬌的女編輯實在有點礙眼……不過她戲份不多倒也還算是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忽視過去(喂),總之只要對言耶有愛什麼都好說啦,然後結局其實可以腦補成兄弟愛END(淦)。

留言

  1. 如山魔(書名下略)這本下次去借借看...我也要看可愛小受~

    看來京極堂系列要在期中期末「壓力大到血淚血尿一起來」時,再借來發洩一番,電波物這個時候最好用了!

    (高三指考前一個禮拜看完絕望先生全集的人

    回覆刪除
  2. 偵探都是受(巴死)

    我剛剛發現這整篇除了言耶好萌之外我好像什麼正經的感想都沒有(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