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瘋狂茶會】第十四章‧夢醒

  他睜開眼睛。

  這裡很暗,暗得幾乎什麼也看不見,但他隱約可以感覺得到他自己的存在,儘管他很確定,他已經沒有實體了。

  有一些溫熱的東西在他腳邊──如果那是他的腳的話──蠕動,它們似乎試圖爬上他,覆蓋他,他懷疑它們也許是想成為他的一部份,但他不確定這是不是件好事。

  雖然在這種已經失去身體的情況下,似乎也沒什麼選擇的餘地。

  「嗨,你醒啦?」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傳來。

  他抬起眼來。「愛麗絲?是妳嗎?」

  「很抱歉,我不是愛麗絲,」女孩的聲音越來越近,身形也越來越清晰。「我是夏洛特。」

  黑暗中,一個身著紅色洋裝的小女孩兀自佇立,她看起來似乎早就已經站在那兒很久了,只是現在才從黑暗中浮現出來。

  他以不存在的聲音苦笑。「妳好像柴郡貓一樣。」

  「我是故意的,」夏洛特理理裙擺。「我們之前見過一次了,在你的世界裡,記得嗎?」

  「不只一次,」他說,「在偵訊室的時候,我記得你旁邊還有個穿白衣服的紅髮男人,只是那時你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你從來不需要靠眼睛辨識他人,對吧?」夏洛特說。

  「對,你身上的氣味告訴我,這不是你原來的樣子。」

  夏洛特聳了聳肩。「好吧,管他的,總之我是來接你的。」

  他虛弱地笑了笑。「你是死神?」

  「居然不是天使,看來我的形象比我想像中還糟。」夏洛特低聲說道。「我不是死神,我是來接你回人間的,記得嗎?我說過,等你死了之後,你得把自己交給我,而我現在得來履行契約了。」

  「但我已經……我已經被燒得什麼也不剩了,我還有什麼可以給你呢?」

  「有啊,你摸摸自己的胸口吧。」夏洛特朝他指了指。

  他伸手摸向自己的心窩,發現那裡有某樣灼熱的東西正跳動著。「這是……這什麼……」

  「你的──新的心臟,」夏洛特滿意地笑道。「那東西會長出新肉,賦予你新的身體,從今以後,你再也不是布偶娃娃了──不過,你也沒辦法變成真正的人類,只是看起來像而已,我最多也只能作到這樣了。」

  「這東西……到底是什麼時候跑到我體內的?我不記得我原本有這東西啊……」

  「你當然不會記得,因為那是魏斯特醫生在行刑前兩天的檢查中偷偷放進去的,那時你應該是處於麻醉狀態。」

  他困惑地抬起那只僅剩一邊的眼睛。「是你……是你要他這麼做的嗎?」

  「你很聰明,是這樣沒錯。」夏洛特點點頭。

  「可是……你為什麼要幫我呢?這樣做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啊。」

  「怎麼會沒有好處?」夏洛特眨了眨那雙金色的眼睛。「我們不是都在行刑前說好了?等這事結束之後,你就要當我的使魔,為我效命啊。」

  「但我只不過是一個布偶娃娃……沒有人為我注入生命的話,我什麼也做不了……要我這樣的使魔有什麼用呢?」

  夏洛特笑了笑,並上前一步,輕輕托起他的下巴。「在你受火刑前,你對我來說當然沒有什麼用處,因為那時你的生命是屬於羅亞的,但現在有這東西讓你復活之後,你跟羅亞之間的契約就結束了,從現在起,你的生命歸於無貌之神的掌控,並且完全屬於我,因為是讓你復活的,今後你會擁有無窮的生命,在這漫長的時光中,我自然可以想到很多有趣的事讓你做。」

  他呆然地望著她,似乎不知該說些什麼,而她只是甜甜一笑,並將另一手攤開,讓他看見她掌心中那枚長著觸鬚,正蠕動爬行的圓形物體。

  「來,你的另一只眼睛。」她說。

  他伸出雙手,小心翼翼地將那東西接了過來,同時他感覺到手臂沉甸甸的,像是有很多黏答答的東西正試圖附著在他的皮膚上──又或者,其實它們就是他的皮膚。

  「小心點,卡爾,你現在還處於再生狀態,有點不太牢固。」夏洛特說。

  他慢慢將掌心中的那枚物體靠近自己,而那東西似乎很高興找到歸宿似地,立刻伸出觸鬚攀上他的脖子,並爬向他的臉頰,在上頭摸索一番後,最後終於找到眼窩的所在地,並安然地爬了進去,將自己固著在裡頭。

  「感覺怎麼樣?」夏洛特問。

  「有點……癢癢的,」他說。「但感覺還不賴,哇……視野一下子變得好寬。」

  「剛開始可能會覺得有點怪,但久了就會適應的。」

  卡爾看了看周圍,又低頭看了看自己,雖然他仍然不確定自己還在不在,但他可以感覺到自己正慢慢地擁有實體。

  「我……」他抬起眼來。「等我──等這一切結束之後,我可以回去見查爾斯嗎?」

  「當然可以。」夏洛特微笑道。

  「那表示……我可以和他在一起了嗎?」

  「以世俗的觀點來說──可以,」夏洛特點點頭。「但是你得要有心理準備,接下來,你所擁有的將會是近乎永遠的生命,除非賜予你生命的主神死了,或是有人設法將你的心臟摘除,不然你就會一直活下去,而且外貌也不會有絲毫改變,這表示,查爾斯終有一天會比你先死,而你必須接受這個事實,不得有任何異議。」

  「意思就是……我和查爾斯可以在一起,但不是永遠,是這樣嗎?」

  「卡爾,你得知道,那就是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什麼事是永遠的。」

  「就算是你也一樣嗎?」

  「對。」夏洛特說。

  「……真希望夢能夠一直作下去,永遠也不要醒。」

  「那,你打算醒過來,到現實世界去嗎?」夏洛特朝他伸出一手。

  卡爾抬頭望向她,然後將尚未成形的手伸了過去。「我要去,因為查爾斯在那裡。」

  「那還等什麼?」夏洛特笑道,然後握住了他的手。



  「我警告你,史賓瑟,下次你再這樣瞞著我幹這種事,我就再也不會罩你了。」卡歐斯從樓梯上轉過頭來,一臉不悅。

  史賓瑟站在樓梯下,仰望著他。「卡兒,你有沒有想過用飛的就不用那麼麻煩了?」

  卡歐斯白了他一眼。「不勞你費心,我最喜歡麻煩了。」

  史賓瑟若有所思地看著他。「我真搞不懂你為什麼這麼愛生氣,只不過是電梯壞掉而已。」

  「我──」卡歐斯似乎想大吼一頓,但最後只是長長地吐了口氣。「……好吧,我不跟你吵這個,但我真的想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做,卡爾只是個布偶,跟上次那隻擁有古代血統的蛇怪在等級上完全不能比,你設法讓他變成你的使魔到底有什麼好處?」

  「我說過了,使魔這種東西不嫌多的。」史賓瑟說。

  卡歐斯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然後說道:「不對,卡爾的能力根本一點都不吸引你,你一定有別的理由。」

  史賓瑟迎著他的目光,思考了一會兒才開口:「有一部份……是因為湯普森和他女兒,不過那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那到底是什麼?」

  「羅亞,」史賓瑟說。「那個賦予卡爾生命的人,我不能讓他得逞。」

  卡歐斯皺起眉頭。「你認識那傢伙?那還等什麼?我們去逮他。」

  「不算認識,只是很久以前交過手的傢伙,那傢伙很麻煩,不好對付,而且我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那就去問卡爾……噢──我懂了,」卡歐斯雙手交抱。「你必須留著卡爾,好循著這條線找到羅亞,對吧?」

  「差不多就是那樣,」史賓瑟同意道。「雖然我覺得羅亞不可能留給卡爾太多線索,就算我們留著這條線可能也是白搭,但無論如何,卡爾絕不能去他那裡。」

  「……我不懂,如果你想保留這條線索,那為什麼不直接說就好了?卡爾雖然是罪犯,但只要亞契同意,他一樣可以當污點證人或線民,何必這樣繞一大圈先陷他於死地,再把他弄活?」

  「如果要卡爾為我們效力的話,那他就一定得死,」史賓瑟說,語氣裡透著冷冽。「羅亞掌管的是死後的世界,他實現了卡爾的願望,讓他可以變成人類去找湯普森,代價就是卡爾死後必須去他那裡──但卡爾永遠不會知道這件事,因為羅亞會欺騙對方,讓當事人以為已經給過他報償了,但事實上不管你給再多都沒有用,打從答應讓他實現願望開始,這件事就已經注定了,所有對他許願的人,最後都會去一個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獄的地方,那個地方什麼也沒有,只是一片荒原,那就是羅亞所掌管的世界。」

  「他要那些人去那裡幹什麼?」卡歐斯問。

  「吃掉,」史賓瑟說,眼睛眨也沒眨一下。「你以為像他那種非人種攏絡別人,幫他們實現願望是為了什麼?當然就是為了滿足他自己的需求,但他是很挑食的,他只會吃掉他喜歡的部份,然後就把他們扔在一旁,而那些可憐蟲被他丟棄之後,就會在那裡永遠徘徊,哪兒也不能去。」

  「聽起來很變態,」卡歐斯若有所思地說道。「就像過了感恩節還到處跑的無頭火雞。」

  「總之,讓卡爾死是不得不為之惡,唯有在他死後攔截住他,並賦予他新的生命,才能讓他脫離羅亞的掌控,而且這事最好別讓太多人知道,我們不能打草驚蛇。」史賓瑟說罷便走上樓去,接著突然停住了腳步。

  「幹麼不上去啊你?」卡歐斯跟著走了上去,並抬眼往史賓瑟瞪視的方向望去。

  「兩位好啊。」如往常一般西裝筆挺的雷恩正站在樓梯間,背靠著窗台。

  史賓瑟的肩膀頓時一垮。「你站在那裡多久了?」

  「從電梯壞掉那句開始,」雷恩說道,並伸手順了順那頭淡褐色的長髮。「我有錯過什麼嗎?」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寫到這章才知道原來羅亞是這麼獵奇的角色(巴)。

其實之前寫羅亞的故事時,我一直都不確定他的定位到底是怎樣,結果現在用史賓瑟視角(?)來看他的時候,他突然就變得很鮮明了,真是神奇,總之,大概就是個反派吧。(喂)

另外,從本章看來,阿史的後宮似乎又新增了(?),這傢伙真是個狐狸精!(阿伯指)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