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夢者的玻璃書】熱情奔放,創意無限



關於【食夢者的玻璃書】這本奇幻鉅著,首先,他提醒了我一個非常重要、也絕不該忘記的道理──就是要惜福,珍惜自己所已有的,其實,我們已經活在一個非常幸福的世界裡了,我們不能恣意對這個世界予取予求,對自己已經擁有的東西挑三揀四、嫌東嫌西,那是不對的,因為其實很多時候,我們只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看過本書後,我由衷地懺悔,也對我過去曾經咄咄逼人地批評過許多書而深深自省,其實,那些書並沒有我所想的那麼壞,他們其實也沒有寫得那麼糟,只是我當時以一種過度的高標準,去審視、評斷他們,這對他們其實是不公平的,而我現在才深深地了解到這點。

因為,那些我曾經認為很地雷、很糟糕、讓我想痛罵一頓的書,他們在地雷界──換句話說就是在看過後會讓人覺得是踩到地雷的那些作品──的成就,根本沒有一本能夠比得上這本【食夢者的玻璃書】,任何書跟本書一比,頓時都成了天堂,是樂園,是流著奶與蜜的迦南地。

對不起,史蒂芬金,對不起,艾西莫夫,我還是愛你們的,我當初實在不該離你們而去,我知道錯了,我以後不會再亂看其他人的書了,我愛你們,愛你唷。

好像離題了,抱歉,回到這本【食夢者的玻璃書】,很少有一本書,可以讓我在寫感想時,完全不知道該從什麼角度來說才好,用任何強烈、極度負面的字眼,我都覺得太便宜他了,OK,既然他是一本厚達八百多頁的鉅著,為了回敬他帶給我的萬千複雜感受,那我也應該用多一點的字數來表達我對他的觀感,這樣才對嘛你說是不是?

首先,讓我來告訴你(不管你想不想知道),我如何踏入這個看似甜美,實則暗藏尖刺與毒蠱的恐怖陷阱,一開始,我是在網路上得知關於【食夢者的玻璃書】這本書的試讀訊息,身為一個謹慎(或該說自以為謹慎)的讀者,我反覆閱讀了官網上的報名須知與種種規定,首先,有獎金的誘惑,這當然是吸引我的第一個點(對啦我承認我愛錢),其次,這個試讀活動不是發給你影印本,而是直接寄給你正式版的書,也就是說,就算我拿不到獎金,我至少還是可以得到一本正式發行版的書,而且看他封面也挺不錯的,藍藍的看起來很神秘很美,怎麼算,我想我應該都不會吃虧。

而看他官網上面寫的宣傳標語,我猜想他大概是一本類似【達文西密碼】的小說,但可能帶點奇幻成份,再不濟,他頂多就又是另一本【玫瑰迷宮】,而我認為就算是再糟糕寫得再爛的書,我都已經撐過去了,我不相信這本【食夢者的玻璃書】還能有多糟,也不願意相信出版社會挑選一本地雷無比的書來辦書評比賽──在我內心某個角落,我仍然相信人性的美好,對於未知的事物,我依舊願意樂觀以對──所以我認為,出版社應該不至於拿太讓人難以下筆的書來刁難我們這些部落客。

而除了獎金之外,其實會對本書感興趣還有個原因,而且,也算私人原因,因為這本書的名字叫做【食夢者的玻璃書】,原名是"The Glass Books of the Dream Eaters",看到「食夢」跟"Dream Eater"這些詞,讓我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擔憂,因為我之前寫過一篇短篇小說,內容也是跟「食夢」有關,我非常擔心這本書是否會跟我寫的故事撞梗,所以我認為我有必要去確認這一點──即使我當初沒能報到試讀,我還是會去書店或圖書館找這本書,以確認他的內容。

而在實際看過本書後,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以同為作者的立場,我很高興地發現這本書完全沒跟我那篇以「食夢」為主題的故事有任何相似之處,但憂的是,以身為讀者的立場,這本書居然可以寫得比我還糟糕,尤其,這本【食夢者的玻璃書】又不是那種隨便誰都能看也不用花錢買的網文,而是一部出版社砸錢出版的商業作品,在他身上所寄予的厚望非同小可,他憑什麼可以寫得──容我在這裡大放厥詞一下──比我還糟?他不應該有那樣的資格,也沒有那種餘裕,可以寫出那樣的垃圾,因為他有出資者買下他、投資他、宣傳他,而使這一切推動的核心作品,不應該如此地令人失望,因為他沒有那樣的權利,去讓這一切砸鍋。

我在這裡不是要吹噓什麼,畢竟截至目前為止,除了找我作插畫或友情贊助圖文的網友之外,還沒有任何夠瘋狂的出資者想冒這個險幫我出書,所以你大可以對我這種狂妄言論嗤之以鼻,反正我沒有強迫你一定要認同我所說的,你就算不看我寫的故事,我也沒辦法拿你怎麼樣。

但我想強調的是,如果你看過我以前寫的讀書感想,你應該會知道我很少會如此肯定「這東西寫得比我寫的還糟」這回事,大多時候,我看到再爛的書,我也僅是單純就讀者的立場去表達我到底覺得他哪裡難看,雖然我偶爾還是會無恥地置入性行銷一下我自己寫的作品,但我的結論通常都是「他寫得絕對比我好太多經典太多了我算個鳥」,或是「我這篇故事就是因為受他的啟發而寫的」,之類,因為我這人還多少算知恥,所以我通常不會拿自己寫的東西去跟這些已出書的神人比較高下,更不會篤定地去說「我寫的明明就比他好啊」這樣,因為我知道我說這種話根本就沒什麼說服力,我既不是職業作家,名氣也沒高到哪裡去,我在這邊說什麼「啊那個傢伙寫得比我還爛居然還能出書」這種話,也只是給人家笑而已。

但是【食夢者的玻璃書】真的寫得比我還糟,我可以冒著被你嘲笑、嗤之以鼻、甚至被你罵被你瞧不起的風險說出這句話,而且我絕對不會感到任何羞愧。

本書的故事,現在要我再回想起來其實我會覺得很頭痛,因為光是想到要給他這樣一個糟糕透頂的故事來個比較完整的大綱敘述,我就會很想扯喉尖叫,然後衝出去在月光下狂奔到明天早上──好啦我會認真點講,你一定要這樣一直催我嗎?OK,大致上,本書的設定背景是一個疑似維多利亞時代半架空世界觀,故事開始於一個被未婚夫退婚的女主角,她因為被拋棄,故心有不甘,打算跟蹤她無緣的未婚夫去抓猴,豈知猴沒抓成,卻莫名捲入了神秘邪惡集團的地下集會,這個集會以化裝舞會為掩護,而不明就裡的女主角意外發現他們正在進行一種神秘實驗,可以讓女人變得欲仙欲死,而且男人要怎麼對她這樣那樣都行,女主角也被逮住,並差點被強姦,但她在千鈞一髮之際擊退了惡徒,並衣衫不整渾身血污地逃回她所下榻的旅館,回程中她遇見了一名殺手,而殺手對她的衣衫不整模樣始終念念不忘,但因為他還算紳士,所以沒在當下對她出手。

其後,故事轉到了殺手視角,原來這個殺手受託要暗殺一名上校,但他在為了執行任務而潛入一場化裝舞會時,卻發現有人早他一步把上校給做了,他一時慌張逃離了案發現場,事後卻出現了一位性感美女來委託他找出殺上校的兇手,性感美女認為兇手就是出現在化裝舞會上的女主角,但當時沒有人知道她是誰,殺手這時想起,他在離開化裝舞會的回程上,不就正好在火車中偶然撞見那位衣杉不整的女主角嗎?但殺手並不知道女主角的出身(她實際上是一名家境優渥的千金小姐),還誤以為她是從哪個妓院跑出來的妓女,於是他花了一整章的時間,跑了三家妓院,但當然都無所獲,最後,他發現在不知不覺間,他居然被軍方的人給盯上了,而且他們還派人要追殺他,殺手只得逃命,終於甩掉軍方後,他也無巧不巧地,剛好挑中了女主角所在的旅館前去住宿,接著我們來到了下一章,又換了一個主角視點。

第三章的主角,是一個抽菸方式頗為做作,戴個單片眼鏡的金髮軍醫,這個軍醫也同時是個御醫,他為了護送王子舉行訂婚典禮而來到這個作者沒有明確交代到底是什麼鬼地方的國家,而同樣地,他也曾去過前兩章女主角跟殺手都去過的那個化裝舞會,之後,王子莫名其妙失蹤了,醫生急著要將王子找回來,卻發現自己也被捲入了某種神秘陰謀,他發現了一種奇特的藍玻璃書,透過這種神奇玻璃,他可以看見別人的春宮實境秀,而他爽完之後也隱約察覺在這背後一定有什麼陰謀與這藍玻璃有關,後來他被軍方逮住並差點被滅口,但他及時逃脫了掌控,並且莫名其妙跑到某旅館,遇見了女主角,並在稍後也一齊遇見了第二章的殺手。

於是乎,被軍方追殺的三人便一同潛逃,一邊還要忙著解開軍方跟邪惡集團到底有什麼陰謀,但是三人聚頭的時間並不長,因為女主角在與兩個大男人相識後便立刻被邊緣化,殺手跟醫生合作無間默契十足,女主角整個沒搞頭,於是她憤而離去,丟下兩人,殺手跟醫生認為落單的女主角很有可能會身陷危險,於是他們決定要分頭去找她,接著,殺手在A地中伏,重傷逃走,醫生在B地結識另一位性感美女,才見面不久就對她作春夢,但性感美女卻被邪惡集團抓走,醫生只好追去救她,接下來鏡頭轉回女主角視點,獨自落單的女主角被邪惡集團的女BOSS逮到,不但目睹女女活春宮秀,還遭到女BOSS邪佞的手指侵犯下體,然後,接下來呢?

對不起,接下來我就看不下去了。

通常,我對一本初次接觸的書,我最在意的,除了他的封面以外,就是他全書開頭的第一句話,因為,我以前不知在哪裡看過一本──可能是教寫作的書,裡頭說到一個我至今都覺得很受用的要點,就是:「你必須在開頭的第一句話就抓住讀者」,自從看到這句話後,我不管是自己寫作,或是看別人的小說,我都會去注意「開頭第一句話」這個東西,而且我也因此發現到,大部份有名、受歡迎、好看的通俗小說,他的開頭第一句話通常都很簡明扼要,並且能夠在第一時間抓住讀者的注意力,挑起讀者想接下去看的興趣,而這個觀測可說是屢試不爽,截至目前為止,所有我所看過並且認為「好看」的小說,他的開頭第一句話通常都不會寫得太差或太隨便,好的作者不會放過任何讓讀者稍加分心的機會,而如果作者在一本書的開頭第一句話,就放你在那走馬看花,東摸西摸,都要上路了,還任由你把注意力放在別的地方,那就無疑表示,這是一個根本不夠在意你的作者。

這是【食夢者的玻璃書】首先犯到我的第一個大忌。

這裡且讓我稍微節錄我手邊臨時找得到的幾本書的開頭:

  有錢的單身漢,必定想娶位妻子,這是舉世皆知的真理。
──珍‧奧斯汀《傲慢與偏見》


黑衣人橫越荒漠而逃,槍客緊追在後。
──史蒂芬‧金《黑塔》


湯姆回頭瞥見那名男子步離「碧廬」,正朝同個方向走來。
──派翠西亞‧海史密斯《聰明的瑞普利先生》


搬進新家沒多久,寇洛琳就發現了那道門。
──尼爾‧蓋曼《第十四道門》


然後,讓我們來看看【食夢者的玻璃書】的開頭:

  女僕用銀托盤把羅傑那封信(用外交部的正式信紙、落款也一本正經地連名帶信)端來的那天早晨,距繆小姐抵岸上碼頭已經足足三個月。


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嗎?

當然,我們知道這類歐美小說到底還是經過一道「翻譯」的手續,或許這未必是作者的錯,問題有時候可能出在譯筆上(雖然在這個案例裡,我很懷疑這個可能性),好吧,說實在,只用第一句就定生死也未免太苛刻了,我們應該多給作者一點機會,開頭搞砸了又如何呢?也許這個作者是屬於倒吃甘蔗型的也說不定嘛,OK,我暫時原諒你,繼續看下去。

然後他就這麼連袂在第一章與第二章中雷我個措手不及。

先說說我對第一章的觀感,首先,他整個第一章的氛圍,很有一種在學珍奧斯汀的FEEL,但可能畢竟作者不是那個時代的人,他所作的功課可能也不夠多,所以他寫出來的東西就很給人一種徒有形式的感覺,他並沒有真正抓到那個時代的本質,只有一層看起來像照書抄來的薄弱外皮,當然,他寫的大致還算讓人看得出來,故事中的背景是一個距今有點遙遠的古早時代,只是這個時代屬於十九世紀?十八世紀?或更早?沒人知道,主角所處的國家是英國?美國?還是其他國家?也不曉得,故事就這樣在一個整體還很模糊難辨的時候一路展開了,而讀者只能無奈地在接下來的篇章中依靠微薄的線索來腦內補完。

到了第二章,多虧了譯註,所以我終於知道這個故事的設定是在一個半架空的世界裡,因為我們在第二章會看到主角閱讀一本虛構的書,但這本作者自己掰出來的書本身,又是立基在現實中我們知道的希臘神話上,也就是說,作者他用現實中既有的希臘神話元素(冥王與冥后波瑟芬的故事),掰出了一本現實中並不存在的詩集。

這樣實在是很雷。

以我個人的認知,我會認為,要嘛,你就乖乖地照現實世界寫,要嘛,你有本事,就自己獨創一整套世界觀出來,你要在故事中安插一本虛構的詩集,這當然沒有問題,但是麻煩你就獨創一點,不要直接抄人家的設定拿來用,你要在裡面搞一本希臘神話的詩集,OK啊,荷馬史詩幹什麼不拿去用呢?這不就已經是一本現成的希臘神話詩集了嗎?在故事裡掰一本不存在的書名跟作者,誰不會啊?但也正因為這種事簡單到文筆再拙劣的作者都會幹──而且這種事看起來,又剛好很像是一個可以讓作者偷懶不用心翻書查找資料的技倆,所以在幹這種事的時候,你當然就必須設定得更嚴謹一點,最好可以連該虛構作者的祖宗八代都掰出來,不然你看起來,就真的很像是一個偷懶不用功又不讀書的作者。

這種只作半套的「半架空世界」,實在是很鳥。

而且,作者打死不明說主角他們到底是哪國人,關於女主角的出身,就只說是一個小島的島主,那個島在哪?沒講,島叫什麼名字?也沒說,拜託,都掰了本詩集了,再掰個島名是有很難嗎?從女主角一天到晚喝下午茶又狂吃司康餅的描述看來,這個國家疑似是英國,時代疑似是維多利亞時代,不過作者就是不願意明說,從故事中的許多小處看來,這整個世界觀似乎有架空的地方,可是因為他三不五時會提到一些現實中真實存在的國家,所以這整個世界觀好像也沒有那麼架空,而儘管作者顯然有花心思在描述一些無關緊要的小處小地方(例如他很無聊地描述了女主角上大號的過程),企圖說服我們這是一個處處透著古典味的時代背景,但是他卻嚴重缺乏描繪一整個明確世界觀的能力,以致於我們在閱讀了大半章之後,對於故事中所呈現的這整個世界,依然是霧裡看花,模糊未明。

當然,如果你的故事格局夠小,例如說就只有一個莊園,幾對男女,那其實有時候你整體世界觀沒有設定得很清楚是無妨的,只是這又顯然不適用於這本【食夢者的玻璃書】,因為他當中有個跨國際的陰謀,又有很多長途往返的場景,像這樣的格局,用這麼模糊的世界觀來寫根本就行不通。

此外,除了整體世界觀曖昧不清,本書在角色的設定上也有很多讓我覺得非常既視感的地方,前面提過,他一開始的整體寫法很像是照珍奧斯汀的書寫的,而他的角色設定,則很像是直接從一些電影中剪下貼上,像他第二章提及的殺手,只差再帶盆盆栽就是【終極追殺令】裡的尚雷諾了,而第一章的女主角,在跳脫偽伊麗莎白‧班奈特的形象後,就不知怎地一直讓我聯想到娜塔莉波曼(她同時也是【終極追殺令】裡的女主角),殺手與女主角這組配對,怎麼看都很像是【終極追殺令】的尚雷諾加上長大後的娜塔莉,講好聽點是角色形象鮮明,講難聽點就是老梗又疑似抄襲。

這裡讓我們稍微抽身一下下,稍微跳脫這本書的劇情跟設定──合理與否,或者他的色情場景是否稍嫌過多或過度沒必要──先暫時把這些事情擺到一邊,我想先討論一個問題,就是,你是否曾經看過一種小說──通常是歐美的翻譯小說,但在閱讀過程中,你卻經常感到對書中人名難以記憶?即使你在此之前已經看過了不只一本歐美翻譯小說?

以同為讀者的立場,我知道大部份的讀者其實都滿善良的(我這麼說可不是在自抬身價什麼的),通常一般讀者在遇到這種情況時,都會下意識認為是自己的問題──因為我們是華人,對於過長的洋名我們會比較不好記憶,需要經過一段比較長、比較密集的閱讀經驗,我們才會比較不會在閱讀時造成人名混亂,搞不清楚誰是誰,誰又幹了什麼。

但是,我在這裡要告訴你一個血淋淋的事實,那就是──絕大多數會讓你感到人名難以記憶的小說,通常都不是因為文化隔閡才導致如此,而是因為這些作者本身文筆就很差,才會這樣,如果你很確定你不是一個第一次看歐美小說的讀者,而且你也確定你手中這本書的翻譯素質並不算差,那麼我告訴你,我說的這種可能性高達八成(也可能更高),這通常表示作者其實缺乏刻劃角色深度的能力,以致於他無法讓他的每個人物都在你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你大可以從自責的旋渦中解脫,因為這絕對不是你書讀不夠多、記憶不夠好的錯,而是作者的錯,問題是出在作者,不是你,他該做的是讓你隨著故事的發展讀得開開心心,而不是在一開始就卡死在這種人名記不住的鳥地方,害你對於接下來的進展漫無頭緒。

而很遺憾的,【食夢者的玻璃書】正是很典型的這種作品。

本書在推進情節發展上的方式,很明顯地,是以「劇情主導角色」,而不是「角色推動劇情」,通常,用後者的方式所寫出來的故事,會比較好看,不過,有些厲害的作者他其實是用前者的方式寫故事,但他可以做到讓你覺得是像後者那樣,並不會讓你有角色被情節追著打帶跑的突兀感,你也不會在閱讀中很清楚地意識到,這個角色他沒有自己的個性。

讓我們來回想一下吧,在我們記憶中那些人名一大堆的歐美作品,我可以在這裡舉幾個我現在所能想到的例子:【基度山恩仇記】、【福爾摩斯】、【傲慢與偏見】,近一點的話,【黑塔】、【美國眾神】、【機器人系列】,他們的人名,也很多,有的甚至還不是英文名字,但為什麼我們不會搞不清楚?為什麼我們就是能夠在閱讀中大致記得當中那些主要跟(部份)次要角色的名字?──就算不記得名字好了,好歹也能記得他們在書中幹了什麼,下場又如何諸如此類,為什麼他們可以辦得到?但有些作品就是不能?你回想一下那些角色刻劃鮮明又令你印象深刻的作品,然後你看看你自己手中這本讓你深感人名記憶障礙的小說,如果你有腦袋,你當然很快就能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前面說過,【食夢者的玻璃書】在推動劇情上,是典型的「以劇情主導角色」,但是,如果作者他本身很會寫,那也就算了,偏偏,他又沒有(還記得嗎?我之前強調過的,他寫故事的能力比我還糟糕,這件事我可以講好久都不會膩。),所以本書就處處透著一種「人物行為很突兀」的氛圍,很多地方你可以很明顯看得出來,這不是出於角色自己的個性才會這麼做,而是作者的意志使然,作者儘管選擇用「一章用一個角色視點」的方式去盡力呈現出三個主要角色的個性和形象,但他其實不管寫誰,都看得出角色只有一個個性,一個意志,就是作者他自己,有很多很多地方我們都能輕易看得出來,角色會這麼做不是因為他的個性使然,而是因為在這個時間點、這個地方,作者他自己會想要這樣做。

例如,來個經典的吧,書中有一段是女主角跑到反派女BOSS的房間搜索,她在翻找女BOSS的衣櫃時,赫然發現,有一些非常性感的內衣褲,於是,出於好奇,與某種──誰知道是什麼原因──的驅使,她就把那些內褲拿來聞。

作為一個──很不巧,剛好是個女性讀者的立場,我只能說,我徹底地對女主角的這個行為感到費解──與不可思議。

OK,讓我們來舉個例子吧,如果你剛好是個男的,你不能理解書中出現這種情節到底什麼地方錯了,女主角會聞另一個女人的內褲,那是因為她很好奇啊,之類的,那且讓我問你一個問題,如果換成是──你確定你是男的,而且你也肯定你喜歡的是女生(沒錯,書中的女主角是被設定成異性戀者),你會想要去聞另一個男人的內褲味道嗎?

不用急著回答我,我才不想知道這種事。

就更不用說前面提過的,女主角遭到反派女BOSS手指侵犯,場景是在一個馬車裡,而且有第三人在場,照理說女主角在這種情況下遭到強行入侵,她應該會感到非常難受,BUT因為這個作者太天才了,所以女主角在遭到這種強暴時,她還可以一邊感到「難以抵擋的快感」,哇,咱們這可不是在什麼舒適的蜜月雙人床裡啊,記得嗎?場景可是在移動中的馬車裡,而且,照書中的年代設定,看來那時候應該也還沒有柏油路,想必馬車移動時肯定會相當顛簸,而在這種不管怎麼橋姿勢應該都不會太舒服的狀況下,加上旁邊又有人在看,女主角這樣居然還能爽得起來,我真的覺得她太厲害了,那肯定是一個相當高難度的姿勢跟狀態呀,我告訴你,女主角一定是練過的,作者還把她偽裝成處女,你是想騙誰呀?

作者你其實沒有坐過馬車吧?唉,沒關係,我也沒坐過呀,我懂的,我相信其他讀者也懂的。

而因為這個作者實在是非常熱情奔放,創意無限,所以接下來還有一段女BOSS侵犯完女主角後,有個男的跟她碰面時因為聞到手味道,就直接把她手舔了一輪,此外,女BOSS還跟其他女角有女女春宮情節,整個就是活色生香啊,而且都是單只有性,完全沒有愛的那種春宮情節,有G(Girls),但沒有L(Love),哇,可以爽,卻又不用擔心懷孕呢,真是一個美妙的世界你說是不?

我試著倒退很多步、上百步(也許不只)去揣想,在怎麼樣的一個情況下,我會認為我喜歡這本書,我想了很久,最後得出一個結論:

我想,除非我把自己砍掉重練投胎變成男的,我才有可能會喜歡這本書吧。

畢竟,身為一個女的,對於女體我實在沒有辦法有太多的遐想與幻想,因為很多該有的東西我自己就有了,我幻想女體要幹麼?但不幸的是,本書的這類情節大概佔了八成有吧,我只能臆測,除非我是一個對女體沒有太多認識,也對女人的習性沒有太多了解的──男性,我才比較有可能會對書中這類不切實際的情節感到興奮莫名,甚至大聲叫好,BUT很可惜,現實總是不能盡如人意,我也不可能現在瞬間變性切換到男性思維,不幸的是,作為一個女性,我通常大致上會知道女性在許多情況下,可能會做出的正常反應與思維,而在閱讀一本書的時候,我也會看得出來他的女性角色寫得夠不夠貼近事實。

而本書中所描述的女人行為,基本上已經到達了一種讓我非常匪夷所思的境界,我深深地同意,這絕對是一本我前所未見──並且非常獨特的奇幻小說,因為他書中角色的行為與思路,實在是太奇幻了,我索盡枯腸,最後能想出最貼切的形容,就是「熱情奔放,創意無限」,在作者所塑造出的這個世界裡,有充滿春宮實境秀的神奇玻璃書,也有永遠會迎合男性喜好,連思路跟行為模式都一整個男性思維的飢渴女子,這是一個充斥著性愛與慾求不滿的世界,以一種偽維多利亞風的華麗形式加以包裝,在這裡,有企圖以春宮玻璃書征服世界的邪惡集團,有看到女人就想上的男主角(們),也有對性愛飢渴莫名的女主角(和眾女配角),全書一言以敝之,就是完全以一個「性」字為中心,在這個世界裡的所有人,除了這個之外,什麼也沒在想。

作者,請你把基基收好,快去睡覺好嗎?

我到底什麼地方得罪你了?你要寫這種書來雷我?我跟你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嗎?

當然,我不是說小說裡不能出現性的議題──事實上有些時候,這種情節我還看得挺樂的,但是如果你整本書就只有這個,然後其他什麼鬼都沒有,我就會覺得WHAT THE HELL?!!!!嘿,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和精神,來看你用八百多頁描述一堆色情狂的情節呢?如果我想看色色的情節,我又為什麼要挑一本全都是字連個插圖也沒有的「小說」呢?難道文字的感官刺激比得上圖像跟影片嗎?作者特地花上八百多頁,來描述一堆色情的東西,這麼做的實質意義又到底在哪裡呢?

畢竟,八百頁的色情文字,看完大概也倒陽了,再多的色情敘述,也比不過電腦螢幕中的一個妙齡女郎對你M字開腿(或者,如果你身邊有真人願意對你這麼做,那更好),特地在「小說」這種只有文字的載體上大書特書一堆作者自己的性幻想,到底想表達什麼啊?我又為什麼要浪費時間看你在書中描述你自己的性幻想啊?莫名其妙,我還有很多事得忙,我沒必要在這裡看這種疑似青春期還沒過完的人寫出來的意淫小說,作者,加油,好嗎?

對於本書,有一個非常貼切的專有名詞,而這個名詞,就是為了這種小說而設的,通常,我們會將這樣的小說,稱之為「男性向的YY小說」,男性向,顧名思義,就是「男性喜好取向」,簡單講就是大部份男性會喜歡看的東西,而YY,則是「意淫」這兩個字的拼音字首,用比較白話的說法,就是「以男性讀者為主要客群的意淫小說」,通常這類作品,會充斥許多男性讀者樂見的情色橋段,但這些情節的出現卻未必合理,因為他純粹只以一種取悅、討好客群的立場去書寫,讀者看這些書也僅僅是為了尋求一種短暫的刺激,也因此,這類小說不一定會顧慮到劇情的合理性和完整性,某種程度上,他也算是一種色情書刊,只是他的表現體裁是文字,所以他會比單純的色情圖片或影像稍微多一點組織性。

當然,有男性向的,自然也有女性向的YY小說,只是由於女性讀者的「意淫」有時候未必非要有實質上的性愛描寫才會成立,所以很多時候,女性向的YY小說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分辨得出來,舉個例子,我個人認為像是【戰龍無畏】這樣的小說,其實就算是女性向的YY小說了,我這麼說,可能會讓部份讀者感到很驚訝,因為【戰龍無畏】幾乎沒有任何關於性愛方面的詳細描寫,但事實如此,他有太多專投女性讀者所好的點,用嚴謹的歷史考據去包裝其內容空虛的事實,某個程度上,他與這本【食夢者的玻璃書】本質上並無不同,只是後者可能偽裝得比前者還要差一點就是了。

最後,雖然罵了那麼多,但我不會武斷地說這本【食夢者的玻璃書】毫無價值──儘管某個程度上我的確認為他是本垃圾,但我相信,這樣的書仍然有他的市場,就像我上面所說的,這種意淫小說有其固定針對的客群,所以他也必定有他的市場,而不幸的是,我並不是一個身處在那個對象客群裡的讀者,說穿了,我也不過是個被出版社的包裝宣傳手法所惑的犧牲者罷了,唯一堪可安慰的是,幸好我不是花錢買他來看的,否則我現在可能會非常想把自己掐死。

而我唯一犧牲到的,就是我看這本書──以及寫這篇心得所花費的時間,然後,我想反正都罵成這樣了,我八成也沒指望拿得到那個什麼書評比賽的獎金,就當作是學到一次經驗吧,至少,這本書因為是目前我所看過地雷中的TOP了,所以我最近不管看什麼作品,我都會覺得很幸福,因為我暫時找不到其他東西能比這本更難看了,就像夢饜之後隨著甦醒而降臨的安心感,你知道一切都只是場噩夢,而那都過去了,最糟的惡夜已經結束,隨之而來的是美好的晨曦,What a wonderful world!

而且,也因為知道這個世界上,居然會有呆子肯花錢出一本寫得比我還糟的書,所以我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其實還是充滿希望的,這個世界上還是有許多善良好騙的人,想到這一點,我就很開心。

最後,有鑑於這本書是以「食夢」作為主題(雖然他食的顯然只有春夢),而這主題又剛好跟我寫過的故事有點算撞梗,所以也正因如此,我才會特別毫不留情地批評這本書,因為我覺得,你是有金主幫你出書的人,是職業作家,一樣的主題,你總不應該寫得比我這業餘的還差吧?但事實是,他真的寫得比我還差,所以我超爽的,至少我很確定我那篇講食夢的故事沒像他那麼多廢話,世界觀嘛……嗯,我可是整組世界觀都是徹底架空的喔,才沒有像他那麼偷懶,作設定只作半套,那太無恥了,所以呢,對付雷書,我們就用同樣雷的方式回敬他好了,也就是說,我要在這篇感想文的最後,厚顏無恥地置入性行銷我自己寫的故事──我寫的那篇故事,你可以免費在我的部落格上看到,你不用花錢去買,因為他的字數根本沒有多到可以出成一本書,所以這也就表示,你不會花上太多的時間讀這故事,我寫的"Dream Eater"版本,了不起就一兩萬字,跟什麼食夢者玻璃書那種一本上下集加起來就八百多頁,買一本就要花上五六百塊,而且還打算寫上三部曲的東西比起來,難道你不覺得我提供的這個版本划算太多了嗎?

我跟你保證,你只需要一點點的時間就可以把我寫的版本看完,不會太久的。

當然,有一個前提,就是你過去從未看過我寫的這個有關「食夢」的故事,或者,你正好剛看完【食夢者的玻璃書】,對他的感想也很不巧跟我差不多──那我想,我寫的那個版本,或許能夠比較滿足你也說不定。

雖說「只是或許」,不過,反正你不需要花半分金錢,也不需要花太多時間確認,那這一切又有什麼損失呢?你說是吧?



好吧,我知道我很低級,但那又怎樣呢?

跟一本以奇幻外皮包藏YY意淫的小說所帶給我的精神傷害比起來,這麼做也不過是身為一介無名讀者小小的回敬罷了,親愛的作者,我想咱們是扯平了,就此別過吧,希望下次我永遠不必再跟你的雷書見面了,祝你好運。

留言

  1. 我覺得我能深刻感受到阿冥的怨念(拖走)

    是說其實以這種觀點來看,我挺佩服看得下女性向YY的男性的。
    每次都會認真在想:這情節居然有男人看得下去!(喂)

    然後其實這篇讓我升起想看的念頭耶。(爆)
    吐槽吐得夠狠也是會讓人好奇的,這就叫負面宣傳~(咦)

    回覆刪除
  2. 看得下女性向YY的男性?!這世界上有那種人嗎 ?!(驚恐(喂

    去看吧去看吧,然後我要看被雷到的感想(巴)

    回覆刪除
  3. 這篇的開頭竟然讓我錯誤地使用認真的態度看下去了我笑得好累(喘)
    說回來男性向YY我是看得下去啦,只不過前提是內容要有邏輯哪……這本我實在無法
    結論:阿冥辛苦了!!各位觀眾!!買這本書的錢倒不如拿來幫阿冥出書啦

    回覆刪除
  4. 可能是出版商想不到要寫啥導讀好
    才會辦這種活動吧(逃)
    還有這次我有注意我的錯別字喔=ˇ=

    回覆刪除
  5. >京兆真: 
    開頭會那樣是故意的!(毆)
    哇你不要在這裡這樣宣導啊,這樣會很像你是我花錢派來的(爆)

    >嘉琪:
    我這種通篇婊到尾的導讀出版社也不會想要啦(望向遠方)
    這次沒錯字了很好很好,要繼續保持喔=v=(←喂你以為你誰啊你)

    回覆刪除
  6. 噗XDSORRY那快把留言刪掉好了當我沒說!!
    要說置入性行銷,這本書才是「置入『性』,行銷」的王道吧,我們小老百姓再怎麼樣置入都比不過他的喔耶~

    回覆刪除
  7. 他這本真的是置入「性」行銷沒錯啊,
    如果作者是我朋友的話我一定會很想助跑從後面巴他頭(喂)

    回覆刪除
  8. 路過
    笑翻了哈哈哈哈哈哈

    回覆刪除
  9. 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笑又情感豐富的書評XD
    看來應該花個時間去施店翻一翻了

    回覆刪除
  10. 你太棒了.說了我不敢說的話.甚至把我還沒成形的咒罵思想也寫進來了.要給你鼓掌...
    哈~~其實我在第2章就用"翻"的了..
    至於誰是誰...我只認識那三人.

    回覆刪除
  11. 其實那三個角色中光論人設的話……我還滿喜歡史文生大夫的,
    只是因為他被一個很雷的作者寫到,所以枉費他全身上下充滿了那麼多可萌的點卻全都被浪費掉了……
    軍醫+單片眼鏡+文弱屬性+金髮+38歲+懼高症……真搞不懂都有那麼具可萌性的設定了!為什麼還是有人可以把他寫到砸鍋!!

    前半集我完全都是為了對史文生大夫這個角色還有那一點點的期待才忍耐著那堆雷角色看下去的,
    結果看到作者把他安給一個路人女當配對,我就不看了。(淦)

    回覆刪除
  12. 我還沒看完..........
    壓力有點大
    趕快看完就可以寫心得囉~~

    回覆刪除
  13. 好激動的心得XDDD

    我只能說還好我沒報上,雖然意外地被阿冥挑起看此書的興致(?)
    話又說回來,能夠給這本書如此落落長的篇幅也真的很驚人,要是我的話大概只會一直重複:
    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不要看作者被雷打到啊啊啊--

    完全沒有興致再來描述爛在哪裡,只會勾起我痛苦的回憶OTZ

    所以說阿冥好偉大!(拍手)

    回覆刪除
  14. 說實在話,其實雷作的心得常常會比好看的作品來得好寫……因為你把他缺點都挑完,字數也差不多破萬了(毆)
    相對的,好作品就是因為太完美了,所以很多時候反而沒什麼話好說qq

    回覆刪除
  15. 能讓你寫出這樣一個大長篇,這本書也真是夠了。

    感謝你,讓我脫離沒要到這本試讀的怨念……

    回覆刪除
  16. 贊同你提的「你必須在開頭的第一句話就抓住讀者」
    阿哩勒,每次拿起書想說,好吧,這次我就真的要看這本書囉
    就被第一句擾亂、打退堂鼓
    變得我不怎麼想看這本

    (待會我要寫心得了,剛剛看完,累死了)

    回覆刪除
  17. 哈哈哈哈哈哈──
    這篇太棒啦,
    身為一位有基基的人類,
    我的確沒想到女主角聞其他女生的內褲有違常理,
    你提到《戰龍無畏》是女性向YY小說,
    這個我倒馬上就能認同,
    我讀到第二冊多一點就氣得丟本啦 XDDDD

    回覆刪除
  18. 請問我可以轉載你的這篇書評的網址到噗浪嗎?
    因為我覺得實在是太有趣了XDDD

    回覆刪除
  19. 你好:
    你真的很勇敢~把大家想說的心裡話都說出來啦~
    我只是個臭俗仔~只敢說說這本書是搞笑書、委婉的說看得很挫折作嘔而已阿~~><
    謝謝你替大家發聲了~

    回覆刪除
  20. 恭喜進入書評複賽!!
    想必你的真心話獲得肯定

    回覆刪除
  21. 我就是喜歡看阿冥大在書評裡婊人。 (無誤

    整篇看下來,我必須慶幸我最近沒有逛書店的欲望(圖書館倒是成了我第二個家...),超級大地雷可以把人炸得六神無主。囧

    根據這篇書評的講法,作者對女性意淫的觀點跟時下BL漫可說是不分軒輊,完全沒道理可言,一不小心還會找到可以笑上三天的爛梗。 (因為它爛,所以才會笑

    我真的超喜歡冥大的書評,看完我會噴...噴笑XD

    回覆刪除
  22. 不管是男性向還是女性向的YY都很可怕啊……所以我也很害怕我寫的小說哪天會變成那樣< 冏 >
    說起來這類書看了就會發現一些值得警惕和激勵(?)自己的地方,也不算是完全沒收穫啦>_0

    然後那個書評投票我看了真是有夠冏的……我已經被阿Jin背叛過一次,我禁不起第二次這種打擊啊!
    所以我決定當作我沒有入選過。(巴)

    回覆刪除
  23. 嘿,我不認識你,但我欣賞你!
    這樣的書評能入選...出版社的評審也真的很了不起(噗哧XD)
    我投你一票O曰O!

    回覆刪除
  24. 如果要以比較不落人口實的作法來看,當然正評中選些負評是很正常的啊,
    不然全部都選正評人家也會覺得他很不要臉(巴)
    我只是剛好婊得比較大聲,所以正好可以放進來當平衡這樣。
    (歹勢我比較陰謀論)

    挖有人投我也!感謝啦:)

    回覆刪除
  25. 你好你好
    讀完這篇心得
    覺得實在太厲害了!
    雖然沒能幫你投票,但我決定來拜讀一下大作。

    回覆刪除
  26. hihi我是路過的,看到你這書評當真大快人心!
    ...全因為花錢買了這本垃圾書,看到一半已經頭痛得要投降!
    你分析得很對,把我心裡的話也罵出來了!唉...我是被它的所謂新書介紹呀、名人推介呀等等欺騙了!
    唉!!!幸慶你的書是免費得來的,我嘛...卻是真金白銀的買下來呢!書店更是把書上、下冊都包裝起來硬要人一套買下,所以我的下冊嘛....看來註定要塵封了!
    順帶一提,我是來自香的啦:)

    回覆刪除
  27. 恨意十足耶,這本書我是看原文版的,看完也是覺得十個幹!!
    一開始還好像有點梗,但從女主角自己搭馬車去嗆瞎BOSS那邊我就開始抓狂了!不過我有看完!!!

    回覆刪除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