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魏斯特醫生&偽正太約翰



※點上圖得大圖

以上兩張圖本來是畫來出本用的,但是我覺得這兩張圖本身的戲劇性太低了,比較像是人設圖,不太適合拿來當成內頁插圖,所以就沒採用了,如圖所示,左圖是【瘋狂茶會】第十一章中出現的角色赫柏‧魏斯特,右圖則是第十三章出現的偽正太約翰,這裡說的偽正太,並不是說約翰他其實是個女的(儘管看起來的確很像),而是約翰在設定上是個得了生長激素缺乏症的角色,他看起來很幼齒,但是他其實已經是個阿北了,簡直就是正太控的夢想(巴),不過約翰他同時也是個神職人員,而且作者暫時沒有讓正太或是看起來像正太的角色跟其他男人搞BL的打算(就算有頂多也就是精神上的吧我想),所以他基本上只是個擺著好看用的花瓶,大家不用在這方面有太多期待。(毆)

說實在會有約翰這個角色,其實也只是設定上的必要所致,因為在【Blood²】系列中,主角他們工作的第十九分局是隸屬於教廷的管轄(當然這個教廷部份參考了現實中的羅馬天主教,不過我想在故事中他基本上依然是個架空的宗教),而既然有這個設定,那反正關於他們頂頭上司的部份遲早會寫到,乾脆就順便寫個跟這部份有關的角色先讓他小小出場一下,以後還有什麼時候要提到教廷的時候就可以拿他來作文章,這個角色既然是代表第十九分局的人們眼中「食古不化、呆板、冥頑不靈」的頂頭上司,那麼他其實可以被寫得很討厭、很邪惡、或是很無聊,但是我覺得這樣寫沒什麼意思,而且我其實不想把設定搞得那麼極端(教廷總是邪惡的一方?老套!),主角們的頂頭上司固然不討主角們喜歡,但他並不一定要讓讀者覺得討厭,所以我就把他寫成一個不會長大的正太,選擇這樣的設定不為什麼,主要就是讓女性讀者不會特別討厭他而已(毆)。

總之一切就是市場考量。(巴)

而在設定中,約翰其實是個教皇,簡單說他就是教廷的大統領這樣(啥),算是第十九分局的最高BOSS,像這樣位高權重的角色,一般都會覺得噢大概就是個老頭之類的,BUT因為我最喜歡玩高反差的設定,所以就把教皇設定成這樣,就跟我常常會幻想英國女王是蘿莉一樣的道理(被巴),我只是奇怪為什麼很少有人會這樣寫。

也因為約翰有這種偽正太的設定,所以他說不定應該也有某種悲劇性的身世,埋個伏筆在這邊,以後就有機會掰他的故事了!YAY!所謂的大長篇都是這樣掰出來的不要懷疑。(被打)

再來提到魏斯特醫生。

說到這角色,其實他並非我原創的人物,而是出自H‧P‧洛夫克萊夫特的作品【Herbert West–Reanimator】,洛夫克萊夫特的小說在華文界向來冷門到一個極致,所以我會知道這個作品的原因也很曲折,首先,我是在網路上看到了這樣的一張同人圖:


Classic Modern Monsters by ~wallyjunior on deviantART

如圖所示,這張同人圖中畫的是八、九○年代間一些經典恐怖片中的怪物角色,但很可惜的是這裡面的角色我認識的大概只有一半左右,後來看到有恐怖片愛好者在討論這張圖,並且將這張圖中已知的角色出處大都標了出來,所以我就剛好看到其中一個我不知道的角色出處,是來自下面這部電影:



然後我看到這張圖就被電到了。(←你的電點也太奇怪了吧)

當然,不只是因為有白袍眼鏡還有凌亂的髮絲這些膚淺的理由(←啊不然還有別的嗎),主要還有這張圖所帶來的戲劇性,主角正拿著一種神秘的藥劑打算對眼前的人頭作某種謎樣的實驗,而他的身後又同時有一襲西裝筆挺的身影正伸出手來,似乎準備要攻擊他,但主角的注意力完全在眼前的人頭上,渾然不知危險可能將至,這種螳螂補蟬黃雀在後的戲劇性讓我覺得這個畫面實在是非常吸引人,所以我就很HIGH地跑去Google他上面的片名,得知這部片的中文譯名叫【幽靈人種】,是1985年的經典B級恐怖片,然後也查到了他大致上的故事是什麼(網路上有人很親切地把劇情全部寫了出來),不過1985年的片這個要找大概已經不太容易了,除非Cinemax或好萊塢電影台重播(要看B級恐怖片挑這兩台就對了),不然基本上應該是沒有租到或買到的可能性,BUT就算電視台真的播,像這種超獵奇的恐怖片八成也會剪掉一堆,所以我猜我應該沒有什麼機會實際看到這部片,頂多就看看影評過過乾癮而已。

而這部電影其實就是根據洛夫克萊夫特的【Herbert West–Reanimator】所改編的,不過原作是1922年的事了,電影則是把故事放在一個比較現代化的時代(雖然距今也已經是二十幾年前),然後也更動了不少原作設定,像是原作那個無頭人其實是個一戰期間的軍人什麼的,但電影就改成是一個教授還院長之類,此外,原作的魏斯特是個金髮碧眼眼鏡仔,電影演他的人則是黑髮,而原作的魏斯特最後下場是被殭屍活生生撕裂分屍,電影的魏斯特則是每次都闖大禍還能逃過一劫,就這樣演了兩三集的樣子。(好萊塢B級恐怖片慣例:永遠可以有續集)

大致上,這個故事或許可以視為是一個更加血腥版的【科學怪人】,他有一個比法蘭肯斯坦更加缺乏良知、也更蔑視生命的主角,也有比科學怪人更加殘暴的活屍,而且還是量產型的,瑪麗‧雪萊筆下的【科學怪人】至少仍然是一個擁有悲劇性浪漫色彩的故事,但洛夫克萊夫特的版本就只是純然的賣弄血腥,他的主角與活屍之間沒有法蘭肯斯坦與科學怪人之間那種糾結的情感(科學怪人一直把創造他的法蘭肯斯坦視為父親,但因為得不到父愛所以由愛生恨轉而對法蘭肯斯坦展開復仇),相對之下則是一個比較冷血也可能比較不浪漫的版本,或許,也可能比較缺乏魅力。

但是我莫名地喜歡這個設定。

雖然基本上因為語言的隔閡,所以我頂多只能靠孤狗翻譯看【Herbert West–Reanimator】這個故事,而根據我對這個作者風格的印象,我也不能確定我會不會喜歡他的文筆(詳見【戰慄傳說】),但是──光就這個故事的「架構」看起來,我真的覺得這故事有好多可以玩衍生的點和可腦補之處,就像我以前看了洛夫克萊夫特寫的【門階上的怪客】(收錄在【戰慄傳說】這本已經絕版的書裡,不過洛夫克萊夫特的作品在他死後就沒版權開放大家同人了,所以網路上可以找得到原文→【The Thing on the Doorstep】),我當時覺得這故事──不知是翻譯問題還是作者本身問題,總之就是寫得很囉嗦又冗長,但是故事本身的梗卻讓我至今印象深刻,因為那故事就是講一個男人為了得到不老不死生命,所以跟外星人生小孩,然後又用外星妖法讓自己的靈魂跟女兒交換,嫁給另一個男的,並謀奪他年輕的肉體,這樣的故事由一個二十世紀初就已經掛點的作家寫出來,實在是令人非常地SHOCK。

而由於洛夫克萊夫特的作品在華文圈的譯作實在過少,所以我個人對他到底喜好與否至今我仍然持保留態度,但說實在,他某些作品的設定常常會讓我覺得很有(儘管我未必喜歡該作的情節發展或結局),然後就是這種梗,會讓我覺得哇這個不來同人一下怎麼可以!(揍)所以我不能確定我到底喜不喜歡這個作者,我到底算不算他的飯(雖然很明顯應該不算),但是我會想要去玩他的設定,寫他作品的同人文,甚至試圖把自己寫過的一些故事納進跟他類似的世界觀裡,就是,你要說這是附庸風雅,我可能也沒有辦法反駁,我覺得我之所以會對洛夫克萊夫特的作品感興趣,大概就是有點類似一些西方人喜歡東洋文化那樣,喜歡是真的喜歡沒錯,但卻是喜歡一個經過腦補的版本,真正的原貌可能很無聊,不是想像中那樣有趣,但是因為那個想像出來的版本很神秘,也很有趣,所以就會繼續喜歡。

就其實我承認我對洛夫克萊夫特作品的「喜愛」,是很膚淺的,因為我並沒有用功到特地把英文學好然後去讀他的原文,我缺乏那種狂熱的幹勁,不過如果是要寫文的話,我還是會盡量去查他的故事梗概跟設定,以避免人家在我的同人文裡面發現太多BUG,如果我對這個題材沒有一定程度了解的話,我就不會去寫。

當然把魏斯特這個角色寫進來,也是基於同樣的原因。

雖然我承認喜歡這個角色的理由超膚淺(巴),我完全是被電影版的海報萌到,然後就跑去查他的原作故事,發現是一個(我向來就很喜歡的)【科學怪人】式的故事,就很衝動地決定要同人他,不過事實上我萌到這個角色的時間點其實少說也已經一兩年前,結果現在才實際寫出來,說是衝動好像也沒有很衝動就是了(?)。

總之就是,我把這個角色同人出來,搞不好也會有其他人因為看了同人文而對原作感興趣,如果能因此釣出幾個對洛夫克萊夫特作品有興趣的人,總也是好的、好的,我才不會承認我真正的目的是為了釣人幫我翻譯原作哩!我是那種人嗎!?(←對啊你就是(毆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