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骨拼圖】&【冷月】病嬌與表面殺手



最近連著把這兩本林肯‧萊姆系列看完了,不過這兩本書在我心目中的評價差滿多的,本來想分兩篇寫,不過因為天氣熱人就懶(少牽拖),所以就做一次寫寫好了。

首先是【人骨拼圖】。

以系列第一作來說,【人骨拼圖】的確有很多很亮眼的點,而且作者也很清楚這些點全部湊在一起會有多吸引人,首先,故事中有一連串獵奇殺人事件,失去求生意志癱瘓在床的退休警探(好吧其實我搞不清楚他的頭銜是什麼)林肯‧萊姆在昔日同事的要求下(極不情願地)答應幫忙偵辦這件案子,同時,結識了在第一集看來還很菜的女警艾米莉亞‧莎克斯,作者會在不同章節輪流呈現「主角(偵探)方」、「殺手方」和「受害者方」的視角(事實上這也是他向來的慣用寫法),用以增加緊張懸疑感。

接下來我們會看到,這個殺人狂喜歡按照書上的歷史事件犯案,並且用相當殘忍的方式除去受害者的肉,蒐集他們身上的骨頭,作者用了相當多篇幅營造他的變態感,也因此讀者不會專只面對負責辦案的主角這一方,同時也能感受到懸疑恐怖小說中變態殺人魔的不道德面,一個故事中能夠同時讓讀者享受到正反派兩方的對峙與各異的心境,這是非常過癮的,再加上眾多歡樂的配角搭配演出,全部調製在一起,就變成一個非常吸引人的故事,要不好看也很困難。

傳統上──或者該說比較古典的偵探小說,通常都會有一個討喜(雖然他的個性可能很G8,但讓讀者覺得討喜是不可或缺的)的偵探主角,一樁難解的殺人案,然後接下來我們就跟著偵探到處去走走查查,挖掘出背後的真相,這樣的視角其實是很單面性的,現代的讀者其實已經不太能滿足這種單面性的探索,所以就會跑出來一些比較不同面向的犯罪小說,有的以犯罪者視角來著眼,有的則是在原有的單面向上面加強深度與廣度,讓偵探更深入敵境,面對更多危險。

嚴格說起來,萊姆系列其實不太能算是純粹的「推理」小說,因為很明顯地,作者比較把重心放在「懸疑」這上面。

當然,在劇情合理度和線索的完整性來說,仍然看得出作者下的工夫是很紮實的,就是他不會讓你覺得偵探作出的推理不合理,小說中提及了非常多關於微物證據和科學辦案的專業範圍,就算故事本身是毫洨,他也是毫洨得跟真的一樣,絕不馬虎,只是小說要好看,當然絕不只是功課作一作,知識丟得夠多就OK,還要有別的足以抓住讀者注意力的賣點,而作者在這裡所選擇的賣點,就是「懸疑」和「驚奇性」。

一般推理小說都會有個東西叫「燻紅魚」,意思就是「誤導讀者」,而迪佛算是完全把這東西發揮到極致的作者(之一),他的小說中基本上就是一再地誤導再誤導,讓你本來以為是這樣子,但其實真相是那樣子,但他的誤導方式屬於不會讓人憤怒的那種,也就是說,該放的提示跟線索他還是會有,他只是會暫時把重點放在其他地方,引你去注意那邊,但其實爆點是先前短暫提過的某個地方,只是他盡量不讓你去注意那個等一下會爆的爆點。

在【人骨拼圖】中,由於他是系列第一作,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個作者很多代表性的原點,在這個故事裡,他追求的是絕對的懸疑和絕不給半點冷場的緊張刺激氛圍,且不忘隨時來點幽默的對話和情節,他一定要作到讓你猜不到最後兇手是誰,動機又是什麼,然後最後你看到兇手其實是某某某,他還要來段主角危機這樣,把你嚇個夠本再把你安然放下車。

就,真的是非常地好萊塢──雖然我們都知道這個故事真正搬上好萊塢大銀幕的版本其實沒有原作優秀。

總之看完【人骨拼圖】,我真是覺得好看到痛哭流涕,最後那個兇手也太病嬌了吧!那種「我一定要讓你燃起求生意志再親手殺死你」的論調實在是喔,嘖嘖嘖……

而且第一集的湯瑪斯就很賢慧又伶牙俐齒了,每次他跟萊姆的對話都萌死我,不過第一集的莎克斯根本是披著女人皮的男角,以致於她跟萊姆之間萌生的戀情竟然讓我有種在看BL的FEEL(巴),聽說她後來有變得比較女性化一點,這點待考。(畫線)

然後是【冷月】。

不得不承認,因為這集聽說有個逍遙法外的連續殺手,所以我還滿期待的,呃,應該說是非常期待,在我對迪佛作品的印象中,他總是可以很高明地在以正派角度書寫的同時,又讓人看反派的變態不道德面看得很過癮,也因此我當然很期待這個出現在【冷月】中的殺手「鐘錶匠」到底在這方面的表現如何。

結果,嗯,老實說我有點失望。

或者也可以說是非常失望,反正你應該也知道,「有點」很多時候其實只是「非常」的委婉說法。

當然,我們已經知道,迪佛的作品中永遠也不缺懸疑和驚奇性,而【冷月】也是一樣,在揭曉真相前也是又拐了好幾個彎,騙你千遍也不厭倦。

但這次我卻意外地感到有點膩。

之所以膩,不是因為常看到迪佛玩這種手法的關係,而是這集,單就這集,我真的覺得他有點失手。(有點,記得喔,委婉說法)

無庸置疑,迪佛是一個很能在第一時間抓住讀者的作者,而他的作品之所以好看,也是因為他在抓住你之後,還能繼續把你丟進一個又一個充滿驚奇又絕無冷場的魔術箱,他不讓你有喘息的機會,而是一再地用各種手法吸住你的目光,讓你覺得好玩新奇又刺激,也因此,如果他其實有什麼缺失,其實你也未必察覺得到。

但在【冷月】裡,這種緊張刺激又好玩的雲霄飛車式寫法顯然暫時被作者擱了下來,在這裡,他用了一個比較維多利亞式的步調(好吧我也不知道我為啥會用這比喻,可能只是因為我覺得他這集的開頭很英國),不同於他平日的好萊塢路線,整體的步調變慢了,也變沉了,然後,他的缺點就跑出來了。

迪佛的特色,是他很擅長在短短幾句話中讓讀者立刻喜歡上他的角色,因為他的對話都很生動而且很有幽默感(噢我知道你想吐槽我看的是譯本啦,我們別在這種旁枝末節上的小事上囉嗦好嗎),但經常用對話來營造角色形象會有一個問題,就是這可能會讓角色顯得沒有深度,當然,好的對話固然非常重要(大多數爛作者都是死在他們不懂得觀察人類的對話,也從沒學會過把它們寫進書裡),但是你用很棒的對話讓讀者喜歡上你的角色之後,你要幹麼?你總不能把他們晾在那裡,然後讓你的角色繼續嘴砲,閒聊最近的健保問題或是八點檔劇情,沒人想看角色談這些無聊事,他們想知道的是這個角色的一切,關於這個角色發生的事,所以你應該把他寫出來,而這些事情,就會決定這個角色的深度在哪裡。

在【冷月】中,我們會看到在刑案之外,還有很多關於這些事情的描寫,像是莎克斯父親的過往給她帶來多大衝擊,然後萊姆是多麼地不希望她辭去警職,此外也有關於新系列角色凱瑟琳的喪夫之痛,以及殺手「鐘錶匠」不快樂的童年等等。

但很可惜,這些全都是陳腔濫調。

【冷月】很明顯地讓我們看到,一個作者跑去寫他不擅長的範圍所呈現的結果會有多可怕,整本書抽去了大半歡樂角色的嘴砲互婊,也比較沒著重在殘忍的連續殺人事件(事實上這到最後是一場幌子),但偏偏作者真正擅長的地方都是集中在這裡,相反地,他把重心拿去拱在(完全不吸引我)的新角色,以及女主角受到父親可能涉及貪污的打擊上,這些東西,在我看來都很無聊,我一直認為──不,是篤定──迪佛這個作者真正擅長寫的是邪惡的男角,但他在這集卻很認真地站在正派這一邊,而且專心拱這兩個超有正義感的女角,殺手「鐘錶匠」大多時間幾乎是晾著,他甚至根本沒有像往常一樣去描寫這個殺手的心境變化,而是用旁人側觀的方式來寫他,這些都大大違背他平常擅寫的範圍,喔,是啦,也許作者想挑戰自己自我突破什麼的,但這干我屁事?居然給我一個那麼無聊的故事!我他馬相信你也!

我一直不太確定迪佛的女角到底算不算寫得好,他的男角通常都很吸引人這就不用說了,但他寫女角的方式倒是讓我很持保留態度,因為,我不確定把女角當成男角寫算不算是寫得好,當然啦,我們都知道一些女作者把男人當女人寫,而那看來大多是災難一場,但是「把女角寫得很男性化」這件事,相對來說其實是比較不容易被察覺也比較不會被公幹的,甚至,還有可能會很受女性讀者歡迎,因為很有女人味的女性通常沒什麼同性緣,而較偏強悍男性化的女性則比較容易受到同性憧憬,所以一個其實不太會描寫女性的作者,他如果選擇把女角寫得跟男人一樣,事實上的確會比較受歡迎,這是一個偷吃步卻很聰明的做法,但也有缺點,因為這樣一來他就會比較偏離事實。

而很明顯地,莎克斯是個幾近聖人般的女主角,她不能接受前男友貪污,也對她父親可能涉及貪污而大受打擊,她有點像是西部片裡面正義凜然的警長主角,繼承了已故父親的職業,誓言鏟除鎮上的一切邪惡罪犯,但省省吧,現實中真會有這麼聖人的人嗎?雖然看得出作者給她安排了一些小缺點,例如她的自殘傾向,還有偶爾會爆發的火爆脾氣,但這些缺點某個程度上根本不構成缺點,作者經常性地描述這些事情,反而會讓人覺得「你到底想強調什麼」。

正因為作者把莎克斯這個女主角設定得太MAN,也太聖人,所以反而讓這個角色變得有點無聊,嗯,對,我是說有點

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凱瑟琳‧丹斯這個角色身上,雖然看得出作者真的很想拱她,但我怎麼看都覺得這個角色很無聊,失婚的職業婦女?抱歉,這真的很無聊──我是說,現實中有那麼多失婚的職業婦女,這一個憑什麼可以被寫成小說?她有什麼特別之處嗎?吭?什麼?真人測謊機?測謊機可以做的事為什麼要讓人去做?噢,抱歉,我真的不太懂,對,你不用解釋給我聽,謝謝。

至於她與萊姆的相處融洽,這對我來說更是一個雷,拜託,萊姆已經有莎克斯這個官配了,你沒事把凱瑟琳喇進來跟他獨處做什麼?你又沒有要把他們湊在一起,安排這個情節的用意在哪裡?凱瑟琳這個角色已經夠無聊了,你就算把她拿去跟一個比較不無聊的角色擺在一起,她也不會變得比較有趣一點啊,既毫無配對意味,加上這個角色又沒有原有的配角歡樂,沒萌點又沒笑點,我要給你零分!(巴)

而照理說作者向來很擅長寫的變態殺手,也因為採用了一個比較失焦的敘述方式,導致我竟然不怎麼覺得這個壞蛋有萌──雖然我必須要承認,在他一開始和強姦犯合夥犯案時,那種惺惺相惜的路線有點打動到我,但故事中途一轉,本來打定主意絕不背叛同伴的強姦犯因為新角色(凱瑟琳)的出現而招供後,我就突然對這個故事很失望,因為他砸掉了,為了拱一個完全沒吸引力的新角色,為了呈現她的──呃,新角威能,所以就很快地把那個強姦犯一開始對同伴的友情完全收掉,當作沒這回事,而殺手那廂也是從本來在那邊很友情惺惺相惜感動什麼的,旋即改口說「他是個窩囊廢」,大概是從這裡開始,我就確知到,這集對我來說已經沒什麼可看性可言了。

不是說不能這樣搞裏切,而是你前面沒有鋪好梗,看到你這樣中途變節我就會覺得很不爽。

我承認在小說中某些特定的情節安排上,我是非常反彈而且幾乎是不能接受的,其中一個我會突然整個雷到不行的情節,就是這種中途背叛,我不是說你不能寫那種有角色出賣他夥伴的情節,而是,你不能讓讀者在已經對你超信任,對這兩個角色的情誼超感動的時候,突然來這一招說「啊其實他們之間的愛與友情都是假的,全都是騙你的啦♥」噢尬的,我超級不能接受這種情節,你可以誤導讀者,可以耍他們,但是你不能欺騙他們的感情,我管你是為了劇情需要還是拱新角威能,反正我看到這種欺騙我感情的情節就是會一肚子火。

而事實上,一開始看到這個殺手「鐘錶匠」的時候,我對他的化名就很有意見,傑若德‧鄧肯?拜託,任何一個出現在小說裡的殺手都不應該用那麼陽光的名字好嗎?好吧叫傑若德我可以不計較,但鄧肯聽起來未免也太不搭嘎了吧,鄧肯一聽就覺得應該是會去打球或代言健康食品的黑人(為何),一個城府深沉又邪惡的殺手怎麼可以叫鄧肯呢?(←你也管太多)幸好最後揭曉他不叫鄧肯,他叫查爾斯,雖然中間名有點做作,但他的姓氏還算過得去(過去哪?),看到他的本名我才覺得「拜託這才對嘛!」雖然查爾斯這名字在迪佛筆下出現過N遍了,但因為我喜歡這名字,所以勉強算他過關,雖然比起殺手,查爾斯聽起來感覺比較適合當受害者就是了。(毫無根據)

但遺憾的是,就算作者最後終於想到該來認真介紹一下我們的殺手了,他的身世經歷還是寫得超級無聊,整本書就像是作者突然感染到無聊免疫缺乏症狀群一樣,除了一開始殺手跟強姦犯的假友情有點讓人動容之外,其他全部都很無聊,作者明顯不覺得認真營造男人間的友情有什麼樂趣,所以他倆的戲份其實沒很多,收尾也隨便寫寫,輕輕鬆鬆就互相背叛了,一切巄洗GAY,跟這部份比起來,作者反而特別專注在他有愛但其實真的寫得不怎麼樣的女角(們)身上,還有一堆陳腔濫調想搞糾結卻不甚成功的親情與愛情描寫,老梗無罪,但全部喇在一鍋就很可怕了,尤其是在這些老梗又很明顯沒有玩出新花樣的狀態下。

大致上,我認為【冷月】是一本很充分表現出這個作者弱點在哪裡的作品,尤其是剛好這集我是連著他多年前的【人骨拼圖】一起看完的,何以N年前的【人骨拼圖】表現比較精彩,但距今較近的【冷月】就無聊成這樣?事實上,或許也不能算是作者退步,因為【冷月】的缺點其實在【人骨拼圖】的時候就有了,只是那個時候作者著重的是盡可能把他擅長的部份發揮到淋漓盡致,而他也真的辦到了,所以【人骨拼圖】非常好看,但到了【冷月】,就感覺得出來作者想要寫他有愛的東西,但那很可惜不是他所長,加上他又為了拱這一點,而放棄了一部份他本來很拿手的東西,所以就整個變得很沉悶無聊不新奇不刺激也不好玩,我是說,嘿,幹麼那麼執著於凱瑟琳那個無趣的女人呢?你真正擅長的是湯瑪斯這種三八娘砲好嗎?OK,也許你對GAY角跟男人的友情是真的沒愛我懂,但你就是這麼會寫這種東西啊,我看咱們談個條件吧,下回你讓湯瑪斯戲份多點我就原諒你,好嗎?(說給誰聽啊)

在【冷月】中,作者暴露了他可以迅速在第一時間抓住讀者目光,但角色營造卻流於表面以致於很容易被一眼看穿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其實是存在已久的,只是過去作者用他擅長的部份華麗地粉飾了這個問題,但【冷月】則是作者不知吃錯了什麼藥,突然放棄了他素來專長的範圍,跑去拱一堆完全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那麼用力去拱的角色和劇情發展,在【人骨拼圖】以及其他我看過的萊姆系列中,作者選擇的是正反派交錯的懸疑視點,他一方面顧及了正派方的道德面,但也徹底地呈現出反派方的不道德面,他的故事讓人過癮的就是這點,然而在【冷月】中,作者明顯偏袒他有愛的正派方,反派方倒一反常態地顯得有點搪塞了事,他甚至放棄了他最會寫的獵奇虐殺事件(作者自己說過他寫作不特別著重血腥情節,但我想那只是他單方面那麼認為),這根本就是負加上負再加上負,永遠也不會變成正,拜託,逍遙法外的連續殺手也,這明明是這個作者最不可能寫砸的主題,但最不可能搞砸的竟然就是給他搞砸了,What the...

總之看完【人骨拼圖】,I'm so 過癮;看完【冷月】,I'm so 失望,這中間落差大到整個是從大怒神頂端滑到地心,然後,我想我大概永遠都不會想去看凱瑟琳‧丹斯當主角的那個系列,除非裡面也有像湯瑪斯一樣萌的娘砲,不然就什麼都不用說了,就是這樣。

留言

  1. 我那時第一本看的事"惡魔的淚珠"
    然後那本給我感覺挺複雜的
    說不上好看,但也不難看到哪去(有講跟沒講一樣)
    可能是裡面的女角讓當時的我沒辦法接受= =
    感覺半礙眼的
    也可能是犯罪證據讓我覺得有點呼濫
    至少兇手如是我,用這種方法絕對抓不到我= =

    然後我再也沒看過這作者的書了

    回覆刪除
  2. 【人骨拼圖】是真的好看,不要忽略我前面的讚語!!!(爆(←你明明婊【冷月】的字數比較多(巴
    我是聽說【棺材舞者】跟【妖術師】有腐,所以我想至少要再看過這兩本再作定論(什麼定論)

    剛剛查了一下,你說的那本好像不是林肯萊姆系列的,而據某迪佛忠實讀者指出,這作者只要是寫林肯萊姆以外的系列都很微妙或頗雷(巴)

    所以其實你第一次看就挑錯書了。(拍肩(被折手

    回覆刪除
  3. 我要發表極端有偏見的觀點:
    其實阿冥你喜歡人骨拼圖不喜歡冷月是因為譯者的關係!(你走開
    好啦我知道不是XD
    不過我家的冷月不見了,也有點難跟你說到底我喜歡它哪裡...

    是說我想莎克斯大概就這樣MAN下去了,努力想想,她最像女人的一本應該也只有石猴子(?

    惡魔的淚珠,它,不是說難看,就是很乾。
    而且譯者是(ry(夠了你!

    回覆刪除
  4. 又是宋(消音)嗎wwwww

    所以我說莎克斯跟萊姆這配對根本是BL(ry)

    回覆刪除
  5. 林肯萊姆系列評價最好的是、、;最糟的是還有(說糟,是因為通常西方世界眼中的東方總是慣例性的有點令東方讀者不知該說甚麼...),其它本就評價普普。(這都只是身邊朋友的讀後感,不代表其它人)不過我也還蠻喜歡的...

    非系列我超愛,主人翁駭客兄的個性是我的菜~ 不過其它的非系列,我也沒很推...凱特丹斯的話,其實還不錯,但是不錯的點是在反派上。

    以上是一個迪佛迷的意見,僅供參考~我沒想過莎克斯太man這個問題耶~可能是因為我也愛腐,所以覺得這樣的女角很順眼(誤)

    回覆刪除
  6. 為什麼我看不到你的書名?(爆)
    其中一本是說石猴嗎?我還沒看過@@

    所以說直接把萊姆/莎克斯這配對當成BL就(拖)

    回覆刪除
  7. 驚!上面回應書名被神隱,重打

    多人推:人骨拚圖、空椅、妖術師
    東方色彩那本是石猴子沒錯
    個人也蠻喜歡的是棺材舞者

    非系列超愛藍色駭客,然後凱特丹斯的話,衝著反=愛描寫不錯推的是沉睡的娃娃

    希望這次顯示不會有問題orz

    回覆刪除
  8. 為什麼會只被鬼隱那幾個字?(爆)是寫了什麼神秘語法嗎?!
    棺材舞者真多人推,我要去找來看!(←你先把手邊的書讀完吧你(毆

    非系列的這邊圖書館好像也有幾本,下次來去找看看好了(筆記筆記)

    回覆刪除
  9. 藍色駭客印象中是還不錯但好像有某點很微妙,書不在手邊我想不起來,不過八成是哪個我喜歡的角色掛點了、或者配給我不喜歡的女角、不然就是兇手的表現我不喜歡(夠了明明不記得就不要造謠了!)

    不過我當初沒推阿冥這本,好像是因為這是網路犯罪的關係...不過把入獄的傢伙抓出來幫忙抓兇手這點還滿萌的(喂

    回覆刪除
  10. 那等你想起來我再去借(ry)

    為什麼網路犯罪就不推啊?!我給人的資訊感(?)有那麼落後嗎?!(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