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紀年:太古的戒律】狼群大宅門



由於本人第一次收到開頭稱謂是直接指名,而不是Dear all這類群組性稱謂的試讀信,加上我以前從來沒收到過這家的試讀,所以有點算是……受寵若驚?不過也頗好奇為何這家會突然想到要寄試讀給我,一個我現在暫時想得到的可能性是,大概我之前寫春夢者……呃不對,是【食夢者的玻璃書】感想時曝光率有稍微高一點點,所以被注意到,但若真是這個原因的話……其實我還滿擔心的,因為大家從我那篇文章應該都看得出來,我對我討厭、不合口味的書,是非常不客氣的,所以如果有人要找我幫宣傳的話,其實有他的風險性在,因為我不是收了免錢書就會講好話,相反的,可能還會責怪你為什麼塞這種雷書給我。(好吧我坦承我這人是沒什麼自省精神)

當然我承認,我有點被那個直接指名而非不特定多數的稱謂──也不能說是收買,應該算是有加到好感度,加上以前又沒有收到過這家的試讀,搞不好我不回以後就沒機會了,所以儘管這本【狼紀年:太古的戒律】看起來其實有點危險(至於是哪裡危險這我稍後再提),但我本著樂觀與凡事懷抱希望的精神還是給他報下去了,我只能約略猜測,出版社對我的文章風格應該是有概念的,既然如此,他們應該不會第一次寄給我試讀信就給我太夭壽的書,應該吧,我想。

然後我看完了這本【狼紀年:太古的戒律】,感想整個就是只有微妙

【狼紀年:太古的戒律】如題所示,是講一群狼的故事,以一隻小母狼的第一人稱視點,敘述一段發生在太古時代,人與狼如何相遇相識的故事,但是出乎意料的,他並沒有很奇幻,整個敘事風格很像是動物星球頻道的【狐獴大宅門】,只是把狐獴替換成狼而已,講的大多都是狼的生態啦遷徙啦巴啦巴啦,然後飾以一點點作者自掰的神話色彩,最後再停在一個告一段落但未完待續的地方。(沒錯作者要寫續集,而且還是三部曲!)

這本書,不難看,但是要說好看到哪裡去,也沒有,就是這樣。

所以他真的是很微妙,要雷不雷,要萌點也擠不出半滴(我是說,他連直向的萌點都沒有)。

前面說了,我覺得這書的簡介給我一種有點危險的感覺,因為他看起來很奇幻,對於一個我從未接觸過其書的作者,如果他寫的是標榜「奇幻」這個類型的小說,我會感到非常不安,原因無他,就是這個類型,實在是太過容易撞雷。

先不用急著說我歧視奇幻小說,事實上,雖然我以前的確是很排斥奇幻,但後來我看了尼爾蓋曼的書,我就改觀了,因為我發現奇幻有很多類型,不是有噴火龍在天上飛,戴著長帽子的巫師那種才叫奇幻,他有很多種旁支跟變體,而且奇幻有時候會很接近我喜歡的一個小說類型,也就是「恐怖小說」,對於這種跟我其他喜好類型相近的奇幻,我是很樂於接受的,也正因為我發現奇幻並不是只有一種形式,所以我也會慢慢從這些比較亞種的奇幻類型延展出去,開始試著去接觸那種比較「標準」的奇幻故事,就是有龍在天上飛,巫師住在森林裡,山洞裡有獸人的那種奇幻。

但奇幻小說有一個壞處,就是他的門檻太低。

因為奇幻有太多種類型了,他不像推理小說那樣要求合乎邏輯,也不像恐怖小說那樣必須讓讀者感到膽顫心驚,不需要像言情小說那樣一定要有浪漫的羅曼史情節,也不用像歷史小說那樣非得有某個程度上的實證考據。(好啦我們知道【三國演義】裡面的情節也很毫洨,但是我們要想想那時的歷史考古學畢竟沒有那麼發達嘛對不對,而且那是一個大家真的相信鬼神之說的時代)

換句話說,只要你掛著「奇幻」的大旗,你等於是拿到了一張百分之百沒有人會要求你必須照上列規定乖乖照做的萬用擋箭牌,也就是說,你可以亂寫,反正必要時會有不知打哪來的神話傳說或超自然生物武力介入,讓故事得以進展,你可以寫一個不怕太陽,有亮閃閃胸毛,長得像李鑼的吸血鬼,然後說這是你獨創的,也沒差,反正世上沒有真的吸血鬼,你愛怎麼掰都沒有人能說你不對。

所以奇幻才會讓我不安,讓我又愛又怕,因為奇幻是一種你怎麼掰都通的東西,正因為他的接納力比其他所有文類都強都大,所以這中間就會有很多濫竽混在裡面(噢,春夢者啊,那是一本很不錯的奇幻小說,你看看他的鋪陳能力和YY能力多麼地奇幻……),更有甚者,他其實只有一咪咪的奇幻成份,但是他的類型無法界定,所以就只好丟到奇幻這一塊來,如果要以其他類型的標準來看他,他會非常之雷,BUT如果當他是奇幻小說,那大概就還算說得過去。

【狼紀年:太古的戒律】就是這樣的一本小說,如果換成其他類型的標準來看,大概早就被打死一百遍了,但是因為他有一抹淡淡的奇幻成份,所以把他放在這個文類中來看就還算可以,當然若要把他跟真正寫得好的奇幻作品相比,那還是差得遠了,但要是把他當成一本帶有奇幻味的童書,就……還OK啦,唔,我想小學三年級生大概會覺得他滿好看的吧,我猜啦。

大致上,【狼紀年:太古的戒律】的故事,就是看作者腦補一萬四千還五千年以前狼是如何被人馴化的,然後再加上大量關於狼群的生態敘述(雖然這個部份可能有許多值得吐槽的地方,不過我不是專精這方面的人所以就算了),不知是譯筆問題還是作者想偽裝成青少年視點的關係,給人一種文筆很差的感覺,裝模作樣的口吻令人厭煩,而且明明是講那種上古時代的故事,卻又會不時出現「狼腳上分泌氣味的腺體會留下特別明顯的行跡」這種非常課本STYLE的敘述,嘿我是來看小說享受故事的,我不是在看國家地理頻道好嗎?你用不著給我一副生態教學的口吻吧?我是讀者,不是你的學生OK?

是故,在閱讀這樣一本非常有生態教學課本風格外加充滿了我們要愛護大自然這類宣導訊息的小說時,我整個就是非常地昏昏欲睡,感覺就像在某個無聊的午後無聊地看著國家地理頻道或動物星球頻道某個特別無聊的生態保育宣導節目,一本不過兩百多頁,大概比【維特先生的煩惱】還要薄個一咪咪的小說,我居然可以看上個好幾天乃至將近一週才看得完,不是說小說不能文以載道,只是如果你讓那奪去了小說本身那個「單純就是為了好看」的最原本、也最純粹的精神,那就是一種本末倒置。

總之,這本書真的除了微妙,還是微妙,若要將他算進地雷區,他其實也還沒糟到那個程度,但要說他精彩絕倫不看可惜,又實在是還搆不著那個邊兒,真要說的話,這書其實就只是「沒梗」而已,如果作者挑的是一個更有搞頭的題材──或觀點,那可能還不至於會那麼無聊,但偏偏作者下筆的方式又很有一種刻意政治正確、和諧過的感覺,就像我前面說的,非常地課本STYLE,他沒什麼大缺點(儘管敘事風格看起來很裝模作樣,但有時候這未必算是缺點),他只是寫得讓人很好睡而已,就這個角度來看,其實我認為這本書還滿值得推薦的,如果你有失眠的毛病,也許這本書能幫助你進入夢鄉,不過,無效的話別來找我,謝謝。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