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第一章‧死前之吻

  全軍覆沒。

  他站在灰色的拱形長廊上,望向周圍,此時此地,四處都是殘缺不全的肢體,牆上塗著斑斑血跡,零星的火光在長廊上燒著,他跨過一具又一具的屍體,尋找生還者的蹤跡。

  這些人,明明直到剛剛為止都還是他的夥伴的。

  焦肉的氣味飄進他的鼻中,他強忍住嘔吐的念頭,緊握佩槍,小心翼翼地往長廊更深處走去。

  但越走下去,他的心也就越沉到谷底。

  蒂娜……告訴我你還活著,求求你。

  蒂娜與他同屬於A小隊,同日凌晨三點,他收到蒂娜的訊息,要他立刻趕來「地下庭園」支援,行動內容是徹底殲滅「地下庭園」中的非人生物,目標只有一個,而且是在清晨行動不便的吸血種,他原本認為,這種小規模且遠於市區外的撲殺行動,以A小隊的本事,應該可以輕鬆解決的。

  但A小隊所有的成員,現在全都躺在這裡,變成一具具模擬難辨,殘缺不全的屍體。

  他身為副隊長,卻沒能及時趕到。

  因為蒂娜一直到最後關頭,才發訊給他。

  他不知道蒂娜為何要瞞著他展開這次行動,他甚至不確定此次行動到底有沒有經過上級同意,但他相信蒂娜肯定有她的理由,蒂娜身為隊長,她怎麼可能會拿整個小隊的性命開玩笑?

  他不自覺地摸了摸胸前的銀製十字架,那是信仰虔誠的蒂娜送給他的護身符,儘管,他向來自認信仰薄弱,且這東西對他來說,其實某種程度上也有點諷刺,但他卻總是戴著,因為那是蒂娜送給他的東西。

  他穿過幽暗的通道,這裡的屍體較少些了,他也終於能從腥臭的血味中稍作解脫,他從轉角邊望過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正躺在不遠處,他立刻認出那是蒂娜,於是奔了過去。

  蒂娜一如往常穿著白色的制服,腰上穿戴著槍套及銀彈等配備,但都消耗得差不多了,而最難以令人忽視的是,她的側腹被搗出了一道怵目驚心的傷口,儘管她還有一絲氣息,但照失血程度來看,恐怕也活不久了。

  「蒂娜……蒂娜!你聽得到我嗎?」他輕聲喚道,並聽見自己的聲音變得無比破碎。

  然而蒂娜只是痛苦地咳出一口血,意識看來也極其模糊。

  這樣下去,蒂娜會死的……

  他沒有掉淚,因為那對現況毫無幫助,他只能想,去思考有什麼是他能做的,去找出辦法救蒂娜,一定有辦法的,蒂娜還那麼年輕,她怎麼可能就這樣死掉?他一定得想個辦法──

  他抬起頭,看見牆上的黑色血跡。

  那牆上的血量一點也不像人類所能噴出的量。

  未免多過頭了。

  他環顧四周,很確定這段區域並沒有數量如此龐大的屍骸。

  某個瘋狂的念頭閃過他腦海。

  如果「那東西」還沒有走,還待在這裡的話……

  現在已是清晨,這種時間對吸血種來說很不利,比起倉皇逃出這裡,不如留下來還比較安全……畢竟,這裡沒有刺眼的陽光會照進來,而且又是「牠」所熟悉的地方。

  也許對方是擁有高等智能的吸血種也說不定──能殲滅整個A小隊的怪物,絕不可能是那些屍鬼之流的低等吸血種,對方一定擁有某種程度以上的智能,或許……說不定……

  說不定他可以想辦法向「牠」交涉……

  不對!他在想什麼?他怎麼可以──他怎麼能去想這種事……

  蒂娜不會允許他這麼做的。

  可是蒂娜就要死了。

  他抱緊蒂娜,緩緩站起身來,蒂娜的鮮血浸濕了他身上的白色制服,他知道他不能再考慮下去了,既然要做──既然決定了,就得快點才行。

  他抱著她,直往血跡更密佈處走去。



  腳下的潮濕感越來越重,飄進鼻中的血味也越來越濃,他不喜歡這種氣味,因為他天生就對這種氣味特別敏感,但他很清楚,他之所以特別厭惡血味,從來就不是因為血的腥臭,而是因為他打從心底不排斥那氣味,不論是人或其他活物的血味,腐敗或新鮮的血味,他都深感熟悉且親密,有時他甚至覺得自己差點就會愛上那氣味,只是他盡力不讓自己習慣,不讓自己沉溺其中。

  這就是為什麼他在嗅到血味時,總是會想吐的關係。

  他作嘔的從來就不是那股氣味,而是習於這種氣味的自己。

  他抱著蒂娜,一路走到最陰暗的建物深處。

  幽暗彼端,有一個生物正坐在那裡。

  他很確定牠看見他了──儘管他自己什麼都看不清楚,但他知道牠一定看見他正朝牠走來,只是不知何故沒有動作。

  他聽見牠的喘息,察覺到牠必定疲累不堪,而且很有可能身受重傷。

  當然,牠面對的可是最菁英的A小隊,就算牠獨自殲滅了全隊,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肯定傷得很嚴重吧。他想。

  這點對他倒很有利。

  他將奄奄一息的蒂娜輕放在地,讓她平躺著,他抬起頭──現在他已經稍微習慣了建物中的幽暗,隱約看得見前方的陰影中,有對金色的眼睛正動也不動地盯著他。

  「如果你想對我使用邪眼的話,是沒用的,因為我天生就對你們吸血鬼的這種小技倆免疫。」他朝那身影說道。

  那身影在黑暗中動了動。

  你想要什麼?

  有那麼一刻,他覺得那聲音彷彿震顫了整個空間,如此低沉,卻又如此嘶啞,當他聽見那聲音時,體內的血液似乎都為之凝結。

  不,不是凝結,而是……沸騰

  是一種如電流般通過體內的興奮。

  他吞了吞口水,對方似乎是比他想像中還要古老的物種,但他還不至於因為這樣就被迷惑,他強鎮定心神,開口問道:

  「你受了很重的傷,正需要新鮮的血吧?」

  對方靜默不語。

  「我不管你是為了什麼理由殺掉我的夥伴,」他繼續說著:「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請你救蒂娜!

  吸血鬼在黑暗中瞥了他一眼。

  我有什麼理由救一個剛剛還想殺我的人類?

  「你當然有,因為你需要我的血,你受的傷根本就嚴重到不可能自行恢復對吧,沒有鮮血,你只有死路一條。」

  吸血鬼沉默了一會兒。

  你明白你在說什麼嗎?我是黑暗的造物,由我手誕生的唯有死亡,一旦我救回那個女人,她也就永遠不可能在陽光下行走了。

  「我明白、我當然明白!」他說,口氣極為情急。「你到底幹不幹?再拖下去就來不及了!」

  那雙金色的眼眸慵懶地望了他一眼。

  成交。



  幽暗中,她緩緩睜開了眼睛。

  「卡歐斯……?」她輕喚身旁的白衣男子。

  「蒂娜?你醒了嗎?太好了……」他跪在她身旁,伸手輕撫她烏黑的髮絲。

  而吸血鬼只是坐在彼端的陰影中靜靜看著。

  「卡歐斯……我──好冷……」她伸出手,環住名為卡歐斯的男人,而卡歐斯也回摟住她。「卡歐斯……我……」她輕聲喚道。

  「蒂娜?」

  瞬間,一道血柱自卡歐斯的頸間噴湧而出。

  「血──我……我要血……」蒂娜緊緊地抓住卡歐斯的頸子,露出森然的尖牙囓咬著,卡歐斯想掙脫,但卻徒勞。「──蒂……蒂娜!快住手!」

  看來她的意志力並不足以讓她在成為黑暗造物後還能保有自我。

  一聲槍響響起,那緊抓住卡歐斯的女屍便應聲倒地。

  可悲,只不過成了個汲汲於鮮血的屍鬼罷了。

  吸血鬼收起銀槍,站起身來,從陰影中步向失血的卡歐斯──他正倒在自己的血泊中,蒼白的臉上沾滿血液,紅褐色的頭髮也染成深紅。

  他微微抬起失去光芒的淡綠色眼睛,望向眼前的吸血鬼。

  那是一個高瘦且蒼白的男人,蓄著一頭長及腰間的銀髮,一雙金色的眼如豹般灼亮,一襲深紅色的長大衣底下覆著烏黑的纏帶,如同一個剛活過來的木乃伊。

  但最令人難以移開視線的是,他凹陷的腹部有一個幾乎將他打穿的巨孔,正滴答滴答地流著血,他就像一個壞掉的玩具般那樣站著,也正因如此,他看來更不真實,更像是一個從古老歷史中走出來的鬼魅。

  卡歐斯望著他想說些什麼,但血卻哽在他的喉頭,而且還不斷地湧到他的嘴裡,令他無法出聲。

  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可笑。

  說穿了,他到底來這裡做什麼?

  他沒有辦法救他的小隊成員們,也救不了蒂娜。

  他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他會以為只要讓蒂娜接受吸血種的血,讓她以吸血鬼的身份復活,一切就會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不是每個人都足以接受成為吸血鬼的衝擊。

  有太多人在接受吸血種的血後,無法控制自己的心神,最後就成為低等的屍鬼。

  他到底憑什麼認為蒂娜不會跟他們一樣?

  你不是說過,要給我你的血嗎?

  咦……?他緩緩轉動正逐漸失去焦距的眼睛。

  你死掉的話,誰來醫治我的傷?

  他露出苦笑,但事實上他只是微微地扯動了一下嘴角。

  「你要血的話,這裡不是很多嗎?要就儘管拿去。」

  我才不喝死人的血。


  銀髮的吸血鬼在幽暗中微微撇了撇嘴。

  好好的血都給浪費了。

  他跪在卡歐斯身旁,並一手揪起他的頭髮,這粗暴的動作更撕裂了卡歐斯頸部的傷口,但他已經沒力氣反抗或尖叫了。

  你這個樣子,有辦法接受我的血嗎?

  「你在……說什麼?」

  真沒辦法。


  一陣冰冷的觸感疊上卡歐斯的唇,黑暗中他感覺到體內一股震顫,某種溫熱的液體灌入他的口中,有那麼一刻,那腥臭的氣味又令他亟欲作嘔,起先他想抗拒,但某種與生俱來的本能很快便醒了過來,取代他的思考,他不再排拒那滋味,呼吸也緩和了下來,像一隻初生的小貓,順從地吸吮著。

  最後,在彷彿永不滿足的貪食慾望結束後,他沉沉睡去,前往死亡的國度。



  「那麼,雷恩,可以請你報告一下這次行動的死者名單嗎?」一個年輕的男聲自紅心木辦公桌後傳來。

  「是,」一個有著淡褐色長髮,身穿西裝的男子翻閱手上的文件,以溫文的口吻徐徐唸道:「根據剛剛收到的報告,已知確認未生還的A小隊成員有:艾德格‧路、亞歷山大‧海辛、亞瑟‧劉、貝妮‧卡特……」

  同一時間,走廊上有一個身著白色制服的身影正快步走著。

  「……卡爾‧恩尼斯特、班傑明‧凱‧路易斯……」

  走廊上的腳步聲越走越近,也越走越急。

  「……凱莉‧普爾、此外,還有A小隊的隊長與副隊長──」

  最後,那腳步聲停在某道扇門外。

  「──蒂娜‧巴尼嘉與卡歐斯‧昆恩,總計三十八人,全數喪生。」

  話音剛落,辦公室的大門便被人一把推開。

  「我可還沒死啊,亞契。」站在那裡的卡歐斯說。

  這時,辦公桌後的椅子微微轉了過來,一個黑髮黑眼有著東方臉孔的年輕男子正端坐在位子上,一邊的耳垂上吊著一道頗為招搖的耳環。「叫我長官,卡歐斯。」他說,臉上帶著友善的笑意。

  卡歐斯一把關上身後的門,也將外頭那些好奇的視線隔絕在外。「我看到公佈出來的消息了,你隨便把我放進死者名單裡是怎麼回事?我人可是好端端地站在這裡!」

  埋在椅背裡的男子在桌上輕敲了敲手指,並發出嘖嘖的聲音。「唉,卡歐斯,雖然你人是站在這裡,可是,你也早就不是活人了啊。」

  卡歐斯淡綠色的眼睛閃過一絲動搖,而那雙眼中如今已多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就像貓的瞳孔一般。

  「你說我不是活人是什麼意思?」

  亞契聳聳肩。「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他以下巴微微示意身旁的長髮男子:「雷恩。」

  「是。」雷恩應了一聲,便往卡歐斯身邊走去,並拉開他的袖子,「失禮了。」

  「唔呃!」卡歐斯怪叫一聲,只見雷恩不知何時已用裁信刀在他手臂上劃了一記。「你做什──」

  但就在他還未將手抽回前,那道傷便癒合了。

  「咦……?」他摸了摸傷處,卻連一滴血也沒有遺下。

  雷恩瀟灑地抽出手帕,在裁信刀上抹了抹,又走回去將刀子交給亞契。

  「看吧,你已經不是一般人類的身體了,還不懂嗎?」亞契將裁信刀收進抽屜,一臉饒富興味地望著他。「你是個吸血鬼了,卡歐斯。」

  「我──什……你說什麼?」

  「這不是剛好嗎?」亞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戲劇化地雙手一攤。「你本來就有吸血鬼的血統,現在你成了名正言順的吸血鬼,相信你的祖先一定會很以你為榮的,今後呢,希望你可以繼續為政府效力,成為打擊這社會上那些卑劣妖怪的一份子──呃,就像以前那樣。」他踩著輕盈的步伐走過來,並大力地拍了拍卡歐斯的肩膀,就像個校長在嘉許得獎的學生一般。

  「可是我──我根本不記得有這回事……這到底……」

  「我告訴你是怎麼回事吧,」亞契帶著笑容說道:「你在出任務的時候被屍鬼給咬了,整個頸部幾近斷裂,原本我們差點就會因此失去一個優秀的成員,但不知幸或不幸,你又剛好接受到了非人種的血──照說一般情況下,你可能會因此變成失控的低等屍鬼,但或許是你體內遠祖的吸血鬼血緣起了作用吧──唔,真沒想到那麼久遠又那麼稀薄的血緣至今還能起作用──總之你沒有化為屍鬼,仍保有高等生物的思考能力,然後呢,在那之後你就陷入深眠模式了──呃,這是在剛『轉化』為高等吸血種時會有的正常現象,原本我們認為你應該會睡上一個月左右,結果,嗯……」他看了看手錶。「雖然跟平常比起來有點晚,不過現在也還不到下班時間,真不愧是連續三年拿全勤獎的模範部屬。」他抬起眼,摸了摸光滑的下巴──那副東方人的外貌使他看來略顯稚氣,但實際上他的年齡遠比外表要高上許多──雖然從來就沒有人知道確切數字。

  卡歐斯陰沉地盯著他:「那就是我之所以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待在冰櫃裡的原因?」

  亞契張著嘴巴似乎在思考該說些什麼,就這麼停頓了一會兒才說道:「呃──我想那是保存部門那邊沒協調好的緣故,我確定我真的吩咐過他們別把你當屍體看待──真的,卡歐斯,再怎麼說我們都認識那麼久了,我怎麼可能會那樣對待你呢?」

  「就是因為認識你太久了,我更確定絕對就是你下令要他們把我冰在那裡的。」

  「哎,人生在世,別那麼計較嘛,中國人有句俗語是怎麼說的?唔──嗯,算了,我忘了,」他輕咳兩聲清了清喉嚨。「總之,我們希望你能再重新歸隊──雖然目前還沒敲定該把你編在哪個部門,而且也必須重新安排你該跟誰搭檔……」

  「蒂娜她……」卡歐斯不自覺脫口而出,「難道真的已經……」

  「是的,這次行動沒有任何人生還──原本若不是派A小隊去的話,或許就不會招致這樣的後果了……誰知道巴尼嘉隊長竟然會是反叛份子。」亞契輕嘆了口氣。

  「反叛……?」卡歐斯有些驚訝。

  「我們在這次行動後接獲消息,」一旁的雷恩開口道:「蒂娜‧巴尼嘉是反對派的偏激派信徒,這次行動她擅自竄改了任務內容,意欲將極為重要的遺跡『地下庭園』徹底破壞,並消滅沉睡其中的遠古血種。」

  「……遠古血種?」卡歐斯睜大了眼:「難道這次行動不是為了要消滅危害人類的失控血種嗎?」

  亞契嚴肅地搖搖頭:「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此次行動的目的,是為了要『保護』其中的珍貴遠古血種──你該知道『地下庭園』那地方已經有超過數百年的歷史了,早就老舊不堪,要是讓遠古種再繼續留在那裡太不妥了,這次行動就是要在不驚動其沉眠的前提下,將遠古種護送到本部存放,這是非常機密且重大的任務,但巴尼嘉隊長……不,她現在已經不能算隊長了,卻藉此機會展開反叛動作,打算將珍貴的遠古血種消滅──你在這裡工作那麼久了,應該很清楚遠古種對人類來說多麼重要才是,但她那種──唉,對那些偏激派來說,凡非人者都是應該消滅的存在……他們根本不在乎這麼做對全人類來說是否會造成更大的損失。」

  「蒂娜她……真的是反叛份子……?」卡歐斯問,他對此實在難以置信。

  「她的行為,害整個小隊的人賠上性命,」亞契繼續道:「她實在沒有資格作為一位隊長,甚至根本一開始就不該讓她進第十九分局,我沒有更加詳細調查她的背景,這全都是我的錯……」

  「亞契……」見亞契如此自責,卡歐斯忍不住開口,但很快又被對方打斷。

  「但是,現在說這些也無濟於事啦,」亞契漫不在乎地抬起頭,一雙黑色的眼睛直率地望著他。「人死都死了也沒辦法,除了好好為犧牲的隊員們處理後事,也沒別的是我們能做的了,嘖……這麼一來預算又要超出了,要是我們處理得讓家屬有所不滿,輿論會讓人很傷腦筋的,唉……什麼都能省,就是這種非得作給外界看的事沒辦法省啊,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辦法能讓那些家屬乖乖閉嘴又能省錢的。」他懊惱地扶額。

  這傢伙……這種時候還滿腦子想著省預算的事?卡歐斯望著亞契,無力地想著。

  「那麼,遠古種現在怎麼樣了?還在『地下庭園』裡嗎?」他強打起精神問。

  「喂,你當我們效率那麼低嗎?」亞契不太高興地望著他:「早就派人去運回來啦,不過託巴尼嘉『隊長』的福,遠古種現在受了很重的傷,要完全康復可有得等了,你知道,那種遠古種又不隨便吸血的,根本沒辦法用一般療法治療,只能任他進入深眠模式啦,這些反叛份子真是有夠該死──」

  「亞契先生。」一旁的雷恩開口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對已過世的人是該留點口德,」他摸摸鼻子,轉向卡歐斯:「那麼,卡歐斯,等我們決定好該將你安排在哪個單位就會通知你,這陣子你先好好休息吧──別誤會,這不是叫你走路的意思,我可不想被現在的你所怨恨──雷恩,帶他去宿舍吧。」

  「是。」

  「宿舍?」卡歐斯眨了眨眼。「我不記得我有申請過宿舍啊,我明明有地方能住──」

  「噢,你說你在市中心的住所嗎?」亞契面不改色地說道:「那地方已經清理過,早就退租了。」

  「你說什──等等……這應該先問過我吧!」

  「別忘了你已不是人類了,」亞契搖了搖手指。「你現在的身份特殊,外邊根本不適合你居住,乖,這次聽我的,就住宿舍吧,放心,我們第十九分局對於非人類部屬這方面的待遇很好的,你要去住的地方可是獨棟的喔,比市中心那裡的公寓高級多了。」他笑咪咪地說道。

  卡歐斯有些無奈地看著那笑臉,他可不相信一個會把手下部屬冰進冰櫃裡的人口中所謂的「待遇」能好到哪裡去。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沒錯!我要來開無雙!同時連載兩個故事!(被巴)

好吧其實這篇是去年就寫好的東西。(告非)

本文是【Blood²】的本傳,也就是【瘋狂茶會】之前發生的故事,內容大致上就是講卡歐斯與史賓瑟是如何相遇並且變成一對的過程,順帶一提,這也是我去年拿去投稿但沒錄取的作品(不過他有入圍初選還什麼的,那時害我暗爽了一陣子),當時為了不要再重蹈過去把退稿作拿出來更新部落格時總是很丟臉的覆轍,所以這故事我寫得異常認真,為的就是讓他就算被退了,以後還是有機會拿來出本什麼的。(喂)

不過也因為這樣,所以某個程度上我想我其實是為了這裡的讀者寫的,雖然我當時還是有設法加入一些萌系元素來討好評審,但那些東西實在很少(巴),大部份內容事實上還是我最常寫的腐向獵奇糟糕系(噴),我想作為一個參賽作品,跟拿來出同人本讓大家腐得很開心的作品,本質上可能還是有點差異,因為我自己出過幾年同人本,我知道會看我小說的大概都是哪些人,我的讀者是這一撮人士,所以我很自然地就會為這一撮人去寫,但這撮人的喜好可能跟商業出版界要的東西是不太一樣的,其他人寫的可能比我更符合出版社的需求,所以我就被刷掉了(噴)。

當然是不會因此感到怨恨什麼的啦,畢竟我其實也有點難想像【Blood²】出成商業誌是什麼樣子(毆),我當初寫這故事的時候,還一度有點不希望他被選上(雖然這樣說真的有點矛盾),事後證實他真的沒被選上時,我除了典型落選者會有的失落之外,其實也有點鬆了口氣,因為我真的不確定,當這個故事真的有機會被搬上商業市場廝殺的時候,我有沒有辦法繼續保有原來的熱忱寫下去,我也很擔心,要是他真的變商業誌,然後發現賣得很差,必須要腰斬,我狠不狠得下心去砍他。

我覺得我根本不可能做得到那種事,我對這故事這麼有愛,還有很多梗我都想好了還沒鋪出來,然後等到面對殘酷的銷量,我就得硬把他凹成全文完,雖然現在看起來我完全是一整個想太多(巴),可是我覺得真的,人年紀大了就會越來越沒種(靠),我太喜歡這個故事了,所以我其實不敢真的把他交出去,交給──任何只是想要靠找到一本暢銷書來賺錢的人。

我當然希望可以出商業誌讓更多人看到我的作品,但是,我也希望我的作品是交到一個跟我一樣對他有愛的人手上,而不是──噢你寫得不錯嘛,那我幫你出書吧,吭?什麼?銷量居然那麼慘!你不用寫了,趕快把後面隨便收尾收掉!──我覺得我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模式,但我也知道出版社不是慈善事業,他不可能一直出賠錢貨,所以他們遇到一本賣得不夠好的書也不得不這樣,正因為現階段不可能有任何商業出版集團願意作這樣的事,所以我只好繼續作同人本,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確定我的作品真的是交到對他有愛的人手上,雖然這樣直接作者→讀者的銷售模式效率低到爆(噴),但這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出版途徑,也是我最能接受的一種創作方式,雖然這樣根本跟空有熱血的汽油人沒兩樣,不過暫時也只能這樣走一步算一步,等到撐到沒辦法再撐了,就……呃,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就是了。

啊好像不小心把話題變得很沉重☆總之回到這篇【Blood²】本傳,這故事總共有十五章,目前是打算以後【月光石】又卡文擠不出更新的時候,就拿這篇來當救火隊(拖),接下來這篇大概會跟【月光石】交互更新這樣,不過我有點懷疑才十五章能撐多久……尤其是【月光石】這篇又真的很會卡文(目死),總覺得只要能撐一個月就不錯了。(毆)

另外,這故事每篇的篇名都是出自推理小說的書名(事實上幾個固定角的名字也是出自推理小說中的角色,但我忘了我有沒提過是哪幾個),不過那些書我大都沒看過就是了。(喂)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