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²】第六章‧惡之源

  眼前是一片青翠的大地,百花盛開,陽光普照,在他還來不及搞清楚自己置身何地時,便看見不遠處的大樹下,有一個金髮的女子正斜倚在那裡。

  女子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唯一的遮蔽是垂至胸前的如瀑長髮,她的下半身烏亮平滑,看不見任何像是雙足的形狀,上頭遍佈鱗片,一如蛇的身軀。

  她大腹便便,在痛苦的呻吟中產下一名紅髮男嬰。

  然而,男嬰卻沒有呼吸。

  女蛇悲泣著。

  不論她再怎麼嘗試,她都注定產下沒有生命的死嬰。

  曾經,她是眾神之母,她是多產與富饒的象徵。

  但如今已不再有人信仰她。

  她也不再擁有繁殖的能力。

  女蛇號泣,眼中流下的不再是淚水,而是鮮血。

  她抱起嬰兒的屍體,悲痛地將臉埋進那具屍骸中。

  而接下來發生的事,令他幾近作嘔,他花了好大一番力氣,才使自己不至於真的嘔吐出來,一切只發生在短短數分鐘之間,但他卻覺得好像過了一生一世那麼久。

  那具嬰屍只剩下一部份骨骸,其餘的部份都早已消失無蹤,女蛇伸出手輕抹了抹艷紅的雙唇,她的唇邊滿佈鮮血,指尖還夾帶著一點殘存的碎肉,她仔細地將手指上的殘餘舔乾淨,那模樣極為可怖,卻又帶著一種森然的美。

  這樣,你就可以成為我的血與肉,永遠活在我體內了。

  一瞬間,天上烏雲密佈,閃電在遠方擊下,女蛇的尖笑聲在大地之上響起,所有的花草樹木都在剎那間枯萎、凋零,狂雨無情地打了下來,打濕了她的金髮,她臉上的鮮血與雨水混在一起,流滿她的全身,她狂傲地舉目,吐出褻瀆上天的話語,詛咒著大地。

  既然如此,就讓那些成為人子的,全得受我的詛咒──讓他們的母親全得受失去愛子的煎熬吧!

  吞吃他們!吞吃他們!讓他們全成為我的血,我的肉!

  讓他們的力量全歸於我!


  這裡不是真實世界,而是一段殘存的記憶。

  他知道她是誰。

  她屬於一個被遺忘的時代,她曾經擠身於眾神之列,但卻遭到遺棄,進而瘋狂。

  漫長的瘋狂中,她變得貪食,變得墮落。

  卻也因此而更加美麗。

  黑暗彼端,他緩緩睜開了那雙金色的眼睛。

  真想要那女人。

  那中性的完美身軀,那雙艷紅的雙眸,蛇狀的曲線,在在都誘惑著他,要他前去豪奪、掠取。

  四肢傳來的燒灼感越來越嚴重,腐蝕眼看就要直逼軀幹了,再這樣下去,他很快就會消失在這無窮的黑暗裡,成為某種沒有意識的養份。

  真可惜,原本還想再多待在這裡頭一會兒的。

  他伸出不存在的手,將意志集中。

  到外頭去。

  讓我到外頭去。

  以夜之王之名。




  一聲淒厲的慘叫劃破黑夜。

  蛇怪不住地掙扎著,急欲逃脫,但卻徒勞,原本黑蛇群聚之處變成了一潭深不見底的黑池,蛇群瘋狂地想爬出去,卻不斷往下沉,黑池一如流沙般往正中央陷落,沒有任何活物能逃脫。

  接著,黑池中心緩緩升起一團物體,並慢慢變得像是人的形狀,隨後包覆其外的黑色部份如水銀般墜落,露出其下銀髮的少女,她緩緩張眼,一雙金眸如豹般明亮,黑夜中尤顯森然。

  「我給過你機會把卡歐斯還給我的,」夏洛特說道,唇邊浮出了低笑。「既然你不還,那麼現在我只好連你一起吞下去了。」

  蛇怪的額上冒出汗滴,雙手撐著身子,儘管牠碩大的身子正不斷往下沉,但牠的神情卻仍舊高傲,不讓自己透出半點恐懼。

  辦得到的話,就試試看啊。蛇怪說。

  夏洛特舔舔嘴唇。

  好美。

  牠明明是很害怕的。

  面對如此巨大的存在,任誰都會害怕。

  更想要這傢伙了。

  一雙細小的手自黑池中伸出,並緊緊抓住了蛇怪,蛇怪想掙開,卻反而失去重心倒在潭裡。

  牠抬起眼,看見銀髮的少女不知何時已趨近牠身,並露出森然的尖牙,往牠的頸間吻下。

  啊!

  牠發出一道呻吟,黑池中,牠陷落的身軀顫抖著,隆起的腹部輕輕摩娑著少女的腰間,模樣像是極為痛苦,又像是極為歡愉,少女摟著牠,持續汲飲著牠的鮮血,黑色且濃稠的液體一點一點地從池中爬了上來,包覆住少女懷中的蛇怪,牠全無抵抗地閉上雙眼,任由身子沉進少女的體內,少女的下半身一如柏油般將牠裹住,接著少女也緩緩下沉,就這麼一道消失在黑池裡。

  隨後,黑池不再擴散,反而慢慢地縮小,往某個明確的中心點聚集,最後形成一團黑色的物質,緊縮成像是人體的形狀,一雙手從那之中掙脫出來,並撕開其外黑色的束縛,露出口、鼻、雙眼,然後是整顆頭顱。

  那是一個銀髮的俊美男子。

  他持續撕開身上的黑色物質,此時它們已經變得乾燥,變得像是類似纏帶般的東西,直到撕下了大半,露出其下的深紅色大衣後他才停止。

  他抬起那雙金色的眼睛,望了望四周,除了他腳下的地面一片光禿外,其他看來都還是跟原來的樣子沒兩樣,夜晚的樹林依舊寧靜,也依然死寂。

  他閉上雙眼,在腦海中輕喚。

  卡歐斯?

  有什麼在他體內動了動,接著某種不適感隨即湧了上來,致使他幾乎是立刻就彎下身去,並趴在地上猛烈乾嘔。

  但他仍然專注心神,持續在腦中想著。

  卡歐斯,你在嗎?

  在的話就回答我。


  更強烈的不適感從胃中衝了上來,一股震顫自下腹傳出,他護著腹部,一手撐著地面,並調整著自己的呼吸。

  接著,他的腹部隆起,大得幾乎要碰觸到地面,隨後像遇熱的塑膠般溶化,有什麼東西被包在那裡頭,就這麼掉了出來,倒在他的身下,周身還沾滿了粘稠的黑汁。

  那倒臥在他身下的東西動了動,弄破了一層薄膜,大量的水狀液體立刻湧了出來,接著是某人被嗆到的咳嗽聲。

  「……夏洛特?」渾身濕透的卡歐斯抬起頭來,一臉困惑地盯著那趴在他身上的銀髮男子。

  「真高興這次你認出我了,」男子說。「不過別叫那名字了,叫我史賓瑟吧。」他想從卡歐斯身上爬起,卻似乎有點力不從心。

  「發生什麼事了?」卡歐斯困惑地瞪著自己濕透的大衣。

  史賓瑟望著他,模樣看來頗為疲憊。「我剛剛把你生了出來,就是這樣。」

  「啥?」

  史賓瑟有些勉強地支開身子,從沾著黑色稠汁的大衣裡挖出一支手機,而手機螢幕仍亮著冷藍色的光。

  「能幫個忙,打個電話回局裡嗎?我快累死了。」他說。



  當亞契從車上下來時,幾乎是馬上就看到站在一旁警車後的卡歐斯與史賓瑟,他立刻走了過來,並對兩人笑咪咪地說道:

  「恭喜,兩位立大功了。」

  卡歐斯望了他一眼,將身子縮進毛毯裡,臉色透著幾分不悅,而史賓瑟則坐在車廂上,同樣裹著毯子,一副甚為疲憊的模樣。

  亞契看了看史賓瑟,露出了然於心的笑容,隨後又將視線轉回卡歐斯臉上。「怎麼?卡歐斯?逮到兇手你不高興啊?」

  「不是不高興,只是……」卡歐斯瞥了身旁的吸血鬼一眼。「我他媽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記得我被那個問路的襲擊,然後……等我醒來就在這裡了,全身還濕答答的。」

  「哦,這樣啊。」他隨口應道,然後又轉向一旁的史賓瑟。「這麼說,報告得要你來寫囉?」

  史賓瑟沒有回答,只是盯著他。

  亞契笑了笑,並微微傾身,一手撐在車身上。「我說啊,是誰把咱們要抓的兇手給弄丟了?我可是連屍體都沒看見,這樣我們怎麼結案呢?」

  他皺起眉頭:「我沒把他弄丟。」

  亞契沒理會他的回答。「卡歐斯,你知道兇手在哪裡嗎?」

  「不知道,他什麼也不告訴我。」

  亞契將視線移回史賓瑟臉上:「你以前也在第十九分局──或該說第十九分局的前身──工作過,你應該知道抓到為亂的非人種後應該怎麼做吧?」

  「送交教廷處理。」

  「沒錯。」亞契將撐在車上的手收了回去,交抱在胸前。「那麼我再問一次,那傢伙呢?

  史賓瑟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道:「我吃掉了。

  一旁的卡歐斯與亞契對望了一眼,接著同時將視線移回到史賓瑟臉上。

  「你說什麼?」卡歐斯叫道。

  史賓瑟皺了皺眉頭。「不這樣的話沒辦法救你啊,你已經被那條蛇給吞了,我當然只好將牠吸收進來,再把你排出去。」

  「等等,你剛說那傢伙是『蛇』?」亞契揚起眉毛,這時一個鑑識員從他身後走來。

  「長官,我們找到一些酸液腐蝕過的痕跡,還有無足類生物爬過的跡象,應該是半人蛇類的非人種。」

  「喔,嗯,很好,其他還有找到什麼嗎?」

  「沒有了,長官。」

  「喔,那通知教廷一聲,要他們找個神父來淨化這區域,咱們可以收工了。」

  鑑識員看來有些驚訝。「呃?可是還沒有找到屍體……」

  「不用了,那傢伙已經屍骨無存了,找也找不著啦。」他揚揚手,將鑑識員打發走,任他一臉困惑地走回他的同伴們中間。

  亞契轉過頭來,並一手將頸上滑落的圍巾甩到肩後。「嘖,枉費我還親自來這一趟,結果早就錯過最精彩的部份了。」

  卡歐斯抬起眼。「吭?」

  「卡兒,得好好感謝你旁邊那傢伙哪,要不是他,你早就已經變成不知被吸收到哪裡去的養份了。」

  「……別叫我卡兒啦。」

  亞契沒理會他,轉身便走,而雷恩早已等在車旁,還是一樣那副撲克臉,他打開車門,亞契的身影便滑進車內,隨後雷恩也坐進車裡,留下卡歐斯和史賓瑟兩人望著那輛黑頭車揚長而去。

  此時,兇嫌的車早被拖吊走了,剩下的鑑識人員也開始收拾準備離去。

  卡歐斯望向身旁的銀髮男子,儘管此人的模樣與過去數日來與他朝夕相處的小女孩相去甚遠,但他卻奇異地並不感到陌生。

  「回家吧?」他問。

  「不,」史賓瑟說:「你也聽到了,我還有報告要寫。」

  「好吧,那回局裡。」

  「嗯。」

  「等等,你會寫報告嗎?」卡歐斯露出質疑的表情。

  史賓瑟點點頭:「以前,在第十九分局還叫做帝國騎士團的時候,寫過一些。」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啦?你確定現在用的文法還跟那時一樣?」

  史賓瑟望向他。「你可以幫我。」

  卡歐斯看著他的臉,那張臉上並不帶任何高傲或屈就的成份,他只是很自然地就這樣問了出口,自然到讓人感到奇怪。

  但並不討厭,卡歐斯想。

  「嗯,好啊。」他說。



  「看過關於那傢伙的資料了吧?」當卡歐斯正埋首在文件堆裡時,史賓瑟的聲音突然從他頭上飄來。「那個叫亨利什麼的。」

  「亨利‧法瑞爾──雷恩拿給我看過了。」卡歐斯抬起眼來,看見史賓瑟手上正握著一份老式的文件夾,看起來很像是從局裡那個很可能有八百年歷史的檔案室裡挖出來的。

  「我想你可能會對這東西有點興趣。」史賓瑟說,並將文件遞給他。

  卡歐斯接過那份略帶霉味的文件夾。「你剛不見人影就是去找這個?」

  「嗯,不過其實我還去補了一下眠,」他說,並清了一塊桌角坐在上頭。「將那東西完全吸收頗花體力的。」

  卡歐斯沉著臉看了他一眼,決定先不跟他計較這個。「我得說,改你報告裡的措詞挺麻煩的,」卡歐斯說,並指著報告書上的某段:「這個詞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看看。」史賓瑟湊過去,一頭長髮刷過卡歐斯的耳際。

  卡歐斯立刻揚起手,拂開那些髮絲,將身子往後靠。「算了,沒關係,我自己想辦法。」

  「你可以教我怎麼寫,這樣你就不用花那麼多工夫。」史賓瑟說道。

  「我會找一些書給你看,一些……措詞比較白話的書,這次就算了,我幫你改就行了。」

  史賓瑟默默地望著他,好一會兒才開口:「好吧,你高興就好。」他往後退去,略微從桌面上移開。「談談亨利吧,那個被『蛇』寄宿的傢伙。」

  卡歐斯聳聳肩。「有什麼好談的?」

  「我想知道那傢伙到底是做了什麼才會成為『蛇』。」

  「你想防患於未然?」

  「對,」史賓瑟微微將頭一偏,露出一個不甚明顯的笑容:「那東西現在在我肚子裡,我可不希望以後有機會讓牠作怪。」

  「那你就別擔心了,」卡歐斯抽出一份文件,將手肘擱在桌上。「那個叫亨利的傢伙,八成是因為他兒子的關係才會變成那樣。」

  「他兒子?」史賓瑟揚起一邊眉毛,並伸手抽走卡歐斯手上的文件。

  「亨利‧法瑞爾,已婚,有個兒子,原本他們一家住在北岸的加布列爾市,後來他恢復單身後才搬走的。」

  史賓瑟正翻閱著文件的動作頓時停止。「恢復單身?」

  「他老婆和兒子都死了,」卡歐斯說,一雙透著金色的綠眼動也不動。「有天他老婆開車去接兒子放學,有輛沒長眼的卡車橫衝過來,然後就……你知道的。」

  「同時喪偶又喪子,該說他運氣太好還是太壞?」

  卡歐斯略微皺了皺眉,他向來不喜歡這種與死者有關的玩笑,但他決定置之不理。「在那之後,據認識他的人說,他整個就是變了個人,完全不跟任何人打交道,變得沉默寡言,後來他就搬離了北岸,在後教堂街那裡租了間套房,過沒多久,那個食人魔事件就發生了。」

  「是因為喪子的關係,那東西才會纏上他吧,」史賓瑟讀著擱在他腿上的文件,言簡意賅地評道。「他肯定做了什麼,才會讓魔物有機可乘。」

  「他後來好像著迷於降靈術、還有惡魔召喚之類的事,他似乎不計一切想喚回他死去的兒子,他家裡那堆藏書解釋了一切,誰知道……」卡歐斯聳聳肩。「卻叫來了那麼危險的怪物,還慘遭附身,生了一堆半人半蛇的小怪物,又把牠們全部吞下去。」

  「半人半蛇的小怪物?」史賓瑟揚起眼。

  「鑑識部門的人說的,他們還很親切地給我看照片呢,」卡歐斯沒好氣地說道:「我猜在那個部門待久了,多少也會變得有點變態吧,你知道那些被啃食過,而且已經開始腐爛的東西有多噁心嗎?」

  「不知道。」史賓瑟答道,但他想應該不會比親眼看到那條蛇把卡歐斯生吞時來得噁心。

  「如果你想看的話,可以去跟他們調檔案。」

  「嗯,再說吧。」

  「總之,」卡歐斯嘆了口氣。「你沒必要擔心那東西會不會像控制他那樣控制你。」

  「為什麼?」

  卡歐斯瞪著他:「你沒聽懂我剛剛說什麼嗎?那傢伙會被附身,是因為他失去了心愛的兒子,而這種弱點讓魔物有機可乘,你根本沒有兒子,擔心個啥啊?」

  「我有啊,」史賓瑟仍然盯著文件,頭也沒抬地說道:「不就是你嗎?」

  「我什麼時候變成你兒子了?」

  史賓瑟從文件中抬起眼。「你是因為我才變成吸血鬼的。」

  「我可不贊同這種說法,」卡歐斯往後靠進椅背,發出吱嘎的聲音。「那只能算是一種感染,不能算是一種繁殖。」

  「但吸血種的確具有繁殖的能力,」史賓瑟闔起文件,他已經大致讀完了,事實上,除去化為蛇怪的部份,亨利‧法瑞爾屬於人類的前半生簡直是乏善可陳。「不然,你的祖先今天也就不會有你這個後代了。」

  「沒錯,但那是兩回事,我的確天生就帶有一部份吸血鬼的血緣,但那並不是因為我被吸血鬼咬,而是因為有吸血鬼娶了我的人類祖先。」

  「所以就算我吞掉那條把你吃掉的蛇,再將你生出來,也不算是和你有實質的血緣關係了?」史賓瑟問。

  「當然不算。」

  「所以嚴格說起來,我們其實是毫無關係的兩個吸血鬼了?」

  卡歐斯揚起眼。「嗯,可以這麼說。」

  史賓瑟將視線轉回到手上的文件上,注意到自己正不自覺地把玩著它。

  「但……我們是搭檔吧?」

  卡歐斯盯著他,覺得他看起來似乎有點侷促。

  「嗯……是啊,算是吧。」卡歐斯說。

  「你真那麼想?」史賓瑟望著他,一雙金眼裡閃著光芒。

  卡歐斯搔搔額頭,試圖避開那雙似乎有所期待的視線。「我怎麼想不重要,你為局裡工作,我也是,我們一起工作,所以我們當然算是搭檔。」

  「那你喜歡我嗎?」

  卡歐斯瞪大眼睛盯著他:「你指哪方面?」

  史賓瑟想了想。「各種方面。」

  「你不是說過你對男人沒興趣?」

  「那是騙亞契的,我不想被他那種人調侃。」

  卡歐斯嚴肅地瞪著那張吸血鬼的臉龐,思考著該怎麼回答──他不得不承認,史賓瑟確實長得很好看,而且是有點中性的那種好看,不過他的輪廓太深了,卡歐斯認為除非把自己灌醉到不省人事,否則他絕對沒機會把史賓瑟錯當成女的。

  「你在打量我。」史賓瑟說。

  「噢!你這──」他猛地將身子往後一靠,椅背重重撞到後頭的牆壁。「該死!別用讀心術好嗎?」

  「你希望我是女人,那樣比較好,是嗎?」史賓瑟問道,語氣中不帶任何挖苦或不悅的成份。

  「我不……呃,是啊,那樣會好點吧,我想……也不是說你現在這樣不好,只是,我──」

  「你不太能接受?」

  「呃,對。」卡歐斯說,然後考慮了一會兒。「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喜歡我哪點?」

  「你和但丁很像。」

  「就這樣?就因為我跟我的祖先很像?」卡歐斯突然感到有點好笑。

  史賓瑟搖搖頭。「不,還有別的,只是我一時很難形容。」

  卡歐斯嘆了口氣,雙掌搓著額頭。「真不知道我以後要怎麼跟你相處。」

  「照以前那樣就行了。」史賓瑟說。

  「我們每天都會碰面,這很尷尬。」

  史賓瑟沒理他。「你不看剛剛那份文件嗎?我拿給你的那份。」

  「吭?你說這個?」卡歐斯將視線移到那份古老的文件上。「這到底是什麼?」

  「從『蛇』的非人種條目中找出來的,纏上亨利‧法瑞爾的應該就是這一種。」

  卡歐斯翻開文件夾,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是很古老的非人種,怎麼可能會在現代出現?」

  「怎麼不會?我也是很古老的非人種啊。」

  卡歐斯嘖了一聲。「這傢伙可是神話時代的產物,你怎麼跟人比?」

  「你不知道我的來歷有多久遠吧。」史賓瑟望著他。

  「多久遠?攝政時代?」

  史賓瑟微微一笑。「卡兒,你有時候真的很可愛。」

  「啥?」

  他擱下文件,將腿從桌上移開,往辦公室門外走去。

  「有空的話,就去檔案室逛逛吧,那些有關非人種的紀錄可有趣了。」

  「喂,你就把這堆報告丟給我嗎?」卡歐斯叫道。

  「你說你會想辦法的,當然,你也可以別改,直接呈報上去就得了。」

  「說得倒簡單……你以為他們會喜歡收到一份跟十四行詩沒兩樣的報告書嗎?」

  史賓瑟作勢思考了一下。「也許會喔?」

  門在他身後關上,而卡歐斯的怨聲頓時響起。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告白了。(大噴)

靠杯阿史你不要告白得那麼自然啊啊啊啊!!!話說這進展有點太快吧?嗯……呃……(抱頭)

不過現在重看這故事總覺得,其實小說裡的人物外型描述跟插畫(?)上面的有點出入,小說裡的角色給人感覺好像沒有像圖那樣那麼娘(噴),總之一切都是作者畫技不佳的錯。(爆)

另外,我深深覺得五跟六這兩章實在是非常地獵奇,而且還有很明顯的男孕嫌疑,怎麼想都覺得被退稿實在是不意外的事。(喂說好不提的)

雖然我當時只是試著在這難寫的故事中尋找一種我能夠儘量把故事說好的途徑而已,畢竟當時寫這故事時,我對史賓瑟、卡兒這些人都還很陌生,抓不太到要怎樣才能好好把他們的性格呈現出來,所以我只好挑我會寫的走向來寫,於是劇情就這樣暴走了。

沒辦法,因為我最會寫的也只有獵奇、男孕、跟BL而已!我很誠實地面對自己!(爆)

也許有時候不該那麼誠實的……(抱頭)

要怎麼說,我想我只是不擅於寫擦邊球吧,我是一個只會直接把球往你頭上砸的作者。(靠)

好吧講點正經的好了(有正經過嗎),這章提出了一些關於第十九分局的背景設定,其實在一開始,我原先想像的第十九分局應該是在一個很大都會的架空城市裡,而既然城市是架空的,那國家應該也是架空的,但是這故事寫著寫著,我很快就遇到一些在完全架空的世界觀裡會遇到的問題──事實上這應該也不完全算是問題,單純只是我個人的惡趣味無法得到抒發而已(啥)。

因為,大家(誰)都知道,我非常喜歡在小說裡挖苦人,而既然要挖苦就一定會多少牽涉到一些現實中真的存在的人事物,但是全架空世界觀就沒有辦法辦到這一點,因為你要弄一個架空的世界,就一定也要弄出這個世界中的架空文化和歷史才行,當然,要弄的話我也可以想辦法掰出來,但是那就沒有辦法達到我想要在這個故事中表現出的幽默感,我是說,你當然可以弄一個虛構的作者或書名,然後拿他來開玩笑,但是那效果就不會有你直接拿莎士比亞來開玩笑來得好。

所以寫到這章的時候,我其實有掙扎一下,想說這樣做真的好嗎?但最後還是一不作二不休,把十四行詩這個名詞丟進去,因為我覺得只有把一定程度的現實元素放進去,才會讓這個故事裡的對話變得更有趣,挖苦起來也更有笑點,而必須置入現實元素這點,其實是我一開始沒有料到會遇上的事情,因為我本來以為這故事的世界觀是可以完全架空的。

另外,攝政時代這個詞感覺也很危險,因為那等於是間接明示了主角們所處的國家可能是在英國(噴),但我腦中這個故事最先的發想,其實是在一個很美式冷硬派(?)的虛構城市裡,因為第十九分局這個名稱,本來就是從麥可班恩的八十七分局啟發來的(雖然我不能否認九這個數字多少有受到公安九課的影響←喂),但我後來開始正式寫這個故事時,心目中的一部份典範卻轉變成雷金納希爾筆下的約克郡警局,以致於第十九分局也跟著變得好像其實沒有那麼美式(毆死)。

當然,第十九分局的背景還是在一個虛構城市無誤,我也不曉得這個虛構城市到底是在哪一國(喂),雖然他不太像美國,而且因為有提到教廷的關係,所以他應該也不在英國(靠),在我的想像中,他應該是座落在一個政府感覺很梵諦岡STYLE(啥),但城市結構又很複雜很大都會的虛構國家裡,他的歷史結構可能有一點點像英美,但是並不會完全一樣這樣,算是半架空型式的設定,因為看後來【瘋狂茶會】裡的對話,還有提到越戰跟一戰什麼的,感覺SO REAL(噴),當然有機會的話,我會寫一下關於那個啥帝國騎士團的(架空)歷史淵源,現階段就暫時先這樣好了。(哪樣)

留言

  1. 啊!告白了。(←看完這章的感想XD

    回覆刪除
  2. 真巧!你的感想跟我一樣!(什)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