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寫手進化問卷】小說寫手:全新進化(ry)



※圖文無關。

鬼狼那看到的問卷,覺得好像滿好玩的就撿來寫了,結果因為我蠢到忘記自家有兩百多篇小說(以章節計算的話),以致於花了比我想像中還多的時間來挑選文章,真不知道我在幹麼。

※以下褐字部份皆為原出處聲明及原標題: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一分鐘教你看穿作者】 - 2010/12/12

開頭:

  事情的開端,要追溯到前天晚上。

  那天是星期四,正值一週間的尷尬時期,每到了這一天,也就意味著一週即將結束,可以擺爛混吃等死的週末隨之在即,但偏偏和美妙的週六之間又還隔著一個可恨的星期五,於是乎,週四就變成了一個讓人有點尷尬又煩躁的日子,心中已經在盤算週末要去哪玩的行程,但偏偏肉體還深陷在工作或課業的泥沼之中,是的,星期四就是這樣一個該死的日子。


結尾:

  我盯著他的側臉,不禁感到華生的人格又再度爬進我的靈魂。「你啊,只是個病嬌嘛。」


最喜歡的部份:

  基本上就是上面那一句。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女巫與荊棘叢】 - 2010/6/2~6/27

開頭:

  「對了,你收到邀請函了嗎?」那個助產士正要出去時突然這麼問道。

  她從那張記錄著藥草數量的清單中抬起眼。「什麼邀請函?」

  「你不知道嗎?」助產士露出驚訝的表情──也許太驚訝了。「下個月十四號,皇室那位剛出生的公主就滿月了,聽說他們要為她舉辦洗禮祈福,所有的高階女巫都會受邀參加,你完全沒聽說嗎?」

  她略蹙眉頭。「沒有,沒聽說,你是第一個告訴我這件事的人。」

  助產士稍微調整了一下背在肩上的那袋草藥。「噢,也是啦,我看你也不太跟同業往來,大概她們忘了告訴你吧。」

  她沒說話,只是瞥了助產士一眼。


結尾:

  奧德瑞克這才緩緩地舉目望向他。「老師……跟人類訂契約的龍會這麼做是正常的嗎?」

  老巫師推了推眼鏡。「你指哪方面?」

  「……噢,算了,當我沒說。」奧德瑞克苦著臉將地上的書本一一拾起,並重新起身。「我想我大概只能試著去習慣這回事。」

  「有這種認知很好,」老巫師說,似乎是刻意忽略他話中的嘲諷成份。「至少你現在知道以前那些龍騎士為什麼都終身不娶妻了,那可不是因為他們對女人沒興趣,而是──」

  「老師,拜託別說了,我們可以直接上課了嗎?」奧德瑞克哀鳴道。


最喜歡的部份:

瑟菲斯出場的部份。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販夢者】 - 2009/9/4~9/7

開頭:

  「艾拉,你聽過販夢者嗎?」

  坐在男人對面,正叉起一口麵條送進嘴裡的黑髮男子看了他一眼。「沒聽過,那是什麼?」

  男人換了個較為前傾的姿勢,雙手捧著桌上的杯裝咖啡。「就是把那些『天上飛的玩意兒』裝在瓶子裡,然後拿去賣的人。」

  名為艾拉的黑髮男人想了一下,然後抬起眼盯著他。「賣給誰?有誰會去買那種東西?」

  「一般民眾啊,尤其是女人。」

  「那是違法的,」艾拉輕輕搖頭,「你應該很清楚吧,海默爾,法令明文規定不可以把那種東西移作商業用途,只能加以銷毀,分解成無害的物質後再排到空氣中。」

  「可是有人的確在幹這種事,不然怎麼會有謠言傳出來?」名為海默爾的男人皺了皺眉頭。「你知道,『那種玩意兒』的能力在民間並不算是秘密。」


結尾:

  有那麼一刻,海默爾不知該做何回應,艾拉見狀卻淡淡地笑了。

  「抱歉,你一定覺得我很噁心吧,如果你不想跟我說話也沒關係,我可以理解。」

  「我怎麼可能會那麼想!」海默爾連忙說道,「你把我當成哪種人了?你就是你,就算以前發生過什麼事,那都不重要,我對你的觀感並不會因此有任何改變。」

  艾拉望著他,不知為何,海默爾覺得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愕然,但那神情稍縱即逝,並未在他的臉上停留太久。

  「希望過了今天,你還能記得你所說的話。」艾拉說,然後轉過身去,離開了廣場。

  海默爾遲疑了一會兒,然後跟著走了過去。

  一如往常那樣。


最喜歡的部份:

艾拉出場的部份。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蜘蛛女】 - 2007/8~10/17

開頭:

  約瑟走到浴室門口,將門打開。

  他還不知道那東西已經進來了。


結尾:

  莫瑞又坐回他先前所在的位置,繼續著他的工作,隨後,他伸了伸懶腰,在螢幕上打出了最後幾個字:

全書完


最喜歡的部份:

莫瑞出場的部份。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當東籬一走上木造的階梯時,他才發現這客棧內部空間遠比外部看來寬敞,儘管樓下的門面看來不甚起眼,但樓上的走道都鋪著暗紅色的地毯,木製的牆壁與樑柱也上了特製的塗料,看來相當堅實,並散發著淡淡的清香,長廊上點著數盞燈火,但皆以畫有精緻圖案的油紙罩著,使光線顯得份外柔和,當經過那些燈罩時,東籬發覺那些油紙上畫的都是擬人化的狐狸,牠們穿著人類的衣服,或站或坐,有些看來像在跳舞,有些則是讀著詩書,東籬不曉得胡老闆為什麼要採用那麼多狐狸的裝飾在燈罩上,可能是因為他喜歡狐狸吧。



  前方是那座灰色廢墟的延伸,但卻絕非他記憶中那座爬滿藤蔓的灰敗殘垣──儘管某些外觀仍頗為相似,但他從沒想到這東西的規模有那麼巨大。

  幽暗的山林中,有一輪紅得像是要從表面滲出血來的滿月,萊斯特從來就沒有見過那麼大又那麼近的滿月──她幾乎像是緊緊地壓在森林之上,如同從天上墜落一般,而在那輪明月的中心──正確地說是正下方,只是那巨大地令人有所錯覺,有一座銀色的古堡,在月光的照耀下,古堡看起來晶亮得幾近透明──有那麼一刻,萊斯特覺得眼前彷彿出現了幻象──那紅色的滿月墜落在大地之上,而那座巨大的古堡會將她撕碎、吞噬,讓月光成為自己的一部份;望著那座城,他覺得自己彷彿就要分不清眼前的東西究竟是真實,還是幻覺。

  古堡宛如自月光中出生,而那艷紅的月影則是她分娩時所流的鮮血。

  眼前的東西就像是個新生兒,儘管看來孤獨且脆弱,但卻充滿了旺盛的生命力,萊斯特可以感覺到那座古堡正在呼吸,而且正慢慢地改變形體,儘管用肉眼望過去看不到改變,但他就是有這種感覺,那東西在改變,在擴張,牠會越長越大,並且永無止境。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接著卡爾幾乎是粗暴地將湯普森的長褲脫了下來,力道之大令湯普森嚇了一跳,但在他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前,卡爾的下半身便已經貼近他的大腿,那股明顯的感覺觸進他的皮膚,令他感到驚懼,卻也有另一種騷動在體內蔓延,他努力想整理呼吸,卻發現自己已有些喘不過氣。

  卡爾脫下手套,握住湯普森的下體,這時湯普森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並惶然望著那張有著鈕釦眼睛的臉,但那張臉上卻什麼表情也沒有。



  他仍然站在原地沒有動,只是看著丹尼士,他不知道自己臉上是什麼樣的表情,但丹尼士卻靠近他,觸摸他的臉;那手掌仍然像他印象中的一樣厚實,溫暖;他可以感到自己的腰也被同樣厚實的另一隻手環住,他現在在他的手掌心裡,就像隻貓一般順從;他抬起頭,看見那雙黑色眼眸正注視著自己;對方的手已捧起他的臉,讓他的唇可以與自己的唇相疊,瑞多沒有抗拒,於是,他們接吻。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維特先生的煩惱】

  凡赫辛愣愣地站在那兒,完全沒想到會聽到這番自白。「那麼……親愛的約翰,你不會是想告訴我……不,請你告訴我,我是不是還有機會?」

  「……我只能說,如果你早一點表態,今天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舒華德說道,口氣中帶著一絲幽怨。

  這時凡赫辛突然走向已哭成淚人兒的舒華德,並欣喜地執起他的手:「請容我再一次確認,我實在不敢相信我的耳朵能夠有幸聽見這番話……約翰,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你一直都在等我表態?」

  舒華德的臉微微泛紅了起來:「可以這麼說。」

  「天哪……我真是太高興了!我作夢都沒想到……這……真是──」他激動到沒辦法再說下去,而當他想緊緊擁住舒華德時,後者以一種嬌蠻的力道推開了他,使他注意到現場還有維特先生的存在。

  「抱歉,打擾你們小倆口,我可以走了嗎?」維特先生一刻都不想再待下去。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幽光】

  「求求你……求你帶我走……我一個人離不開這裡……」她倚靠著石壁。「不要留下我一個人……萊斯特……」

  某種紫黑的痕跡爬上她的手臂,緊接著吞噬了她的半身,她染血的臉龐慢慢變得僵硬、固著,就像是一副紅色的面具,她最後一次望向天上的月光,黑色的淚水自她眼中溢出,變成面具上的圖騰,她雙手掩面,轉身逃向古堡更深處,最終迷失在永恆的黑暗裡。

  他從來沒有愛過妳。

  也從來不曾注視著妳。

  就算是假的也無所謂,就算那只是面具般的虛假微笑也沒關係。

  請你看著我。

  請讓我活在假象裡,活在美夢裡,永遠也不要醒來。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卡歐斯抬起頭,看見那具在黑夜裡接近的巨大身軀──那東西幾乎有一個樓層那麼高,而且通身黑亮,看起來勉強像個人形,但又粗製濫造得可以──四肢鬆垮地掛在牠幾近圓柱體的身軀上,在理應是頭部的部位空無一物,但在身軀的最上方有兩個像是眼睛的紅點,一如火炬般明亮,而兩道紅光的正下方則是一個像是嘴的裂口,裡頭長著鋸狀的尖齒,內部湧著鮮紅色像是血一樣的果凍狀物質,卡歐斯幾乎是在看見那裂口的同時,便確知裡頭的核心會是什麼──他立刻舉槍往裡頭射擊,巨怪發出哀鳴聲,但沒有放慢腳步,反倒直直往卡歐斯奔來,狹窄的巷道中他無處可蔽,只得攀上牆壁,一個飛身躍到鄰近的屋頂上。

  「史賓瑟!」他朝那個倒在怪物前方不遠處的軀體叫道──因為他知道比起傑西,這一個可能比較容易叫得醒。「牠往你那邊過去了!」

  那被暗紅色大衣包裹住的軀體動了一動,隨後以一種完全不像人類的方式立起身來──那模樣有點像是個操作不良的提線木偶,巨怪瘋狂地朝他直奔,而正當他再次舉起銀槍時,卡歐斯的聲音又從一旁的屋頂上傳來:

  「瞄準牠的嘴裡!」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強納森,」歐洛克嘆了口氣:「你不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哈克一臉驚訝地望著他。「你會擔心我?天哪,我不認為……」

  他話還沒說完,便突然被一雙大手撈住,等他回神過來時,他已被歐洛克緊緊抱在懷中。

  「……你在做什麼?拜託別這樣──我說……」

  但歐洛克沒說話,只是近乎固執地將雙手緊扣在哈克背後。


更芭樂的太多了,族繁不及備載,以上只是其中一段而已。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我以為這些年來我應該有進步很多,現在才發現原來一點長進也沒有。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