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上篇

  那個被武士刀深深插入胸口的男人吐出了一大口鮮血,一臉不可置信地瞪著那個手握刀柄的年輕人。

  「抱歉囉,」年輕人笑道:「你就乖乖地去死吧。」

  年輕人伸出一腳,往男人胸腹一踹,使力將刀身拔了出來,鮮血噴湧而出,男人悶哼一聲,便往後倒了下去,無力地癱在暗巷裡。

  年輕人將刀身的鮮血一甩,收入刀鞘之中,望著沾染到灰褐色西裝上的血跡,不禁皺起眉頭。

  「該死,把我的新西裝都毀了。」年輕人怨道。

  「反正遲早會髒的。」他身後另一個穿著西裝的人說道,那人看起來年紀與他相差無幾,有著一頭黑髮和藍色的眼睛,端正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聽見這句話,年輕人笑了起來,他轉過身來,朝身後的男人說道:「哲史,你還真輕鬆,骯髒事都交給我來幹,你偶爾也出點力吧?」

  「那個傢伙是人類嗎?」哲史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死者。

  年輕人似乎覺得這句話很有趣,又咯咯笑了起來,一頭紅髮抖動著。「不是每個流紅血的傢伙都是人類,喏,你過來,看看這傢伙的瞳孔。」他走向死者,在屍體旁邊蹲下,並伸手撐開死者的眼皮。

  哲史順從地走上前,也在死者身旁蹲下。

  「裡頭是機械,看到了沒?」紅髮男人說道。

  哲史專注地盯著那只無神的眼睛,那很明顯與人類的瞳孔構造不符,並且還閃著微弱的電路光線。

  他皺起眉頭。「在剛剛那種距離下,你怎麼能認得出來?就算開了夜視模式也……」

  「我當然認不出來,」紅髮男人聳聳肩。「我只是很確定,現在這世上早就沒有純血的人類了──除了我們的老闆之外。」

  「你是說千重戶?」哲史問道。

  「當然了,」紅髮男人站起身來,隨手在黑色牛仔褲上抹了抹手上的血跡。「你也看過他,應該很清楚吧?他的基因構造那麼不穩定,跟外頭的這種傢伙根本就完全不一樣,反正啊,上頭交代下來的任務,照做就是了,你用不著擔心會不會誤殺人類,因為人類早在上個世紀就滅絕了,咱們的老闆是唯一還活著的純血人,你只要這麼相信就是了。」

  「相信?那是什麼意思?」

  「呃……我忘了該用比較制式的用語來說,用生化機人的說法,就是『服從』,絕對的服從,像你這種沒有輸入法則約束的生化機人,大概偶爾會對此感到動搖吧?不過沒關係,久了你就會習慣了。」紅髮男子說道。「真不知道老闆他腦子裡在想什麼,像你這種高等人工智慧的機種,沒有法則約束反而會很麻煩……算了,反正我們這些生化機人本來就無法理解人類的想法,想破頭也沒用。」

  哲史沒有站起身來,反而陷入了沉思。「遠,我在你身邊讓你覺得麻煩嗎?」他問。

  紅髮男子先是一愣,接著又笑了起來。「怎麼可能會麻煩?這是上面交代下來的任務,既然是任務,我服從是應該的。」

  「但你自己的想法呢?」哲史站起身來。「遠,你樂於服從這件事嗎?」

  遠慢慢收斂起笑容,一雙閃著金屬光澤的綠眼直視著他。「沒有什麼樂不樂於的問題,哲史,雖然我看起來跟你很像,但我所裝載的程式並沒有你那麼高等,我的人工智慧還沒有到達能進化出自我意識的地步,我之所以能流利地和你應對,那只是因為我腦中的詞庫比一般的機人多很多而已。」

  「你的確擁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知識。」哲史坦承。

  「那是因為老闆刻意寫入許多上個世紀的書典在我腦子裡,我就像是他專屬的讀書機一樣,不過呢,現在看來,這倒是沒什麼用處,畢竟他很少召喚我,你才是他的新寵兒。」

  「他只是想使用我身上殘存的人類基因而已。」哲史說。

  「那也不算是壞事啊,」遠笑道。「說真的,像你這種擁有部份人類基因樣本的生化機人的確很稀少,老闆會特別疼愛你也是理所當然的,尤其是最近的那個實驗工程,要是成功了,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人類搞不好還能全面復甦,繼續在地球上稱霸好幾千年哪。」

  哲史頓時一臉苦澀。「我不確定那算不算好事。」

  遠抬起眼來。「為什麼這麼說?」

  「要是……人類又再次得以繁殖的話,也許我們會被全數銷毀。」

  聽到這話,遠頓時大笑起來。「你在胡說什麼?你忘了歷史資料庫裡的記載嗎?人類就是為了要得到不朽的生命,才會設法讓自己全面機械化,變成像我們一樣的生化機人,結果這麼做反而讓自然繁殖的生命無法延續,才會逐漸滅絕的,人類想變得和我們一樣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消滅我們?」

  「但像千重戶那樣的純血人類仍然存在不是嗎?你認為千重戶一旦能夠擁有後代,他還會那麼重視我們嗎?」

  遠望著他,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這個嘛……以我的人工智慧,我是無法得到答案的,不過,我很清楚我已經是個不再被重視的舊型機種了,就算老闆他哪天真的生了個孩子,決定把所有機人都掃地出門,那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差別。」

  哲史低頭思索了一會兒。「遠,我們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既然是人類把我們造出來的,那麼我們理當為人類服務,可是……當人類已經逐漸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或者,當他們不再需要我們了,那我們又該何去何從呢?」

  「我說過了,哲史,」遠笑了起來。「太難的問題我是沒辦法回答的,別仗著你的人工智慧很強就一天到晚刁難我。」



  任務完成後,他們開著車通過了寸草不生的荒涼大地,從透明光罩隧道回到了白色建築,在穿過最後一道檢哨後,遠將車子駛進隸屬於高等生化機人的停車場,按規定的號碼停進車格內,停妥後,他們下車,任消毒的清潔光束刷過他們的車身,接著他們走進自動升降梯中,來到白色建築的第一層,將身上的髒污清潔過,並換上消毒完畢的衣物,並進入建築內部的透明電梯繼續往上。

  「等一下我就不陪你上去見老闆了。」站在電梯裡的遠如此說道。

  「為什麼?」

  「老闆召喚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去登錄一下報告就好了,沒必要見老闆。」

  「但任務大部份都是你完成的,要是千重戶有其他細節想知道的話,他還是得問你啊。」

  遠笑了一下。「他不會問的,你放心好了。」

  「你怎麼能確定?」

  「我就是能確定,他只想把麻煩事丟給下面的人,反正任務有完成就好了,其他事他不會管的,放心吧,儘管去見他就是了。」他說著拍了拍哲史的肩膀。

  電梯來到倒數第三層,停了下來,金屬門低聲開啟。

  「那我走了,你就去安撫那隻小貓吧。」遠說著便走了出去,並回頭朝他揚了揚手。

  「小貓?」哲史頓時愣了愣。

  他沒有聽見遠是否回答了他,因為電梯門已然關閉。



  電梯一路來到最高樓層,甫一開啟,一股薰香的氣味便撲鼻而來。

  哲史步出電梯門外,踏上朱紅色的地毯,走進一座彷彿步入時光隧道的華麗長廊,長廊十分寬敞,兩側掛著豔紅的布幔,天花板是金色的格形設計,每一格都繪著精美的圖樣,每隔一段距離便吊掛著一只六角柱狀的木製燈籠,燈籠的頂端有著像是屋簷的設計,透光的六個面繪製著各種不同植物的工筆畫,而六個角底部則懸掛著紅色流蘇。

  整座長廊每隔幾公尺便有一道黑檀木拱門,上頭有著精細的鏤空圖樣,從天花板一直延伸到地面,此外,兩旁還擺設著不少美麗的藝術品,有黑色繪有野獸的巨大屏風、幾乎與人等身高的藍瓷花瓶、以及各種不知從何種年代便保存至今的畫作。

  哲史很清楚,這些都是上個世紀以前出自人類手筆的作品。

  就和他一樣。

  他穿過長廊,走到位於盡頭的房間,這裡比起長廊又顯得更加寬敞。

  也更加空虛。

  一個有著淡色及肩長髮的蒼白男子正坐在搖椅中,身上的淡藍色睡袍鬆垮垮地掛在他瘦弱的身上,他正面對著一面佔據整面牆的玻璃格窗,望著窗外光禿不毛的灰色大地,在他身旁桌上擱置著一台古董收音機,但收音機中並未傳來任何聲響。

  地毯吸收了哲史大部份的腳步聲,男子似乎並未察覺有人到來。

  「千重戶,是我,哲史。」哲史開口道。

  「任務還順利嗎?」坐在搖椅中的男人問道。

  「是的,很順利,大部份都是遠完成的,我沒出什麼力。」

  「他本來就該幫你,這是理所當然的,」千重戶懶洋洋地說。「過來吧,讓我看看你。」

  哲史順從地走向他,站到他面前。

  「有沒有哪裡受到損壞?」千重戶問。

  「沒有,但遠他可能──」

  「別老提遠那傢伙!我才不在乎他怎麼了!」千重戶突然粗聲說道。「你是我的實驗工程裡很重要的一環,你比誰都重要,像遠那種機人,壞了就算了,跟他一樣的機型多的是。」

  「……抱歉,千重戶。」

  「沒關係,你是很高等的人工智慧產物,會在乎其他同伴是正常的,只要下次別再犯就行了,」千重戶柔聲說道。「來,靠近一點,讓我摸摸你。」

  哲史走上前,讓千重戶觸摸他的手。

  「不知道在這裡頭的基因,原本是屬於誰的?」千重戶喃喃說道。「是男人?還是女人?哲史,你記得你以前的主人嗎?」

  「不記得。」哲史答道。

  「不管他是誰,他一定是個很有遠見的人……在上個世紀,一般人都只是在追求該怎麼讓自己徹底機械化,可是只有這個人……這個不知名的人,選擇將自己的基因存放在『從』裡頭,而這個從也很幸運的,歷經這麼久的時光,都沒有讓基因資料損毀,這個人一定很愛你啊……哲史,你擁有著他的基因,某個程度來說,你就像他的孩子一樣哪。」

  「……也許吧。」

  千重戶輕輕鬆開手。「真可惜你不記得他,雖說,經過這麼多次的程式更新,你也不可能會記得,不過,這都不重要了,我很快就可以重現你體內的基因組,製造出一個全新的人類,只要那個實驗工程成功的話,我的血緣……不對,是你和我的血緣將會永遠延續下去,人類再也不會面臨滅絕之路了。」

  哲史不解地眨了眨眼。「我和……你的血緣?」

  千重戶慵懶地笑了起來。「等你體內的人類基因重現成功之後,人類的血緣便能延續下去,這會是人類時代的再次復甦,那樣一來,我就能真正擁有和我一樣的同伴了……再也不會是孤單一人……」

  「你有我、還有遠啊,千重戶,你怎麼會是孤單一人呢?」

  千重戶淡得接近金色的褐色眼珠動了動,眼底流洩出一股不容忽視的冰冷。「那不一樣,哲史,我想要的是跟我一樣的同伴,人類的同伴,儘管你們和人類再怎麼像,那終究不是真的,我不想再處於這種扮家家酒的狀態了,我想和真正的人類互動,我想和真正的人類在一起,你們……是無法填補這種空虛的。」

  哲史望著千重戶,沉默不語。

  「呵……抱歉,你不喜歡聽這些吧?」千重戶又笑了起來。「雖然我並不確定,像你們這樣的生化機人會不會有所謂『喜歡』或『討厭』的情感……就算有,那也只是程式所設定的人格吧……對了,哲史,你知道最近西邊地區興起的新勢力嗎?」

  「新勢力……是指那個信徒眾多的先知教團嗎?」

  「沒錯,」千重戶一手靠著扶手,將下巴埋進掌心。「我原本以為那只是個無聊的宗教團體,不過最近他們勢力越來越龐大了……再這樣下去,說不定會有越來越多生化機人遭到他們的洗腦,那可不是什麼好事對吧?」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千重戶微微揚起臉。「在那個教團裡,有個自稱是先知的女人,她宣稱能夠預知未來即將發生的事,這等於是在宣示她並不是生化機人,而是擁有特異能力的人類,最近地方上的勢力都紛紛倒向她了,再這樣下去,遲早會危害到我們這裡的和平,這個世界上唯一還存活的純血人就只有我而已,大部份擁有自由意志的生化機人都是因此才效命於我,那女人只是個被造得比較高等的生化機人而已,竟然就真的以為自己是人類了?」

  哲史顯出困惑的神色。「千重戶,你怎麼能確定她不是人類?要是她真的是人類的話,那──」

  「你要我說幾次才懂?我是這世上唯一僅存的人類,除了我之外,再也沒有其他人類活在這世上了,那女人當然是假貨,她企圖取代我的地位,你還不明白嗎?她想把你們從我手中搶走,藉此掌控你們啊!」

  「但……那只不過是個宗教團體……」

  「哲史,」千重戶冷冷地直視著他。「你知道你今天和遠去處理的那個叛亂份子隸屬哪個勢力嗎?」

  「這……」

  「就是那個先知教團,原本包括我在內的幾個領導者都彼此秋毫無犯,各自掌管著地區內的手下,但那個教團打破了平衡,那女人一直在吸收其他勢力,現在除了我之外,其他領導者都被她給洗腦了,再這樣下去,他們很可能會不惜祭出強硬手段逼迫我交出你們,那樣的話,就會引發無可收拾的血戰了,你身邊很多同伴都可能會死,哲史,你不希望那樣,對吧?」

  「我明白了。」哲史說,聲音像是有一口氣梗在喉嚨裡。

  千重戶微微揚起臉,往後靠進椅背中。「你該知道,我對你期許很高。」

  哲史沒有回答,只是逕自離開了房間,往電梯走去。



  教團總部的裝潢和千重戶的房間很像,這是哲史踏進那裡的第一個念頭。

  不同的是,千重戶的房間用了大量的紫色和朱紅色等濃重的色彩,但先知教團裡的顏色卻只有一種,那就是純粹的白,不管舉目望向何處,總掛著純白的布幔和旗幟,就連廊柱和地板也是白色的大理石材質,走道兩旁的白瓷花瓶裡插著純白的百合花,大廳裡的白色女神像則頷首靜靜微笑著。

  這裡和生化機人生活的地方完全不同,在生化機人的世界裡,不需要色彩也不需要裝飾,因為生化機人不像人類那樣擁有美感和藝術品味,也不需要為了調整體溫而在穿著或外在環境上下工夫,更沒有為了吸引異性而打扮自己的必要。

  只有像千重戶那樣的人類,才會用盡心思裝飾自己居住的地方。

  而先知教團也一樣,處處散發著這種有人類居住的氣息。

  令哲史意外地是,教團的守備並不森嚴,他只是自稱想來拜見先知大人而已,門口的警衛就讓他進來了,當然,必要的檢查和基本消毒還是一樣不少,但檢查他身上有無武器根本沒有意義,他和總是隨身攜帶武士刀的遠不一樣,他向來就不會帶著那樣的東西。

  他就這麼順利地進入先知所在的接見室。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先知是個蒙著面的嬌小女人,而且全身都包裹在白色的多層長衣裡,他在規定的距離外根本看不見她的臉,甚至連她是個胖子還是瘦子也看不出來。

  「迷途的羔羊啊,你想問什麼呢?」先知開口道。

  哲史覺得這聲音裡似乎透著些電磁般的聲響,這表示先知可能並不是人類,但若她的衣服裡裝了類似音頻擴大器之類的裝置,那就很難說了,光用目測他根本無法確定她是人類還是生化機人。

  「我……」哲史突然不確定是否該把事先準備好的問題說出來。「呃……抱歉,我有點緊張。」

  「不需要緊張,孩子,」先知柔聲說道。「在這裡,我們都是一家人。」

  「我……我想知道我的未來。」哲史抬眼望向先知所在的台階之上。

  「哪方面的未來呢?」

  「呃……?」

  「是關於你的朋友?還是你的愛人呢?」

  哲史頓時面有難色。「我……我不確定我有沒有那樣的人。」

  「你的那位總是攜著武器的同伴呢?難道他不算是你的朋友嗎?」

  「咦……」哲史一時間目瞪口呆。「你是說……遠嗎?你怎麼會知道──」

  先知輕輕笑了。「我什麼都知道,因為我看得見。」

  哲史怔怔然地看著那個白色的身影。

  「我……可以相信你嗎?」哲史不確定自己為何會這麼說。

  「我並不強求你一定要相信我,你只要信你所信就可以了,哲史,你所相信的是什麼呢?」

  「我……」哲史感到喉嚨一陣緊縮,他很確定從他來此後,他還不曾自報名字。

  他想起千重戶的臉,想起他是如何希望藉由自己體內的基因活下去。

  他很清楚,他並不真正希望千重戶的那個實驗工程實現,畢竟,繼續造出像他那樣的人類有什麼意義呢?

  他想起備受千重戶冷落的遠,一旦千重戶有了真正的人類同伴,他還會如此地重視手下的生化機人嗎?

  對千重戶來說,他們都只不過是工具罷了。

  他舉步往台階上走去,此舉是嚴重違反規定的,但他顧不了那麼多了,他直接邁步走到那個白衣女人面前,並直視著她。

  「你告訴我,你到底是誰?你是……人類嗎?」

  白衣先知似乎並不畏懼,她同樣昂首迎視著他。「我是不是人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深深愛著你們的。」

  「我的未來會怎麼樣?我……會死嗎?」

  先知的眼神這時變得黯淡起來,哲史可以看見她的眼睛是綠色的,但他無法確定那裡頭是否有金屬構造。「我們都難逃一死,生命之火總有燃盡的一天。」

  「我會被千重戶殺死嗎?等到……他的目的實現後──他還需要我嗎?」

  先知伸出一手,輕輕撫上他的臉頰,哲史可以感覺到她掌心傳來的溫度,但他也很清楚,高等一點的生化機人同樣可以營造出體溫機能。

  「你會活下去,但你的朋友會為你而犧牲,你無法挽救你身邊的人離你而去。」

  「你是說……遠會死嗎?」哲史望入先知的雙眼,但他沒有看見她眼中有任何金屬裝置。

  「不要為他而難過,那是他心甘情願接受的命運。」先知柔聲說道。

  「……但他是我的同伴。」

  「你會有新的同伴,哲史,不論你去到何方,都會有人愛著你的。」

  「我不能讓那種事發生,我必須保護他。」

  「有許多事是你無法改變的,例如命運。」

  「我會改變它,改變命運。」

  先知輕輕抽開手,搖了搖頭。

  「我必須保護我的同伴,我不能讓千重戶害死他。」哲史說道。

  「你是那個可以擺脫現狀的人,哲史,但其他人不是,」先知的語氣仍舊哀悽。「我也不是,我能看見其他人的未來,卻不能改變它。」

  「你可以跟我們一起走,跟我、還有遠,我們可以離開這裡。」

  先知痛苦地搖了搖頭。

  「等我將一切處理好之後,我會來接你。」

  「如果你能救我離開這裡的話,現在就帶我走,不要回去那裡。」先知回道。

  「我不能將遠丟下來。」

  「不要管他,帶我走,我求求你。」

  「我不能這麼做,他是我的同伴。」

  先知頹然跪在乳白色的地毯上,看起來縮得好小好小。

  「我很快就會來接你,」哲史對她承諾道。「你一定要等我。」

  先知低著頭,沒有回答。

  哲史轉身快步走下台階,離開了純白的接見室。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哲史系列第四集(?),這篇我本來以為應該也是三、四千字以內就能砍溜掉,結果他寫到現在還寫不完……因為這系列基本上除了【体】之外都還算滿鬱的,想到悲文還要寫那麼久就讓我覺得很COW BEY,只好中途跑去做別的事情,所以這篇就一直拖都寫不完。(巴爛)

這篇的時間點基本上是在【体】之前,事實上【体】是這系列的結局(結局居然最先寫是怎樣),然後之前的【從】【機】則是更前面的前傳,在【偽】跟【体】的設定中,朵莉斯已經過世非常久了,但是哲史因為是機器人所以他一直活到人類都絕種之後(噴),不過他後來大概被重灌過很多次,也因此他已經不記得朵莉斯這個人了,但是他的名字還是留著這樣,然後他體內的人類基因其實我不曉得是不是朵莉斯留的,不過就當成是他留的也是OK啦。(真隨便(被巴腦

大致上,這系列故事中的時間點先後順序是這樣的:

【從】【機】→【偽】→【体】

然後實際上寫出來的順序是這樣:

【体】【從】【機】→【偽】(被巴)

另外,有件事我忘了我有沒有講過,就是「從」這個名詞,我當初取他是意指「隨從」的從,所以他其實是唸成ㄗㄨㄥˋ(粽),不過總覺得這故事裡人物國籍好像很模糊,所以正不正音好像沒什麼差別(毆),至於千重戶這個奇怪的名字事實上是我很久以前玩日文名還是什麼忍者名測驗時跑出來的名字,拿去翻成漢字就變千重戶聽起來頗威就拿來用了(竟然),原來的日文沒記錯的話好像是叫Jieko之類的,根本就是娘們的名字,還是漢字看起來比較帥(←廚個P)

留言

  1. 「To Be Continued......」

    讀者頹然跪在筆電桌前的地板上,看起來縮得好小好小。

    回覆刪除
  2. 別這樣www標題就已經說是上篇了啊(噴)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