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下篇

  夜已漸深,但生化機人幾乎不需要睡眠,也因此當哲史回到總部時,大部份的機人都還在工作著,但他去過遠的工作部門,也去過他房間,卻遍尋不著遠的下落,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

  一個小時後,哲史才在電梯口見到遠從裡頭走出來,他立刻三步併兩步走上前去。「遠,你去哪了?」

  不知怎地,遠看來似乎有點憔悴,頭髮和衣領也有些凌亂,這在向來總將自己打理得整整齊齊的遠身上是很少見到的。

  「我去見了老闆,怎麼了?」遠慵懶地抬眼望他。

  「我才要問你怎麼了哪!」哲史一手抓住他的胳臂。「千重戶不是很少召喚你嗎?他找你幹什麼?還有,你看起來不太對勁,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啦,」遠將他推開並往前走去。「反正就以前他老愛幹的那種老差事。」

  哲史不死心地再次抓住他的胳臂。「到底怎麼了?我從沒看過你這樣,他對你做了什麼?」

  「他沒那麼對你做過!對吧?」遠突然用力甩開他的手。「因為你很重要,他的新實驗需要仰賴你!所以你一根手指頭他都不會碰!這種爛差事就交給我來幹,是吧?」

  他掉頭轉身就走,哲史連忙跟上。

  「遠!你到底在說什麼?你在生氣嗎?生我的氣?」

  遠沒理他,只是逕自往自己的房間方向走去。

  「遠!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呢?我做錯了什麼,你總得告訴我啊!」

  遠從西裝內袋掏出卡片,正要往房門上的裝置鎖刷時,哲史再次將他的手抓住,並將他拉向自己。

  「遠!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千重戶他對你做了什麼?」

  遠望著他,眉頭緊鎖。「我非得告訴你不可嗎?」

  「如果你當我是朋友,你就該告訴我。」

  遠嘲諷地冷笑一聲。「我們是生化機人,是人類的工具,工具之間不會有友情的,你只是沒有法則束縛而已,難道你真以為自己是人了?」

  「我不管你對我有沒有那種感情,但我對你有,我想知道你為什麼對我生氣?因為我喜歡你,我不希望你討厭我──即使你不認為你有所謂『討厭』的情感也一樣。」

  遠執拗地望著他一會兒,最後似乎決定讓步,他輕嘆了口氣。「如果你放開我,我就告訴你。」

  「你答應我不會跑掉?」

  「我答應你,我不會跑掉。」

  哲史這才輕輕將手放開。

  遠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在思索該如何起頭。「我告訴過你,對老闆來說,我就像是他的讀書機,對吧?」

  「嗯,你說過。」

  「那是很偶爾的情況,」遠聳了聳肩。「你該知道,人類跟我們不一樣,他們有所謂的性慾,需要靠其他人來排遣,當然,老闆他也有這種需求,可是,他是這世上唯一僅存的人類,當他有這種需求時,他就只能靠從來替他服務。」

  哲史略微瞪大眼睛。「你是說,他用你來……」

  遠露出苦笑。「一直以來,我對他來說都是這種用途,但後來他找到了你,他就很少再召喚我替他做那種事了,我原先以為他將目標轉移到你身上,但後來才發現他根本沒碰過你,你不是我們這一代製造的生化機人,他並不熟悉你的構造,所以他很怕弄壞你,但他偶爾還是會有那種需求,而他也只有這種時候才會召喚我,對他而言,我大概就是那種有沒有損壞都沒差的機人吧,你也知道,從造來並不是為了那種用途,他長期對我那麼做只是在削短我的壽命,但顯然他根本不在意。」

  「遠……我都不知道……」

  「你本來就不需要知道,好了,該放我進去房裡清潔了吧,那東西留在我體內太久會讓我壞掉的。」

  遠將他推開,並轉身將卡片刷上裝置鎖,把門打開,走了進去。

  「遠,等一下。」哲史突然將門格開,不讓他關上房門。

  「幹麼,別浪費我的時間──」

  「你一個人清潔會清不乾淨的,讓我來吧。」

  遠愣愣地盯著他。「哲史……你是說──」

  「讓我幫你,遠。」

  遠低頭猶豫了一會兒,最後將門敞開。「進來吧。」



  「離開這裡?你在開玩笑吧?哲史?」已穿上衣服的遠躺在床上,歪頭問道。

  「我沒有開玩笑,」哲史將薄手套脫下,扔進角落的垃圾投入口中。「再這樣下去,你會被千重戶搞得提早報廢的,我不能眼睜睜看你被這樣對待。」

  遠輕笑了一下。「但我們是為了人類而生的,你自己也說過,要是沒有人類的話,我們該怎麼辦呢?」

  「我們有彼此,這就夠了。」哲史在床沿坐下。

  遠抬眼望著他,臉上仍帶著笑意。「哲史,你該知道我的人工智慧不像你那麼高等,除了服從人類的命命之外,我什麼也不會。」

  「從今以後,我們只需要服從我們自己,我已經想通了,生存意義什麼的……那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跟我的同伴在一起,而我的同伴就是你,遠。」

  「如果老闆命令我不能走,那我就不能走了,我有法則束縛,你想帶我走會很麻煩。」

  「我都想好了,我不會讓千重戶有機會知道這件事,也不會讓他再有機會碰你,既然他不會和你有所接觸,那這樣就不算違反法則,明天晚上我會安頓好一切,我會先把你帶出去,然後我再到教團那邊跟先知會合,如果我來不及帶她走的話,你就自己先離開,知道嗎?」

  遠側過身子,抬眼望他。「如果你不在的話,我一個人逃出去有意義嗎?」

  「至少那樣的話你就自由了。」

  遠笑了笑,又側過身去,將雙手枕在腦後。

  「哲史,我有時會想,如果我們有靈魂的話,不知道死後會去哪裡?」

  「靈魂?」

  「靈魂就是……噯,算了,這太難解釋了,總之就是像意識之類的東西吧,有些人相信,死後意識還是會繼續活下去,就算沒有軀體也一樣。」

  哲史皺起眉頭。「我不懂,沒有大腦的話,意識要怎麼留存?」

  「那只是一種說法,以前的書上說的,至於是真是假就沒人知道了。」遠望向哲史。「你覺得呢?哲史,如果你有靈魂的話,你希望死後能去哪裡?」

  哲史皺眉思考了一下。「……我不知道,我甚至連靈魂的概念是什麼都不懂。」

  遠咯咯笑了起來。「我想也是,反正我也不太懂那是什麼──不過,我倒真的想過,如果我有靈魂的話,我最想去的地方是哪裡。」

  「你想去哪裡?」

  遠將一手伸直,透過天花板的吊燈看著自己背光的手。「我想回到過去,到那個人類還沒滅絕的年代去。」

  「為什麼?」

  「因為你是那個時代留下來的,而且是輸入真實人格所製造的從,我想,那時候說不定還有很多像你一樣的人吧。」

  哲史望著他。「也許吧,不過,搞不好也有很多像千重戶那樣的人。」

  遠又笑了起來。「那可就糟了,不是嗎?」



  第二天,哲史仍遵循千重戶的意思前去先知教團朝拜,哲史很清楚,千重戶一心只想殺死先知,由中心擊潰教團的勢力,這麼一來,他就能成為當今世上唯一掌管著所有機人的統治者。

  對千重戶來說,哲史只是工具,一個在所有機人中顯得比較高階一點的工具。

  而現在,他打算運用這個工具去扳倒他厭惡的人。

  通過教團總部的層層檢驗,哲史一如上次般順利地通過所有關卡,來到先知所在的接見室。

  先知仍端坐在台階上方,哲史看不出她的表情是悲是喜。

  「你應該知道我今天為什麼會來這裡。」哲史舉目說道。

  「是的,我知道。」先知回道,並輕輕抓起衣襬,往台階下走去,一路走到哲史面前。

  她是如此嬌小柔弱,哲史突然有股衝動,想一把將她緊緊抱住,他想保護這個女人,不知為何,這似乎是他長久以來一直刻印在他程式中的一種本能,似乎在很久以前,他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渴望,極度地希望能夠保護某個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人。

  儘管他早已不再記得那個人是誰。

  「跟我走吧,」哲史朝她伸出一手。「遠會在邊界等著,只要過了邊界,我們就自由了。」

  先知抬起那雙墨綠色的眼睛望著他,裡頭似乎盈著淚光,但哲史不確定那是出自悲傷還是喜悅。

  她沒有握住哲史的手,反而上前緊緊地擁住哲史。

  「唔……」

  一陣刺痛從側腹傳來,哲史低頭望著懷中的先知,一臉震驚。

  先知用力將短刀拔了出來,哲史看見那上頭全是白色的油性液體,那是屬於他這種生化機人的血液。

  白色的機油噴濺到先知的白色長衣上,看起來完全沒有弄髒她純白的一切。

  先知的眼中仍盈著淚水。「對不起,哲史,我知道你的目的,我必須殺了你。」

  「不……那是──」哲史按著腹部的傷口,感覺到體內的機制受到很嚴重的損壞。「你該知道的!你明明知道我是真心想帶你走──!」

  「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我不能違抗命令!」先知哭喊著。「我不能……我跟你不一樣──我不能違抗『他』的命令!」

  「他是誰?告訴我!是誰在掌控你?是誰!」

  先知猛力搖著頭,接著又舉起短刀,往哲史衝了過來,但這次卻被哲史一把擋下,他緊握住她細小的手腕,急切地望著她。

  「到底是誰要你這麼做的?你是人類!你根本沒有必要──」

  「我不是人類!哲史!」先知同樣迎視著他,哲史看見她的淚水早已浸濕了蒙面的白布,他幾乎可以看清楚她臉部的輪廓。

  很像是──

  「你該知道所有生化機人都不能違抗他的命令!不能違抗法則!」

  她用力甩開哲史的手,力道大得驚人,哲史很清楚,這不是出自她的意願,而他自己也並不願傷害她。

  但他不能死在這裡。

  他幾乎是反射性地伸出手,而那隻手臂在轉瞬間便彈了開來,露出皮膚下的金屬射擊裝置。

  而在那一瞬間,他看見先知笑了。

  她隨著巨響飛了出去,重重撞上她身後的台階,然後像葉片般滑落下來。

  機槍打掉了她半邊臉部,而她垂著頭,埋在自己紅色的血液裡。

  原本蒙在她臉上的白布早已垂落,哲史現在可以看見她的臉,也看得見她被打穿的機械身軀。

  事實上,她只有頭部被打造得非常精細,頸部以下的其他地方都是十分粗糙的機人素體,即使不需要細看,也看得出她絕對不可能是人類。

  哲史按著傷處,怔怔然地走上前去,短刀就落在他的腳邊,他輕輕地將其踢開,低頭望向那個機能即將完全終止的生化機人。

  「這全都……全是騙人的嗎?」哲史喃喃問道。「你說你看得見我的事,看得見未來……全是一場騙局嗎?」

  先知痛苦地搖了搖頭,鮮血從她口中湧出。「我……並沒有騙你──我真的……看得見未來,而這……這就是……屬於我的未來。」

  「但你是機人,你不可能看得見那種事。」

  先知虛弱地扯出一道微笑。「我是……我的製造過程裡,發生了一件很嚴重的錯誤,我是……一個瑕疵品,但那件錯誤……讓我意外獲得其他能力──即使是人類也未必能擁有的能力,然後……他發現了我的能力,讓我到這裡來……要我吸收其他勢力……好讓他……可以……」

  哲史單膝跪下,雙手緊握住她的肩膀。「他是誰?告訴我!他到底是誰?」

  先知綠色的眼睛迎視著他,而哲史覺得那眼神似乎有些熟悉。

  「哲史……如果你有靈魂的話,你希望死後能去哪裡?」

  哲史睜大了眼睛。

  先知抬起手,用沾滿血污的手指輕輕拂過哲史的臉。

  「我想回到過去,哲史,」先知眼中盈滿淚水。「回到那個人類還沒滅絕的時代……也許還有很多……像你一樣的人……」

  「……遠?──你是遠嗎?」

  先知沒有回答,僅是虛弱地微笑了一下。

  「回答我!這到底──」

  那隻染血的手無力地垂了下去,而先知的機械身軀也逐漸停止運作。

  「──遠!」

  那雙綠色的眼睛早已闔上,再也不會睜開了。

  哲史抱著她,久久不能言語。



  偌大的朱紅色房間裡,千重戶仍獨自坐在那張搖椅上,望著漆黑的格窗,此時已是深夜,玻璃格窗只映照著室內的模樣,窗外的世界則完全隱沒在一片黑暗之中。

  哲史的身影從千重戶身後的走道上出現,而他看來似乎極為疲憊。

  「我相信你已經完成任務了,哲史,」千重戶伸手去取一旁桌上的酒杯。「你不介意我提前慶祝吧?」

  「我不認為這有什麼好慶祝的,」哲史的腳步沒有停下。「遠呢?」

  「我跟你說過,別動不動就提那個機人。」千重戶將杯子舉到唇邊。

  哲史一把將杯子揮開,玻璃杯飛向一旁,擊碎在地面上。

  「你這是──」

  「遠在哪裡?」哲史粗聲說道。「我要見他。」

  千重戶淡色的眼睛冷冷地望著他。「你應該很清楚,他死了,而且是被你殺死的。」

  哲史一把拽住千重戶細瘦的手腕。「你為什麼這麼做?你明知道遠絕不會違抗你,為什麼還要他死?」

  千重戶揚了揚眼。「我說過,他讓教團的勢力日漸壯大,這不是件好事,而且我並沒有要他做得那麼過火。」

  「但他絕不會違抗你!只要你一聲令下,他隨時可以收手!為什麼非要他死不可!」

  「他是有缺陷的機人,」千重戶瞪視著他。「他知道太多他不該知道的知識,這會讓他的人工智慧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遲早會反過來傷害我們。」

  「你只是怕他傷害你,千重戶,你怕你控制不了他,你就是這樣,無法忍受有任何你無法掌控的事物,對吧?」

  千重戶望著他,沒有回答。

  哲史一把將他甩開,往門外走去。

  「你去哪兒?」千重戶站起身,高聲說道。

  哲史沒有回應他,只是逕自往前走去。

  「你不能離開我,沒有我,你什麼也不是!」千重戶說。

  哲史沒有停下腳步。

  「那個實驗工程已經成功了!」

  哲史灰藍色的眼睛一怔,他沒有走向電梯。

  「我相信你知道這件事一定會很開心的,所以我特地保留到現在才說,因為……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千重戶緩緩往前走去,而哲史幾乎感到全身像是凝結了一般。

  「沒錯,遠是因我而死,可是你也難辭其咎,」千重戶赤著腳走在地毯上,而哲史可以聽見他身上那件長袍的布料摩擦聲越來越近。「你不該指使一個只懂服從的機人違抗命令,那只會讓他腦內所灌輸的法則混亂,加快他的損壞。」

  「那你呢?」哲史說。「你讓他作你的性享樂工具,難道就不是在折損他的壽命嗎?」

  「你現在知道了,他其實有兩個身體,一個是聖女先知,一個則是你的朋友遠。」

  「遠……打從一開始就是為了那種目的製造的嗎?」

  「你要這麼認為,我也無話可說。」

  千重戶輕柔地從身後摟住哲史,將臉頰貼近他的背部。

  「放手,千重戶。」

  「難道你不想看看她嗎?她是個很可愛的女嬰……是用你體內的基因製造出來的。」

  「我……我不──」

  「要是你一走,她就是孤零零一個人了,即使這樣也沒關係嗎?」

  「我和她根本就沒──」

  「哲史,你想替她取什麼名字呢?」

  哲史注視著面前的電梯門,他可以立刻將千重戶甩開,永遠地離開這裡,他知道這裡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也知道自己並沒有法則束縛,只要他想,他可以去任何地方。

  他可以去報廢場尋找遠的屍體,找個地方,讓他像人類一樣安葬。

  他也可以立刻殺死千重戶,然後再自殺。

  他可以……

  「千重戶,她在哪裡?」他徐徐開口。「帶我去見她。」

  千重戶輕輕鬆開手,走到他身旁,挽著他的手臂。

  「你一定會喜歡她的,我保證。」千重戶笑道。

  哲史痛恨他挽著自己的手,痛恨他竟然可以在他面前笑得那麼開心。

  也痛恨他竟然指使自己去殺死遠。

  「不要為他而難過,那是他心甘情願接受的命運。」

  他閉上眼睛,然後再度睜開。

  「我想回到過去,到那個人類還沒滅絕的年代去。」

  他只能衷心期望,遠的靈魂真的到達了那個他想去的地方,到達那個再也沒有人能控制他的地方。

  若他們真有靈魂的話。

  電梯門開啟,他隨著千重戶步入了電梯。

  與焉降落。


End




【附記+碎碎唸】

仔細想想,這系列每篇的便當好像都是哲史發的(靠),這傢伙殺人如麻啊!憑什麼可以活那麼久!(爆)

總之這章又死人了實在是很悶,而且千重戶這個反派還活得好好的,他要到【体】這篇才會死,整個就是覺得那篇我幹麼那麼早寫。

大致上,哲史系列應該算是結束了,雖然我以前有想過哲史的人格到底是來自哪,不過仔細想想那部份寫起來應該會很無聊,我不是很想寫(毆),所以還是到此為止就好了,然後小遠他掛點之後真的就時空回溯去以前的時代了,大家不要為他太難過(沒人說難過啊(巴

會有哲史與他不歡樂的夥伴們這系列故事,真要追溯起來的話,大概就是因為我以前很喜歡【攻殼機動隊】和【機魂末世錄】這些動畫,然後同時期我也看了【Chobits】和【螺子】這些作品,我想將我以前迷戀這些作品的時期作一個總結,寫個跟機器人有關的故事,所以就有了這個哲史系列,不過事隔多年,我對科幻風的故事其實已經沒什麼愛了(竟然),因此我也一直沒把這坑填完,後來是因為我正在數我到底還有幾坑該填沒填時,覺得每坑都太大無法在短期內填完,只好先把比較小坑的填一填,而哲史就是比較小坑的那種,於是我就趕快(喔好啦,其實沒那麼快)把這坑填平,換句話說,我把這故事寫完只是出於我覺得有債得還的心態使然,我對這故事其實執念並不算很高,所以也寫得沒那麼熱情這樣。(毆)

無論如何,今年我總算把一坑填平啦(雖然這坑並不怎麼大),接下來大概就是邊想暑假場要出什麼題材,然後邊填去年(跟前年)留下來的坑這樣,希望可以在世界末日前填完(2012年的意味),不過,當然只是希望而已。(巴)

留言

  1. 「哲史,你該知道我的人工智慧不像你那麼高等,除了服從人類的命命之外,我什麼也不會。」

    遠你念錯台詞了!(爆)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