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怪客】火車上的病嬌



在去年我家電視還沒壞掉的某個下午,因為我很無聊所以就轉電影台來看,無意間轉到一台正在播黑白片,由於是HBO、Cinemax那類沒廣告的頻道,也因此我一開始並不知道這部片是演啥,只看到場景是一個晚宴之類,然後有一堆男人都穿西裝燕尾服之類的,看起來賞心悅目,於是就定在這台沒轉掉(竟然)。

接下來不知為何,鏡頭轉到兩個男人共處一室,其中一個已經爛醉,躺在沙發上,另一個則催促他將儀容整理好趕快出門,爛醉的那個起身弄自己的領結,而另一個看不慣他慢吞吞,就直接伸手替他把領結調整好,然後將他帶出房門,叫車送他走,這時女主角走了出來,覺得兩人之間似乎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而留下的那個男人開始向女主角解釋,而到了這時,我才突然意識到,這部電影其實是來自一本我曾看過,而且一直都非常喜歡的小說。

就是派翠西亞‧海史密斯的【火車怪客】。

我必須要承認,在我初看到以上片段時,我原本還以為這是一部同志片,兩個似乎水火不容,卻又有點狀似親密的男子,疑似共同保有什麼秘密,而女主角則徹底自外於這兩個男人之間,怎麼看都很可疑,不過也因為他是黑白片的關係,所以我想說那年代應該還算保守,不太可能真的是同志片,果不其然,這其實是希區考克的一部驚悚犯罪電影,並不是同志片,但由於這部片的原作關係,所以事實上,我原先的誤會也不全然算是場誤會。

後來我查了重播時段,又把電影版的【火車怪客】從頭看了一次,看了電影版之後,發現好像有很多設定跟情節都跟我印象中的原作不太一樣,有鑑於當年書是借來看的,手邊無書能回味或比對,於是我又衝動消費,去網拍敗了原作回來(還順便失手下標了溫西爵爺,不過這是另一個故事了),將原作重新拜讀過一次後,我才終於確定我對原作的印象是沒錯的,電影和原作的設定的確大不相同,電影最後選擇的是一個好萊塢式的、符合主流期望的圓滿結局,壞人自食惡果死去,好人則全身而退,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他是一部即使現在看也很有趣味與驚悚度的電影,只是跟更加黑暗深沉的原作比起來,以今日的眼光來看,其實是多少有點相形失色的。

當然在【火車怪客】甫出版的昔日,他其實名氣是遠不如希區考克這位大導演的,當年希區考克將此書改編為電影,原作倒算是沾了他的光這樣,只是當然經過歲月的流逝,今天我們或許比較難在一部黑白老片中得到夠多的驚悚與驚奇,但我們卻還是可以在一本小說中看見作者所描繪的那種深沉的不可測,小說在今日看來,當中對於罪惡與道德界線的曖昧交織仍足以令人著迷,在電影中,兩位男主角一善一惡的對比如此分明,但在原作中,兩人卻像是分居在不同軀體中的傑克爾與海德,似乎彼此厭斥,卻又難分難捨。

【火車怪客】的故事,始於兩個在火車上偶然結識的陌生人,蓋伊是個前途光明,卻苦於紅杏出牆的妻子不願跟他離婚的有為青年,而布魯諾則是個厭惡父親的紈絝子弟,他們在火車上相遇,隨口聊了幾句,發現彼此的生命中都正好有個討厭的人,於是布魯諾提議,他們可以互相去殺死對方最討厭的人,因為他們的交集僅在火車上偶然交會,沒有人會知道他們曾經見過,也沒有人會知道他們的約定,兇手與被害人之間沒有任何關聯,這會是一樁完美的謀殺,而且聽來也似乎可行。

但蓋伊不像布魯諾那麼瘋狂,他是個正經過活的一般人,於是他斷然拒絕了這個提議,下了火車後,他也就把布魯諾這個人給忘了,但在不久後,他卻突然收到妻子在出遊時莫名被不知名人士殺死的消息,蓋伊擁有不在場證明,人也不是他殺的,此事完全賴不到他頭上,但他卻立刻意識到,兇手會是誰。

此後,蓋伊的事業與新戀情一帆風順,但前妻橫死的事實卻像陰影般跟隨著他,而神出鬼沒的布魯諾也在這個時候再次出現,用盡各種陰魂不散的方式提醒他,他必須去完成那個他當初沒有答應的約定。

故事進展至此,電影和小說的劇情差距其實並不算太大,但分歧也就此開始。

電影版的蓋伊,儘管受到逼迫而必須持槍前去潛入布魯諾父親的房間,但他並沒有殺害對方,反倒試圖向對方表示布魯諾的企圖,然而,此舉卻被布魯諾提前察知,布魯諾威脅要殺死他,而另一方面,警方也仍然懷疑蓋伊的前妻之死是蓋伊幹的,最後蓋伊決定和布魯諾相約見面攤牌,而警方也一路跟監,在兩位主角的一陣扭打之後,布魯諾死於倒塌的遊樂設施之下,而目擊者也指出殺死蓋伊前妻的人其實是布魯諾,蓋伊就此擺脫了邪惡的布魯諾的糾纏,從此和女友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電影版的故事就到此結束了,邪惡終滅亡,好人則始終得以保持著清白,但原作小說的故事卻是又往下拐了一個彎,直往更深沉且無法回頭的終局一路駛去。

小說在今日看起來,其實敘事節奏算是頗慢的,而且外在事件不多,最主要是以描述兩位男主角的心理狀態為主,這點可能會讓部份讀者覺得這本書有點悶,但這種缺乏刺激驚悚事件,反而集中全力描述主角心理層面的寫法,正好讓整本書的敘事烘托出一種非常耽溺的氣氛,在這裡,沒有絕對的惡,也沒有絕對的善,兩個主人翁對彼此的情感極為複雜,在道德的那一端,他們水火不容,但在罪惡的這一端,他們卻又相依為命,甚至幾乎可以說是相互依戀。

【火車怪客】無疑是一本懸疑犯罪類型的小說,但他其實也可以算是一本變相的愛情小說,小說中對於布魯諾與父親之間的仇恨從何而來並未明提,只說他父親認為他精神有病,且引以為恥,但另一方面,布魯諾和母親之間卻極為要好,布魯諾擁有對衣著的敏感品味,對賣弄性魅力的女性極為厭惡,雖然他也對蓋伊的女友有好感,但他顯然更樂於親近蓋伊,他對蓋伊的情感幾近偏執,但他沒有能力去對蓋伊這樣的人釋出正常的友情,他希望蓋伊開心,而他對蓋伊示好的方式就是跑去殺了他的前妻,並且對於蓋與自己擁有共同的犯罪祕密而感到快樂,因為這讓他與蓋伊之間的關係能夠更加親密。

  布魯諾拿起白色針織領帶,其中央有一縱貫的紅色細長條紋。

  「一開始是要替我自己買一條的,但我要你收下它。我的意思是只給你用,這是送給你的,蓋伊。」

  「謝了。」

  蓋伊感到上唇一陣令人不悅的扯動,突然心想,他可能是布魯諾的情人,而布魯諾帶了禮物,一個和平的贈禮,來送給他。

【火車怪客】一書無疑地擁有隱晦的同性戀色彩,但電影改動雖大,倒也不見得算是完全和諧了原作的這部份,電影其實多少還是有點暗示到布魯諾對蓋伊有著非理性執迷的情感,但描寫得不是太深,而且電影的蓋伊自始至終都認為布魯諾是個惡棍,但原作的蓋伊雖然討厭布魯諾,可是到了後來他其實也有點被布魯諾的病態執戀拉下去了;電影版給人感覺只是個神經病惡棍一直在糾纏一個清清白白的好人,但小說中的善惡分野卻不是那麼分明的,而是善的那一方不斷被扯進惡的那一邊,到了最後,原該屬於善的那一方也不再那麼排拒他內心黑暗的那一面了,電影是一場善惡分明的精彩對決,而原作卻是時時提醒你,每個人內心都有那個黑暗的角落,而你永遠不知道暗影深處潛伏著什麼樣的怪物。

有鑑於本人從十年前就是個極不理性的海史密斯粉屍,所以要我說的話,我當然會說原作比電影更有可觀性,不管你有沒有看過電影版,原作都是不容錯過的,包括這部【火車怪客】在內,我也已經看過三部由她作品改編而來的電影,但三部給我的感覺都沒有抓到原作那種深沉執迷的味道,雖然每部電影版其實都沒有放過原作關於同性戀暗示的部份,但整體劇情上的改動卻都失掉很多那種耽溺的氛圍,即使是這部由創造許多經典名片的大導演希區考克所拍的【火車怪客】,也一樣沒有完整抓到海史密斯那種犯罪與愛戀交織的病態感,不過,以個人觀點來看,【火車怪客】在其他由海史密斯作品改編而來的電影之中,也已經是極具可觀性的一部了,就算他其實沒有完整抓到原作的韻味,至少是希區考克導的,光這點也就夠本了。(不是這樣說的吧)

【火車怪客】屬於海史密斯早期的作品,在本書中,我們已經可以窺見海史密斯筆下那個不道德且耽溺罪惡的禁忌世界,但到了故事末尾,作者仍然給了我們一個合乎社會道德規範的結局,我們看見主角跌入罪惡深淵,也看見他其實對此沒有太大抗拒,但他最後仍然遵循了道德良心,回到我們的世界來,作者在這個時期其實還不算是放得很開的,一直到她後來的雷普利系列,她才讓我們看到為惡者可以多逍遙法外,殺人如麻卻無人察知,當然,這是一個有悖社會正常規範道德的書寫路線,然而我們知道,現實中的確存在著多年未解的懸案,小說家不願給我們一個正義終得勝的美好童話,而是冷酷地直指現實的可能性,並且時時提醒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稍一輕忽便失足墮落,那道脫離規範的界線,並不如我們所想像得那麼遠。

另外,關於【火車怪客】的電影版,有個跟作品無關,但事後看來卻頗奇妙的巧合,在電影中飾演蓋伊的演員法利‧格蘭傑,實際上是雙性戀者,而飾演布魯諾的勞勃‧沃克則年僅三十幾歲就過世了,雖說純屬巧合,但對應到原作卻反倒隱約有種奇妙的呼應,所謂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大概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最後附上【火車怪客】當年的電影預告&網路上的同人自製版(高清畫質)預告: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