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History】沒人說想看卻硬要貼的自創黑歷史(超長注意)



我也想去看夏卡爾展。(那為何要畫這個)

※上圖與本文沒有關聯。

這個本來是在噗浪上看到C米在聊自創,也跟著一時興起想來聊自己自創的原點,但是黑歷史回想到後來實在是很超長長到不行,所以就想說乾脆整理成一篇文章好了,雖然沒有人說要看,但我還是硬要來羞恥PLAY這樣,從今天開始我要來加入羞恥PLAY聯盟!YAY!(沒有這東西)

總之說起來有一匹布那麼長,所以我把自創史粗略分成以下幾個時期,考試不會考(廢話),所以隨便看看就好。

◆故事書時期:

小時候很喜歡人魚公主之類的故事,看了一堆跟人魚有關的故事書跟動畫跟電影等等(不過我當年並沒有看過敵視你的版本),但是因為很不能接受人魚公主的下場,所以就開始走上了自編故事之路,當時常常會模仿故事書的格式,一頁畫圖,一頁則把人魚公主的故事拿來抄,最後把它用釘書機釘成一本這樣,當時的我很喜歡畫圖,也很喜歡編故事,後來發現漫畫這種東西可以一次滿足兩種需求,所以我就決定改變路線來畫漫畫,就這樣開始了漫畫之路。

而在照抄故事書的那段時期,我看了一堆悲慘至極的世界兒童文學名著,像是【法蘭德斯之犬】、【賣火柴的小女孩】跟【鹿苑長春】之類的,跟他們之間的仇也是那時就結下的,不過這是後話了,在此暫且跳過不提。

◆八格漫畫時期:

開始決定要畫漫畫之後,首先就是分鏡的問題,不過當時我只是小學一年級生,分鏡神馬的都是浮雲,所以我當時分鏡都是照四格漫畫的模式,把一頁分成八格,但是內容卻是連環漫畫,畫完之後也是一樣用釘書機把它釘成一本,也因為這樣,所以我曾經有一段時間非常地擅長使用釘書機(什),好像還曾經企圖買把釘槍之類的,不過當然這個野望沒有成功,而當時我當然沒有什麼留印刷出血線的概念,所以我畫完一頁漫畫後,還會在邊邊用彩色筆畫一堆點綴這樣。

在開始畫漫畫之前,其實我的編劇能力僅停留在照抄故事書的階段,但自從開啟了漫畫之路後,我終於畫出一篇我自己原創的漫畫,那篇漫畫的名稱叫【鬼弟弟】,內容是講一個被車撞死的弟弟死後仍然很想念哥哥,於是變成鬼回來找哥的故事,有鑑於當年我看的漫畫不知為何主角都是戴眼鏡的(大雄、柯南、亂太郎那類),看起來眼鏡仔好像滿好畫的(眼睛部份就畫一個框中間一個點),加上當時看到一個廣告,裡面有個戴眼鏡的小學生長得很可愛(竟然),所以我所畫的這對兄弟倆也都是戴眼鏡的,現在憑微薄的印象所復原的照片如下:



其實他們應該是有鼻子的,不過我忘記我當年鼻子是怎麼畫的,所以就這樣吧(喂),他們的名字分別是叫志文(弟)跟志武(哥),我當時還很猶豫是不是要讓哥哥叫志文,因為文+武這樣順序好像比較對(什麼鬼),但是我比較喜歡弟弟,所以就還是讓弟弟叫志文(關聯何在),雖然現在看起來,他們根本就長得差不多,我也不知道我當年是喜歡弟弟喜歡個什麼鳥……

當然,當年我還是個天真無邪的小學一年級生(也有可能是二年級,不過沒差啦),那時我還不知BL為何物,也不知道世上有個很邪惡的東西叫兄弟愛,所以這個故事後來的結局是哥哥跟一個路人女結婚了(之所以說是路人是由於我現在完全想不起女主角的長相或個性),而跟哥哥感情很好的弟弟最後則去投胎,比較恐怖的是弟弟最後投胎轉世成哥哥的兒子,現在想想,雖然我在畫這個故事的時候全然不知世上有BL的存在,但這個故事怎麼想都覺得很基基到不行(爆),印象中那個弟最後還是因為身為陰的東西,待在人間會跟陽氣不調合之類的,所以才被硬逼著去投胎,怎麼越想越糟糕……

至於當時會畫出這麼靈異的故事,我想有頗大原因是因為當年的連續檔風氣使然,以前的八點檔像【包青天】或【施公奇案】之類的,都有很大程度的怪力亂神情節,而我在看了這些連續劇之後,就跑去找了他們的原作來看,然後發現原作其實沒有TV版歡樂(噴),也因為當時看的都是這些鬼鬼怪怪的東西,所以也導致我常常都畫出一些人跟人外生物或鬼怪相處的故事,在上面那鬼弟物語之後,我持續還畫了很多眼鏡男跟人外生物生活的故事(為何是眼鏡男),像是會說話的貓或是會變成人的蛇或烏龜之類(為何是烏龜),不過大部份都沒有畫完,現在我比較有印象的還是只有鬼弟的那個故事,其他不是沒畫完,就是單純照抄八點檔的東西,由此可見,我的編劇原點是來自八點檔,這可以解釋為何我現在寫的故事都如此狗血。

◆古裝漫畫時期:

這時期我終於開始會畫連環式的分鏡,不過我忘了轉捩點是什麼,可能單純只是因為我嫌四格式分鏡太小格,由於深受古裝劇的影響,所以這時期我畫的幾乎都是古裝,然後角色也都莫名會一些武俠的招式之類的,這時候我大概是小學三~四年級左右,因為我媽嫌我畫一堆紙都亂丟,所以她要我乾脆直接買一本素描本畫在上面就好,於是這時期我就開始屯積很多空白素描本來畫,但是這時期我仍然是沒有打草稿的觀念,也因此我用掉了很多的立可白,我現在腦袋有點不正常大概就是那時吸入大量毒氣造成的。(少牽拖)

當時因為我很喜歡【落第忍者亂太郎】這漫畫,所以也想來畫個三人組的故事,於是我就畫了一個故事背景發生在寺院的漫畫,主角是三個被丟棄在寺院門口的孤兒,雖然他們是同一天被拋棄,但他們並不是兄弟,總之他們三個就在寺院裡長大,不過卻沒有跟著出家,因為我小時候覺得光頭很醜,所以就不想讓他們出家(毆),而這三個孤兒的長相照我印象中還原的照片如下:



設定上,這三個孤兒身上都有著龍的力量,最左邊那個毫無反應就是個娘砲,他的屬性是水龍,而最右邊的馬尾男則是個貓妖,他非常討厭狗,被狗嚇到的時候會暴露原形,屬性是風龍,至於中間那個則是主角,他是火龍,雖說是主角,但我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他長什麼樣子,事實上這故事完全是因為我想畫馬尾貓妖才畫的,另外兩個角色在我心目中根本就不重要(毆),所以這故事最後沒有繼續畫下去,順帶一提,這故事的名稱叫【龍的傳人】(沒人想知道謝謝),原本好像還想加個地龍之類的,但因為後來不想畫了,地龍也就這樣胎死腹中。

◆古裝漫畫時期分支〈性轉換時期〉:

我很小的時候就注意到一件事,大多數人小時候畫的圖,通常都是畫跟自己性別相同的人物會畫得比較好,因為同學們也都是女生就喜歡畫女生(公主啦仙子之類的),男生就喜歡畫男生(戰士或士兵之類的),所以我就覺得我應該要及早學會畫不同性別的人物才行,也因此我從小畫的主角都是男角居多,但是我又覺得我的男角畫得不好,所以我就想,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把男角畫好呢?最後聰明的我就想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只要畫個長得很像女生的男角就好了!而這個我當時覺得簡直是天才的想法,就這樣徹底誤了我的人生……導致到現在我畫的男人還是娘砲至極……

而幸運(?)的是,古裝類的男角都是長髮披肩,所以我可以很徹底地實行這個「畫出長得像女生的男角」的計畫,當時,我看了【亂馬1/2】,還有一個改編自西遊記的華語漫畫(這漫畫我已經忘記名稱,只記得當年它在國語日報上連載),裡面有著令人YOOOOOOOOOOOO的性轉換情節,加上我本來就很喜歡【落第忍者亂太郎】裡的女裝情節,所以我就開始畫一些關於男主角被性轉的故事。

這部份我現在勉強還有印象的只有兩個故事,其中一個故事名稱很鳥,叫【陰陽小子】,主角是個古裝公主頭男,他原本想上終南山還什麼山學習武藝,但是卻很衰洨地被邪術打中,雖然很幸運地沒有被打死,但卻莫名產生了會變男變女的體質,也因此他沒有辦法再習武,就又下山去了,下山後他不學無術外加遊手好閒,專用正妹的外表來騙財,也因此有了很多仇敵,在被仇家追殺的時候他結識到一個武功高強的大俠,為了讓大俠保護他,所以他就從此纏著大俠不走。

而在當年,我仍不知BL為何物,所以儘管這是一個聽起來十分有BL潛能的故事,但性轉男跟大俠仍是沒有搞在一起的,後來大俠出現了一個很正的妹妹,所以妹妹就理所當然跟性轉男在一起了,這故事事實上也沒有畫完,差不多是在妹妹出現不久後,我就懶得畫了,前面也說過,我的編劇原點是來自八點檔,而八點檔總會有男女主角成雙成對,所以我不管畫什麼都會幫男主角安個配對,就算是很路人很無存在感的女角也好,但在這個故事中,性轉男有了大俠妹當官配,但大俠卻完全不近女色,我也想不出有什麼配對可以安給他,所以最後就沒有繼續畫,現在想想,要是我當時就知道BL,也許這一切就會不一樣了(?)

另一個跟性轉有關的故事,幸運的是我現在已經想不起原名,故事內容是關於一個盲眼的流浪劍客,他在多年前跟人決鬥時遭到對方暗算,拿毒粉灑他,導致他失明,後來他失蹤了很長一段時間,再出現時卻是個戴著墨鏡而且性格變得不太正經的怪異劍客,這時他遇到一個被追殺的年輕人,於是他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但又被人家暗算,對方向他發邪術,被追殺男為了保護他就替他擋,結果被追殺男就被邪術性轉了,之後他們就一道旅行這樣,這故事我當年沒有畫完,事隔多年後,我把它的架構又整理過,寫成了一篇小說,把它重新安了個篇名叫【陰陽變】,雖然我覺得我在武俠小說的造詣上實在是不太高明,但大致上這故事還是很搞笑的。(毆)

◆原創角色確立時期:

前面說過,我初次畫的原創漫畫,主角就是個眼鏡仔,等於說我開始畫漫畫的原點就是眼鏡,雖然一開始只是單純在模仿別的漫畫主角,但後來我畫的眼鏡男也越來越全新進化,變得稍微有自己的特色一點,雖說那個第一篇自創漫鬼弟物語是已經結束了,但我仍然很愛畫長得像主角兄弟那樣的眼鏡仔,甚至會讓同一個眼鏡仔以不同的設定與名字出現在不同的故事裡,這時期我開始試著在這個眼鏡仔身上加些比較不同於其他漫畫角色的特徵,讓他變成長髮綁緞帶之類的(竟然),於是他就變成了下圖這樣子:



如圖所示,左邊那個拿蛇的是長髮眼鏡仔,而右邊那個被貓巴在身上的則是我當時自創的另一個角色,他是長髮眼鏡仔的學長,跟長髮眼鏡仔同居在一起(居然),不過這時期我仍然是不懂BL的,所以他們之間的關係很純潔,什麼也沒發生過,當年由於我開始迷上金田一之類的偵探漫畫,所以這對學長學弟其實是一組偵探+助手的組合,學弟在遇到案件的時候會性轉成頭腦非常好的美少女偵探,而學長雖名義上算是助手,但根本無三小路用,而且他並不知道這個女偵探就是他學弟,所以他還一直暗戀著這個女偵探(不過當然都追不到就是了),至於女偵探的長相則是這樣:



如果你覺得她有點眼熟的話──沒錯!她就是在這篇全彩漫畫中出現過的惡魔姊姊!她是我人生中第一個完全自行原創的女角,在此之前的女角我都是學人家的髮型或是造型之類,但是她的外型都是我自己想的,雖然現在看這造型也沒什了不起,但對一個小學生來說,這已經是件很威的事了!(爆)

儘管這個馬尾娘在我的自創生涯中擁有非常里程碑式的地位,但事實上她在我的自創故事中存在感卻一直很薄弱(毆),不是淪為男角的性轉VER,就是當惡役被宰掉,因為我一直以來都是畫(很娘的)男生當主角,事實上我也比較喜歡畫男角,所以就算生了個原創女角出來,我也不知道要把她安在哪裡,只好讓她在各個不同的故事中流浪,而到了後來我迷上BL之後,她就更沒有登場的機會,就這麼消失在我的生命之中。(巴爛)



↑多年後再畫這女角的樣子(請不要舊圖重貼(毆

然後差不多同時期,我創了一個不太重要的配角男,他是上面那個學長的朋友,長得像這樣:



這個墨鏡男基本上是我故事中要用到配角時專門出來跑龍套用的,因為畫他不用想眼睛長啥樣,畫個墨鏡就好很方便,事實上他也跟上面的馬尾娘一樣,多年來一直以不同的設定出現在我的自創故事中,因為本體是墨鏡,所以他從最初的龍套男發展到後來,竟然莫名變成女角(爆),總之我最近一次畫到他的時候,他的設定是一個戴上墨鏡就會被誤認成男人的女人,不過她雖然很MAN,但仍然是喜歡男人的。

◆BL啟萌時期:

我開始萌上BL作品約莫是在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但事實上我在那之前就知道有BL漫這東西了,只是當年第一本看到的就是那種非常官能性又很多湯湯水水(什)的BL漫,看到一半就覺得實在有點不太蘇湖,就拿去還了,當時對於糟糕BL漫的感想只是很色又沒笑點,一點都不好看(巴),但後來我看了小浪詔子的【像我們這樣的男孩】,那是一部非常純情的BL漫,主角從頭到尾都只是在暗戀他同學而已,而且內容超多笑點,我看了它之後才赫然發現,原來BL漫也可以不用很色很湯湯水水,而且可以很歡樂,所以我就從那個時候開始找歡樂向的BL漫來看,我看了樹要的【小偷與刑警】,以及藤珠希的【精靈日記】,都是那種歡樂而且完全在尺度以內的作品(雖然看現在的樹要應該完全想像不出他也有畫純情漫的時期),但是歡樂向的總有看完的時候,於是後來就一路越看口味越重。(竟然)

這個時候,我發現,原來只要把女主角改成男的,那就會變成BL漫了!我就覺得:什麼嘛這很簡單啊,我也會畫!於是就這樣開始畫下去了,誰知道從此變成一條不歸路……

當年畫的第一篇BL漫,是一個非常重口味的故事,不過我當時看的糟糕BL漫仍不多,反而是看了一本關於婚外情的直向H漫才決定要來畫BL漫(為何),也因此我畫的體位都是錯的(靠),故事的內容是關於一個叫用留的攻跟一個叫米因的受,他們的名字只是我隨便把兩個筆畫少的字亂數湊在一起的結果,所以這兩個名字看起來會很奇怪也是理所當然的事,米因跟用留是同唸一所高中的同學,而米因一直暗戀著用留,一直想把情書送出去卻又不敢送,後來兩人在大雨中確認了彼此的心意(大雨情景這個明顯是受到瓊瑤奶奶的荼毒),之後就搞在一起,搞在一起之後,突然出現了一個女人,自稱是用留的未婚妻,但後來未婚妻還是搶不過米因,所以她就退出了,之後用留跟米因又快樂地搞在一起,但是米因卻在一次意外中被車撞死了,用留非常地傷心,多年後他出社會工作,突然有一天公司來了個正妹新人,長得竟然跟米因一模一樣,於是用留上前跟她攀談,THE END。

這個故事充滿了八點檔式的濫觴,到現在其實也還是有很多連續劇或電影的劇情差不多就是這樣,後來我國高中時代有試著把這故事再重製一次,米因的名字沒變,用留則改成阿留,但內容太白癡(主要是米因娘砲到一種非常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所以沒畫完,何況這麼重口味的故事畫了也不知放哪才好,就只好不鳥鳥之。

米因極娘砲示意圖(出自國高中時代的重製VER):



後來我把重製VER翻出來研究了一下,發現其實不只米因娘砲,其實阿留他也是娘的,而且米因也只有剛開始是受,後來阿留還常常被他肛,足見我當時也沒有什麼攻受的觀念(雖然這好像不算是壞事)。

畫完BL漫之後,我開始試著要來挑戰比較西洋風的故事,前面說過,我小學時喜歡看偵探漫畫,到了小五小六的時候則開始喜歡上一些連續殺人狂和盜賊之類的作品(不過我仍是討厭啞呻螺瓶的),於是我就想說「嘿!我可以來畫個連續殺人狂的故事!」所以我就抓了那個我以前就很愛畫的眼鏡仔來當殺人狂,又創了一個男配角來當正義一方的角色。

但這個眼鏡殺人狂的設定其實還挺奇幻的,簡單說他就是個像死神一樣的角色,晚上總是穿著黑斗蓬拿著鐮刀,用笛聲引誘小孩到自己的住所,再把他們宰掉,而他白天就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當年英文不好的我(其實現在也沒好到哪去)還特地查辭典想幫這個角色取個SO酷炫的英文名,最後我決定叫他瑞竇斯,這個名字是從"Riddle"(謎)延伸而來的(雖然事隔多年後這名字現在看來也變得很菜市場)。

至於這個站在正義一方的男配角,反正是個配角,所以名字就隨便取取叫丹尼斯,他是瑞竇斯的同事,但他隱約覺得這個瑞竇斯怪怪的,不知何故好像所有的男人女人看到他都會迷戀上他,丹尼斯是唯一沒被迷惑的一個,所以就暗地裡調查他,結果被瑞竇斯發現,於是他就被瑞竇斯抓去滅口,最後瑞竇斯仍然逍遙法外,成為一個永遠沒有人能抓到他的殺人怪物。

本來的確是要這樣子畫的。

但是我畫到後來,不知不覺就越來越喜歡丹尼斯這個原該是免洗配角路人役的傢伙,畫到後來我甚至捨不得他死了,結果就只好緊急把故事超展開,原來這個瑞竇斯其實是個墮落的天使之類的,他殘存的良善本性被封印在一塊巨大冰塊裡,而變態殺人狂的狀態則是墮落後邪惡的一面,最後我為了不讓丹尼斯死掉,就不擇手段把他變成BL,讓他在快要被瑞竇斯宰掉時對他告白,而瑞竇斯在感受到愛情的喜悅(???)後,邪惡的一面就瓦解了,變成一道光芒消失,善良的那一面則擺脫了封印,多年後再次跟丹尼斯相遇,THE END。

這個故事我在過了數年後,曾經有再把它整理過重新畫成一篇漫畫,名稱叫【哈默爾慶典】,不過那時我分鏡還是很爛,只會畫大頭特寫,內容除了兩個男主角仍然保留之外,該改的都改得差不多了,那時我英文有比小學時好一點了,所以也把兩男主角的譯名稍微小改了一下,瑞竇斯變成瑞多,丹尼斯改了最後一個字叫丹尼士(筆劃變更少),故事內容把原本超自然的部份全部改掉,變成一個比較合理點的懸疑故事,當時因為我喜歡上【藍鬍子】之類的血腥格林童話,所以重製後的版本也變成一個藍鬍子式的故事,眼鏡仔主角瑞多仍然是個連續殺人狂,不過變成了一個貴族,而第二男主角丹尼士則是他的醫生,瑞多是個嚴重的妹控,因為童年痛失愛妹,所以長大後就一天到晚去孤兒院搜括金髮蘿來當自己的妹妹,但是一等到她們長大之後,他就覺得妹妹不再可愛了,於是就一一把她們做掉,他的醫生丹尼士覺得事有蹊蹺,就開始私下調查瑞多,最後得知真相,瑞多捅了他一刀後便逃走了,而丹尼士很幸運沒被捅死,傷癒後他又遇見瑞多,不過這次瑞多就沒再打算殺他了,THE END。

而在重製VER中,瑞多跟丹尼士是長這樣子(旁邊的女角是妹妹):



丹尼士(比較正經的)特寫:



這個重製後的漫畫,當年其實是拿去投稿用的,不過想嘛知道這種分鏡鳥到靠杯又不會畫背景的漫畫當然不會被選上,又過了數年後,我開始寫網文,於是就把這個故事重寫成小說,而篇名則是沿用這故事最早的名稱,叫做【吹笛者】,故事跟重製版漫畫的內容差不多,甚至連結局都一樣,只改了一些人物外型的設定跟角色細節上的設定,原本瑞多的髮型如上圖所示,而且設定是金髮,但寫成小說後我就把他改成捲毛,髮色也改成比較偏紅色,長相如下圖:



至於丹尼士,多年來他的外型設定完全沒變,就是個黑髮馬尾男,多年後重畫他的長相如下圖:



丹尼士你變帥了!(不要自己說)

小學的最後一年,因為我開始迷戀上某個卡通裡的魔男,所以就試著來畫個有魔男出現的故事,內容的前兩頁如下:





總之這故事一開始的內容大略是上圖的長髮魔男為了要引起暗戀的男人(也就是上圖的短髮魔男)注意,所以為亂人間,結果慘遭短髮魔男施法封印,然後過了N百年之後,有一對雙子姊弟魔法使要去某個叫光殿的地方解放長髮魔男的力量之類,至於他們為何要解放長髮魔男的原因,我已經完全失憶了,現在只記得雙子姊弟好像是上面那個短髮魔男的後代,故事的主角事實上是雙子姊弟中的姊,沒記錯的話,這疑似是我第一次試著以女性作為主角的故事,女主角的長相如下圖:



以現在的標準來看,我覺得我那時畫的乳仍是不錯的(不要自己說),不過由於我當時完全只是為了想畫魔男才畫這故事,所以主角是女的讓我覺得很痛苦(巴),完全沒有動力再畫下去,也因此這故事畫沒幾頁就無疾而終。

◆少年漫畫時期(花瓶女角量產時期):

這時期主要集中在我國高中時代,由於小學時期我就很喜歡寫作文,所以國中時代我也仍然有在寫一些毫無內容可言的糟糕小說自娛娛人,但後來我決定要專心投稿漫畫,所以國二以後就中斷寫作很長一段時間,這時期我看了一堆JUMP系的漫畫,發現原來少年漫裡面也有很多美男!於是我就決定來投稿少年漫,開始研究少漫該怎麼畫,這時期雖然我還是會畫BL,但都是畫好玩的塗鴉居多,幾乎沒有完成任何一篇與BL有關的漫畫,主要還是以投稿少漫為主,而少漫不外乎就是關於戰鬥或少男少女的邂逅,所以這時期我違背自己的喜好畫了很多少年少女的故事(但事實上我只想畫少年),也因此當時我畫出了為數眾多的花瓶女角,女角都是負責被抓走,然後男主角去把她救回來這樣,不然就是永遠都會莫名其妙地愛上男主角,並對男主角展開瘋狂追求之類。

但說到少漫,我根本就不會畫什麼打鬥場面,也對運動類型的故事完全不在行,所以我就走上了邪道,決定來專攻後宮類型的故事,初次畫來投稿的漫畫,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那個故事的名稱叫【藍調】,不過內容跟爵士樂完全沒有關係(巴爛),主角是個開書店的眼鏡仔(藍調是店名),在店裡對一個女客一見鍾情,但是卻一直遭受各方阻撓(被其他女角攻略)導致他攻略對方不能,最後他好不容易才告白成功,而對方也表示很喜歡他,於是最後他們就一起手牽手逃避其他(想吃掉男主角的)女角的追殺。(好怪的結局)

而在當時,我仍然是沒有印刷出血線概念的,所以分鏡跟整個作畫格式問題都很大,故事也一整個莫名其妙,這樣的故事會選上才有鬼,所以後來我又畫了一篇新的故事來投稿,主角是個普通的男國中生,暗戀校內的校花,但卻被眼鏡仔友人的妹妹從中作梗,眼鏡仔的妹妹是個還在唸小學的雙馬尾蘿莉,因為不甘將主角拱手讓人,所以許願讓自己變成性感正妹,而她的願望也莫名實現了,而在同時,又出現了一個喜歡主角的BL男,BL男和蘿莉都是非常強勢的追求者,而主角則是個一整個沒出息又很容易動搖的軟派野郎,到最後校花終於表明立場也要來搶主角時,主角卻已經被蘿莉給攻略走了,最後在一團混亂中,故事邁向了結局。

然後主角跟他的眼鏡友人的長相多年後重畫是長這樣:



這個故事的名稱,叫做【純情特區】,09年的時候我把它改了一些設定(例如國中生改成高中生之類),重寫成小說,之前我也有把當年畫的漫畫VER上傳上來,主人翁阿鋒以及他的惡德眼鏡仔友人阿哲的形象算是在這篇故事中正式確立,不過這篇漫畫並非他們的初登場作,他們原先是我平常畫來自娛的四格漫畫中出現的角色,在四格版的設定中,他們是校內負責巡視掃除地區的衛生小隊,類似糾察隊之類的存在,而他們平常就一天到晚濫用職權作一些抹黑別人的事(居然),例如惡意破壞看不順眼的人的掃區,或是在校內偷烤地瓜之類的,後來把他們畫進【純情特區】這篇連環漫畫後,這設定也就幾乎沒再出現過了(不過之後的續作有稍微暗示過)。

值得一提的是,當初畫這篇故事時,因為是要投稿的,而且先前又落選過,所以畫這篇時我就非常地慎重其事,花了一整年的時間,把這篇故事重畫了兩次,等於說總共畫了三次這樣,中間一度覺得多加些配角比較好,所以阿鋒就莫名多了個金髮男同學,這個金髮男的名字叫阿成,他的形象是來自一個足球漫畫裡的美少年球員(毆),不過阿成他只會打籃球,並不會踢足球,畫第三次後覺得這角色事實上也沒什麼用,所以最後完成的定稿就沒有阿成這個人了(阿成淚目),不過最後這篇故事還是落選了,所以我的投稿之路也就一直持續著。

而在投稿的期間,我持續畫了不少主角是國高中生的故事,因為感覺上很多少漫主角都是這個年紀,而且我自己那時也正是個這個年齡層的人,因為畫了很多高中生主角,到後來我就開始把這些高中生全部Crossover在一起,也就是說他們其實都是同所學校的學生,在這個高中生世界觀中,主要出現的幾個角色如下圖:



由左至右的角色順序分別是蘿莉塔小遠阿鋒女裝、阿哲阿成

阿鋒阿哲的主要設定當然就是來自上面提過的【純情特區】,阿鋒基本上是個總受,而阿哲就是個腹黑眼鏡仔,不過他們之間算是Bromance般的關係,事實上並沒有搞在一起過,因為我覺得這對要是真搞起來就沒意思了,他們還是持續這種危險的友情比較歡樂(?);至於阿成,則是個出身自黑歷史的男角,他本身沒什麼特色可言,基本上他就是個沒有偽娘屬性的阿鋒而已(竟然),設定上,阿成很喜歡偽娘狀態的阿鋒,但他並不知道他喜歡的對象是個偽娘,而且還是他的同學扮的,而阿鋒似乎也不知道阿成喜歡女裝的他,總之就是個一整個沒有搞頭的配對。(毆)

阿成與阿鋒配對示意圖:



阿鋒的正式官配,是紅髮男小遠,他出自【純情特區】的續作【異界戀語】,會有小遠這角色,其實是因為當年我很喜歡一部叫【Texhnolyze】的動畫,裡面有個很正的BL男叫遠山治彥,他跟主角相當曖昧,但最後卻被主角殺死了,我當年超喜歡這角色,所以就耍廚把他畫進自己的自創漫畫裡,把他改名叫小遠,臉上再加顆痣,讓他跟阿鋒搞在一起,不過後來我自覺到這樣實在也太廚了點,所以漫畫沒有畫完(毆),之後因為我想把他跟遠山作個區隔,就把他的髮色改成紅髮,後來他確立的形象大致是這樣:



而事隔多年後,出現了一個很紅的女性向遊戲,裡面有個男角長得像這樣:



這傢伙居然長得跟小遠超像……而且CV還是綠川光……這是叫我情何以堪……

也因為這樣所以這遊戲的繪師後來被爆出抄襲盜圖事件後我超爽的。(被巴死)

至於上面提到的銀髮蘿莉塔,他其實是個魔法少女,變身後的狀態如下圖:



不過變身後會變銀髮的設定是後來才加上去的,最早畫他的時候,他其實跟變身前的狀態一樣是黑髮,以下這是他變身前的狀態:



他變身前看起來像個男的,事實上也的確是個男的(毆),他叫阿祥,以他為主角的那篇漫畫則叫做【City Lolita】,當年之所以會畫出他只是因為那時學校裡有個娘砲很愛戴髮箍來上學,我覺得那樣滿好看的,所以就照著他畫了這造型;設定上,阿祥跟阿鋒他們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事實上也互相認識,不過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是魔法少女,至於阿祥為何會變成魔法少女,則是因為他祖先中有魔女的血統,隔代遺傳之後導致他也會變身,其實他變身後也就不過是頓時變成十歲正太而已,但他正太的樣子太蘿,所以大家都以為他是魔法少女而非魔法少年,而阿祥因為覺得很丟臉也就只好跟著順水推舟,他的變身秘密只有一個咖啡店的阿宅店長知道,這個店長的真實身份並不是人類,而且對貓耳少女有著變態的興趣,就算知道阿祥是偽娘,也完全沒有影響他偷拍阿祥變身狀態走光照的嗜好,由於他手上有著太多阿祥的把柄,所以阿祥也就此誤上賊船被逼著在他的店裡打工這樣。

此外,在這個高中生世界觀中還有一干很中二的國高中生角色,其中有一個穿越到地下異世界的高中生,他的名字叫東籬,而到了異世界之後他攻略到了一個不男不女的眼鏡人五柳,他們的長相如下圖所示:



最早的設定裡,東籬其實不是長這樣,五柳雖然差不多沒變,但當年也還沒變那麼娘(毆),最初的設定中,東籬是一個出生在未來世界的高中生,而在那個時代是嚴禁同性愛的,但東籬卻愛上了一個很帥的同學,因為無法告白而為此所苦中,某天他突然被一個黑衣蘿抓到異世界,在那裡遇見了一個長得跟帥同學很像的古裝眼鏡仔,眼鏡仔要抓他來當一個沉睡公主的替身,這個公主是一個不男不女的中性人,也是眼鏡仔所愛的對象,但公主的哥哥企圖要殺害她,所以眼鏡仔就隨便從地上世界抓了個高中生,要把他改造成公主的替身去送死,而這個衰洨的高中生就是東籬,但後來這計畫被公主哥發現,眼鏡仔也一直覺得抓東籬去送死讓他很良心不安,所以他還是衝去把東籬救回來這樣。

這個故事當年沒有畫完,只畫到東籬被公主哥抓到這部份,08年的時候我把它世界觀重新整理過,寫成一篇叫【桃花源】的小說,除了主角名沒變,以及黑衣蘿和眼鏡仔仍然存在之外,整個故事已經被我魔改到跟原本的故事幾乎沒有關係(毆)。

而雖然這故事看起來跟阿鋒他們沒什麼關聯,不過東籬的制服長得跟阿鋒他們的一樣,所以他們是在同一所學校就讀的學生無誤。

另一個和這高中生世界觀有關的故事,叫做【From The Future】,主角名叫英才,跟阿鋒阿哲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他有個好碰友叫阿源,某天英才走在路上被一個奇裝異服的蘿巴住,並且叫他「爸爸」,不得已之下,他只好將蘿帶回家,並試圖問清楚這蘿是哪來的,蘿自稱名字叫朵拉,是從未來世界來的,並且是英才未來的女兒,而不知何故,朵拉還很堅持阿源是她未來的媽媽(雖然阿源根本是個男的),這故事很明顯是在惡搞洨叮噹,不過我自己是覺得很多設定寫得不是很完善,所以也不太確定這故事要不要把他納入正史。(什)

在國中時代,我除了畫這些高中生的故事以外,也開始試著把一些我喜歡的文學畫成漫畫,國一時甚至還畫過莫札特的同人漫(不過內容竟然沒有BL),這時期我畫了【奧德賽】、【黑貓】跟【亞瑟公館的倒塌】,不過因為我那時已經有著作權的概念,所以我畫的都是一些已經沒版權的古書(毆),那時我還沒變成假洋人,所以也以【史記】、【三國演義】和唐朝詩人為主題畫了一些BL的東西(什)。

另外,由於我當年看了【瞞天過海】跟【劍魚】這兩部電影,所以我一時興起想來畫個計中計的故事,於是我畫了這個:











這個故事叫【零與遊戲】,大略梗概是這樣的:主角路易斯是個駭客,那個傳簡訊給他的白毛男叫Bell,是他的基友,而那個把路易斯找來的性感美女叫卡蜜拉,她是一個黑道BOSS的女人兼手下,黑道BOSS就是第三頁那個長髮的娘砲,長髮娘砲以前原本是主角的小弟,他非常地崇拜主角,但主角卻洗手不幹退出黑道事業了,讓娘砲非常不能接受,多年後娘砲變成黑道BOSS,想要得到一幅稀世古畫,但是這個稀世古畫是某個家族的傳家寶,被嚴密地保護著,於是娘砲BOSS就去找這個駭客主角,並威脅他,要他去破解密碼把古畫偷來。

至於最後一頁出現的眼鏡仔,則是稀世古畫的所有人,他原本有個雙子哥哥,但哥哥在一次登山意外中死掉了,所以眼鏡弟就變成了家族繼承人,這個眼鏡弟在少年時期曾經過著非常放蕩的日子,當時結識了駭客路易,但成為家族繼承人之後,眼鏡弟就決定要洗心革面當個正直的好公民,可是駭客路易到現在還是纏著他不走,甚至跑來眼鏡弟的哥葬禮上亂,讓眼鏡弟陷入情緒失控,眼鏡弟因為很害怕傳家寶會被路易偷走,所以就請哥哥以前的女友來幫忙,也就是第四頁出現的短髮女,這個短髮女是一個檢察官,雖然她是哥的女友,但因為看到弟跟哥長得一樣,所以她後來也疑似對他有點曖昧這樣(不過這些情節並沒有畫出來),當年的設定中,這個短髮女並沒有跟眼鏡弟在一起,因為後來眼鏡弟就被駭客路易攻略走了(超展開),短髮女實際上有個叫做喬伊斯的屬下,喬伊斯跟她才是一對。

國中的最後一年,我看了一堆很靠悲的同志文學,內容都是關於青少年搞基吸毒最後把自己搞殘或是把別人搞殘要不就搞死的故事,我當時覺得:「哇,原來真正的同志是這個樣子啊!」(其他好公民同志躺著也中槍),所以我就畫了一篇內容是關於吸毒與NTR的BL漫,主角名叫比夏(這名字取自我當年看的某部電影,不過我忘記是哪部了),是一個抽煙喝酒又吸毒的賭徒,某天有個肥羊上門,想要買毒品,但是把錢都輸給比夏了,大家把這肥羊嘲笑一番就鳥獸散了,但這個肥羊卻想要把比夏,比夏也對他有點好感,於是就答應第二天跟他約見面。

結果第二天他見到肥羊的時候,赫然發現肥羊是個非常有錢的企業家二代,比夏覺得跟有錢大少玩玩也無不可,就跟這個凱子搞在一起,但後來他開始對這凱子認真起來,某天凱子帶他去參加Party的時候,結識了一個正妹,結果凱子有了正妹後就把比夏晾在一邊,接下來接連數週,比夏都沒有再接到凱子的電話,比夏就去找他,並察覺到凱子已經跟別人搞在一起,後來有天凱子又把比夏約出來單獨出遊,出遊途中倆人吵了起來,結果車子失速墜崖,比夏及時跳車獲救,凱子卻摔死了,最後比夏又回到單身狀態,這時以前的賭友來找他,比夏這才發現這賭友也是喜歡他的,於是最後他就跟賭友搞在一起。

以下是比夏跟凱子的照片:



從這張圖完全可以感受得出時代的眼淚,不是指畫技不佳神馬的,而是凱子的那身打扮怎麼可以土成這樣???小圓墨鏡也就算了,那整個攤在白西裝外面的襯衫領口也太驚悚,相較之下比夏的樸素黑襯衫打扮倒是放在今天看也還是沒退流行,黑襯衫真是偉大的發明。(在說蛇魔)

而剛上高中的時候,我畫了一個跟鬥牛士及驅魔有關的故事,那故事叫【最後競技場】,主角的名字跟長相都跟上面的路易一模一樣,不過他們並不是同一個人,故事一開始有個名叫伊蓮的蘿莉,她非常仰慕一個鬥牛士大葛格艾米利歐,但艾米利歐卻在一次表演中死掉了,伊蓮長大之後變成一個眼鏡娘,在一次牛隻脫逃事件中結識一名長得跟艾米利歐很像的少年路易,路易對伊蓮一見鍾情,但伊蓮卻仍在猶豫是否該接受少年的愛,這個時候,路易的好碰友加夫列爾在釣魚的時候慘遭惡靈附身,跑來路易他家攻擊路易跟路易的兄控妹妹,這時有個神父出面要去驅魔解救大家,卻發現這個惡靈就是死去的艾米利歐,然後因為我當時想不到後續要怎麼畫,所以下面沒有了。(贛)

路易慘遭惡靈攻擊示意圖:



當時的設定中,神父年輕時代其實跟艾米利歐是好碰友,不過我現在不太確定他們到底有沒有一腿,我想應該是有吧(淦)。

◆少年漫畫時期分支〈中二宅時期〉:

與阿鋒阿哲關聯比較直接的高中生故事,尚有一篇【漫畫中毒症候群】,這篇故事以我現在看來,簡直是集中二之大全,主角是個長得滿傑尼斯但個性非常娘砲非常死中二的高中生,因為他沒有朋友,所以他整天沉浸在漫畫的世界裡,後來阿鋒阿哲看不下去,就跑去打醒他,故事的設定中,這個死中二高中生是三次元的人物,而阿鋒阿哲則是來自二次元,最後死中二終於交到了朋友,而阿鋒阿哲也回到了他們的世界去(應該吧),我覺得這故事之所以黑歷史的原因,是因為它有太多地方過於自HIGH,很多無聊當有趣的中二宅笑點,現在看起來實在是非常可怕。

事實上,當時身為一個十幾歲的中二人,我那時候的人生經歷根本就沒有什麼梗可以再繼續掰下去,但當年為了投稿,還是硬掰了很多內容乏善可陳的東西出來,少數現在看仍是有梗的,但大多都是黑歷史,因為我很早就知道投稿不能畫自己不擅長的東西這道理,所以當年我可說是絞盡腦汁不斷在自己的生活周遭找出任何可以畫成漫畫的事物,也因此,那時畫了很多非常中二又沒笑點的東西,國中時期我畫的漫畫大致上還算歡樂,但升學以後畫的東西就一整個是灰暗又廚又宅,除了上述的【漫畫中毒症候群】之外,尚有一篇【黑】,故事的主人翁是一個沒朋友的高中生,在他終於交到朋友之後,就整天巴著這個朋友不放,每天等朋友晚自習放學等到很晚,他朋友覺得他很煩,就對他生氣,結果這個主角就突然消失在黑暗裡不見了,這個故事其實有一部份是真實的,但它也是個很灰暗又莫名其妙的故事。

而剛剛離開校園的時候,我試著把我對升學制度的不滿畫成一篇漫畫,那篇漫畫我現在已經忘記篇名,內容也很薄弱,故事是關於一個中輟生與他幻想出來的女朋友,這故事我不記得我當年有沒有把他投出去,只記得我現在不是很想回憶他的內容就是。

差不多同時期,我又畫了一篇同樣頗灰暗的高中生物語,內容是關於捷運的鬼故事,不過那故事沒有畫完,幾年後我把那故事的世界觀整理成一個三部曲漫畫,主角是一個以為自己殺人的幻想症病患,幾年前我把他重新寫成一系列小說,篇名叫【四號出口】

後來對於投稿這檔事,我就開始不再試圖走偷吃步的後宮漫路線,而是想盡可能畫比較像正統少年漫畫的東西,之前PO過的【Samurai】就是這時期的作品之一,不過內容仍是淪為三流的少漫模仿作,後來還畫了一篇叫做【女媧】,內容是關於女媧跟轉世後的紂王之間的打鬥,不過這故事裡的女媧是男的,他是上古的帝王,因為對人類的墮落很感嘆,所以打算毀滅世界,但是被紂王阻止,封印在南極還是北極之類的地方,多年後被米國的科學家挖出來,甦醒後就把大家都殺光,而轉生到現世的紂王又把他巴回他老家這樣,這個故事的設定是,紂王原本是賢君,但因為對抗女媧所以受到魔力影響,因此腦袋趴代變成昏君,千百年後紂王轉生成了普通的高中生,照理說女媧應該會害他再次變成ㄓㄓ,但這次女媧卻心軟放了他一馬,自己毀滅消失這樣,簡單說就是個悲劇,事實上,我那時候畫悲劇的比例非常高,整個就是灰暗到不行,可見我現在之所以討厭悲劇可能就是因為我以前悲劇畫太多。

而哲史物語也差不多是這時期誕生的,關於哲史物語的系列故事請點→這邊,當年我有實際畫成漫畫的哲史系列只有【從】【体】這兩篇,雖然我現在把它們重寫成小說,不過小說跟當年的漫畫版內容其實沒什麼差別。

而這時期除了投稿之外,我還是有作一些單純畫好玩的設定,其中一個設定是關於三個飛天小魔男,他們的長相如下圖:



這三個角色基本上只有人設,沒有實際上的故事(毆),主要是當年都在衝投稿,這種畫爽的人設我當時根本沒空想故事,這三隻正太印象中是跟阿祥差不多時期創的,時間點應該比阿祥早一點,後來我把他們三隻的特色融合成阿祥蘿莉塔之後,他們就被我給遺忘了(毆),這三個角色的代表動物分別是蝙蝠、黑貓與狼(這個我不太確定,也有可能是狗),然後屬性設定分別是熱血正太冷傲型無口正太、以及三八娘砲(巴),當年之所以沒有把他們漫畫化的原因,其一大概是因為他們長得太像其他動漫中的角色,其二則是我無法想像有三個少年會願意穿成這種變態的模樣出來拋頭露面,所以他們就被我放置PLAY了,不過如果有人想腦補他們的話倒是大歡迎。(誰要腦補)

純人設的東西還有下圖這個:



這東西的設定是有個大叔吸血鬼(請見上圖右方),他愛上了一個煉金術師的女兒,就是上圖最左方的那個紅髮女,後來紅髮女的父親為了追求煉金術的最高境界神馬的,就把紅髮女抓來作實驗,吸血鬼為了要去救心愛的女人,就跟煉金術師所創造的人造人(也就是上圖正中央的SM娘砲男)展開了決鬥,但等到他打倒娘砲人造人,最後終於要去單挑最終BOSS煉金術師時,煉金術師卻告訴他,其實他打倒的那個人造人,就是被魔改過後的紅髮女,吸血鬼悲痛之餘爆氣把煉金術師打死,最後就一個人去流浪,這東西我一直打算把他寫成小說,可是扣達實在太多,到現在還排不到時間寫這篇(噴),只好先在這裡把劇情捏一捏。(居然)

另外,有個剛開始只是純人設,但後來卻有實際補出故事的東西,則是下圖這兩隻:





上圖一與二的角色名叫羅亞與爾茲莉,名字出處是來自巫毒教的神靈,他們其實是在某年的情人節前後誕生的,這是該年的情人節賀圖(竟然),總之他們當時只是兩個見不得別人好的死團人,負責拆散情侶,但後來我寫了一篇小說叫【覡】(那故事現在也已成為黑歷史了),因為覺得裡面角色太少,就抓他們來亂入,把爾茲莉設定成羅亞的女兒,他們的主要設定算是在當時成形的,但當時我覺得那故事寫得很鳥,所以後來又把那故事融入到【Blood²】的設定中。



這張羅亞也是當年畫的,其實最早羅亞的眼睛只是無神了一點,他的眼白還是很正常,但因為我畫這張的時候,失手把羅亞的眼線畫太粗,所以他的眼白就變成黑色的,雖然只是一時手殘,不過後來我覺得這樣看起來也挺帥氣的(?),所以後來畫他的時候就固定把他的眼白塗成黑色。

後來畫的羅亞:



後來畫的爾茲莉:



◆網路嘴砲時期:

後來我開始接觸網路,不過有很長一陣子我仍是沒電腦的,只能仰賴圖書館或網咖(當年未成年時期要去個網咖還老是被趕),這段時期我開始有在參加同人活動,人生第一本同人誌是關於唐代詩人的BL搞笑本,因為是在小場首賣,所以銷售量非常慘,只印了20本還是賣超久才賣完,那段期間剛好是台灣同人場非常見鬼頻繁舉辦的時期,差不多兩三個月就有一場,所以當年為了趕新刊,就變得沒有時間再畫投稿的東西,那時候我也開始在考慮到底是該專注走同人,還是持續去投稿,那時出同人本的時候,因為第一本唐代詩人本非常慘烈,在那之後我就怕到了,覺得畫這種冷門題材行不通,一定要畫時下當紅的ACG才行,所以後來就接連出了KERORO本跟太七本,不過跟了風也沒賣比較好,後來我就覺得還是回去繼續投稿好了,就暫且中斷了同人一陣子。

在當時,以這種放棄學業、投稿沒上、改畫同人本也不如意的狀態下,我本來就不是很陽光的個性變得更加灰暗扭曲(難怪沒有人相信我是樂天開朗的射手座),所以我在網路上成為了一個嘴砲(淦),而沒電腦的那段期間,我畫了一篇怨念非常深重的漫畫,內容是關於一個沒電腦的鬼跟殺手的故事,雖然我當時沒發現,不過現在看卻覺得這故事很腐腐到不行。(靠杯)

那時我持續在畫投稿的東西,但是因為經歷了同人場的血戰洗禮,我覺得今後對作品的態度要更加認真才行,除非畫出來的是自己非常有愛非常用心的故事,否則我絕不會把它拿去投稿,也在這個時期,我越來越難完成一篇合乎投稿要求的漫畫,總是畫到一半就覺得這個故事不夠好,只好砍掉重練畫一篇新的,也因此這時候出現了不少只有設定跟幾頁稿子的未完成品,以下這張圖中的角色是一個例子:



這個故事的名稱叫【Exile】,如果你覺得這張圖歪歪的看起來很奇怪,不要懷疑,那是我當年還不太會用掃瞄器所導致的結果(淦),圖中的兩人是一對兄弟,那個站著的白髮男是弟,坐著的長髮男則是哥,由於我當年迷上一部動畫中的魔男兄弟,於是就創了這兩隻角色,關於他們的故事是這樣的:這對兄弟在N年前歷經了一場戰爭,戰爭的起因是有個邪惡魔女在為亂人間,兄弟倆好不容易打倒魔女後,兄卻傷重不治掛掉了,兄掛掉之後遭到魔女殘存力量的利用,變成活屍劍士跑出來作亂,弟為了將兄打回他老家,就一直在追尋著兄的行蹤,期間遇到一個長得跟兄很像的美少女,這個美少女一直想當劍士,所以就拜劍術高強的這個弟為師,原本的設定是弟最後將兄打倒,然後與美少女四處旅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不過因為這故事沒畫完,所以這部份也沒畫出來就是。

這對兄弟的名字分別叫密斯特(兄)與克勞德(弟),女主角的名字則叫蜜絲緹,她的長相如下圖所示:



當時沒畫完的一個原因也是這人設看起來實在很FF,這些都(爆)

約莫同時期,我畫了一篇叫【封龍之疆】的故事,內容的世界觀是關於劍與魔法的世界,那時的想法是,如果把勇者畫成女的,那會是怎樣的故事?於是我就創了一個勇者女主角,她的長相如下圖所示:



不過雖然這女主角是個勇者,也會耍大劍,但她實際上的職業卻是個歷史學家,故事中的設定是,當時各大陸分成很多國家,而各國的歷史都是吟遊詩人在那毫洨,所以這個女主角就決定要周遊列國,實地去各地研究當地歷史,整理出一部有根有據的正統史書,而因為她是獨自旅行,所以為了防身也練出相當厲害的劍術,甚至可以單獨去打怪這樣,為了研究歷史,她來到一個傳說中封印著龍的國家,因為她救了當地的精靈族少女,所以受到當地人很大禮遇,甚至還被皇室召見,而在皇室中有個禁衛軍的隊長之類的,長這樣:



這個隊長其實有獸人的血統,而在當地,獸人是階級比較低的種族,所以他是一路苦幹實幹爬到現在的位子,由於女主角很想研究當地的歷史,所以這個獸人隊長就非常大力幫助她,但這個隊長又似乎對當地的歷史隱瞞著什麼,只是不願明說,而且他似乎很喜歡現任的國王,對國王的態度十分曖昧,國王的長相如下圖:



國王看起來像個蘿,事實上卻是個已經二十好幾的偽蘿,年紀比女主角還大,這個偽蘿是因為受到某種代代相傳的詛咒才會長不大,而且還會很早死,偽蘿非常地喜歡女主角,女主角也對這偽蘿很有好感,所以為了解開偽蘿的詛咒,女主角就非常認真地研讀關於皇室詛咒的記載,並發現這跟龍的封印是有關係的,最後女主角解開了封印,偽蘿的詛咒也被解開,最後偽蘿就跟女主私奔去了,而皇室原本就不是以國王的權力在主導的(因為每任國王都超短命),之後就仍然以內閣制的方式在運作著。

這段投稿時期我還畫了兩篇故事,一篇叫【畫師】,一篇叫【米諾陶的嘆息】,後來都有寫成小說,原始故事跟小說版反正也差不多所以也沒什麼好說的(毆),【畫師】裡的男主角和第二男主角我曾經試著畫過彩稿,長這樣:



毫無疑問,這圖看起來很不蘇湖(毆),至於女主角如月姑娘,則是長這樣:



她穿的並不是迷你裙,而是緊身褲,不過到底是哪個朝代的人會穿成這個樣子……

前面說過,我出過太七本,當時我看了FF7AC後,就瘋狂地迷戀上FF7的一切,當時我其實是不會畫刺刺頭的,不過自從畫了太七的同人本之後,我就變得很會畫刺刺頭了(竟然),但是學會畫刺刺頭之後,我除了畫太七的主角也沒有別的地方可以發揮我畫刺刺頭的才能,於是我就創了兩個長得跟太七人物很像的角色,他們長得像這樣:



沒錯,他們就是史賓瑟跟卡歐斯,也就是本篇開版圖當中的人物(畫成那樣是怎),他們的出現除了是因為我很想畫刺刺頭以外,也是因為我當年曾經夢過太七人物搞基的腐夢,我覺得這個夢太萌,所以就決定要來把他實體化(???),然後當年又看到另一個人設跟太七有點像的遊戲【Chaos Legion】,就把兩者參參作伙創造出史賓瑟跟卡歐斯這兩個角色,當時又看了一堆跟吸血鬼有關的漫畫,就想說要來畫個跟吸血鬼有關的故事,主角隸屬於一個專抓妖魔鬼怪的機構,但這機構內部也有妖魔鬼怪的成員這樣,而卡歐斯和史賓瑟的上司亞契跟雷恩也是當時就有的角色,他們當年長這樣:



如果你覺得這圖的解析度看起來很差,不要懷疑,那是我以前不太會用掃瞄器所導致的結果(到底是多不會用掃瞄器),亞契跟雷恩這對主僕(?)靈感原點是來自太七的路法斯跟宋恩,不過他們長得一點也不像就是。(靠)

當年因為是畫成黑白漫畫打算去投稿,所以我那時其實沒確定過卡歐斯的髮色,因為金髮就會很像太七的男豬腳,所以我曾經有一度把卡歐斯畫成這樣:



然後還曾經把他畫成長髮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當初開始接觸網路後,我也試著寫一些小說PO到網路上,不過剛開始其實寫得並不熱中,因為那時我還有漫畫家的夢(意思是現在沒有了嗎?),剛開始寫的故事除了上面提到的【吹笛者】和【覡】,尚有一篇【羽之屋】,內容是關於阿鋒與他愉快的夥伴們在一間咖啡館打工的故事,不過後來我自己覺得那故事寫得不好,就把他從網路上撤掉打算找時間再修改,但後來我電腦重灌,所以存檔也整個沒有了,是名副其實死無對證的黑歷史(爆),幾年後有朋友說要作遊戲,所以我就把這個故事的設定整理給對方,不過後來遊戲沒有作出來就是。

當時畫的咖啡館服設(包括上面貼過的小遠跟阿祥)是長這樣子:







然後那時還畫過一張CG是長這樣:



圖中的兄貴女僕,基本上是個只有人設圖卻沒有故事的角色,他最初的人設圖是長這樣:



當年因為有人說我都不會畫大叔跟兄貴,一時不爽之下,我就畫了這張出來,在當初那個未完成遊戲的劇情中,這個兄貴女僕是咖啡館外噴水池裡的妖精,不過沒人知道他為何會住在那裡面就是。

在【Blood²】之後,我又畫了個打算要投稿的故事叫【蜘蛛女】,後來也寫成了小說,到這個時期,我已經沒有在追求畫出「像少年漫畫的漫畫」了,參加過同人活動之後,我開始覺得畫自己真正有愛的東西才是最重要的,而在接觸同人之前,我總是在汲汲營營於鑽研怎樣的故事評審才會喜歡,怎樣的故事才會比較有賣點,把自己真正喜歡畫的東西放在第二順位,總想著只要能夠成為商業誌的漫畫家,總有一天我可以隨心所欲地畫自己喜歡的東西,但那些年來為了投稿,我也稍微窺見了一點這個業界的生態,我漸漸察覺到,在台灣即使能夠成為一線的漫畫家,事實上還是得順應市場畫自己未必真正喜歡的東西,就算成為了漫畫家,也是犧牲了自己的真正所愛換取來的,那樣的話,當上漫畫家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到後來,我就不再投稿漫畫,也不再懷抱漫畫家的夢了,這個認清現實的轉捩點是因為我參加了同人活動,我覺得要把自己的作品好好用心完成,不草草趕製也不混稿,才能有臉賣給人家,但我畫完一張完稿所需的時間是很慢的,也因此我覺得我就算真能當上漫畫家好了,每個月的截稿我就死人了,這樣我就算當得上也沒用,而且我習慣先想好結局再開始下筆,我自己有一套固定的說故事流程,而台灣的漫畫業界是一個你不受歡迎就給我腰斬下架的生態,我覺得我不能接受這種在擔驚受怕下創作的環境,所以我就決定,好吧,那算了,我想我不是那塊料。

當然我也不是說要封筆,只是我沒有再繼續拼漫畫拼成這樣的理由了,之後我就把重心轉為寫網路小說,後來有人鼓勵我把小說拿來出本,所以我就從【吹笛者】一路出到現在,我覺得我以前都是為了討好別人在創作,我明明是一個那麼喜歡BL的人,卻這樣努力地去畫美少女、去畫BOY MEETS GIRL(S)的故事,結果我這樣犧牲自己的真正所愛,卻什麼回報也沒有,我不能接受(爆),而初次嘗試出同人漫畫的那段期間,我也是都不敢畫自創的東C,那麼拼命地在跟隨潮流,結果咧?也沒賣比較好啊,我只是想畫大家喜歡的東西,希望大家看了也可以喜歡我,結果大家根本不甩我,你們就是這樣對待我的!(摔桌)(←幹麼越講越生氣)

而且說實在的,我畫漫畫的資歷可能都比一些現在少男少女的年齡還要老了,可是我畫個一張圖,隨便哪個根本不會畫圖的人都可以說「你畫得好醜」「你畫得好可怕」「你畫得好奇怪看不懂」,我實在不能接受這種低門檻的評論,所以寫小說的最大好處就是,有人要評你的小說,他也總得把文看上一段,或整章看完才行,小說能夠評論的門檻比漫畫或插畫高很多,也因此我愛寫小說。(淦)

◆總結:

總之,自從不再以畫漫畫為人生重心後,我覺得我現在創作比以前快樂一點,至於為什麼只有快樂一點而不是快樂很多,那是因為寫小說也跟畫漫畫一樣沒什麼賺頭(幹),儘管我過去為了討好別人而畫了很多違心之漫(那啥),但我現在對那些漫畫中的角色仍是有份感情的,我對他們曾經被畫出來,多年來卻始終沒有人認識他們這點,感到很愧疚,也因此我現在寫的小說,很多都是以那時創造出的角色為主角,我覺得我對他們有責任在,他們不應該被埋沒在成堆的稿紙之下,而是該讓世人知道他們曾經存在過,只是他們的作者實在沒什麼出息畫技不佳又名氣不足,所以沒有辦法讓他們被更多人認識,就算後來出現了星座彼氏或銀河美少年這類撞人設跟我撞得一塌糊塗的東西,因為他們比我紅,所以我也只能摸摸鼻子算了,然後暗自靠北為什麼我不能是比較紅的那一個。

當然這些年的自創小說生涯,在讀者數量上也不是說完全沒有增加,以前我頂多只能賣20本,現在印50本多賣個幾場還是賣得掉,能見度算是有變高一點,但也沒高多少,我不知道照這種情況我還能維持多久,除非哪天我突然一舉成名天下聞,不過以我寫的題材來說,我自己是覺得那不太可能,我也想像不出那是要怎樣才會發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儘量對未來樂觀點,儘管那其實怎麼看都不太樂觀。

最後,很遺憾這篇原本應該要很歡樂的自創黑歷史一覽表變得有點灰暗,枉費我還畫了那麼歡樂的開版圖,結果後面居然越寫越靠悲,大家一定會覺得被開版圖騙了(更),當然,雖然我已經儘可能把我現在能回想起來的過往黑歷史都列出來了,但肯定還有很多漏網之魚,畢竟一個人從小到大的創作歷,很難用一篇文章就把他全部列完,以後如果我又在稿紙堆中挖到什麼我覺得可以來分享的黑歷史,我會再PO上來羞恥PLAY給大家看,就算沒人說要看我還是要PO!(何必)然後也因為我現在把黑歷史的設定都寫出來了,所以以後要是再有人跟我撞設定,那就表示他抄我!哈哈哈!先講先贏!我淫了!(到底在說什麼)

留言

  1. 啊啊首圖非常的好啊!用這個來推廣阿史和卡兒的話感覺會成功(認真)

    回覆刪除
  2. YAY那快開個冥卡爾展來掛這張!(不對)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

★ Blogger有時會誤把真人留言當成廣告擋掉,過很久我才會發現有留言,建議登入再留言比較不會被擋(つд⊂)

★ 因為Blogger擋太兇,所以現在設成只有兩週前的文章才會審核留言,新文章沒有審核制,先試營運一陣子看看,歡淫大家留言~ヽ(゚∀。)ノ

隨機文章(踩雷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