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晝魘莊之魅】序章‧幽光

那年她只有七歲。

  那是一個陽光十分和煦的午後,她獨自在晝魘莊後面的那片草地玩耍,那一帶全是她父親的土地,她喜歡去那裡摘花,一個人和不存在的幻想朋友聊天、玩鬧,通常她不會走得太遠,因為她不喜歡草地後方那一大片陰鬱的林子,那裡太暗,而且一年到頭似乎總是濕濕冷冷的,但這天卻與平常不同,陽光溫柔地拂著那片林地,綠葉映著金黃色的光芒,看起來似乎不像平日那樣可怕,於是她不自覺地走了過去,並驚喜地發現那裡還長著許多她從未看過的花。

  她想多摘些花,回去插在玻璃瓶裡,因為她的母親生病了,無法親自來看看這些美麗的花,所以她總是會在天氣好的時候出來摘花,好帶回去給生病的母親看。

  她走進林子,埋首摘花,也越走越遠,當她已經抱了滿懷的花朵,抬頭意識到天色近晚時,卻突然看見了遠處有東西在閃爍。

  在黃昏的彩霞之下,有一抹銀色駐留在樹林遠處,她一度懷疑是自己看錯,於是她揉了揉眼睛,再次定睛查看,卻發現那東西仍在那裡。

  那很像是一座古堡,銀色的古堡。

  她懷著好奇往前方走去,但這時卻突然有一隻大手從她身後抓住了她,嚇得她差點尖叫起來,懷中的花朵也落到地上,她轉過頭來,卻看見一個熟悉的男人身影正站在她面前。

  「凱瑟琳,你在這裡做什麼?」那男人質問道,但眼中卻漫著憂心。「我不是說過不可以跑到這裡來嗎?」

  「爸……爸爸,對不起,我只是……」她望著父親,並伸手指向剛剛的方向。「我只是看到那裡有……城堡。」

  「有什麼?」男人的眼中閃過一絲警戒。

  「城堡,亮亮的城堡,就在那裡……咦?」她望向剛剛古堡所佇立的方向,但那裡卻什麼也沒有。「不見了……爸爸,我真的沒有騙人!它剛剛還在那裡的!」

  「我沒有說你騙人,凱瑟琳,」男人伸手拂開女孩額前散亂的髮絲。「我們回去吧,這裡不好,不要待在這裡。」

  「可是……我還要摘花給媽媽……」

  「聽話,凱瑟琳。」男人回道,語調雖溫和但卻不容反抗。

  凱瑟琳失望地發出幾聲嘟囔,接著便隨著父親往晝魘莊的方向走去。

  「爸爸……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走到這裡來的,我是因為看到城堡才……」

  「我知道。」

  「真的,它就在……」凱瑟琳說著便要轉過頭去。

  「不要回頭看,凱瑟琳。」男人的手一緊,將凱瑟琳嚇了一跳。

  「……為……為什麼?」凱瑟琳怯怯地望著父親。

  「因為不好的東西會跟上來。」

  「什麼是不好的東西?」

  「別問了,凱瑟琳,以後也不准再問了,不准讓媽媽知道你來過這裡,以後也不可以再來了,聽懂了嗎?」

  凱瑟琳望著父親的側臉,儘管父親向來是個溫和的人,但此刻他的語調卻令她感到由衷畏懼。

  「聽懂了。」凱瑟琳說。

  兩人就這麼離開了林子,而回到晝魘莊的這一路上,父女倆都沒有說話。


To Be Continued......





【附記+碎碎唸】

這個很明顯是【幽光】的續篇,其實我本來沒打算把【幽光】的設定扯進來的,最初的想法只是想寫個普通的陰鬱大宅哥德風羅曼史(啥),不過因為這篇【晝魘莊之魅】預定會有直向配對,所以我原先一直很擔心這故事裡我喜歡的元素會太少,導致我寫不下去之類的,也因此修正過一堆設定才寫出來,修正到後來想說把【幽光】的設定喇進來好像也沒什麼不可以,所以我就把他喇進來了。(毆)

也就是說,凱瑟琳她跟萊斯特一樣都姓格蘭迪,不過因為萊斯特在【幽光】最後算是行方不明,所以凱瑟琳的老北照理說應該不是萊斯特的直系後代,大概是旁系家族過來繼承的;然後格蘭迪家本來就只叫格蘭迪家而已,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就多了個名字叫晝魘莊,其實這是因為我以前玩過一個FLASH遊戲叫【Daymare Town】,我很喜歡「晝魘」這個翻譯,所以就一直想寫個叫做「晝魘」的地方的故事,然後那個遊戲我知道他有出續作,我有全破但是我懶得寫攻略,要攻略的話麻煩去別地方找謝謝。(巴)

另外,雖然應該沒人想知道,不過凱瑟琳這個名字是取自【咆哮山莊】的凱瑟琳,因為我想激勵(?)自己寫一個類似像【咆哮山莊】那樣很陰鬱氛圍的故事,所以就刻意把女主角名字取得跟【咆哮山莊】的女主角一樣,雖然我是覺得凱瑟琳這個名字聽起來太貴氣有點不太適合我寫的這個女主角,不過仔細想想格蘭迪家也算貴族所以違和感應該還好,而雖然故事氛圍上我是想寫成類似像【咆哮山莊】那種方向,但是我不會寫得像【咆哮山莊】那麼悲慘,總之他應該不會是悲文,請安心服用(?)

然後我現在其實才寫兩章,雖然目前故事走向跟人物設定都大致底定了,不過我現在依然不太確定這故事未來還會不會再做什麼重大修改,如果哪天大家看到這篇故事整個被鬼隱或是通篇砍掉重來,也無須太過驚訝,謝謝!(毆爛)

留言

隨機文章(踩雷區)